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民主党世界同盟王军专访民运先驱徐文立

正义党网站

2004年9月12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开创人王军、联络部部长陈明,从美国纽约专程赴风景绮丽的罗德岛拜访当代中国民运先躯者之一徐文立先生,就如何建立全球民运同盟体系,团结全世界中国政治异议组织及热受中国民主事业的仁人志士的伟大构想,展开了三个方面的讨论和请教,徐文立先生毫无保留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此,我们特向徐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对徐先生全家对我们到访的热情款待,表示深深的敬意。

一.我们想召开一个民主理念讲习班,聘请一些有民主运动实践经验的有名望的前辈,给新的民主党人,给爱好和平的热爱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进行民主理念的传播和讲习。

二.我们搞民主运动,就是为了将中国建设的更好,如何用实际行动关怀国内为民主事业仍被中共关押坐牢的民主人士,如秦永敏、查建国、何德普他们及家属们,在经济上给予援助,保证家属们能正常生活、孩子们能正常上学,让难属们感到海外民运组织时刻在关怀他们,从而鼓舞更多的人参加中国民主运动,请你谈谈对海外基金会的成立和捐募设想。

三.我们目前海外的民主运动,处于各搞各的,缺乏联合,没有统一的力量,没有团结的力量,更没有集体智慧的力量,有的人还在华人中造成负面影响,我们认为海外的每一位中国人,尤其是有民主理念的人,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关心中国的民主运动。所以,我们想成立一个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目的在于:团结所有民主力量。为此,就要建立一个坚强有效的领袖班子,有一个整体的步骤一步步往下走。

徐文立答:

一.你们说的这个讲习班或是理论研讨班,是个好主意,但名字叫法,我个人认为可以叫的更宽泛一些,如果叫做中国民主党民主理论讲习班,可能会把一些知名的民运人士拒之门外。因为,有一些人不认中国民主党这个政治组织,甚至对中国民主党在国内进行组党这件事情,抱着反对的态度。如果你们把它宽泛地叫做:中国民主运动讲习班,就可能使得那些对中国民主党这件事情表示反对或没有兴趣的人,也能认同,那就更好。我们做事要求效果,怎祥能办得好,怎样能取得更多的人参予、更多的人能够来。

当然,你们要邀请我去,我肯定会去,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先谈谈讲课的内容、需多长时间。我想,在海外积极从事民主事业的精英们,特别有一些过去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但是呢,作为中国共产党内的民主派人士,他们当年在务虚会议上做出过杰出贡献,中国的整个改革与务虚派的努力有很大关系。当然,我不否认,相当大的作用是来自民间的,但是,由于他们(指民间)政治地位的局限,不可能对全局起作用,而务虚派呢,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在党内,当时掌握相当大的权力,如在海外的著名人士:苏绍智先生、郭罗基先生、严家祺先生、于浩成先生等等,当然还有敢于直言的刘宾雁先生,老一辈的司马璐、戈扬等先生。今天,我给你们的郭罗基先生关于中国民主运动战略的论著就极为重要。郭先生风趣地说:我这个作品发表十年了,都没有一个人说过好,或者不好也没有人说过,十年后怎么就被你给发现了呢?怎么只有你发现了呢?我说因为我很同意你的看法,那时候,郭先生写作、发表这部论著的时侯,我还在监狱里呢,我到这儿(美国)后才发现的。所以,象这些老前辈有很多话可讲。希望你们搞得好一些。

这个讲习活动很有意义,因为,各种原因来到美国的年青人,愿意参加中国民主党、愿意参加中国民主运动,但他们在理论方面不是搞的很清楚,所以,请前辈们讲讲课,可以让大家了解更多民主方面的知识,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讲话内容可以各种观点,一家一言,对与不对,让听者去选择、去判断,这样可以打开更大的门。如果让我们这些人,又要唱戏又要搭台子,有点太累了,因为年龄问题,有你们这些中青年的来搭台子(指民运舞台)的事情,而且,你们的身份使得各方团体、个人好接受。如果,由某一个明显派别、派系的人去做会造成不必要的抵触,这个门就开得小。民主事业的门开得越大越好。

二.你们希望能给国内的为民主事业、创建中国民主党而被中共抓捕坐牢的人的家属以予邦助,这是很好的想法。我来美国不到四个月,就建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叫关注中国中心(CCC),其中,很重要的任务也是想这样做〔经济上援助狱中受难家属〕,因为,这是长期困扰中国国内民主人士的难题,也就是说他们有后顾之忧,自己一旦被中共抓捕进了监狱,家属没有人照顾,或者子女上学有经济问题;自巳献出了爱心,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难怪有些怨气。因为我来美国时间很短,还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支持。所以,在这方面对国内的帮助,我只能从自己工资里出,我还要出一些助手、秘书的工作补助。比如:请人建一个网站,一个月我要给他1800美金,要不然人家没法生活,说起来也不算多,大家还是奉献的。但是呢,对于我来讲,巳是很吃紧。因为在美国生活很艰难,特别是刚来美国的人。大家都知道有工资的时候买房子是明智的选择,因为你租房子也要花钱,基本上租房子与货款买房子所花的钱差不多,而且,买的房子还能升值。所以,有的人极力煽动什么:徐文立刚来美国又买房子又买汽车,简直是笑话,你在美国生活,没有汽车你怎么生活啊,买菜都买不了。何况,我那是二手破车,房子是平房。在美国买房子比租房子便宜,将来的房价还会增值,当然,让我在这方面去搞更多的经商我也不会,我也不懂,我也没有时间去搞,但在生活技巧上我要去想。另外,我和我的夫人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她为我等于说用句通俗的话说:她为我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我不能让她再没有家。所以,我必须要给她一个家。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才能够做为天下的事,这个安身立命很重要。但是,这不等于我们要放弃民
主的追求和对大陆民运的支持。特别要关心国内难属们的孩子,功课不能耽误,孩子们在我心目中很重要,他们代表着未来。所以,他们的教育问题,对于那些长年从事民主运动的人,更应该考虑这些问题。你们能去做这些,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情,但是我们还要采取美国式的做事原则,就是说:可以帮,但是不可以依赖;要帮他自立、自强,不要让他养成依赖的习惯。所以,不论是对国内孩子来美国上学,还是对国内难属们的帮助,都要采取一些措施。

对国内难属的帮助可采取两个办法:一个是一对一,大家把事做在明面上,就是我帮助谁了,谁帮助我了,大家心明眼亮。这就减少了中间环节,减少有可能有人在中间做手脚;还有一种办法:象世界银行也采用这种办法,就是大家互助的方式,每个参加的难属自己出一点小钱,海外的一些人出一些大钱,建立一个互助会,这种互助会,大家{难属}可以货款,你有条件就还;实在没有条件,你可以提出足够的理由可以不还,可以减免掉。但是,也要有一种意识,我只是借钱或者是贷款,然后我再去努力再去挣钱,再去填补这个贷款,使得这个贷款不至于用一次就尽,那成了无底洞,那谁也填不起,把这个计划变成一塘活水。你可以借,超出你入会的钱多少倍。但是,到时候你要还上,使得下一个人想用钱的人可以再借。这样,可以避免总是在那儿填窟窿,总是为钱枯竭而担忧。当然,下午我们也淡到了,可以学习当年国民党不能够在台湾一党专制的时候,采取的党营经济,可以由党和民主事业的这些人,组织出资或集资,搞一些企业,因为是党营经济所以跟私营经济不大一样,管理的透明度更高,监督上更有力,使得党产、党业真正属于党的,党的事业不属哪个个人的。但经营的方式,可以借用国际先进的方式,不能象国内国营企业大锅饭的形式,管理方法上可以借用现代式的,共产党在国营企业中也开始借用现代管理方式。所以,我们搞党营经济的话,也不能走老路。

三.至于说到海外各派别、各党派全盘的团结起来一起做事情,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每次大联合的结果都是大失败。鉴于这样教训,我个人不赞成搞这种大联合。但是,比如说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召开一个全球性的会议,我是赞成的,使得中国民主党在海外形成一个统一的领导机构,这是完全必要的,只是我个人感觉到目前条件并不成熟。所以,我没有着手去做。CCC的网站叫cdp1998.org就是在创造条件。

如果你们觉得条件成熟,有这个条件搭这个台子做这件事,我肯定很支持,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党派及个人联合起来,把民主党的大门开得大一些。不要硬性规定,谁是正宗的,谁是不正宗的;谁就是,谁就不是;只要你认为你是中国民主党,你愿意举这面旗帜,都可以,因为未来的中国民主社会政党政治,应该是采取比较开放式的,不会象共产党搞的那么神秘,门禁那么森严,应该更加开放。因为一个民主社会,你是哪个党不是哪个党,实际上就是你支持和不支持哪个政策而己。有的政党说,税收应该多一点;那一个政党反对税收多一点。只是在这方面的区别,并没有什么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因为一个正常社会,对一个政府来说,政策的不同,就在于有的政党主张社会积累应该多一点;有一些政党认为消费应该多一点。也就是说应该税收少一点,大家多化一点钱;还是多交一点钱,作为国家积累。一个民主国家的分歧

常常是经济政策上的分歧。所以,也谈不上严格的政党形式。比如说:美国人你随便问他,你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可能说,我今年是民主党人明年可能是共和党人。所以,美国是民主社会的政党政治。所以,我们现在建立民主政党的时候也要考虑到这些实际情况,不要把人与人之间搞得很紧张,也不要说由谁来定,谁是民主党谁不是民主党。当然,我们认为有些人他只是打着民主党的旗号,就让他打着也行,为什么不可以让他打呢?为这种事去争论,也很无聊,没意思,你也没有权力干涉他,你说你动用什么力量,去干涉他不能用民主党的牌子?在这件事情上,中国民主党能世界聚会,我本人也是乐观其成,举双手赞成!也会尽力支持!只是我个人目前的状态。那当然,我是早有这样的想法,一定要形成中国民主党的这样一个(全球性)的结构,这样对国内民主党支持才有效。不管别人怎么样去看待这件事,应该说基本上形成了有全国规模、世界影响的、在中国大陆的政治反对党,就是中国民主党。而且,中国民主党许多领导人还在坐监狱。但实际上,中国早己打破了一党制,中共认为台湾是他的领土,那么台湾有两个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香港也有许多民主党派。所以,你要说它(中共)一党专制,它(中共)只不过是把大陆的统治权控制在一个党手里。作为中国民主党的历史使命就是要打破一党专制,就是要能够制衡这样的执政党,为建立一个民主制度才建立起这样的民主党。共产党想把中国民主党灭掉,我看是灭不掉的;国内的许多民主派人士虽然没有公开打这个党的旗号,实际上都在民主党的纲领、宗旨下做事情。

以上是我对三方面问题的看法,不知是否满足了你们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