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致国涛畹町并诸友

国涛并诸友:

谢谢你和国内的同仁们对这次筹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工作的肯定和支持,以及你们所赋予我们的厚望。

你们的提议十分有战略意义。

但是,以我们目前的财力和人员尚不敢肯定能按你们提出的应该实现的时间表去完成那些重大的任务。

当然,一个健康的主流的队伍一旦确立起来,那些问题并非不好解决。但是,要避开一场恶战或内讧是需要时间和技巧的。

当然,古已有之,蜀乱天下乱,时局的发展也许不容我们从容行事,那我们只好随机应变,灵活应对。

当然,作为我党的核心成员必须树立天下人的愿望就是我们的愿望,切不可心存乱中取利、越乱越好的想法。民众的运动一旦失去理性的领导,必然导致暴民政治。一旦翻了船,淹死的不止是中国共产党,而会使中华民族再次失去走向法治下的民主、宪政、共和的曾多次失去的机会。

只有法治下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宪政和共和。

只有法治下人们的自由和人权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保护。

我们既要反对一个人或少数人集团的专制,也反对多数人的专制。这是一个对中国负责,对全体中国人负责的政治家应有的情怀。

鉴于目前的条件,筹建中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目前的工作重点似应放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健全组织,扩大队伍。

2. 整肃队伍当中的不良倾向。

不能因为民主社会强调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就把我们的党建设成为一个追逐私利的狭隘的党,在当今腐败成风的中国,民众决不可能去追随一个私欲横流的党的。道义和公信力几乎是我们唯一的资源。要求中国民主党党员特别是它的领导干部,要做到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古人尚且懂得正人先正己,何况,我们以反对贪污腐败,缩小贫富差别,保护合法权益,追求社会公平、公正为己任的党呢。

3. 帮助、支持、救援国内中国民主党人和一切为自由、民主、人权事业蒙难的同仁;在海外帮助那些有困难的流亡者和有困难的移民也应是我们目前的工作重点。这是聚人心,壮大队伍的必要工作。

4. 为了配合国内的自由、民主、人权事业,在欧洲似应重点反对欧盟诸国为换取经济利益欲解除对中国武器禁运的绥靖政策;在亚洲似应以重点反对核武器扩散,反对北韩核武化,似应实行力促缓和台海紧张局势的政策;在北美似应力促美国政府和加拿大政府,当然也应包括欧洲和大洋洲各民主国家的政府继续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施加人权压力,并希望他们加大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并坚决反对中国共产党政府以反恐的名义镇压大陆内的各民族争取民族自治权的斗争。

5. 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筹备工作会议、工作会议、代表大会乃至筹备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会议,作好组织、思想和物质上的准备。

以上诸意见肯定挂一漏万,还请诸位提出你们的宝贵建议和批评,以便修正我们的工作。

徐文立11/2/04 AM2:25

2004年11月1日 18:29:20

文立兄:

喜接来函,不胜高兴,大家急切等待、翘首期盼的一天终于来到了。

兄辛苦了,希哲兄辛苦了,有才兄也辛苦了,一切倡议、参与、支持、协助、鼓励 目前立即启动恢复和加强中国民主党组织工作的朋友们,都辛苦了。请接受我们大陆同仁的诚挚祝贺和深深的敬意!

这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大喜事,她标志着发轫于98的组党运动,非但是打不烂,摧不 跨的,而且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磨难之后,必将愈发坚定,愈发成熟,愈发强大。

兄的基本判断和决策:目前在继续申请资金的同时,正式开始在海外恢复和健全中国民主党组织的工作的时机已经具备。我觉得此完全正确,时不我待。

更进一步地,鉴于目前大陆乱像丛生、民怨沸腾,局势扑朔迷离,变局随时有可能发生。故中共要么顺应历史潮流和民意,尽快民主政改、开放言禁报禁网禁党禁,要么失控并崩溃于民众烽烟四起举国群起抗争维权的汪洋大海之中。但无论哪种情况,都需要海内外民运广泛作好思想上物质上组织上的准备。否则一旦机遇来到,必措手不及,痛失良机。因此,立即大规模开展民主党海外组织工作,以期届时为祖国民主事业大展鸿图,现正当其时,十分急迫。恢复和健全民主党组织工作,建议可以分二阶段进行。目前第一阶段,为防止共特捣乱或搬弄是非挑唆争权,依然采取低调组织、低调名称、低调工作的姿态,是比较家稳妥可取的策略。但我觉得,这一时阶,仅是过渡,目的是形成公认核心,故应该不易过长,应力争在3至6月内完成。然后趁热打铁,立即转入第二阶段,即正式筹备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该时段也不宜过长,建议也最多以3至6个月为妥。这样,总体花费6个月至1年,即最迟到明年年底以前,海内外统一的中国民主党便正式诞生了。这就为民主力量战胜专制力量,赢得了宝贵时间。

以上设想实现的难点在于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何处召开和如何召开。首先,中国民主党诞生已经快6年半了,适当时候尽快召开一大,是众望所归。事实上,早在今年初,大陆各地民主党人士便已经酝酿协商,并取得共识,开始筹备并决定力争适当时候,如明年年底前,秘密召开一大。但是由于国内种种复杂原因,该工作至今进展不大。

为确保一大尽早成功召开,如今看来,适当时候安排在海外,如美国召开一大,是最为稳妥的。当然,此还有待于各方,尤其是大陆民主党人的共识。但我相信,只要把其中的道理讲明白,则国内是能够取得这一共识的。因为既然现在国内多变的局势急需民主力量充分组织起来,那么,以召开民主党一大的方式造势以及组织的开拓,便是达到这一目标的最优选择了。另一方面,由于国内至今仍缺少活动空间,且以此趋势,未来一阶段,也难以有此类空间。因此,选择在海外召开一大,就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了。这是大局之所需。或许有人会说,届时,国内代表如何参加该会议呢?我觉得,对于网络时代的今天,我们完全可以借助互联网的即时多媒体通讯威力,加以变通解决的。或者,即使部分国内代表届时缺席,也完全不会影响大会的正常进行的。

鉴于美国有大约150多万华侨,大约十多万在读留学生,台湾有2500万人口,香港有500万人口,澳门、欧洲、澳洲、东南亚等等,也共有数以千亿计的华侨,况且,当今世界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此为资讯交流,带来了更大方便。因此,我觉得,把民主党总部暂先设在海外,如设在美国,是大有作为的,且只要方法得当,是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或参与的。

从而,在华侨中大力发展力量,并形成以海外包围大陆影响大陆的策略,便是十分实际的了。 再叙。 谨颂

一帆风顺,一切顺利!

国涛 2004 11 2 晨

(以上建议,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即批评。谢谢。)

畹町兄:

别来无恙。

通过正常渠道筹集政治资金,始终是中国民主运动和中国民主党在海外发展的要务,也是瓶颈。 所以,2002年12月24日我抵美之后,首先将这件事情列为我首要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资财之外,更重要的是理论和人才。

因为正如你所知道的,一个纯政治性组织是完全不可能向西方国家政府和基金会申请到任何资金。

于是,我在布朗大学落脚之后,立即着手成立了一个非赢利机构。

当2003年3月26日,我们在罗德岛州注册了关注中国中心后,即刻通报了美国政府,立即得到了他们国家安全助理赖丝女士的赞扬,之后伊拉克战争打响,我虽有三次与美白宫、国务院高层人士会晤,和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申请资助,但均未获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总结经验教训之后,这种努力仍在继续中。

作为一个郑重宣誓参加中国民主党的我,自然不应辜负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所赋予我的使命;作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四常任主席之一的我,将忠实地执行党的决议,为党的事业奋斗。

我认为,目前在继续申请资金的同时,正式开始在海外恢复和健全中国民主党组织的工作的时机已经具备。

为了避免发生抢旗子、争位子的内讧,我认为依然采取低调组织、低调名称、低调工作的姿态较为妥当。所以,仅以《文告》方式用中英文同时发布正式开始在海外恢复和健全中国民主党组织的工作。(《文告》附后)

为了使所有愿意参与其中的海外的朋友们不要忘记自己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的身份,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国在中国,不要忘记自己的事业重点在中国大陆。所以,筹建的中国民主党海外组织的名称拟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设在美国),并逐步或同时筹建中国民主党亚洲、美洲、欧洲、大洋洲、非洲等流亡党部。

这个时刻,自然让我想起西单民主墙、八九天安门的艰难岁月和1980年6月10日12日的那次徐文立、王希哲、孙维邦、刘二安等人策划在中国大陆建立反对党的甘家口会议,岁月荏苒,一晃竟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们还活得好好的,我们真应该在一起共一场大事业了!

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够支持筹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工作,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我期待你的意见和答复。

徐文立

2004年11月8日(中国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