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以个人名义应邀出席魏京生先生波恩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声明(2000/12/5)

王希哲

  一、魏京生先生是一位坚强的民主战士。他为中国的民主运动作出过巨大
的牺牲。他的主流是健康的。他在反对和批判中共专制政权的斗争中,立场一
贯是鲜明而坚定的,是我历来表示赞赏和敬佩的。

  二、过去,某些西方媒体和海外中文媒体,不顾事实和后果的一窝蜂炒作,
把魏先生过度宣扬为所谓中国民主之父,中国民运之父,是有害的、
错误的。在造成了事实的危害之后,今天180 度转弯,又是一窝蜂污蔑、丑化
魏京生先生,更是极其有害的,错误的。

  过去,把魏京生推到民主之父、民运之父的凌驾一切的神化的位
置上,无论其动机如何,实质都是在推动魏京生先生与他的老战友们分裂和为
敌;推动魏京生先生与他本来拥有的群众基础疏远对立。王希哲站在爱护魏京
生的立场,担心这种炒作的严重后果,指出了它的危害性,竟被那些媒体们歪
曲为要与魏京生先生争所谓之父的地位。可是今天,又是他们指责魏京生
先生与一切人为敌,竭力把他搞臭。对这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以
为贵魏贱魏皆在我赵孟的媒体(记者),我表示愤慨和蔑视。

  三、1999年1 月的所谓国会冲突事件,当时的观点,源出魏京生先生
不适当的对国内中国民主党及其入狱领导人徐文立等的批评。后由于偶发的画
家薛明德先生与刘青先生的激烈争执,被媒体夸大渲染为国会冲突。

  对此事件,魏京生先生等可能今天仍与王希哲等有不同的看法与评价。

  作为反思,也许王希哲决定在国会听证会上公开与魏京生先生不同意见的
作法,或有处理不妥之处,但这已经过去,留给历史评价,它不应该妨碍中国
民主力量在反对中共专制政权的斗争总目标下,团结起来。

  四、中共政权在他们的御用媒体和海外网路上,连篇累牍,铺天盖地地制
造谣言,把海外民运污蔑为一群只知内斗,乱咬乱骂的群氓。在前几天的国内
发行数千万份的《参考消息》上,还在重复登载海外某些媒体对魏京生先生的
丑化的同时,把王希哲描绘成专门与魏京生对立的,一个不断对魏京生乱骂乱
斗的敌手。

  王希哲决定应魏京生先生之邀出席魏先生主持的会议,就是为了打破中共
政权对民运的污蔑,就是为了用事实告诉海内外,特别是国内的人民,海外民
运也许在某些原则问题上会产生不同意见,但他们在共同斗争的各种机会上,
是能够互相表现友好和善意,寻找协调合作的机会的。

  五、无庸讳言,对王希哲决定出席魏京生先生主持的这次会议,是有一些
同志、朋友提出了反对意见,甚至是较为激烈的反对意见的。所以这次我是以
个人名义出席魏先生的会议。但我想,只要我们所作的一切,是诚心诚意地为
了中国民运团结和发展的大局,我们的努力及其正面结果,是一定能够获得所
有同志、朋友们的谅解、理解和全力支持的。

  魏京生先生也确有一些个人性格作风上的一些毛病。这些毛病也确影响了
他对更多人的团结。相信魏京生先生能正视起来,逐渐加以纠正。

  特此声明2000年12月5 日

----------------------

-----------------------

  感谢王希哲先生的支持

  十二月九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的年会将在德国的举行。我先行
抵达了巴黎,在酒店里看到王希哲先生发表的关于以个人名义应邀出席魏京
生先生波恩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声明。对于王希哲先生的支持,我深感高兴
和深表感谢。现在北京的当权者会感到茫然,因为他们一直在挑拨离间,制造
所谓魏王势不两立的谣言。

  王先生先我来到海外,一直在积极地从事民运的事业,特别是与国内的民
主党运动,联系很多。我出国后,我们有过接触,也有过冲突。最初,有所谓
民运之父的风波,继之有国会冲突事件,后来有饺子会遭遇。尽管我
们之间有很多的误解,但在我们发表的公开的声明中,一直表示:我们的对手
在北京,而不是在海外。我们也从来没有忘记他为民运作出的杰出贡献。

  当联席会议在两年前在加拿大成立时,王先生也发来过贺信。一九九八年
初,在最早讨论成立联席会议时,尽管我不在场,但王先生却是在场的。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冲突的原因,有的在于我们的性格,有的在于误会,
有的在于挑拨。我曾经多次说过,民运中的所谓内斗,往往是中共的代理
人有意制造出来的。他们很好地利用我们自身的弱点,而我们应该反省自己的
失误。我感谢王先生直言不讳地对我的批评,我将引之为良药苦口,也愿意与
各位民运朋友共勉。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王先生和我在关于美国给予中国PNTR和中国进入WTO
等问题上的看法,相同和相近。我们在政治上已经结盟,并肩在美国展开游说
活动。作为异议人士,我们守住了自己基本的立场。这正是我们合作的前提。

  当华尔街日报批判我的文章发表后,王先生表现了一个老民运战士的
正直立场和远见卓识。他对媒体的抹黑手段,深表愤怒;对我本人,则表示坚
决的支持。他说,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要团结。王先生的做法,为海外民
运开辟了新风:团结协作抵御外侮,求同存异对待同志。

  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成功。
魏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