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友人Y.G.就徐文立审判案给徐文立妻子贺信彤的信(1998/12/25)

尊敬的嫂夫人:

想不到,第一次给你提笔写信,竟是在这样的时候--文立兄被判重刑,再次
入狱,举世震惊,国际哗然。我因为搬家,电话还没移过来,联系很不方便。
但几天来,通过《美国之音》,整个审判的过程还是多少有了一些了解。

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又是长夜难眠的等待,又是受不尽的白眼和傲慢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与十八年前不同,文立此番大智大勇,慷慨歌燕市,从
容作楚囚的壮举,以及他在法庭上的出色表现,包括他的政治主张,已通过
你的转述,通过无线电波,传到了很多人那里。说实话,在我们这个资讯、
信息高度垄断的国度,官方报刊能一反以往的沉默,公开报道徐文立和他的
罪行,这对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来讲,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很难说。

起先听了审秦永敏、王有才的报道,不知为什么不见提文立,当时还以为是
当局想试试外界反映而故意安排的,后来听了你转述的情况,才知道是文立
在预审中就抱定了拒不承认的态度。这在我所知道的以往对持不同政见者的
审判中,还是第一次。仅此便足以看出,文立所抱定的决心,正如你所说: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通过这次审判,文立的真诚和献身精神,以及他罕见
的人格、情操,正在而且已经赢得了人们广泛的尊敬。在这个意义上讲,这
次审判实际上是一次失败的审判。被判有罪的不是徐文立,不是秦永敏、王
有才,而是那套虚假的审判原则和法律制度。同时,审判还以试金石般的可
靠检验,测出了当局签署和遵守两个国际人权公约的诚意及其对国际社会极
不负责的态度。事实上,文立等人是在以一种自我牺牲的方式,打一场漂亮
的政治战。所以,从更宽泛的角度讲,这次审判究竟对谁有利,这恐怕是
审判者事前未曾想到的。与许多朋友很看重国际舆论、两方政要的反映不同,
我更看重的是这次审判所表现出来的精神意义和价值震撼--这恐怕才是文立这
次付出所得到的真正收获。它将超越那些表面的反响和评论,而长久地回荡在
同志和朋友,以及那些陌生的普通人心中!

说起来,我与文立也就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谁也不可能对谁有更深的了
解和接触。但就是在那些短暂的接触中,文立所表现出来的那些优秀品质和
卓越才干(这些品质和才干,在我们未见面之前,已在朋友中流传),却给
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之后,虽然经过漫长的十四年的阻隔,他重获自
由,也居然没有忘记我这个普通的朋友。之后,在我们又恢复联系后,尽管
他们一如既往地投身于他所选定的事业,但他从未要求过我参与什么,从不
提要我就什么表态或签名之类,他这种处处为朋友着想,不让朋友为难,表
现出他的包容和大度。对此,我只能表示惭愧和感激。虽然我从未在信中说
过,但真正相知的朋友是往往能够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我从心中掂得出他的
一片苦心。我为有他这样的朋友而自豪!

尊敬的嫂子,我知道你付出得太多、太多。你所承受的艰辛与磨难、痛苦和悲
愁,是我们所无法想像的。十二年的铁窗阻隔,十二年的孤苦等待,好不容
易夫妻团聚,却只有短短的五年,如今又被迫分离,被迫等待。你不情愿,
却又无可奈何。作为女人,谁愿意自己的丈夫在刺丝中滚,在险滩上爬?但
作为徐文立的妻子,我想,嫂子,你应该为拥有这样的丈夫而自豪。我常
想起文立在给希哲的《春塞》所作序言中的一段话:总有一天,我们中国
人应该为一切曾受苦受难最为深重的中国政治犯的妻子和亲属树一座丰碑。
应该在这座碑上永远镌刻下她们的名字。因为,她们所承受的苦难,恰恰是最
不引人注意,最容易被人忽略的。

因为天各一方,山路遥遥,不能为嫂子分担什么,心里十分惭愧和抱歉。我
想如有机会见到文立,请转告一声:我们都很记挂他,也很爱戴他。此外,
我们还想邀请你到我们这里度春节,希望你能来!放松一下,调理调理。
愿嫂子多多保重。我相信,13年的刑期只是个象征性的数字,文立重获自由
的日子不会太远!

捎去我们对你、对文立的祝福!祈愿文立能够在狱中养好身体,迎接新的搏
击!

就此打住。有空我会常来信。祝嫂子在新的一年里不会失望,开颜快乐!

Y.G.
1998.12.25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