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回顾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1999/1)

(北京)何德普

  台湾、香港实行有政治竞争的选举已经多年,而严防死守的中共当局,
仍在继续维持一党包办(领导)式的选举制度,几十年来,始终不肯改弦
更张。
二十年来,民运人士一次又一次地向它发起冲击。


  98年8月27日至12月14日,北京的三位独立参选人在国际新闻媒体的
关注下,公开地以政治反对派群体的形式(11月9日组成中国民主党北京
天津党部基层选举委员会)再一次向中共落后的选举制度发起挑战。
  自98年7月29日,《北京日报》上登出,在年底前将要完成区、县级人民
代表换届选举工作的消息后,一个政治反对派人士介入人大选举,推动民主
化进程的设想,在我的头脑中开始构思,并就此事与多位政治反对派人士进行
了磋商。
  八月十六日《北京日报》刊登出《北京市区、县、乡、民族乡、镇人民
代表选举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
  八月二十四日,在徐文立先生的支持下,第一次由政治反对派人士组织
的联合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会议,在徐文立家召开了。会上我将准备好的《联
合参选人民代表宣言》(以下简称宣言)的初稿和《细则》发给大家,并向
大家介绍了这次参选的时间跨度和大致的工作安排。徐先生和几位朋友也谈
了个人想法。
  八月二十七日我们委托徐文立先生向新闻媒体公布了第一号参选新闻稿,
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一号
  在北京的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准备积极参与北京市1998年11月
至12月举行的区、县级人民代表的选举工作,为此八月二十四日召开了
预备会议,会议之后组成了何德普、徐文立、高洪明三人的工作小组,
何德普负责参选的全面工作,徐文立负责对外发言,高洪明负责内部的组
织策划工作,将选择一个国家机关、一个街道基层及若干校园作为参选单位.
  为此我们将陆续发布参选的有关新闻,并欢迎北京市各界市民和我们
一起积极参与这五年一届的人民代表的选举工作,为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
化进程作出自己的贡献。
         何德普 (H)68355230 6488030
5(星期六、日)
         徐文立 (H/F)63517814
         高洪明 (H)85983077
                      1998年8月27日

  至此,标志着北京地区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参选工作拉开了序幕。
  从这一天算起到12月14日是一百一十天,为了便于记忆和口述我们取整
数一百天。
  我经过多次与市人大选举办公室(以下简称市选办)的电话联络,在九
月一日,与市选办的钟蔚延先生就《细则》中的某些条款面对面地交谈了一
个多小时,会谈的消息作为第三号参选新闻稿公布,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三号
  在98年北京市区、县级人民代表即将换届选举之际,北京市人民代
表选举办公室的钟先生,经上级主管领导同意,就《细则》中的一些条款
的解释和详细说明,接受了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何德普先生的咨询专访。
  钟先生曾几次参加过北京市基层代表选举的具体工作,并参与了这次
《细则》的修改工作。这次咨询的内容,对普通老百姓在政治参与时,如何
自主行使自己的被选举权,有着实际意义。
  九月六日,在我家召开了第二次联合参选会议,八名民运人士对《宣
言》发表了个人意见,并作了最后的补充和修订。
  九月九日上午,我通过本单位的收发室,将我与市选办钟蔚延先生的
谈话记录稿,向本单位的职工传播,并作为第四号参选新闻稿公布,内容见
附件一。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以下简称社科院)的院长高起祥(市政协常委)
看到此稿后非常反感,指示院办与市选举办联系,告知对方,如果按照这份
稿件的内容进行操作,社会非出乱子不可。并责令院保卫处将这份稿件
送交公安机关。
  9月16日,社科院收发室的门上,贴出了不准许私人稿件放入报箱的
规定。
二
  
9月22日《联合参选人民代表宣言》作为第五号参选新闻稿向新闻媒体公布,
内容见附件二
  9月22日下午,我把《宣言》分别送到了高洪明、王志新的家中,并
与他们俩商讨好散发《宣言》的时间。
  9月23日上午九时,我开始在社科院办公楼内散发《宣言》,从十层
到一层每人一份。做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但社科院内的一百七十名
职工炸开了锅,连楼内联属办公的其它单位的一百多个选民也沸腾
了起来。
  这天早上,独立参选人王志新先生也在本单位北京化工设备厂内
大规模地散发《宣言》,厂内职工对此反映强烈,均称赞王志新是工人的代
言人。  一天后,高洪明先生在所属的选区,也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散发《宣言》
的活动。
  官方对我们联合参选的活动迅速地作出了反应。社科院院长高起祥当
天上午亲自出马,当面警告我:何德普,你不愿意在社科院里干,你给我
走你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你违反了院规。并责令院保卫处从
选民手中收缴了我发出的《宣言》(收缴了三十多份)。
  当天下午2点到5点40分王志新被朝阳区和崇文区的公安分局传询,传询
的理由是奉上级指示不准你们民运人士参选,不允许发放《宣言》,对此王
志新表示不能接受,并指出:我享有宪法赋予的选举权、被选举权,任何单
位和个人无权剥夺我这个权利,我发放的是有关选举材料,你们无权阻止。
随后警察提出三点不成理由的理由。(一)宪法已经取消了四大不许发
放大小字报,(二)工厂是生产单位以生产为主,为确保今年完成8%的生产
总值,不准在工厂内搞任何活动。(三)要参选必须去人大申请得到批准才
能参选,在没有得到批准前不准你参选,我们也不让你参选,也不让你发放
参选材料。他们并威胁王志新说你再搞对你不客气(厂保卫科强行从选民手
中收缴了部分参选材料)。
  第二天下午,警察将我带到派出所谈话,警告我,再散发《宣言》,
将根据治安管理的有关规定,对你进行拘留和处罚(还想没收放在我家里的
《宣言》)。
  高洪明遭遇到的打压情况与我们的情况相同。
  为了抗议官方对我们进行的打压,我们委托武汉的秦永敏先生在他主
办的《中国人权观察》上登出了第六号参选新闻稿(由于秦永敏先生第二天
被抄家、拘留,这条消息没有及时发出)。  9月25日下午,按照事先
的约定,我与王志新一起同市选办的钟蔚延先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
谈话内容如下:
  一。对9月1日我与钟先生的谈话记录,钟先生作了修订。
  根据钟先生的意见,我将第四号参选新闻稿中带〔 〕部分的内容全
部删除,并作为第七号参选新闻稿公布。
  二。对我们在参选工作中遭到单位领导和警方打压的问题,钟先生简
单地谈了个人看法。钟先生的个人意见,我们作为第八号参选新闻稿公布,
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八号
  1998年9月25日,北京民运人士何德普、王志新前往位于建国门的北
京市人大常委会选举办公室,就有关选举事宜进行咨询。
  北京市人大办公室工作人员钟蔚延接待了何德普与王志新。首先他们就
前段的谈话记录做了修改,在友好、愉快的气氛中,何、王二人就参选中
的一些问题,向钟先生进行了咨询。
  何问:行政机关对选举工作能否加以干涉?
  钟答:行政机关应支持、配合选举工作。选举细则也对此做了具体规定。
  王问:普通选民参选有何规定?如申请批准。另外由谁来审核、批准?
  钟答:只要你有选举资格,你就受法律保护,不需要什么人来审核、批
准。
  王问:普通选民亲自参选,应通过什么样的程序来操作?
  钟答:可以写出自己的简历,自荐书等,但这只是我个人的认为。
  何问:参选人通过怎样一个有效的渠道来与选民勾通呢?能否在选举前
开展一些活动?
  钟答:实际上在选举前开展活动,只是您的公民行为,而不是选民行为,
《细则》当中没有具体规定,所以,选举前的准备活动即不受《细则》的限制,
也不受《细则》的保护,但是否与其它行政法规相抵触,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我说不好。
  最后何、王表示还会向所在选区的选举办公室咨询。另外要求钟先生向
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争取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9月30日上午11时,我的主管领导郑(行政处副处长、院选举办副
主任)急巴巴地找到我说,今天市里刚开完会,你们那儿有个叫徐文立的吧,
他成立的办公室属于非法办公室,你不许跟他来往了,你必须写出书面检查,
你如果被抓起来,你爱人和孩子可怎么办呀。

  10月3日,第四次联合参选会议在我家召开,徐文立先生也参加了会
议,并作了发言。
  10月13日,我起草的《致人大的公开信》作为第九号参选新闻稿公布,
内容见附件三
  此公开信发出后,引起了中共高层的注意,在我们以后的参选工作中警
方轻易不敢公开地干涉了。
  10月17日是官方规定的各个选举分会(每个街道办事处为一个选举分
会)上街宣传选举的宣传日。
  在酒仙桥选举分会设立的宣传站的对面,我们的民运人士也在向过路
的行人散发宣传材料。当人们将官方的宣传品和我们的宣传品对比后,向
我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与民运人士亲切地攀谈起来,将官方的宣传品丢弃
在地上,不屑一顾。
  10月18日,人民代表自荐人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的个人情
  10月19日上午九时,我向院工会、科研处、院办公室递交了举办《独
立参选人参加基层人大选举》专题讲座的申请报告,希望得到各部门的配合。
  专题讲座分三次进行
  第一次讲座的内容是,目前我国各级代表选举的现状分析和今后发展
的趋势。
  第二次讲座的内容是,独立参选人的参选工作具有现实意义。  第三次讲座的内容是,独立参选人的参选工作在中国民主进程中的意

  第二天下午,院选举办的成员集体告知我。你的书面申请我们看过了,
因为你的参选工作不合法,所以我们不接受你的申请,咱们院的办院方针你
是知道的,与办院方针不符的活动不要在院里搞,上班不能搞,下班也不能
搞,如果你一意孤行,后果自负。
  我向他们讲,你们说的话如果负责任。请给我一个书面答复(他们从
来就不敢给书面的)。不然的话,你们别想阻止我。
  10月21日,我们据可靠消息得知,官方的红头文件在日前已经口头传
达到朝阳区委及下属的相关单位,大致内容如下:
  我公安机关内控人员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在徐文立(非法
办公室主任、国内敌对势力的头面人物)的支持下,以政治反对派群体的形
式,向我们的社会主义选举制度发起挑战各级党委、各级政府即刻行动
起来,提高警惕、研究对策、挫败他们的。
  官方定下的原则是,A、以现行的选举法和《细则》为依据,认定独
立参选不合法。B、不能让独立参选人成为候选人。C、不能让他们胜选。
  在具体选举事宜上对我们实行保密,如选区由那些单位(或居委会)
组成,每个单位的选民人数,选区工作组的办公地点,联络电话等等。
  我们定下的原则是:公民自由行使被选举权法律不禁止而且认可,任
何部门和个人无权干涉。最大限度地做宣传工作。
  10月24日上午10点,八名民运人士汇集于高洪明先生的选区,在高洪
明先生的指导下搞了一次大规模的竞选宣传活动。
  
高洪明先生在家中不断接到选民打来的电话,一个姓刘的选民在电话中对
高讲道,我保证做你的候选人的推荐人,并告诉高他已经为高找到了九个附
议人。
  
10月28日下午三时四十分,我和马强、王志新在北京化工设备厂的宿舍区
(王志新所在的选区),散发了一次竞选材料。
  王志新在工厂里被职工们围住,大家不停地向他提出问题,均夸奖他
是自己的代言人,王志新在家中也不断接到选民打来的电话。
  10月26日,中国民主党党员余铁龙先生在徐文立先生的支持下,在当
地竞选村长,成为我国第一位《农民独立参选人》,以下是他的两份参选
新闻稿。

中国浙江农民独立参选人新闻
第 一 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条例,浙江省建德市梅城
镇王山顶村农民余铁龙、李信初、余元洪组成竞选村长工作组。现决定独立
人余铁龙竞选本村村长。
  电话:05714144993
                      余铁龙 李信初∮嘣
                         1998年10月26日

邀请函
  美国卡特基金会住北京办事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
织法》条例,浙江省建德市梅城镇王山顶村村民余铁龙,作为独立参选人竞
选本村村长。中国改革开放,推进民主进程,开放农村基层的直选,受到一
切爱好自由民主人士的关注,作为中国地方基层选举的见证人,特邀贵处来
我地观察十一月二日的村长选举。
   电话:05714144993
                      余铁龙 李信初 余元洪
                         1998年10月26日

  第二号参选人新闻稿见附件五
  注:余铁龙先生在候选人提名时选票最多,在正式选举时,中共害怕
余当选而中断了选举。
  根据以上我们的参选情况,《中国人权观察》主办人秦永敏先生,在
11月2日的中国人权报告中(第二号)写道,在签署《公民权利公约》
之后,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再次发起了合法参选运动,其中引起国际社会广
泛注目的是北京独立参选人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的参选活动。何德普在
民主墙时代就参加过区人大代表竞选,而且身先士卒、一马当先。与此
同时,浙江农民余铁龙。

  11月3日高洪明先生向新闻媒体发出了第十一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一号
  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为参选事宜,就他所在的团结湖第三选
区的辖区范围,选民分布情况,专访了朝阳区团结湖选举分会及其办公室,
分别向办公室主任、选举分会主席以及一位街道副主任提出问题。他们对高
洪明先生提出的第三选区有哪几个居委会,哪几个企事业单位,哪几个居民
楼的问题,回答令人惊奇的一致,即高做为独立参选人是违法的,所提问题
无权利、无义务回答。这一严重妨害选民自由行使被选举权的行为,是违法
行为,是限制进而剥夺独立参选人参加选举的严重事件。这是一个危险的信
号,它表明,有关部门在不使用警方干涉独立参选人参选的新形势下,明目
张胆地使用应当最具中立性的选举委员会及其办公室,直接出面妨碍独立参
选人参选的行为。
  对这一严重事件,严重动态,高洪明先生已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
京市选举委员会提出对团结湖选举分会及其办公室的检举信,要求他们依
法制止这一违法行为,并充分保证选民自由行使被选举权的权利。
                       1998年11月3日下
午4时

  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京市选举委员会的检举信见附件六。
  11月9日,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宣告成立,徐文立先生担任
党的主席,我们三位独立参选人均是该党的骨干。至此,我们将以中国民主
党党员的身分继续参选。
  11月10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建民在检查东成区人大换届选举工作
时强调当前广大群众对当代表的条件十分关注,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表达
自己的意愿,归纳起来,主要是六要即:要选拥护党的领导,坚持社会
主义方向,认真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策的人;要选遵守宪法和法律,
协助宪法和法律实施的人。
 
11月13日(星期五)下午16时30分,我的十二名志愿助选员汇集于北京信
息工程学院的大门前(属我选区,该校选民2070人)。
  十二名助选员分为两组,一个组就地宣传,30分钟后从学校的后门进入
校园,改为校内宣传。
  另外一个组安排在长空机械总公司的宿舍区(由于该公司的前身是5
03厂,厂内选民人数在本选区最多,所以我这个由企事业单位组成的选区
叫503厂选区,该厂选民人数是2700人)
  助选员在宣传时,表现得非常出色和勇敢,他们一边向选民散发宣传
材料,一边向选民宣传竞选的意义和我的背景,有许许多多的学生和市民以
及外地来京的打工人员,被他们的言行所打动,非常认真地和他们交谈起来。
有两位热心的选民从我手中拿走三百份宣传材料,去各车间散发,事后,这
两位选民主动向我讲述了该厂的一些情况。
  在这次宣传活动中,我的助选员也遭遇到这两个单位的领导非常不礼
貌的指责。
  信息工程学院的校长对我们指手划脚,严厉地喊叫,你们别替何德普
宣传了,我们学校早有候选人了你们赶快离开这,不然把你们全部扣
住(这个学校的内定候选人叫何深思,是该校社科部主任,也是本选区
的三位候选人之一,官方最后通知何深思当选。该校的一位老师告诉我,上
边之所以指定何深思为候选人,主要是和你的名子有关系)。
  503厂家属委员会主任对我的助选员讲,你们别在我们这儿替何德
普宣传了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宣传也没有用,我们厂的候选人早就安排
好了。我的助选员听到后非常生气与他理辩,候选人的提名工作现在还没开
始,你们厂的候选人就安排好了,你们厂是搞民主选举,还是想搞包办。
周围的选民都笑这位领导(这个厂的内定候选人叫王铁立,是该厂的副厂长,
也是本选区三位内定候选人之一,官方最后通知王铁立当选)。
  在这次宣传活动中,我们发出的宣传材料是三千张。完全可以讲,这
次活动搞得非常圆满,一方面锻炼了我们的队伍,另一方面,突破了中共在
选举时独家宣传的垄断局面。
  从11月10日开始,王志新先生连续四天走访了双井地区选举分会和有
关机构。令王气愤的是,负责选举的有关人员一听到王志新来走访他们,都
避而不见,故使王志新先生无法得知任何选举情况,如本选区有哪些单位,
有多少选民,本单位什么时候开始提候选人等等。
   11月15日,王志新先生发出了第十二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二号
  关于独立参选人王志新先生公开设立代表候选人征集签名站和宣传
站的
公   告
  鉴于宪法赋予公民被选举权的规定,鉴于《北京市区、县、乡、
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实施细则》中没有关于禁止选民公开进
行征集签名活动的条款,鉴于地方官员和基层领导在独立参选人一词上所
作的文章,以及通过自己的组织系统,动用行政手段,已经给我们的参选
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北京独立参选人王志新先生特做出下列决定:
  本人于11月23日下午3时在所属单位,北京化工设备厂的西门
处(东三环、双井桥南200米东侧)举行公开的代表候选人征集签名活
动。届时,将在该处设立签名站和宣传站。
  为了扩大此次活动的社会影响,欢迎住京中外记者和各新闻媒体,前
来采访。
  为了使此次活动能更好地规范化运作,特邀请市选举办公室的工作人
员前来光临指导。
  为了使此次活动秩序井然,欢迎公安机关的警察前来做协助工作。
                        北京独立参选人 王志新
                        电话 67144577
                        1998年11月15日

  (本新闻稿引起了国际媒体和住京记者的广泛关注)
  以下是王志新先生对这次征集签名、设立宣传站的纪实回顾。
  
11月16日我将公告发给负责选举机构的各个单位及警方机构和国内外新闻
单位。下午3点,北京市公安局一处自称靳政的到我家找我问话,我当面给
了他一份公告,他拿到后马上就走了,走后没过一个小时,他又回来对我
说一处的处长于某某要找我问话,约晚6点天坛宾馆。晚6点我准时到了天
坛宾馆,一处的靳政正在等我,我到后,约15分钟,一处的处长于某某、
副科长贺晖才来。他们三人先请我吃饭,饭后在宾馆双人间内谈话,内容
是徐文立怎样成立民主党的,你是怎样参加的。你设立公开签名站和宣传
站的动机。问话从7点半到深夜1点半。
  
自从我参选、散发《宣言》后,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表示支持我,有的关心
我的人身安全。签名站公告发出后,我厂的很多工人都对我表示,到那天
一定帮助我做宣传工作。
  月19日下午4点多,市公安局一处靳政来电话约我晚上6点半去新侨饭店
找我谈话。晚6点半市一处的贺晖、靳政二人请我吃自助餐,饭后贺对我说:
今天我们找你是上级领导给我们的死任务,就是让你取消签名站,因你设
公开签名站影响极大,你请各国驻京新闻记者到现场采访,又在工厂区内聚
集很多人,何况又有民运人士为你助选,会造成什么后果,你是清楚的。
搞任何公开形式的活动,都必须事前申请,得到批准才能进行,你没有申
请绝对不允许搞。你搞签名站的日期,正好在江泽民主席访问俄、日期间,
在江泽民主席访问俄、日期间,外国记者就此事提问,会给外交工作造成
麻烦的,为了配合外交工作,所以我们要阻止你。
  
11月20日上午9点,厂选举办公室打电话,通知我下午1点去厂参加推荐候
选人选民小组会。下午1点,我去厂参加了推荐候选人选举会议,我被划分
到第三小组,这个小组共有选民33人,召集人是厂党委指派的党员来担任。
第三选民小组不是我在的生产车间选民小组,而是外车间选民小组。当天参
加会议的才有13人,在会议上召集人说他自己是这个小组的组长,接着分厂
党总支书记首先提出我厂厂长为候选人。4个党员同意,8人没有表态,我当
即对他们违反选举程序提出三点反对意见,(一)召集人的产生过程应让选
民知道。(二)选民小组的组长、副组长应当由选民直接选出,指派小组长
是不合选举法的。(三)一人提名,4人同意,不能代表33人,同意候选人
要有签名才能有效。
  
面对以上情况,我如果再坚持搞公开签名站已没有意义了,如我要坚持搞,
必然会跟警方发生冲突,他们定会以我事前没有办理申请,设立公开签名
站聚众闹事为由,招致打压,给朋友和同事带来不必要的牺牲。根据以上
原因,我决定发出取消公开设立签名站的公告。
  
11月20日下午,我决定取消设立公开签名站并发表了公告。之后,北京市
公安局一处不放心怕我还要搞,22日中午12点15分,市一处的贺晖、靳政
二人开车,将我从家中带至门头沟龙泉宾馆,23日下午5点半才放我回家。
  
自10月份以来,我们三位独立参选人所在选区中的基层领导,均根据上级
的指示精神,在各个单位,利用共产党的组织系统和行政系统,在干部、
党员中不厌其烦、扎扎实实地做了大量的政治说教工作。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院长高起祥9月23日当面警告我后,在一次干部
大会上对到会者再三强调六、四以后,他(指我)已被我们的公
安机关定为国内的内控分子,这样的人,我们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广大
群众,能选他当代表吗。我们的回答应该是肯定的,不能,绝对不能!
  为了把上级的指示精神落实到实处,高起祥亲自逐个找干部谈话,
针对我的竞选情况,仔细部署具体的防范工作,周密安排可行的应对措施。
做到大包干,那个部门出了事,那个部门负责。
  高起祥给社科院定下的办院方针是,把我院办成一个让市委、市政
府信得过、用得上、离不开的科研单位(前市委书记陈希同曾多次夸奖过
这句话)。
  需要强调的是,高洪明、王志新遭遇到的行政打压情况与我这里相同。

  11月18日,我开始在社科院进行征集签名。
  一位老资格的科研人员为我签字时感慨道,你的思想境界是崇高的,
在咱们社科院你的脊粱骨是最硬的,我不但要在思想上、感情上和你保持
一致,在行动上也要体现出来。
  一名年轻的科研人员给我签字后直率地说,我谁都不选,就选你!
  许多本院职工在签字后表示,为了心中的那份良知,我们选你选定了!
  我在征集签名时,也遇到了不敢为我签字的职工。
  一位年龄稍大的男性干部坦率地讲道,我的名子一写在推荐书上,院
头早晚都得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咱们老百姓心里都明白,特别是咱们
社科院,领导各个都是马屁精,要多自私,有多自私,这一阵子,他们总强
调讲政治,到时候,他们真整咱们呀。这样吧,这次签名我先考虑考虑,到
最后投票的时候,天地良心,我保证投你一票!
  一名干部讲道,我们全家都看过你的宣传材料,我爱人非常敬佩你,
她让我选你,从良心上讲,选人民代表就应该选你这样的人,但是,我只能
在最后的投票时选你,现在我还不想把自己的名子暴露出来,社科院的
头,素质太差,他们从来都不讲理,我的名子一往上签,他们非把我,
唉,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呀,希望你能理解我。
  11月20日上午,我从朋友那得知,信息工程学院的师生要在下午进行
初步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工作,于是我临时找来民运人士马强,中午,我们在
该校的食堂进行宣传,马强一边向学生发竞选材料,我一边发表竞选演说,
十五分钟后,六名保安人员和我们发生了冲突,在扭打中,大学生们挺身
而出,用力向后揪拽保安的衣服。在校方和保卫处长的打压下,我与马
强被该校扣留了一个半小时,为此,我发出了第十三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
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三号
独立参选人依法文明参选
保安人员无理野蛮阻止
  11月20日中午11:50分,北京独立参选人何德普先生与民运人士马
强先生,来到所在选区北京信息工程学院的食堂,向大学生们宣讲自
己的竞选宣言以及对代表职责的理解。二人一边将宣传品发给学生一边向
学生发表演说,刚刚进行了十五分钟,冲过来两个非常凶狠的保安人员,
野蛮地抓住何德普先生的衣领,一边使劲推搡何的颈部,一边恶狠狠地说,
小子,一会儿有你好瞧的,到了保卫处你就知道我们的厉害了领导
让我们抓你一直没。随后又冲过来四个保安,在领导的配合下将
我们生拉硬拽至该校保卫处。
  我们认为,做为高等学府的校领导,指使下属的保安人员粗野地做
出对待文明参选人士的野蛮行为,与选举实施细则的精神是相违背的,与
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是格格不入的。
  由于保安人员的粗暴行径,严重地影响了选举工作,并给何德普先
生的参选形象和马强先生的个人尊严,造成了恶劣影响和损害。加之其他
因素的考虑,何德普先生决定,保留向朝阳区法院提出对北京信息工程学
院法人代表起诉的权力。
                     何德普的联络电话:
64880305
                     马强的联络电话:
64336371
                       1998年11月20日

  11月21日早上,北京下起了鹅毛大雪,亚运村派出所的警察奉命将
警车开到了我居住的单元门前.我外出了两次,警察均实行贴身跟踪,在没
有办法继续参选的情况下,我发出了第十四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四号
  从11月21日开始,官方对北京市独立参选人何德普、高洪明实施了
严密监控。
  11月21日一早,何德普先生的单元门前停放着警车,有数名便衣警
察在车内守候。何每次外出时,警察便紧随其后,何无耐,只得暂时中
断参选工作。
  早上8:05分,团结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第三选区工作组组长、选
举办公室的副主任一行3人,来到高洪明先生的家,对其说服教育。三个
小时后,高先生才将其三人请出家门。当高先生外出时,两名街道干部和
一名警察上前阻止或跟踪,高无耐,只得暂时中断参选工作。
  近日内,何、高二人所在的单位和选区,正在进行人民代表候选人
的推荐工作,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异常情况,何高二人对此深表遗憾。
  面对这种异常情况,何、高认为,我们成为候选人的希望,在客观
条件上已经丧失,故此,为了使公开支持我们的选民,在选举工作结束后,
避免受到基层领导的刁难,我们决定,对代表候选人推荐书中支持我们、
已经联名的选民名单不予公布。
                   发言人:徐文立
                   参选人:何德普、高洪明
                    1998年11月21日

  就在这天的下午,北京503厂选民小组的32名职工(该选民小
组有41名选民),不顾支部书记的多次警告,勇敢地将自己的姓名填写在
推荐何德普做为代表候选人的推荐书中。一名为我签过字的选民在电话中
向我讲道,今天我们终于行使了一次公民本应享有的权力!!!
  11月22日上午,503厂选民小组的支部书记又重新拿来了代表
部书记的要求认真地写了一遍。
  11月23日下午,503厂选民小组的支部书记又从厂选举办
公室第三次拿回代表候选人推荐书(三次都是相同内容的表),让我的推
荐人重新填写,让另外31名选民重新签字,大家又认真地填写了一遍。
  11月24日一上班,选举分会的领导,该厂的厂长、党委书记、保卫
处、厂选举办联合起来分别逐个找推选我的32名选民谈话。并宣布由
于这儿的选区已重新划分,以前你们推荐的候选人无效。
  下面是数名厂领导逐个与32名选民谈话的主要内容;
  数位厂领导:你了解何德普吗?
  某位选民:了解,我看过他的情况介绍和他的《宣言》。
  数位领导:你和他是怎样认识的?在哪儿认识的?
  某位选民:我们不认识。

  数位厂领导:不认识,你就说你了解他?你知道何德普是什么人吗?
他是公安机关内控分子,是西单墙的人,是六四的人。你说
说,你是了解你们的书记,还是了解何德普?我们再三强调,要选你们了
解的人,不要选不了解的人,你这个人呀就是不听。
  针对1124事件,我发出了第十五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五号
  11月23日,北京503厂选区的32名职工,联名推荐北京独立参
选人何德普先生为本选区人民代表候选人。当天,这32名职工按照领导
的要求,三次将自己的姓名填写在代表候选人推荐书中。
  11月24日一上班,厂领导分别与32名职工谈话,声称:你们为什
么推荐六四、民主墙的人?在区选举分会的安排下,强行将
选区重新划分,并宣布昨天的推荐工作无效。
  何德普对这种无视选民、选举权利的卑劣行径,表示极大的愤慨,
并将此事向有关方面反映。
                        发言人:徐文立
                        参选人:何德普
                        1998年11月24日

  值得向读者强调的是,类似1124事件的事情在我们三位独立参选
人的选区内,发生过多次,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锁在中共密码箱内
的真实情况,定会大白于天下。
  徐文立先生担心我们的安全,在11月24晚上打来电话,向我们提出
四点建议,⑴积极参与 ⑵免除冲突 ⑶适度反映 ⑷避免损失。
  11月25日一上班,本选区中的各个单位的领导,通过自己控制的选
举办公室,开始在选民中散布谣言即何德普的后台是美国大老板,他
的竞选经费都是美国人给的(事实上,除了徐文立先生从生活费中拿
出三百元人民币给我外,其余的一切竞选费用均是由我个人承担的)。
特别是503厂的领导,拿1124事件作例证,向该厂的选民讲,看,
美国之音都把1124事件广播了,咱们厂的职工让人家利用了,我们厂
的职工为美国人放了一颗卫星。
  从11月18日至11月25日,对社科院来讲,既是代表候选人提名的前
一周,也是社科院领导贯彻年终工作总结的动员周(往年不动员,
总结工作在12月中旬开始)。
  院长高起祥亲自策划,召开了支部书记、正副处长参加的98年度
工作总结动员会。会上,高再三强调,今年工作总结的重点与往年不同之
处是,既要总结一年的工作内容,但更重要的是,要总结和端正自己的
严格要求对照检查自己,政治思想上是否过硬,是否与市委、市政府保持
一致。在这个大事大非的原则上。我们单位的每一位职工都要表态,
都要讲一讲。这个月的25日我们院就要进行人民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工
作了,在坐的各位回到各部门后,一定要组织大家学习一下,把总结工作
和选举工作结合起来搞,不许出现任何问题。现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
息,市委、市政府对我们院非常重视,明年的行政经费在今年的基础上又
增加了20%。
  用社科院职工的话讲,为了抑制何德普的竞选工作,社科院什么招
都使出来了,用办法想尽招术用绝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11月25日上午9:30分,我单位的职工开始了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工作。
我所在的第三选民小组是由行政处、保卫处、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北银
办公室组成,合计选民58人。原先与我商定好、愿意公开支持我的十几名
选民因故没有到会,实到选民35人。会议由召集人主持(召集人是
领导委派的正处级干部),召集人首先宣布,这次提名工作必须遵守的几
条规定(一份选举分会印发的书面材料)。
第一条。人民代表应具备的条件: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第二条。推荐人必须将自己的姓名,亲自填写在推荐书中,并写明推荐
的理由。
第三条。本选民小组内的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才有效,由若干个选民
小组的选民联名的推荐书无效。(以上三条明显地是真对我们三位独立参
选人制定的,会后,我要看这份材料,领导不准许)。
  第四条。。
  召集人又念了一部分选举法和市选举实施细则,在强调讲政治、守
纪律后(作了五十分钟的诱导发言),宣布推荐选民小组长的工作开始,
召集人的话音未落,保卫处长就推荐召集人,召集人推荐行政处副处长,
行政处副处长推荐保卫处长,三个人互相推荐,但很快三个人达成共识,
由召集人和行政处副处长担任本选民小组的正、副组长。
  原召集人以选民小组正组长的身分继续主持会议。又重复了一遍讲
政治、守纪律的话后,推荐候选人的工作开始,现在可以提名,话音刚落,
保卫处的副处长说道:我提副院长戒本超(本选区三名内定候选人之一,
最后官方讲,戒没被选上)
  在会议中我三次发言,三次都被召集人野蛮地打断。社科院领导精
心策划、安排的对策研究实施方案,终于在这次会上得逞。
  11月25日,高洪明先生针对选区工作组的卑劣行径,发出了第十六
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六号
搞突袭,四点开会,两点半通知
耍花招,假意通知,故放马后炮
  11月24日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下午1:00时,去南城坐客,
晚上回家,其妻告知,今天下午2:30分,选区工作人员马女士来电话,通
知你下午4:00去选民小组开会,提候选人。
  高洪明先生听罢,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选区工作组真会耍花招,
施阴谋。高洪明先生曾于11月21日上午与团结湖办事处副处长、选办副主
任、选区工作组长三人会谈,郑重向他们提出,凡选民开会,每次必到,
但必须提前一天通知。他们三人满口答应。但事隔三日,他们却自食其言,
搞突袭式通知,让高洪明先生远在南城,鞭长莫及,无法到会。从而使高
洪明先生失去了最宝贵的一次机会,无法与自己的选民见面,无法被选民
们提为候选人。
  高洪明先生对团结湖地区第三选区工作组的卑鄙伎俩和险恶用心提
出最愤怒的抗议和最严厉的批判。面对目前和今后选举征途上的荆棘与坎
坷,高洪明先生表示决不畏惧,义无反顾,奋勇向前,坚持参选到底。
                   对外发言人 徐文立 电话
 63517814
                   独立参选人高洪明电话
85983077
                   1998年11月25日下午3时

  11月30日,高洪明先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出了第十七号,和
第十八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七号
忍无可忍 静候请愿
直抒胸臆 维护选权
  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为了抗议朝阳区团结湖地区有关机构
和人员对他本人依法从事参选活动进行无理干涉和阻挠,为了维护他本人
法定的参选权,决定到朝阳区人大常委会、朝阳区选举委员会进行静候请愿。 
  时间11月30日13时至17时,12月1日8时至12时,13时至17时,12月
2日8时至12时,13时至17时止,共20小时。
                 地点:朝阳区人大常委会接待室。
                 欢迎在北京的新闻机构和记者对
此事予以关注。
                 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
                 对外发言人:徐文立 

  附:静候请愿书见附件七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八号
四小时静候,略起波澜
明一早再去,静候整天
  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为抗议朝阳区团结湖选区有关机构和
人员无理、野蛮和阻挠他本人依法参选行为,为维护他本人的自由选举权
和被选举权,不得已于11月30日下午1时许,去朝阳区人大常委会、朝阳
区选举委员会的接待室进行静候请愿。
  也许凑巧,朝阳公安分局一处负责人正在这里。他问高洪明先生:
一共来了几个人?高洪明先生回答:就我自己,没带记者。
  区选举办公室的刘先生负责接待高洪明先生。刘先生看完高的请愿
书后说:你讲完了,不要在接待室滞留,影响他们工作。高洪明先生说:
既然这样,我到楼道过厅静候。
  下午3时半,区选举办有关人员、团结湖选区有关人员,在一楼
会议室开会。4时半,刘先生向高先生宣布:一是不准再到区人大常委
会来,二是12月3日下午3时答复高先生。高洪明先生当即指出,区人
大常委会是人民的办公楼,任何人无权不让他来,他之所以要竞选人民代
表,就是要监督你们这些官僚,高先生又说;区人大常委会办公楼不许进,
他将准时在区人大常委会大厅打开时,在此静候请愿。
  下午5时半,在区人大常委会值班保安劝说下,高洪明先生离去。
                       对外发言人:徐文立
                       独立参选人:高洪明


  11月29日(星期日)下午4:30分,十二名志愿助选员分成两组,在本
选区的西侧及东侧,设立了两个固定宣传站,向沿途的民众发放竞选材料,
并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职责。30分钟后,我单位负责政保工作的副院长和
政工干部跑到西侧宣传站,想动手抢夺女助选员手中的宣传材料,被民众当
场制止后,又赶紧跑到东侧宣传站,威胁我的助选员说:我是社会科学院的
院长,何德普是我们单位的,这个人我们了解,他参加过六四、民主
墙,他有严重的问题,他是公安机关的内控分子,你们不能替他宣传,你
们不听我的劝告,不把东西交给我,咱们今晚见分晓!你们老实告诉我,
你们是哪个大学的?
  由于我及时赶到东侧宣传站,副院长只得带着人马回单位去了。
11月30日晚九时,我党党部主席、我们的对外发言人徐文立先生被抄家、
拘留,之后被判刑13年。
  12月1日我们三名民主党党员,向江泽民、朱熔基发出了一封公开信,
要求立即释放徐文立先生。
  12月4日,为了把参选工作推向高潮,我们发出了第十九号参选新
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十九号
致市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的这次基层人大选举工作,关系到本市八百万选民的切身利益;
关系到我国民主政治如何推进;关系到我国未来的政治体制改革,在实践
中如何依法有序、平稳运作的大事,鉴于本次选举工作已经进入候选人筛
选和最后投票阶段,本着对社会负责;对选民负责的精神,我们建议市人
大在选举的具体工作中,关注以下几点:
  一、宪法赋予公民的被选举权,应该落到实处,我们独立参选人的
参选工作,各级领导不应人为地去设置障碍。
  二、民主协商候选人的工作,应该公开地进行,向愿意了解情况的
选民开放,将候选人的协商过程以书面形式向选民公布。
  三、在投票日的2至3天,将选票发到选民手中,使他们有充足的
时间,去思考和决定自己的选择。这样做,无形当中,使选民增强了自豪
感。
  四、为了体现无记名投票的原则,在写票处要设立若干个隔离写票
间,不要安排解说员和工作人员干扰选民写票。
  五、投票工作完成以后,开箱计票工作应该公开地进行,准许选民
自由列席,杜绝封闭式计票。
  六、计票工作应全部向选民公布,严禁部分公布。
                独立参选人:何德普、高洪明、王
志新
                  1998年月12月4日


  12月4日的北京日报为官方的选举大唱赞歌,登出的内容明显地是
针对我们曾发表过的书面言论而进行的。
  12月5日17时,十二名志愿助选员汇集于北京信息工程学院,我把
人员分为三组,男、女助选员分别进入学生宿舍楼,逐个房间地进行宣传,
为了防止意外,我与马强、徐永海先生在学校的保卫处附近,根据情况进
行宣传,目的是吸引学校领导的注意力。
  一小时后,该校保卫处的十几名保安,在校领导的指挥下,与我们
三人发生了正面冲突。(徐永海大夫被两次打倒,我们三人被该校扣压
了一小时)。在我们与保安人员的纠缠中,十名助选员已经在两座学生宿
舍楼中,按照原定计划,圆满地完成了宣传工作,顺利地撤出校园。
  这次活动对我和助选员来讲,又是一次不小的锻炼。
  当晚7时50分,一位姓刘的选民给我打来了电话,与我交谈了十五
分钟以后表示,他这次代表二百名选民支持我,并祝愿我在十五日的选举
中获胜当选。我放下电话,将这个选民的话告诉我的助选员后,大家都感
觉到,我们的宣传工作没有白做,老百姓是有觉悟的。
  针对信息工程学院的领导(实际上是选举分会的旨意)第二次用武
力干涉我们的参选工作,我发出了第二十一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二十一号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第二封公开信
严惩打人凶手 兑现公民的被选举权
  10月13日,就我们的参选工作受到单位领导和警方阻止一事,给你们
寄发了公开信,时至今日,仍不见你们的回音。
  令人深感气愤的是,我(还有我的朋友)作为合法选民,在行使被选
举权时,遭到了同属一个选区北京信息工程学院保卫处凡处长指使的保
卫人员的两次殴打。
  11月5日17时50分,我与朋友徐永海、马强在该学院做人民代表职责
宣传时,又遭到该院保安人员的扭打,当徐永海先生与他们讲理时,竟两次
被他们打倒在地。
  选民所在的选区,是选举机关依法划定的。属于一个选区内的选民,
在选举工作上的自由往来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任何部门和领导都不能以
各种借口去加以阻止,更不应该用暴力对行使被选举权的选民进行殴打。
  做为人民的最高权力机关,如果对信息工程学院保卫处的野蛮行为熟
视无睹的话,就等于承认,中共将北京市的八百万选民分割成若干个封闭式
选区,再将选民强制填塞于千千万万个由中共基层组织控制的选民小组内,
只准许八百万选民在封闭式的选民小组内活动,而高高在上的执政党却全盘
操作。
  我做为北京独立参选人,强烈呼吁全国人大责成下属的司法机关,对
打人凶手进行严惩。
  本人面对参选中的重重障碍,将不畏强暴,一无反顾参选到底。
                       北京独立参选人 何
德普
                         1998年12月6日
上午

  12月7日,高洪明先生和王志新先生发出了第二十号参选新闻稿,
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二十号
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退出选举的声明
  一、鉴于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在各自的选区依法
进行参选横遭各自选区某些组织和个人的无理干涉和阻挠,鉴于他们认为《
选举法》和《细则》的不公正、不透明、不科学,鉴于选举中普遍存在的
欺骗人民选代表,当选代表为官僚的丑恶现象存在,鉴于黑箱操作的
正式候选人已经产生,故此,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无可奈何地承认参
选失败,郑重声明,退出这次选举。
  二、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虽然退出这次选举,但仍希望于那些12
月15日以后当选区人民代表的公民,衷心希望他们心中永远装着选民,而不
是政府,更不是政党。
  三、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衷心感谢那些曾经支持和同情过他们的
选民,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选民。
  四、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表示要坚持为在中国实现自由选举而奋
斗,并为迎接二十一世纪的第一次北京市区县级人民代表选举而积蓄力量,
争取选举胜利。
                        1998年12月7日

  12月8日,本选区贴出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颁布的关于《成立
朝阳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的通告(9月1日区政府通过并生效)。
  按照市选办指导组的黄建民先生(负责朝阳区选举)的解释,你们那
的监察大队是由本地区的街道办事处组建的,他们有权对各种不规范行为和
违法行为,也包括选举中的不规范及违法行为进行阻止和处罚。
  12月9日中午,我对二十几名光环电信集团(该单位选民总数是四百
人)的职工发表竞选演说后,选民都非常激动,一名男选民当众表示,十五
日那天我非投你一票不可,就因为你是民主墙的人,投票那天假如我病
了,只要有一口气,我爬也要爬到投票站。
  12月11日,高洪明、王志新发出了第二十二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二十二号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高洪明先生、王志新先生鉴于他们在各自的选区依
法进行参选时横遭各自选区某些组织和个人无理干涉和阻挠,鉴于他们认
为《选举法》和《细则》的不公正、不透明、不科学,鉴于选举中普遍存在
的欺骗人民选举代表,当选代表为官僚的丑恶现象存在,高洪明、王
志新先生为了珍惜自己的民主权利,郑重声明:他们拒绝参加12月15日选民
的投票,以此抗议这次北京市区、县级人民代表选举的虚伪和欺骗。
                      独立参选人:高洪明 
王志新
                         1998年12月11日


  12月14日,(投票的前一天),我在本单位做完最后一次竞选宣传工
作之后,胸有成竹地向新闻媒体发出了第二十三号参选新闻稿,内容如下:

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
第二十三号
中共如果能做到公开计票
本人断定将有胜选的把握
(公布何德普的部分参选工作)
  北京独立参选人的参选工作,经过一百多个艰辛的日日夜夜,终于结
束了。我的参选工作主要围绕着一所大学、一家工厂、一个国家机关、一家
电信公司、两个居民区、若干个小小的企事业单位展开。
  现将我的部分主要参选工作公布于众,目的是让大家对我的参选情况
有一个初步、大致的了解。
  一、八月下旬,参选领导班子正式成立,推选徐文立为对外发言人。
  二、出动助选员百余人次。在三个选区(503厂选区、祁家豁子选
区、北辰选区)进行宣传。
  三、设立固定宣传站五个。流动宣传队六支。
  四、向选民发放竞选宣传材料11000张。
  五、亲自接待选民,数百人次。
  六、主动与官方选举部门联络、谈话数十次。
  七、受到官方的行政干预和打压十几次,警方干预两次,与保安人员
正面武力冲突两次。  八、三位独立参选人共发出参选新闻稿二十多篇。
  此次北京独立参选人的参选工作,无论是时间跨度、参选规模、还是
影响面,在中共一党控制下的基层代表选举史上是罕见的。
                         独立参选人:何
德普
                          1998年12月14日

  12月15日上午8时40分,与区选举分会的闫容芬(主管信访工作)通
电话。
  何:闫大姐你好,听你们选举办的袁女士讲,上个星期你去区里开了
三天会,那几天,我有事总是没人答复我。
  闫:我没去区里开会,是我的脚脖子扭了,在家休息了几天。
  何:现在好点了吗?
  闫:好了。
  何:闫大姐,今天投票后,按照规定,明天就要开箱计票了,我们单
位怎么没有公布明天开箱计票的时间和地点呢?你知道这件事吗?
  闫:何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按照规定,应该公布开箱计票的时间和地点呀,选民可以自愿参
加,我也想去。
  闫:你想参加,如果咱们选区5万多选民都到我这来计票,我这里装
得下吗?我这座楼还不得给压塌了,你想计票,不行!
  何:我只是列席参加,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闫:计票工作人员,都得各单位推荐,你们单位推荐你了吗?就是推
荐你了,也得经过我们批准,你问问你们领导,让你来吗,我还有事(把电
话挂断)。
  12月15日上午8:50分,我在本单位的投票站找到了监票人郑(行
政处副处长)。
  何:明天就要开箱计票了,刚才听区选举分会的闫容芬女士讲,参加
区里计票的人,必须由单位推荐,我想参加这项工作,向你提出申请。
  郑:你想去,我还想去呢,区里早就安排好了,我都没资格去,你就
别瞎想啦!
  12月15日9:15分,我在本单位(本选区有六个投票站)的投票站,为
自己投下了自信的一票。
  12月15日4:00,我看到郑把汽车发动起来,据别人说,要把票
箱子运走,我赶紧去问坐在驾驶室里的郑。
  何:郑处长你好,咱们的票箱子往哪里拉呀?
  郑: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别问了。
  何:有什么密可保呀?开箱计票吗,公事公办呀。
  郑:我们有规定。
  何:不是投票时间到夜里12点吗,怎么现在就结束了?
  郑:咱们这儿的300个选民,个个我们都问到了,现在都有结果了。
社科院只有几个不参加投票的,我们催了他们几次,他们还不来,我们也
没办法,我们的任务是把情况如实上报,做到每个人都有个具体结果。不
管怎么说,我们的工作完成了(社科院投票站,有二十几位选民没投票)。
  12月16日早上8:30分,我准时来到区选举分会办公室。一进门,房间
内已经有七、八个人在那里坐着。我向大家刚一自我介绍并要求参加本选
区的计票工作。在坐的全体人员非常礼貌,客气地请我坐下,满脸堆笑地
告诉我,由于这儿的地方小,计票工作改为各个单位的投票站自行计票,
为了抓紧时间,早一点汇总出选举结果,我们让每个单位一上班就开始计
票。
  8:45分,我赶回本单位的投票站,据工作人员讲,昨天领导把票箱
子拉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票箱子又回来了,我们刚上班,领导就催着我
们开箱。
  由于我单位的投票站的选民总数不过三百人,我放弃了单位的计票
工作,直奔最大的投票站503厂。
  8:55分我来到503厂投票站,自我介绍后,投票站的负责人非得
让我出示身份证,我取回证件后,负责人主动向我讲,今天早上一上班,
我们就揭开封条开箱了,因为开箱标志着计票工作的开始,你第一次来的
时候,我们刚学完有关计票的规定,(他手中拿着一本选举分会发的小
册子),现在我们厂的计票工作正在进行。他拿了一把椅子,让我坐在外
围边上,并嘱附我不要影响他们的工作。
  我看着远处票箱子旁边的封条,心里多少有点猜疑,但是没有往下
想。
  我坐了一会儿,选举分会的干部、便衣警察陆续地也来了,他们躲
进了一间办公室里,监视着我(后来我才知道,这间办公室就是本选区工
作组的办公地点)。我想向他们提出几个问题,刚一张嘴,投票站的领导
和一名工作人员马上打断我的话,大声喝道:你别影响我们的计票工作!
我讲:我是来参加计票的,你们不让我参加,连个问题都不准提,这算
什么公开计票。一气之下,我离开了503厂投票站。
  上午10:30分,我与区选办分会通了电话,闫大姐非常客气地对我讲:
何先生,向你这样关心选举的同志,真是难能可贵,选举的结果,下午2:0
0就能统计出来,你有什么要求,下午2:00咱们再谈吧。
  下午2:00时,我又一次来到选举分会,闫大姐很婉惜地对我讲:结果
还没出来,何先生你放心,我们肯定会准确计票的,错不了,我
们现在有点急事马上就得离开这,房门也得锁。没办法我只得离开了选举
分会。
  12月16日下午15点30分,我与市选办的黄建民通了电话,黄一听说
是我非常高兴,
黄:何先生你辛苦了,
何:我怎么辛苦了。
黄:你上午不是参加我们的计票工作了吗?
何:你们根本不让我参加,连个问题都不让提。
黄:反正你也在那儿坐了一会儿,也算监督了嘛。象您这样关心选
举的人,我们这里的同志都在夸奖你那。
何:我有两个要求可以提一下吗?
黄:当然可以。
何:第一。请让我看一下各单位填写的计票登记表,第二。无论我得票
多少,请将我的选票得数,张帖在我的单位里。
黄:这个吗,你要看的东西是属于我们的内部文件,按照规定是不
许别人看的。
何:我只想让你正面告诉我一下,可以,还是不可以。
黄:这样吧,你过几分钟再来电话,我们商量一下。
  十分钟以后我们通话。
黄:何先生您好,我和你们区选办主任王玲同志商量好了,我让她把你
需要的文件调到区里,她会为你安排的,她的电话是:650942。
  与朝阳区选举办公室主任王玲通话后,她听说是我,非常客气。
王:何先生您好,我早就听说过您,刚才我还和市领导夸奖您呐,象您
这样关心选举的人,真不多,以后我怎么和您联系呀。(我告诉了她我
家中的电话)
何:王主任你好,与你们通话真不容易,按照你们的规定,我们独立参
选人到区里咨询,只能由你们的信访处接待,你们区选办的门对我们是闭
而不开的。
王:何先生,别这么说,以前我这里的工作很忙,真没时间。
何:我有两个要求,刚才和市选办的黄建民讲过了。他让我找你,我只
得向您重复一下。
王认真地作了记录,并告诉我,这件事,她得向区人大主任汇报。
  12月17日,针对这届的计票工作,我写下了备忘录:
  本选区的计票工作,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主要问题是:
  1、没有公正处的公正,没有监察部门的监督。
  2、不能提前公布开箱计票的时间和地点。
  3、不能公布选票印刷的数量,和票箱上使用的封条的印刷数量。
  4、拒绝普通选民介入计票工作。
  5、票箱上的封条,没有令人信服的技术措施做保障,很难讲选票
不被人调包。
  6、投票工作结束后,票箱的看管工作,按照现有的规定,只能由
中共来看管。
  7、原始选举文件,对老百姓保密。
  8、不敢公开张贴普通选民的选举结果。
  9、不敢公开张贴选举的全部结果。
 
12月18日下午,得知市法院要在21日开庭审理徐文立一案,我与查建国去
法院申请旁听。
  12月20日晚,我被警察从家中带走第二天下午被释放。
  12月21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主席徐文立先生,被中共以颠覆国家
政权罪判刑13年,其罪行之一是,污蔑人大选举是黑箱作业。
  12月25日14:45分与市选办黄建民接通了电话。
何:上次我向你们提出的两点要求,你们能满足我吗?,
黄:我不是让你和区里的王玲联系吗?你们联系了没有?
何:我与她通了两次电话,但没有具体结果。
黄:何先生,你最好还跟她联系,我们国家的民主进程还需要一段
时间,总得有一个过程吧急也没有用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都
欢迎你来与我们谈谈,聊聊。
  下午16:00与区选办王玲通电话。
王:我最近的事很多,正在搞总结,所以没和你联系,对不起。
何:我上次向你提出的两点要求,你们商量了吗。
王: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因为,口子一开,先
例一破,我们的工作就没法干了,何先生,我们国家的民主进程要有一
个过程,希望你能够理解。


  
投票工作结束之后,根据我从本选区各个单位中的选民主动反馈给我的投票
结果情况来计算,我的选票得数远远超过半数(半数是3086张)。
  
令我气愤的是选举分会始终否认我的选票没有那么多,而面对记票工作是由
每个单位自行记票的事实,究竟问题出在那里?我认为离不开以下三种情况。
1、 各单位记票的工作人员记票有误?
2、 反馈给我的信息不准确?
3、 票箱内的选票已经被人调了包?
   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答案早晚会真相大白!
  百余天的参选,感慨万千,归纳起来是:
一、中共的少数人,用一党包办(领导)的选举形式,替代了十二亿中国
人民的政治选择。老百姓极度盼望,在各级代表的选举中,实行有政治竞争
的选举规定,即刻废除一党包办(领导)的选举制度。
二、这次参与竞选的人员太少(与经费有关),对国家现行落后的选举
制度冲击不大,如果在上百个选区中,都有竞选者站出来参选,其积极、进
步的民选作用会发挥得更大。
三、人民盼望着一个政治反对党崛起,她通过非暴力的方式(选举)登上
中国的政治舞台,将我国带入宪政民主的社会。

                            1999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