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民主党人永远和贫民百姓心连心----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中国民主党联总政治评论员

  "下岗"是中国官方对失业现象的忸怩说法。在马列主义意识形态中,
失业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丑恶现象,社会主义本质上与失业无缘。按照这
种思维惯性,文革后一段时期的大批知青回城造成的失业高峰叫"待业";
近年来国企改革、减员、破产造成的更大规模的失业浪潮叫"下岗"。不
管叫什麽,按经济学的"失业"定义,这些"愿意工作而没有工作,并在寻
找工作"的人口的大量增加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当年知青的失业是由文革造成的,中国今天更大规模的失业
又是怎样造成的呢?从体制上看,多年来公有制、计划经济的"大锅饭"
在充分就业的表象下掩盖着国企效益低下和"隐蔽性失业"的严重隐患;
从政策上看,1994年上半年,中国官方无视已高企的通涨现实,贸然
成倍提高人浮于事的事业单位和各级官员的工资,使"单位劳动成本"急剧
增加,"核心通涨"在短时期内迅速攀升,造成令国人震惊的恶性通涨。
在随后不得不采取的治理通涨的严厉紧缩政策的挤压下,由高利率造成
的企业资产负债率大幅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大幅下降,导致随后几年出
现国企大面积亏损乃至全行业亏损。在国家财政再也"兜不住"的情况下,
只有让大批工人失业来承担这一损失和痛苦,"隐蔽性失业"就这样被从
国企挤出,形成大规模的"失业洪水"。

  近年来,通涨是下来了--所谓"经济软着陆"成功--但失业率却
不可遏止地上去了,这能说是"宏观经济向好"吗?由于大规模失业人口
的警示效应,极大地遏制了在职人员和广大民众的消费冲动,人们对社
会前景普遍的恐慌、不安使银行储蓄居高不下,通货紧缩日甚一日,眼
下,中国政府又在为治理持续的通缩而焦虑、忧愁了。

  我们并不笼统地反对失业,也不赞成政客式的蛊惑人心的"消灭失业"
的口号,相反,我们承认只要搞市场经济,自然失业率就不会为零。特别
是处于大变革时期的中国,结构性失业、周期性失业、摩擦性失业都在所
难免。处理大批效益低下、人浮于事的国企也必须有一部分人失业或下岗、
转岗,否则就不能使中国经济摆脱困境,直面经济全球化的竞争挑战。

  但如果我是工人,我会问:过去在公有制、计划经济时期,按理说
国有财产有我一份,我还有一份低收入和基本的生活保障,尽管作为"主
人"我对公有财产没有丝毫的支配权。而如今,突然间我变得一无所有,
被抛向社会,成为真正的无产者,这公平吗?这灾难的根源到底在哪儿?
前几十年政策错误造成的恶果是否都应由我们来承担?难道这就是我们
为国企"无私奉献"了多年甚至一辈子后所应得到的回报吗?我们过去的
付出和现在所受的痛苦应该得到什麽样的补偿?为什麽只让我们下岗,
靠我们养活的大批政府冗员为什麽不下岗?我们下岗后没有任何补偿,
他们下岗后为什麽还有保留物质待遇、安排工作和学习进修的机会?医
疗、养老等必要的社会保障系统在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作为"配套改革"
的思路早已提出,为什麽一拖十几年,到现在还没有眉目?现在,作为
也有我们一份的国有资产每天都在大量流失,流入贪官、私人和特权阶
层的腰包,而我们却分文无获,这种变相的剥夺和狡诈的财富再分配合
理吗?为什麽不能更公平、公正、公开地"瓜分"国有财产,使所有国人
都受益?为什麽不能在更公平的起点上开始机会均等的市场经济竞争??

  如果我是农民,我会问:我最关切的土地制度什麽时候能变得更亲
近、更合理?文革前的"人民公社"制度不过是类似于"春秋"前"井田制"的
准奴隶制度,它的废除曾使我们欢欣鼓舞,并激发起极大的劳动热情,
而现在所实行的土地制度即便土地承包期再延长也不过是一种"永佃制",
我们农民仍然没有自己的土地,我们手中的土地仍然可以随时、随意地
被收回、转包或强制买掉,"无恒产则无恒心",我们仍然没有一个坚实
的、安身立命的基础,我们怎么敢向土地倾注全身心的爱和投入全部财
富、血汗?我们为什麽不能合法地拥有自己的土地?我们什麽时候才能
有自己的土地?同时,随着社会的深刻转型,我们的大量剩余劳动力被
驱赶到城市,同样是人,为什麽我们就必须低人一等地去干最脏、最累、
最低下、最危险的工作,为什麽很多城市堂而皇之地颁布各种规定,限
制我们的工作性质、范围,职业选择,不允许我们享受市场的公平竞争
条件,每年我们还要定期被审查、敲诈和到处被驱赶;同样是人,为什
麽我们的配偶和子女在择业、待遇、住房、入学、医疗、交通
等政治、经济的许多方面要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对待?为什麽没有高层领
导关心我们的底层状况?工人的失业还有人谈论,为什麽我们的失业竟
没人过问,甚至被社会漠视、遗忘?

如果我是知识分子,我会问:什麽时候我能自由地在没有恐惧和外部压力的情
况下讨论重大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什麽时候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思想和言论自
由及基本人权?虽然"6。4"以后"脑体倒挂"的荒唐局面已有改变,知识分子
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也有了提高,但我们的心情仍不舒畅,我们看到的严重的贪
污、受贿、渎职和社会腐败既不能公开议论,也不能表达自己的愤慨,对于重
大和敏感的社会、政治问题我们不能公开、坦率地发表自己的批评性意见,对
于上级领导和国家领导的错误我们不能有安全感地提出指责和质询,轻则我们
怕被"穿小鞋",被点名,被整治,被处分、开除,失去工作和住房、职称一类
的待遇;重则被"监视居住"、传讯、拘留甚至判刑。我们什麽时候才能在解决
了生存权的前提下享有人权中最基本的权力自由说话的权力,表达自己政治意
愿的权力和"免于恐惧",不担心因言论、信仰而失业或受迫害的权力?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共产党的政策屡屡失误和党内的腐败严重,在城市总就业
人口中,现今约有20%的劳动者已从名目繁多的失业代名词中,彻底沦为了无
业人员。而这个社会群体在官方的眼里,是一分钱的福利都不应该享受的,他
们的悲惨处境更应该引起人们的同情。

  总之,失业问题在中国已变成日益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失业问题的合
理解决除借鉴国际上通行的,有几百年市场经济传统的先进国家的经济调节手
段外,在中国还是涉及到根本政治、经济制度变革的深刻社会问题,不对这一
问题作公开、全面、彻底的,不受任何限制的讨论和会诊就不能找出真正的病
因并开出有针对性的良方,而不放开言禁和党禁就不能形成各个社会阶层或利
益集团有代表性的政治人物集中各派意见和利益参加的热烈讨论,也不可能找
出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案,中国的失业问题和更广泛深刻的社会问题也就不可能
合理解决,中国社会就始终存在巨大的不安定隐患,这是威胁全社会每一个人
的达摩克利斯剑,不管你是富人还是穷人,上层还是下层,在岗的还是失业的,
一旦问题以激烈的形式爆发,灾难谁也无法幸免。这就是我们关注和讨论此问
题的动因。

              20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