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人就PNTR问题答法新社记者

2000年5月15日法新社记者就PNTR问题采访了北京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
人何德普。
考虑到中国政府当局当前对民主党高压的现实环境,京津党部认为对法新
社电讯稿应该给出一个书面的意见。以便较客观地而且安全地表达我们国
内民主党人的观点。
书面稿如下:

1、中国国内的民主党组织不反对美国国会给予中国永久性
正常贸易关系。

2、在考虑给予中国 PNTR的同时,应该敦促中国政府批准和在中国兑现两
年前就签署过的两个国际人权公约。

3、对海外的中国民主党组织主张有条件地给予中国PNTR的做法,
我们是理解的。

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党部负责人
何德普(签署)
2000年5月16日

我们反对无条件给予中国PNTR----王希哲在美国德州各大城市的演说
(受华盛顿自由中国运动的委托)

王希哲

中国政治反对运动也和美国工人一样,反对无条件给予中国PNTR。

为什么?难道我们反对中国的开放吗?难道我们反对美中贸易吗?
不,我们比谁都更支持中国的开放和全世界的自由贸易。
我们要问的是开放以后,究竟是民主世界改造中国,还是中国的独裁
者改造民主世界?
我们要问的是,在中共独裁专制,人民不自由的条件下,无条件给中
国PNTR,究竟给中美两国人民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坏处?

我们主张PNTR必须附加条件,必须在中国的共产党霸权阶级承诺中国
的政治改革,承诺批准联合国两个人权公约,给予中国工人组织自由
工会的权利,并认真实行的条件下,才能给予中国PNTR。

现在的中国人民没有言论、新闻、出版、宗教的自由,更没有组织自
由工会和组织政党的自由。这样,他们在受到强权和资本不公正待遇
的时候,就没有任何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

我们反对中国监狱的劳改产品输入美国,因为那不是公平贸易。但不
要忘了,今天没有自由的整个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监狱,没有任何权
利保护自己的中国工人的劳动,本质都是奴工劳动,这就根本破坏了
全世界的公平贸易。西方大公司兴高采烈进入一个劳工权利没有任何
保护的中国,他们和共产党霸权阶级勾结起来,加深了对中国劳工的
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这对中国人民真是非常悲惨的。

无条件给予中国PNTR的本质是一场肮脏的国际贿赂!共产党霸权阶级
把在他们的绝对统治下残酷剥削、掠夺中国工人的好处让出一部分给
西方的大公司,赎买他们。他们把利益紧紧勾结在一起,使得西方国
家政府根本不会再关心中国的政治改革,不会再关心中国人民的权利。
相反,中国人民越没有权利,西方大公司就越能在中国得到超经济的
超额利润。共产党霸权阶级头目们也正是这样向西方政客和财阀们作
出暗示甚至保证的。

西方政客要人们相信,经济开放的深入就能自然改造中国使之走向自
由。他们看不到一个法西斯式的共产党强控制下的中国也可以改造自
由的西方世界。
这十几年来,中国虽然经济开放,中国经济虽然越来越与世界经济融
合在一起,但政治上霸权阶级却更加专横了,他们对人民的镇压也越
凶狠,越肆无忌惮了。他们压迫独立工会,压迫自由知识分子,压迫
法轮功,压迫中国民主党,他们把徐文立等三十几位民主党领袖通通
抓进监狱,他们还要对民主的台湾发动战争。而西方世界对中共霸权
的行为能有任何影响吗?不,西方政府在纵容他们。美国和欧盟装聋
作哑,不愿为受难的中国人民说一句话。甚至连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都
无法主持正义。事实证明,不是中国被改造,而是西方被改造了!西
方被赎买了!西方政府和西方政客给共产党送上胡萝卜自己再吃大笔
回扣的政策,是完全失败的政策。
所以我们坚决反对无条件给中国PNTR。

中国工人和美国工人的利益根本是一致的。他们都反对西方大公司利
用中国工人今天的无权状况与中共霸权勾结,加深剥削压迫中国兄弟。
我相信,中国人民有一天也享受民主和自由的时候,美国工人一定会
支持给予中国PNTR,因为那时的美中贸易才会是公平的贸易,那时美
国工人和中国工人的竞争,才是平等的竞争。我们看,今天美国工会
反对PNTR,写在自己旗帜上和高喊的,无非是这句口号:
“WHAT DO WE WANT?
FAIR  TRADE!”。

2000年4月
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奥斯町,麦卡伦,休斯敦等城市

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言人王炳章对于 PNTR 的意见
                                   
     王炳章

一,我支持给予中国 PNTR , 从世界格局和中国的未来发展的长远
考虑,给予中国 PNTR 是有积极作用的。

二,我认为,给予中国 PNTR ,应该附加有利于改善中国人权的条件。
比如:要求中共官方正式签署联合国两个人权公约;美国国会特设监
督中国人权状况的委员会;禁止中国奴工产品出口等 。
历史和现实的记录表明,外部的压力对中共改善人权有监督和促进作
用。经济进步的历史也表明,只有尊重人权,经济建设才能稳定地发
展。

三,关于反对党、反对运动的作用,我必须指出,反 对运动既不能对
执政党唱赞歌,也不能事事完全对着干。反对党、反对运动对执政党
应起码起到施压作用,监督作用。即便在民主国家,反对党对执政党
也基本采取批评态度。就是执政党的正确政策,反对党也会批评“做
得不够,执行不力或做得太晚”,或“必须附加更加完善的条件”,
从而监督,迫使执政党对正确政策的贯彻。这是反对运动和反对党的
角色定位问题。否则,就失去了或自动放弃了反对党、反对运动的本
来的功能。

   在过去 游说最惠国问题,对中国举办奥运会问题,我基本的态度是
“有条件支持”,这是我一贯立场。在六四屠杀刚刚发生之时,出于良
知和义 愤,我曾主张时限性地经济制裁中共。随着形势的变迁,后来我
不再主张经济制裁中共,因为那样做,共产党政府很容易把伤害转嫁给
中国的老百姓。
对于 PNTR和举办奥运会的问题,我采取支持态度,但不是无条件的支持,
而是应以迫使中共改善人权为附加条件。

王炳章 
2000年 5 月12日于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