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就某余先生对徐文立先生的批评,几点回应和告白

王希哲

(一)对中国民主党历史的总结,确实很重要。但一个真心爱护民主党的人,特别是声称介入过组党活动的人,他的批评,我建议应该尽量真名,以示负责,也未必不可以公开讨论。但必须的前提是事有所本,实事求是,与人为善,不应依据道听途说的消息,滥肆攻击。余先生的批评,有合理因素,但不当的人身攻击太多,不妥。

(二)本人尊重徐文立先生,从未与徐先生什么翻船。虽然对徐先生(及后来的王有才)来美后的一些选择有意见,也提出过意见,皆属朋友之铮,不必过于夸张。

(三)(由于电脑软件的升级,过去储存的旧资料大多成了乱码。下面的话暂无法精确引证历史原始资料,先道歉):

1、文立开始确不主张组党,而主张广交友,缓结社,与山东牟传珩先生的广交友,不结社呼应。但这有什么错?

2、后,文立确忽然主张以他和北京为中心,组织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筹委会,拟下了海内外参加的建议名单。这引起了浙江为首的各地的反弹。浙江筹委会领导人曾以为是王希哲、王炳章等在海外支持的,来电询问,说若真是我们支持的,他们虽不满,但愿意以大局为重予以配合。我回答我也很惊讶,并不知情,同时去电劝说文立。文立坦然接受了意见,取消了上述计划,同时与浙江沟通协商,初步拟出了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名单。

3、这时,北京原观望的任某也开始活动要推出民主党北京筹委会,估计有与任某相区分的因素(还有其他因素),文立成立了他领导的民主党京津党部,并带动了湖北、辽宁地等也成立了党部。文立又直接伸
手海外,册立了直属于他的由施军等组织的民主党北美党部(引起了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傅申奇庄彦等多人的不满,后由王希哲摆平)。但请注意,这些都还不是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4、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是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被捕数个月后的1999年2月6日,由徐文立打下基础的民主党最优秀组织者查建国和高洪明、何德普等联合国内8个省党部(后谢万军山东等加入为十几个党部)成立的。王希哲事先不知情,事后也一段时间没有支持。所以,文立说,联合总部是在希哲鼎立帮助下成立的,是文立由于在狱中不太了解情况。

5、但王希哲很快发现,查建国这个严肃、正规,运作很有效率的联合总部组织,结束了民主党过去的涣散软弱无力的局面,迅速成为了白色恐怖下,民主党处于低潮时期的最坚强的中流砥柱,民主党建党水准,大为提高。另外,原来仅仅作为受委托联络员来到海外的谢万军,无视海外从民主党第一天起就存在的组织系统,甚至忘记他本身就是在民主党海外组织的全力帮助下来到海外的,自我膨胀,毫无法源基础,非法盗用海内外整体民
主党的名义,另拉山头,另搞一套,成立了什么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后来干脆就叫中国民主党总部,其立场、行为却一贯糟蹋民主党的旗帜,造成极大混乱。为了维护民主党海内外的声誉,为了对得起狱中战友,
好在他们出狱时对他们有个负责任的交代,王希哲这时才与一直公开坚持民主党联总北京领导岗位的何德普等商议决定,承认查建国主持的联总成立一号文件推选的徐文立、王希哲、秦永敏、王有才联总四常设主席的身份,责成王希哲在海外组织中国民主党联总海外领导小组,着手在各国成立联总民主党党部。王希哲同时向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坚持工作的领导人发出了解释通报。

以上五小点,是京津党部和民主党联合总部发展过程的简要事实。

(四)几年来海内外有种说法,包括最近某余先生对徐文立先生的说法,说是当初完全由于徐文立不搞筹委会而搞民主党党部,才引致了共产党对民主党的镇压。这完全是荒唐的臆测,是拿不出任何事实根据的。如果是由于党部才遭致镇压,为什么共产党镇压完了民主党党部就去镇压筹委会?为什么镇压完了筹委会就去镇压广交友不结社?为什么镇压完了广交友不结社就去镇压友都不交的自由人士刘荻、杜导斌...?
筹委会就是最高策略?不能再前进一步?前进一步就是冒险主义?就要对共产党的镇压负责?哪个天王老子定的策略?筹委会非要经过共产党的批准,才能再前进一步?那么听共产党的话?既然要听共产
党的话,你筹委会都不要搞嘛!自由主义也都不要搞嘛!搞它干什么?引起镇压?统统冒险主义?

以上是出于对中国民主党党史的负责,写出的几点意见。

下面第五点,是我的告白:

(五)毫不讳言,我对近年中国民主党出来海外的两位原主要负责人,有些失望。如果谢万军一流出来毫无民主党组织观念,不过使我感到气愤的话,这两位原主要负责人的没有组织观念,则是使我失望了:民主党原来是
儿戏一场。所谓什么什么人才是民主党的创办者,这是屁话!我相信王希哲和王炳章等当初决不是冲着什么人来支持民主党的,我们全身心投入,甚至不惜冒零下二三十度严寒在联合国广场七天七夜绝食拼命,我们为的是在中国能够诞生一个真正的反对党的历史事业!

现在我,王希哲,已经决定逐步淡出民主党的工作,更多的逐渐回到一个异议作家的角色上来。但民主党国内狱中同志,我将一如既往尽我绵力关注他们(这点我要再赞扬英国党部黄华、高沛其等领导下的同志,他们数年如一日作得很认真);民主党香港党部活跃在中国的一个特殊区域,在中国民主党优秀领导人万宝同志的领导下,一直发展的很好,声望日升。我将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们,直到中国民主党组织健全之后,他们归入健全的组织系统,法国党部在吴江同志领导下,民主党旗帜高举,巴黎众望所归,早已按照去年(2003年)6月民主党联络总部海沃会议确定的方针成熟地独立运作。我非常高兴。

2004年8月17日
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