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致中国民主党全体党员与民运界朋友们的一封信

   / 中国民主党国内联合总部第二阵线负责人刘浩锋

   凡是参与民主运动的人们都是愿意看到有一个强大的压力集团出现在专制笼
罩的铁幕下,他的力量的成长才能成功冲破铁幕,建立一个生活在阳光下的宪政
法治社会。这是由于我们不顾个人利益得失,不记个人生命自由与否,所执著追
求奋斗的。那么怎样才能在专制力量异常强暴的情况下最终获取民主运动的成功
呢?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理论逻辑上,最好的办法是团结,尤其一个有着求同存
异宽容品格的党走向不断的融合,是足以让任何专制力量胆颤的。因此,专职力
量会使尽一切我们熟识不熟识的办法来瓦解分散在野党派和民运团体。

   为此,我们既要在生活斗争中锻炼好火眼金睛来识别,还要自己时刻要警惕
约束自己的言行,尽量在客观、公正的范畴内探讨争议自己内部的事情。我们即
使在有矛盾对峙的时候,也要区分什么是最大最高利益,不能过了底线。所谓底
线,在民主化成功之前有党组织的人不要离党;民运团体的人不能相互攻击。如
果存在一些冒牌的货色在搅浑,我们还要礼让当他是真的同志来谈,而不是攻击。
除非像一些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证明的叛徒,则我们要严正指出来,并且要一
起痛打,将之驱逐出我们这一崇高的团体。如果我们能做到所谈的话都是在讲事
实、摆道理客观严谨透明的基础上,事情的结果是自然清晰明白的。我相信对手
是奈何不了我们,他们甚至也要佩服我们的。

   如果我们自己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对手刚好搅这趟浑水,我们则日益渺小,
离我们的奋斗目标也就愿来愿远,最终落下一个老民运人士的称号,自己连
是那一个党组织的都不愿承认,因为党已经演变成了混乱、短视、功利、无能的
代名词。我在1999年我党联总之声网站上曾撰文《新形势下中国民主化战略
决策书》也曾谈到过同样的话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年我党领袖王希哲主席
摈弃朋友同志之间的不和曾应邀参加魏京生先生的联席会议,让与会同志们感动
不已,让整个民运界和那些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广大民众以及同情、支持中国人
民进步正义事业的国际友人们充满希望和积极的力量。这一个伟大的历史事件是
我们民运界应该广为学习、推广的榜样。尤其那种精神,是我们民运界今后走向
团结不断壮大力量的保证。

   民运界发生了这样的光辉榜样,在野党、民主党内也应该有。如果我们一时
想不通,不愿妥协、宽容,那么兄弟我奉献自己一个法门,那就是想想那些在专
制下被随意逮捕、迫害、压榨、奴役的农民兄弟们,想想那些在检垃圾和卧轨集
体自杀的城市下岗工人同胞们,想想专制下那些被逼良为娼的女性同胞,那些花
季的女大学生们,他们是自己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想想河南爱滋病患者
们,想想死去的和即将死去的千万个孙志刚,想想北京上访村上万人冤案,想想
这个苦难民族的九死一生的民主化历程,想想一下仍在监狱的兄弟们,我们有没
有这个必要使兄弟们已经为之付出巨大牺牲、冒着生命危险获取的一点来之不易
的民主果实瓦解、葬送在自己和战友一点一点意气用事的内耗里。事情摆清了来
谈,我们如果那样,那我们是多么的荒诞与不可理喻。民众一定会说:民运寄托
在这样一帮毛糙欠缺理性与眼光的人手里是没有出路的。最后,我们为之奋斗不
止的事业到最后都成了民众排斥的怪物。既没有生力军,也没有现在。这样,我
们的做法反而助长了专制独裁者的气焰,他们就可以振振有辞地说:这就是中国
的国情,被你们民众称谓的民主精英们就是那样努力也没改变瓦解自己脱离你们
的命运,你们还想要民主?还是跟随我们走吧,虽然专制点,但那是没法改变的,
这是100 多年的流血的历史证明了的,永远是中国的特殊国情。

   最近我们民主党党内发生了一些不快的事情。江湖水淼君我不认识。我相信
他是出于义道的初衷来参与发起这些所谓民主党案的谈论。但是,很多事情事实
他弄错了,本来是一番好意,结果引起同志们的猜忌。这样,由于江湖水淼君还
不是局外人,公开有文字表示希望中国民主党好起来,如说除了秦永敏还在中
共狱中,中国民主党四主席已有三个在美国。应该说:是不小的力量,如何团结
一致,踏踏实实干出一番事业徐文立,你义不共容辞、责无得旁贷!共谋中
国民主党大业,就看你们的所作所为。别再放空炮、讲空话!发感叹!

   对本党的希哲主席公开明确表示认同钦赞,如希哲先生:现在都半夜了,
你还不休息?我佩服你、信赖你!水淼弟敬上,就会怀疑是希哲主席的主意,
而加剧了我党高层领袖之间的猜疑,事实上起到了离散我党的客观作用。

   人无完人。对于一些过于主观上的猜忌判断的欠缺说服力的事实,我们要宁
愿不说。就事论事,事情的要素是讲清时间、地点、情节、问题、结果、公开场
合的立意明显的话。比如江湖水淼君关于文立主席在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讲话的
看法,如徐文立的第一句话:耶鲁,非常漂亮!和他到美国第一站的第一句话
:啊!罗德岛,美丽的天堂!一样,让人听得漂漂然。接着,他自嘲要拍马屁!。
然后,是拉起下一届的法学院院长高洪柱先生的褲腿,编起莫须有的动人故事。
既恭维一下美国的高官副国务卿,又为自已和女儿有这样一位副国务卿朋友亮了
一相。徐文立说:(以下是徐文立原文)1998年的时候,高洪柱先生是一个高官,
是克林顿政府的副国务卿,他给我的女儿打了一个电话,我不知道高先生还记得
这件事吗?高先生这个电话是这样打的,他说:打电话一般应该让人家高兴,但
是我要先抱歉,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的父亲再次被捕了。徐文立接着
说,高先生不因为他是个高官,他会打官腔,会说一些很官样的话,他温情地告
诉我女儿,要告诉她一个不好的消息,而且首先抱歉。实际上对于我女儿来说,
虽然不是个好消息,然而,我女儿正是从高先生这里第一时间知道了我的被捕,
可是高先生却向她道歉。通过这件事情,我觉得,政治是应该有血有肉的,是应
该有感情的,是应该讲人性的。多么圆滑的一通表白!这些话语看官可以放在
大众面前来公共议论,情况自明,这是文立主席的羡慕、幽默可吻有错再哪,我
党一个主席和美国人民一个高官联系通个话,从身份上也根本在情理中,总统接
见我党任何一位领袖都是或通话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这证明我党在国际友人心中的重要位置,是件很荣幸的事。为何说拍马屁?
难道一些加强友谊、气氛的社交语言也要获此打嘴?即便文立主席内心确实有这
样的如江湖水淼君所说的,江湖水淼君完全没有必要公开指责、嘲讽,你自己心
里可以这样认为,这是你的个人自由思考。但你没有理由说开来,因为,这样就
会伤害文立主席,而且还会伤害像我这样看问题的本党同志的感情。文立和希哲
两主席一样,还有有才主席,他们是我党的形象代表,无论你是有意无意的扬谁
贬谁,不能公正客观,将事实依据、摆清道理,这样刚好让同志们对你产生不必
要的看法。

   我们看看共产党,他们意识形态崩溃后,就总结共产党那个光明、正确、伟
大的大道理来,最后是一句话四个字:实事求是。这是被喻为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我们党内在狭缝中生存壮大不容易,更应该吸
取对手的别人的优点。尤其这样的话,我个人认为君太过了。如多么圆滑的一
通表白!美国副国务卿给徐文立的女儿打电话,表示抱歉,表明徐文立在美国政
府中有多么重要影响力。徐文立自称为班门弄斧!他已和他国内的政治对手,大
吹民运龙脈的任畹町,是一个模子印出两块餅干,都已不知羞耻是何物。这些
话不应该由一个真正关心中国民主党前途命运的有识之士说出来。你要谈话就谈
一些证据事实有力度,能产生公判力的材料出来。

   江湖水淼君在一些谈话上,我党一些材料引用错了,是什么原因,还请他讲
清。另外好几处地方让人不可信。什么沒有和任何筹委会的民主党人通气,
徐文立和贺信彤算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电话通知北京的民运朋友他家共聚,
徐文立突然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大家面面相觑,觉得有窃取浙江
聚头各省跟进中国民主党筹委会的组党成果之嫌等。徐文立和贺信彤算
计了一夜这样的话像天方夜谈,请问有谁为证?你听见了,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他是谁?可否出证!

   关系到一个党的任何一位主席的名誉的事,作为一名民主党党员是有责无旁
贷地义务和责任去捍卫的。但是我还是相信江湖水淼君的初衷是为我党好的,是
出于毛糙的性格造成的如此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希望能争取道歉与对方谅解解决。

   生活在国外的同志么们要珍惜这自由的机会,好好整合、挖掘资源做些有利
大局的事情来。我们在国内斗争生活的同志是不容易的。除了工作权利被暗地破
坏外,你写的书稿出版不了,还要让你搁在出版社,但是让你等几个月最后告诉
你不行。恶作剧的还将你稿子改得一塌糊涂,明明是好的硬说不行。干什么事被
暗地盯着。朋友们不可能永远支持,他们也担风险。我谁知道,我刚结婚的夫人
在北京香山挖野菜生存两个月呢,最后我在监狱做老大时结识的长沙黑道的人照
顾我去军队背景的赌场看场子,放了三天高利贷呢?!(后公安部下来检查歇了,
紧接着广州军区来检查,一查就是个把月)国内像我这样的同志们很多。我
们是外来的,没有一点社会保障与救济。我公开对他们说:是不是逼上梁山,我
就准备破釜沉舟了,大不了一颗子弹。在普世的文明准则下,如果我是人民、
国家的公敌,我愿意接受人民的审判,接受给我关禁、惩罚;并且无须你来动手,
我自己以生命终结来给予答复。

   我至始至终坚决不同意希哲主席的淡出。他为我党的建设作出了不可代替的
作用,他是一位优秀的好领袖。我跟国内的同志们包括身系监狱的同志战友们一
样,希望国外的三位主席开诚不公的来谈如何整合国外、国内民主党的来之不易
的摊子,为我党同志作出表率,为民运界作出表率。那样,在民主的征途上我们
还有什么不能战胜克服的对手与困难呢?!

   最后,对江湖水淼君的语言如有什么不断不妥之处,还望指正、海涵!一起
共勉。让我们诚挚祝愿民运的春天在团结的旗帜下早日来临;我们诚挚祝愿中国
民主党空前团结强大的春天早日来临;诚挚祝愿中国人民民主化的春天早日来临!!!

   2004年8 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