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2003年度各国人权报告》 中国部分
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董云虎评美国国务院《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中国部分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3日发表《2002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2003年度各国人权报告》 中国部分

       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发布(2004225日)

                  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专制国家,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为最高权力核心。共产党员担任政府、警方和军方机构的几乎所有最高职务。最高权力属于由24名成员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及由9名成员组成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中国领导人把维护安定和社会秩序作为首要任务,并且致力于永久维持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及其等级结构。中国公民既缺少对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和平表达反对意见的自由,也没有更换国家领导人或改变政府体制的权利。社会主义继续是国家政治的理论基础,但马克思主义计划经济已经被实用主义所取代,经济权力的下放也增加了地方官员的权力。共产党的权威主要依赖于政府维持社会安定的能力;激发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由共产党控制人事、媒体和治安机构;以及不断提高中国13亿公民中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宪法规定司法独立;但实际上,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和共产党经常干预司法程序,并对很多引人注目的案件下达裁决指示。

治安机构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人民武装警察、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及国家的司法、检察和刑罚系统组成。文职权力机构一般能保持对治安武装的有效控制。治安政策和治安人员侵犯人权的事件屡见不鲜。

中国继续从中央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虽然国有产业在关键领域仍然占主导地位,但政府已成立一个委员会,帮助大型国有企业进行改革,使很多中小型国有企业私有化,并允许民间企业家扩大经济活动范围。城市生活水平提高、企业家享有更大的独立性、国有企业改革(包括政府努力改进并加速出售国有资产以及改善留存的政府垄断产业的管理状况)以及非国有产业的扩展增加了劳动者的就业选择,显著削弱了国家对公民日常生活的控制。

中国在经济方面面临很多挑战,包括国有企业和银行系统的改革、日益严重的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缺乏有效的社会保障系统以及日益扩大的地区经济差异。近几年,大约有11.5亿人自愿离开农村去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但他们常常享受不到政府提供的经济和社会福利,包括教育和医疗福利。本年度,政府发布条例放松了对这类人口迁移的管制,并扩大了流动人口享受基本社会服务的权利。在工业部门,国有企业继续精简造成了城市失业率上升,人们普遍认为该比率远远超过了官方估计的4%,很多信息来源估计实际数字最高可达20%。沿海地区和内地的收入差距以及城乡收入差距继续扩大。根据政府报告,2002年城市人均收入为933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12%;农村人均收入为300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5%。官方统计的生活在绝对贫困状态下的人口总数与前一年相比基本没有变化,政府估计有3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而世界银行采纳不同的标准,估算出贫困人口约为11.5亿。

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仍然不佳,政府严重侵犯人权的情况仍很普遍。虽然司法改革继续进行,但本年度在一些关键的人权领域出现了倒退,包括逮捕在因特网上讨论敏感问题的人士、医疗卫生领域的活动人士、工运人士、辩护律师、新闻工作者、家庭教会成员以及其他希望利用改革所创造的空间的人士。中国公民没有通过和平方式改变政府的权利,很多公开表达不同政见的人士遭到骚扰、拘留或监禁。有关当局迅速镇压他们认为对政府权威或国家稳定构成威胁的宗教、政治或社会团体。

侵犯人权的事件包括未经司法程序处决、对囚犯施以酷刑和虐待、逼供、任意逮捕和拘留、长时间的单独监禁以及拒绝履行正当法律程序。藏人洛让邓珠(洛桑东珠)20031月被处决,他提出的上诉于此前一天被驳回,而有关方面曾向观察事态发展的外交官员保证最高人民法院将复审此案。20034月,中国政府正式结束了全国性的"严打"运动。这一运动在新疆地区开展得尤为猛烈,包括速审和当众处决。有一些地区仍在本年度发动了打击具体犯罪行为的短期运动。据报告,在全国性的"严打"运动于4月正式结束后,新疆的维吾尔族分离主义嫌疑者继续受到极其严厉的惩处。据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 简称AI)报告,中国处决的人数超过任何其他国家。

中国的司法系统并不独立,不执行法定诉讼程序仍然是一个严重问题。政府压力使中国律师很难为刑事被告辩护。许多律师因积极为当事人辩护而遭到拘留。在这一年内,北京辩护律师张建中和上海拆迁户辩护律师郑恩宠均由于为有争议的当事人辩护而被判处多年刑期。对待持不同政见者和宗教人士,当局经常剥夺法律赋予他们的保护。通常,当局把压制政治反对力量和维护公共秩序放在首要地位,而把实施法律准则或保护个人权益放在次要地位。

在整个年度内,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和泄漏国家机密罪起诉个人,以此作为骚扰和威吓手段。去年7月,赵常青律师被以颠覆罪判5年监禁,罪状是起草了一封致200211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16届代表大会的公开信,要求实行民主。至少有其他五位人士因在该公开信上签字也以同样的罪名遭到迫害。200310月,郑恩宠律师被判刑三年,罪名为"泄露国家机密",据说原因是他在此之前曾向一个外国人权组织提供有关劳工和拆迁户举行示威活动的情况。同月,家庭教会成员刘凤刚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遭到拘留,据说原因是向海外非政府组织提供他在浙江省调查家庭教会遭受破坏的情况。因泄露国家机密罪名遭拘留、起诉或判刑的人士还有政治异议者杨建利和一些网络作家。

25万多人没有经过司法审查在"劳教"所里服刑。4月,犯人张斌在劳教所被打死,引发了公众关于劳教所的辩论和废止该制度的呼吁。

因反革命罪(现已废止)服刑的人数估计有500600人,其中许多人遭到监禁的原因是以非暴力方式表达其政治观点。据可靠来源估计,截止于去年年底,因19896月天安门广场示威活动而继续被监禁者仍达2000人之多。

中国政府在一月份释放了政治活动人士方觉。许多人继续被关在狱中或以某种其他形式遭到羁押,包括:中国民主党共同创始人王友才和秦永敏;互联网活动人士徐伟、杨子立和黄琦;维吾尔族女企业家热比娅卡德尔;记者姜维平;劳工活动人士姚福信、肖云良和刘京生;天主教的苏志民主教;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刘凤刚和徐永海;藏族尼姑平措尼珠;维吾尔族历史学家拖乎提吐尼雅孜(Tohti Tunyaz)以及政治异议者杨建利等。

中国政府以国际反恐怖战争为理由严厉镇压以和平方式表达不同政见的维吾尔分裂主义嫌疑者和独立的穆斯林宗教领袖。在西藏自治区(TAR)和西藏自治区以外的某些藏族地区,人权状况仍然很差(见西藏附录)

政府继续严格限制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政府控制出版物的创刊和管理,控制广播新闻媒体,有时审查外国电视节目,有时干扰来自国外的无线电广播信号。在本年度,一些刊物因刊登被政府视作不能许可的内容而遭到查封或受到处罚;新闻记者、作家、学者及研究人员遭到当局的骚扰、拘留和逮捕。5月份,四川的一名因特网网站主持人黄琦和属于新青年学会的学生因在因特网上发表倡导民主的文章而被判处长期徒刑。其他因参与因特网活动而被拘留或被定罪的人员包括陶海东、罗永忠、杜导斌、颜均、李志、姜力钧。11月份,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刘荻及另外两人因在因特网上发表文章而遭到审前拘留一年后获得保释。政府继续并加强了对因特网以及手机、呼机和短信机之类的无线通信技术的监控,但因特网在中国的使用范围仍在不断扩大。在本年度,政府封堵了许多网站,加强了对网吧的监管,并对因特网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它们保证对政府视作不能许可的内容进行审查。据非政府组织报导说,年终时有39名新闻记者被监禁,在中国使用因特网的短短时间内,有48人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而被政府监禁。

在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爆发初期,有关新闻受到严格审查,一些刊物因披露有关SARS的消息而被查封。4月份,政府公开承认SARS疫情比此前公布的情况严重。被指控干扰SARS防治工作的人员受到拘留。数百名法轮功修练者因这类指控而被拘留。在一些省份,有关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扩散的消息继续受到严格控制。6月份,数百名警察暴力镇压了河南省熊桥村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的抗议活动。本年度,河南卫生官员马世文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拘留,此前他曾向一些网站制作者提供有关河南省艾滋病病毒扩散范围的信息。

政府严厉限制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并侵犯个人的隐私权。

虽然中国宗教信仰人数在增加,但政府在尊重宗教自由方面做法欠佳。未注册的新教徒成员和天主教教民、维吾尔族穆斯林、藏族佛教徒(尤其是那些居住在西藏自治区的佛教徒,见《西藏附录》)以及民间宗教的成员不断遭到官方的干扰、骚扰乃至压制,在一些情况下此类事件有增无减。被拘留或被判刑的人员包括新教活动人士张义南、徐永海、刘凤刚、张胜其。然而,一些地区的宗教组织指出,它们比过去拥有更多的从事宗教活动的自由。政府继续执行监管条例,要求所有宗教活动场所向政府登记或归属于官方"爱国"宗教组织。在一些地区,宗教礼拜活动被中断,教会主持人和信徒受到骚扰、拘留或殴打。在年终,许多宗教信徒因参加宗教活动仍被囚禁。虽然中国政府与梵蒂冈均声称准备恢复谈判以建立外交关系,但双方关系尚未出现明显的改善。政府继续镇压法轮功精神运动,数千名学员仍被关押在监狱、违反司法程序的劳教所以及精神病院。有报导说,自从法轮功1999年遭到镇压以来,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因在拘留期间受到酷刑、虐待和生活条件恶劣而死亡。

迁移自由继续受到限制。政府拒绝许可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官员公署(UNHCR)在中国和北韩接壤的地区开展工作,并将数以千计的北韩人驱逐出境,其中很多人回国后面临迫害。另外也有有关北韩人在中国受到虐待和被扣押的报导。但是,政府继续放宽对个人居住地点进行户籍登记的要求,并取消了某些个人决定──如结婚──必须经过单位批准的规定。

政府不允许境内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对人权状况进行监督。九月,联合国教育权利特别报告员访问北京。虽然政府向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联合国宗教宽容特别报告员、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以及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出"无条件"的访问邀请,但到年底时预期中的访问尚未发生。政府附加的条件导致中国与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的谈判中断,亦使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两次推迟访问计划。

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包括实行强制性的限制生育政策,有时导致强制堕胎和强制绝育)、卖淫、歧视妇女以及歧视残疾人和少数民族都是继续存在的问题。

劳工抗议活动──特别是对拖欠工资的抗议──仍继续发生,但规模不如2002年那么大,范围也不那么普遍。五月,领导2002年最大规模劳工抗议活动的姚福信和肖云良被以颠覆罪判处徒刑。工作场所安全仍然是个严重问题,采矿业尤为如此。政府继续拒绝接受国际公认的劳工权利,监狱内的强制性劳动仍然是一个严重问题。人口贩运也继续是一个严重问题。

然而,重大法律改革措施在2003年继续进行。六月,政府废除了民工"收容遣送"的行政拘留制度。改革措施还包括扩大法律援助和限制非法延期拘留。十月,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正式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如果能在20043月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获得批准,将有始以来第一次在宪法中加入保护个人权利的内容。年底时,关于如何实施这些改革措施以及这些措施会产生何种效果仍不明确。

《观察》

                     

娉婷写道:

这两天国内的媒体充斥着对该报告的讨伐声。既然指摘别人造谣,诬陷,好歹也拿出证据,让国人对照原文,看看该人权报告的那一段文字与事实有出入,把美国的亡我中华的狼子野心昭然天下。然而有意思的是,没有任何媒体登出的评论附带报告的具体内容,全部躲躲闪闪,语焉不详,好容易在一个非官方新闻网站上看见有人贴出人权报告的转载,不出几分钟就惨遭删贴。呵呵~ 这样的行径,反倒让人觉得底气不足,做贼心虚了。

附上一篇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董云虎的反驳文章

评美国国务院《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中国部分

  新华网北京44日电 题:评美国国务院《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中国部分

  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董云虎

  41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俨然以世界人权法官自诩,对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闭口不谈自身存在的人权问题。《报告》从美国的政治需要出发,采取攻击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收集一些所谓个案,凭借各种道听途说和谣言,肆意歪曲甚至捏造所谓事实,污蔑中国大量、严重地侵犯人权,显然是不客观、不严肃和不负责任的,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断然拒绝和坚决反对。

  43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针锋相对地发表了《2002年美国的人权纪录》。这是中国第七次发表揭露美国人权问题的文章,是中国政府连续第四年发表关于美国的人权报告。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2002年美国的人权纪录》一文,揭露了美国侵犯人权的大量客观事实,给美国国务院《2002年国别人权报告》补写了美国部分,这可以说是对美国《报告》对人对己实行双重标准的一种矫正,是对其无端指责中国的一种礼尚往来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国务院《报告》指责中国的内容大多来源不明,通篇充斥着有报道说据可信的报道据未经证实的报道有证据表明等含糊不清的说法。与之不同,中国政府的文章引用的统计数字和事实材料,证据确凿,言之有据,令人信服。中国政府的文章列举了美国存在的一大堆人权问题,如,种族歧视根深蒂固、丑闻迭出;暴力泛滥、枪祸不断、人民生命安全缺乏保障;警察施暴和司法不公现象严重;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问题积重难返;妇女、儿童和老人的生存状况令人担忧;穷兵黩武、粗暴侵犯别国主权和人权;消极对待国际人权公约,至今拒不加入《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等重要公约,等等。以事实说明,自身劣迹斑斑的美国根本没有资格对中国和其他国家人权状况进行评判和指责。

  1990年以来,美国国务院《报告》每年对中国的指责洋洋数万言,2001年曾一度增至5.4万字。历年的结论总是称,中国继续违背国际公认的标准,广泛地、有案可查地侵犯人权2000年和2001年还污称中国糟糕的人权记录显著恶化恶化。不过,从去年起,《报告》发生了一些变化,指责中国的篇幅有所减少,去年约为4万字,今年为3.7万字;调子有所降低,措词有所缓和,其中还提到了中国在人权方面的一些所谓积极进展,但基调仍然是,认为中国继续存在大量和严重的侵犯人权人权记录仍然糟糕。这从一个方面说明,面对中国人权不断改善这一举世公认的事实,美国当局为使自己不致太过失信于世人,不得不在措辞上做一些修正

  中国人权状况如何,中国人民最了解,也最有发言权。美国发表《人权报告》对中国进行全面攻击的最近10多年,正是中国人权发展最快的10多年、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中国将人权的普遍性原则与中国的具体国情和现代化实践相结合,将生存权、发展权放在首位,在改革、发展、稳定的条件下,全面推进人权,不仅使人民生活总体上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有力地促进了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实现,而且形成了一套比较完备的保障人民民主权利的政治制度和法律体系,使人权保障在制度化、法律化的轨道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这一时期,中国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大幅度改善。1990年至2002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387元增加到7703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682元增加到2476元。农村贫困人口由8500万下降到2820万,贫困人口占全国农村人口的比例由10.1%下降到目前的约3%。到2002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已达到近22平方米,农村居民增至26.5平方米,全国平均达到世界中等收入国家水平。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1990年的54.2%下降到2002年的37.7%,下降16.5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2002年已下降到46.2%,比1994年下降约12个百分点。到2002年,中国固定及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4.21亿户,居世界首位;电话普及率为33.7部/百人。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不断普及,电脑、轿车越来越多地进入居民家庭。医疗保健条件不断改善,人民健康水平不断提高。人均预期寿命从1988年的70岁提高到2002年的71.8岁,比发展中国家高出9岁,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口死亡率由1990年的6.67下降到2002年的6.14

  这一时期,中国居民受教育状况明显改善。成人文盲率从199022.23%下降到20008.72%15岁以上文盲人数由1.82亿减少到8507万;其中,青壮年文盲由10.34%降到4.8%以下。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由1990年的97.2%提高到2000年的99.1%。到2002年,全国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人口覆盖率达到91%。现在,中国人民已经享有比较充分的从事经济、商业、文化活动的自由,选择职业的自由,言论、出版自由。

  民主法制建设大大加强,公民的政治权利得到有效保障。1990年至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由172件增加到近440件,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由700多件增加到900多件,地方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已经达到9000多件。以宪法为核心的法律制度日趋健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和公民各项人权的保障基本做到了有法可依。中国迄今已经加入了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在内的18个国际人权公约,并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积极履行公约规定的保护人权的义务。

  可以说,目前,中国人民正享受着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充分的人权。这是任何不带政治偏见的人都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去年72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最新《人类发展报告》按照人均预期寿命、受教育程度和实际人均GDP收入三项指标来综合衡量的结果显示,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首次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由世界后列提高到第87位,居于中等人类发展水平。该份报告认为,中国在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积极推动社会改革和民主与法制建设,在社会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和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在政治领域的改革成效显著。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受自然、历史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和制约,中国的人权状况的确还存在许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例如,中国还有2820万农村贫困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还有8500多万15岁以上人口是文盲半文盲,医疗健康保障水平还比较低,农民、工人等劳动者权益的保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面临不少严峻挑战,法制不健全,执法不严、执法犯法等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事件时有发生,如此等等。但是,这些问题是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只能通过发展来解决。

  当前,中国政府和人民正致力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促进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和人权全面发展。党的十六大报告将发展民主政治、建设政治文明确定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明确指出:共产党执政就是领导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保证人民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可以说,不断发展人权是中国在新世纪新阶段社会发展的既定目标和内在要求。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中国的人权状况无疑也将越来越好。

  美国政府无视中国人权不断进步的客观事实,不负责任地把中国的人权状况描绘得一团漆黑,这说明美国并不是真心关心中国的人权,而是别有用心。美国攻击中国人权,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与美国社会政治制度不同的异类国家,美国反华势力十分不愿意看到一个不断繁荣发展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存在。用《报告》中国部分第一句话来说就是,因为中国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掌握最高权力的集权国家公民没有和平表达反对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制度的自由。可见,美国把人权攻势的矛头指向中国,完全是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推行霸权的政治需要,其目的无非是想借人权问题丑化中国的形象,破坏中国的稳定,遏制中国的发展,进而西化、分化中国。

  近年来,美国单边主义恶性膨胀,为了推行其独霸全球的战略,不惜公开挑战《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侵犯别国主权和人权。美国不顾大多数国家的强烈的反战呼声,纠集少数国家绕开联合国单方面发动对伊拉克战争就是单边主义的最新发展。美国国务院既没有国际社会的授权,也没有任何国际法依据,单方面发表《报告》对世界各国的人权状况进行评判,也是其表现之一。《联合国宪章》规定,联合国的宗旨之一是促成国际合作,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为实现这一宗旨,联合国及其会员国应遵行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等国际法原则。美国作为主权国家之一,根本无权凭借其国内立法,将自己凌驾于别国之上,颐指气使,在人权问题上对别国指手划脚。这种做法违背了公认的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等国际法准则,必然遭到世界各国的强烈反对。

  促进和保护人权是世界各国的共同任务。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可以自诩完美无缺,也没有一个国家有资格充当世界人权法官。各国由于历史背景、社会制度、经济发展状况、文化传统存在巨大差异,对人权保障的方式方法和看法也不相同。这是自然的,不应当成为国与国之间互相对抗、施压和干涉的理由,相反应当成为相互学习、取长补短的基础。观察和评价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应考虑到该国的历史、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不能割断该国的历史、脱离该国的国情,更不能按一个模式或某个国家或区域的情况来简单套用。各国的人权问题主要由各国政府和人民自己来解决,世界的人权问题要由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参与来解决。各国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所存在的具体问题,促进人权的发展。美国政府应该正视国内的人权问题,反省自己在国际人权领域的所作所为,不应该对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却热衷于每年发表《国别人权报告》谴责别国的人权。

 摘自《华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