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无耻的洋人,奴才的政府

火羽(福建)

最近厦门有个很有意思的案子,是关于国际大公司戴尔的,这个大公司为了" 形象" ,自己的员工" 过劳死" 了,却不申请工伤,自己不赔不说,政府要出面替他们赔,也不行。

案子还没有终审,到底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还不能太早下定论,不过目前事情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戴尔公司中国总部员工郑杰在加班时突然倒地,50多天后因胃癌死亡。郑杰家属与戴尔公司在赔偿问题上发生争议,家属认定郑杰是过劳死,应属工伤;戴尔公司则态度强硬,断然拒绝。

故事从头说起,1978年出生的郑杰,初中毕业后即开始参加自学考试,2000年,他成为大连外国语学院首届自考日语本科毕业生。此后进入位于大连的日资企业大连罗姆电子公司。

2003年3 月,经大连环球猎头公司运作,郑杰在大连市体检中心和戴尔公司指定的医院体检合格后,4 月15日,与正欲拓展日本市场的戴尔(中国)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成为该公司一名员工。

按戴尔公司的计划,郑杰应与一批同期录用者一起,赴日本接受当年从5 月至8 月的培训。 由于签证原因,2003年6 月29日,郑杰才飞赴日本,而此时,同批接受培训的同事已抵日一月有余。

一位与郑杰同批培训的戴尔员工在接受厦门劳动局调查时曾表示,在日期间,工作时间以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为准,较为弹性。

而郑杰的父亲郑国有说:郑杰比别人晚到将近40天,但回国的日期并没有延后。戴尔实行的是一人一岗制度,每个人有固定的工作和学习量,郑杰必须将原来三个月的工作量压缩在一个多月时间内完成。

郑国有还表示,郑杰是日语专业毕业,计算机知识有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学习任务,压力可想而知。他从小就非常刻苦,在日本时经常给家里打电话说太累了,要学到深夜。戴尔公司方面则倾向于将郑杰的压力归之于个人。

7 月22日,郑杰到川崎病院就医,被诊断为急性胃肠炎、呕吐症,仅用药,无进行特殊治疗。8 月18日后,这批员工陆续回国,郑杰和另一名同事被留下来作收尾工作。8 月21日,郑杰病情加重提前回国。

8 月25日是星期一,郑杰病情再次加重,戴尔公司医师郭向红以痢疾的诊断开出病假证书,建议休息一天,但郑杰仍然加班至晚上7 时多,腹部剧痛倒地,最终发病。厦门中山医院当天诊断发现,郑杰肠穿孔后粪便溢出进入腹腔。同时,癌细胞也已扩散到全身而无法切除,病情已无法挽回。

2003年10月18日,郑杰在大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死亡。

据此,郑家认为,郑杰由于工作量过大导致没有机会就医,造成了直接的病情延误。郑杰家属坚持认为,郑杰死于胃癌,与他在戴尔公司期间工作压力过大、过于劳累有关。

郑国有引述了国际上对过劳死的普遍定义:一般认为,过劳死是因为工作时间过长、劳动强度加重、心理压力过大、存在精疲力竭的亚健康状态,由于积重难返突然引发身体潜藏的疾病急速恶化,救治不及,继而丧命。在亚健康状态下,患者免疫力降低,等于身体内部的防卫力量不足,小至感冒,大至癌症,都有可能发生。

事实上,目前国际上只有日本将过劳死列入工伤范畴。巧合的是,家属对郑杰过劳的质疑,也集中在他赴日培训期间的经历。

2004年9 月24日,郑家曾对戴尔公司提起诉讼,12月7 日,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认为双方纠纷应属劳动争议范畴,郑国有夫妇未经劳动仲裁即向法院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驳回起诉。此前11月24日,郑国有向厦门市工伤鉴定委员会申请视同工伤认定。按我国法律规定,工伤认定应先由用人单位提出,2003年11月22日,郑国有曾给戴尔公司发信,要求戴尔不要造成错过工伤认定期限的既成事实,及时申报工伤,但戴尔未予理会。12月29日,郑国有向厦门市劳动争议仲裁委递交了《郑杰视同工伤认定申请书》。2005年1月26日,厦门市劳动局作出了郑杰之死不属于工伤的结论。

《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四款规定: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不安全因素造成意外伤害的,或者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造成死亡或经第一次抢救治疗后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然而厦门市劳动局认为,厦门至今没有因癌症死亡认定工伤的先例,且无法判定郑杰胃部癌变的确切时间。因此作出了郑杰之死不属于工伤的结论。

既然已经是公司一员有经过体检那么只要是在工作中只要是事实,此前买的药也给予了报销,至于是否属于工伤虽然法院不认定是工伤,理由是无法判定郑杰胃部癌变的确切时间,那因为这个理由也可以质疑了,只能作出无法判定是否属工伤,而不能作出不认定是工伤的说法来,作为法律依据是要公平的。戴尔公司口口声声遵守中国的劳动法,出国前经过体检的,是一张废纸?公司对其身体状况有质疑吗?后去日本,因为身体原因提前回国,倘若人在日本死亡,还敢不认帐?以体检日期为准难道还不能推理出一点??假如身体本来是有问题的这么遵守法律的有规模的公司会录取?这样简单的问题骗孩子?职员的证词证明加班事实的可能性非常大,他能力不够你愿意录取他?推委都这么有条理,怎么这事就装傻呢?别将员工当傻瓜!!不但要给予工伤赔偿还要追究违反劳动法不及时给予工伤断定,还要为钻我们中国的劳动法的空子付出代价,看看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用工单位如此作为,可恶之极!!!

为什么在法规面前,劳动局会做出这样的结论呢?那是因为戴尔此前有意将总部迁至上海,厦门市政府则多方挽留,在此次工伤认定事件中,相关部门被要求既要妥善处理,不能让戴尔生气。在郑氏家属申请工伤认定后,戴尔公司曾向厦门市劳动局递交一份材料:郑杰家属无理取闹,给各方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为此,我司建议贵局工伤科不应予以受理,同时应保障我司的正常经营秩序。戴尔公司在这份材料中说:我司已经为郑杰花费巨资,然而郑杰回国后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收益,我司招收培训郑杰的目的已经落空,在这个事件中损失最大的应该是我司。

虽然郑家还在努力,但是旁人早已不看好他们的前景。有权人发财,洋人发财,有权人帮助洋人发财,洋人帮助有权人发财。发来发去,就是没有无权无势的老百姓的份儿。这家外资企业已有八九年历史了,如此压榨员工的劣行也肯定不会是一天两天的事,为什么就没人管呢?是不是因为是外资企业就格外高抬贵手、睁只眼闭只眼?是不是担心严加管理会影响投资环境,影响招商引资?

劳动强度大、加班加点,是戴尔的家常便饭;职工死亡,看不到戴尔的悲痛,听到的却是我公司招收培训郑杰的目的已经落空,损失最大;厦门劳动局就郑杰问题展开调查时,被戴尔拒之门外。可见,戴尔没把《劳动法》当回事,也没拿员工生命当回事,更不把执法部门放在眼中。执法部门呢?被拒之门外却称是配合的,对企业违反劳动法行为视而不见。面对年轻生命突然逝去的悲剧,面对戴尔的强硬态度,我们不禁要问:劳动部门究竟在严格依法行政还在讨外方欢心?

无庸讳言,外企不生气一旦成了劳动仲裁的标准,法律就会被亵渎,社会公正也必然遭到破坏,广大职工的权益也就难以保障,其杀伤力十分巨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提出这样的非法、非分要求?表面看是从当地经济发展出发,但为了发展就可以置法律法规于不顾?就可以漠视职工生命?显然,这不符合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也不符合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

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是劳动部门最核心的要务;法律法规,是劳动部门进行劳动仲裁的惟一依据。假如劳动部门成了一些官员所谓顾全大局、发展政绩的棋子,成了一些强势外企的奴婢,甚至把外企不生气作为劳动仲裁的标准,那么,谁来为劳动者撑腰?谁来维护劳动者权益?

谁是洋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