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王希哲,魏京生十一月二十四日商谈摘要

(王希哲注)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与魏京生先生在王炳章先生家,一面包饺子,
一面举行了一次商谈.在坐有某教授.对这次商谈,外面传闻很多,颇有错讹.
其中对自由中国运动与两会(联席会议,圆桌会议)的关系问题,更多不确传
言.为更正起见,本人整理了这个商谈纪要.仅供参考.有不确之处,魏先生
指正.

纪要:

王希哲说:老魏,我们既然坐到一起来谈,我想,我们就应该坦率地谈,有话
直说,不搞客套,好吗?

魏答:当然.

王希哲说:老魏,首先我想问你,我们投身民运,究竟为了什么?若是为了名,
为了利,为了捞点钱,那么你现在已经够了.但若真的为了我们的国家进步,为
了人民民主,那么,你有些问题确实应该改一改.比如,搞个人崇拜,共产党都
不搞了,为什么我们民运还要搞呢?不错,民主墙时期你就反共,你先知先觉,
我虽然参加运动也早,但反共比你晚.我是八九"64"共产党杀人,我才醒悟反
共的.你比我早了十年.但对自己还是要有个正确评价.当年任畹町攻击你,说
你自称"民运之父",你尚在狱中,没有自辩能力,我维护你,批评了任畹町,
说这不是你的责任.但你出来,媒体又这样吹你的时候,你就应该有个明确的态
度.同意还是不同意.但你很暧昧,实际默认,这就不好.甚至到今天,你的联
席会议搞的那些宣言文件,还是把你捧成什么"当代最杰出的","世界最广泛
承认的""不可替代的"民运之父,这些都由你主持的会议通过了,这就更不好.
什么"不可替代"?民主就是可以替代嘛!不可替代还搞民主干什么?

魏答:那时是一些西方朋友搞的.

王说:但你要有一个明确态度.

魏答:对这些西方朋友,我不能泼他们冷水.

王说:也许一些西方人接受.但你会因此失去许多朋友.特别是大量的国内朋友,
他们怎能接受你为"民运之父"呢?这太不平等了!从十八世纪起,民主思想的
起源就是平等.民运战士就是因为共产党对人民不平等,压迫人民,才投身民运
的.又怎能接受一种新的不平等呢?

魏抽烟思考未答

王说:这个问题虽然很大,但还不是根本的.我们可以求同存异.我感到最不
放心的是,你对当前国内运动的基本立场.我们要合作.我愿意支持你,这一
点是根本的.我和炳章等人一贯认为,丁子霖、林牧老先生领头的公民权利运
动,非常重要,应该全力支持.但它并不等于国内运动的全部.你的联席会议
报告只提丁子霖等人的活动,把它定为主流,完全不提艰苦奋斗了半年的民主
党组党运动和其他运动,这是不公正的.特别是近来你还在外面说,民主党"
组党条件不成熟",是"哗众取宠",这给了国际错误信息,打击了国内士气,
更不妥当.民运那有条件成熟了才去做的事呢?你当年批评邓小平条件成熟吗?
要条件成熟了就谁都可以做了,还要民运干什么?

魏答:我好像没有说过丁子霖是主流吧?

王炳章:有.《北京之春》登了你的报告.你看(递魏京生杂志)

王希哲继续说:还有对文立,我觉得你的态度也不对.文立确有许多毛病.
我知道的不比你少.他给我的散文集《春寒》写得序言,就暴露了他这些
毛病.这次他夫人贺信彤来美,我就向她指出过,要他转告文立.但文立
的这些毛病其实跟你也差不多,总是流露以天然领袖自居.我发现这好像
是北京哥们儿的通病.但这也不过是一些毛病,他在与中共专制作斗争的
大方向上,我们应该是支持的.去年底他和秦永敏搞了个《告全国工人同
胞书》,我想让你支持,有利团结.我让杨建利带给你看,你竟对建利说:
"王希哲的东西我可以支持,徐文立的东西我不能支持".这就使我很失
望.

魏答:我记得有这个东西,但不记得这个话.这个话我是可能说的.徐文
立就是不能支持,他被共产党收买,是帮共产党的.

王问:这有什么证据呢?

魏答:他作那么些事,共产党为什么不抓他?抓了又放?我在监狱里就听共
产党官员说,徐文立是投降了他们的.

王答:这样的话,你都相信么?三国演义里,还有蒋干中计呢!恕我直率,老
魏,你心里是不是害怕国内运动越发展,影响越大,徐文立影响越大,会降低
你的地位呢?

魏答:哈哈!他们能够超过我么?徐文立,丁子霖(下面话可能影响团结,
略去)

王说:好,老魏,你没有这个心思就好.民运需要的就是大公无私.那么,我
们谈了这么多,能不能达成一两点共识,作为我们今后合作的基础呢?我想提
出这两点:
一.国内无论哪方面的运动,只要对冲击共产党一党专制有利的,我们就应该
一视同仁地支持;
二.无论是谁,哪怕是徐文立,只要他在民运活动中受到迫害入狱,我们都应
该为他奔走呼吁,可不可以?

魏答:这个可以.应该这样.

王高兴地对王炳章,某教授:老魏与我们在国内运动问题上达成这两点共识,
太好了!

某教授:你们应该多沟通,互相把电话留下,随时联络.

魏说:那么,我们就来谈谈圆桌会议.这个会议无论怎么解释,,谁都清楚那
是针对我的联席会议的.你们能不能不开,或者开成个研讨会?

王答:不可能的,人家机票都买了,后天就要开了.你也来开吧,大家都欢迎
的.

魏说:可不可以延后几天?我的加拿大的会太重要了,有图图,有罗宾逊夫人,
是冲破中共阻力开的.我不能临时又不去.

王答:为了你而会议延迟几天,反弹更大.老魏,这个你就放心.既然我们达成
了合作的共识,那么,我们会尽力把握这个会,不会让它开成分裂的会和针对你
的会.
我有个设想,两会并存长期也不是办法.能不能先过渡一下,然后,逐渐考虑把
两个会都撤销,团结到自由中国运动中来.你来当主席,我支持你.今年中,自
由中国运动开会,是选了你为召集人之一的.现在是虚位以待.自由中国运动就
民联民阵没有参加.你参加进来,民阵没有问题,民联也可以作工作,恐怕问题
也不会大.在自由中国运动的旗帜下,推动海外民运,猎猎之旗,堂堂之阵,多
好!你的外交工作会更加有力.

魏答:这倒是个办法,可以考虑.

王答:当然,不必太快.我可以给华盛顿叶宁,连盛德打个电话告诉你的意思.
这事我原来和他们也商量过.

王又问:老魏,顺便问一个问题.外面总有人以你参加过联动攻击你.其实,了解
文革史的人都知道,联动是一个反中央文革的组织,而不是一个打人抄家的红色恐
怖组织.只是联动中的一些个别人早期搞血统论,在"红八月"参与过一些打人抄
家的红色恐怖活动.但这与联动本身的性质是两回事.一般人分不清.以讹传讹,
谈虎色变.我搞过文革史,我想在适当的时候写篇文章为联动辩护一下,当然也会
澄清一下你的问题.但我必须问清楚,你在红八月时,到底有没有打过人?

魏答:没有.我没有打过人.你对联动性质的看法是对的,还没有人这样提到过.
史坦福有一个研究文革联动这段历史的项目,他们问过我.你有没有兴趣去?

王答:我现在在费正清中心.再说吧.好,饺子熟了,先吃饺子.

(1998/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