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这次国会听证会后冲突的由来

(自由中国运动提供)

去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国国内新兴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遭到镇压,继王有才被捕,徐文立,秦永敏等也相继被捕后,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自由中国运动,中国民运组织海外圆桌会议立即作了紧急动员和部署,决定分几个阶段有步骤地推动展开全世界范围的抗议示威活动.
 
首先是发动广泛的签名抗议活动,并化钱登广告.这一步立即实施了.
 
然后是发动尽量多人参加外交游说活动,特别是对美国国会的游说活动,要求美国国会立即召开针对中共新一轮镇压的紧急听证会.同时推动通过美国国会支持中国民主党的议案;
 
第三步在全球推动示威抗议活动和绝食活动.最后是组织回国权利运动,争取形成几波以各种方式回国的活动,以声援中国民主党.
 
这些步骤,每一步都在实实在在地进行或准备进行.

外交游说,王希哲立即以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自由中国运动领导人和中国民运组织海外圆桌会议协调人的名义发出紧急通知,呼吁各民运组织和人士派人到华盛顿来,对美国国会进行"地毯式游说"(通知附后).在这前后,王希哲和王炳章已多次到DC与叶宁,连盛德,方能达,美国人乔西格等人约见了国会桑托利,安德森,波罗希,沃尔夫的助理安娜,国务院人权高级顾问乔治里斯特等人.王希哲在方能达,乔西格的陪同下在国会山逐屋拜访了一百多位议员办公室,向他们简要介绍了当前中国发生的镇压并留下了中国民主党的资料.同时,叶宁与王炳章与众议员罗尔巴赫一起,逐字逐句地改定了将要提交给国会通过的支持中国民主党的议案.

王丹领导的"天安门一代",也赶到华盛顿进行游说.这次游说活动的主力沈彤行前打电话给王希哲,问为了大家协调,这次游说应提出什么要求.王回答,首先提出召开国会紧急听证会的要求以及日内瓦人权会议重提谴责案,其他大家自由发挥.

王丹,沈彤等的这次游说非常成功.沈彤在中国大使馆前的演说相片登在世界报头版头条.在场的参议员沃尔夫对记者表示,国会将召开听证会.

王希哲又打电话给王军涛,冯东海,杨建利,刘晓竹,赵小薇,杜智富等,请他们利用自己或各自组织的影响力,开展营救中国民主党人的外交游说活动.
 
与此同时,纽约,洛杉矶,香港,英国,法国等地的绝食抗议活动,配合国内数百名人士的百日接力绝食活动,也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需要指出的是,刘青领导的中国人权,对中国民主党的被镇压,这期间没有发出过任何正式的抗议声音和抗议的行动,也从没提出过国会听证会的建议.出于派性,刘青一直对这次被迫害判刑最重的民主党两位重要领导人徐文立,秦永敏持敌视态度.

推动国会听证的活动有了结果.十二月二十九日,自由中国运动成员叶宁,乔西格,黛安娜应邀来到罗尔巴赫议员办公室,国会方面还有桑托利,瑞斯,保罗博格维斯等.六人商定共五项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工作项目,如,再次联合提案支持中国民主党,以及国会近期举行中国问题听证会,瑞斯先生最后拍板.

元旦前夕,叶宁接瑞斯电话,告知听证会下周五元月8日举行.他已有了五人名单:王丹,魏京生,刘念春,徐瑾,叶宁.显然,瑞斯已按照惯性听取了与这次国会听证会的举办毫无推动作用的中国人权的意见.刘青为了为他弟弟造势,把与这次民主党被镇压没有关系的刘念春塞了进去,并排斥自由中国运动的人.
 
叶宁立即要求去掉自己的名字.并说明,为了更突出这次听证会关于中国民主党被镇压的主题,一定要加进王希哲,王炳章,姚振宪三人.因为他们长期在第一线,已经准备了大量材料,其中有受刑人家属的电话录音证词.瑞斯听取了叶宁对二王的介绍,说他会考虑.

这时在纽约的王希哲七天绝食刚刚结束,听到这个消息,即打电话给刘青,希望他不要搞派性,大家一起支持民主党,也支持徐文立.刘青立即破口大骂:"我为什么要支持徐文立?徐文立是什么人?他作得都是一些下流的事情."王希哲问,"那你还要出席听证会干什么呢?你究竟是去证明徐文立无罪,还是去证明他做的事情包括组党都是一些下流的事情?"王希哲感到不能信任刘青等人.他们会把这次听证会锐利的矛头磨平,把它变成一个一般化的人权讨论会.这太对不起国内狱中的民主党难友.他们一定要力争出席听证会.

星期一,桑托利来电叶宁,告知一切已经谈妥.叶宁提出的名单应无问题.随后,风云忽变.以后瑞斯与叶宁的电话,在二王的与会问题上,便闪铄其词.由于大家可以理解的原因,这里不便将议员的话明说.但非常明确的信息使叶宁知道,是什么力量在阻挠他们.

星期二,瑞斯告知叶宁,名单已定下:魏京生,王丹,刘念春,徐瑾,姚振宪五人.叶宁仍然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不断地给瑞斯,桑托利等电话,说明某种力量排斥王希哲,王炳章十分不公正.但得到的信息是,这股力量对二王的抵制十分强烈,扬言,若有二王出席,他们将不出席.王希哲则要求叶宁告诉瑞斯等,我们并不排斥魏京生等.大家一起来作证."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
 
瑞斯告诉叶宁,由于名单已定下,只有上述五人中有不出席的,才可能递补.
 
王希哲告诉叶宁,徐瑾已决定不来.她不愿意与辱骂她父亲的人坐在一起.叶宁忽然想起了与他关系不错,对国会也有影响的吴宏达.即打电话给他,请他主持一下公道,由于徐瑾不去,建议由他出面说服二王之一递补.吴宏达不动声色,打电话给王希哲,说"你的很多意见我都赞成.但时机不对."然后向王要了徐瑾的电话.
 
晚上,吴宏达来电,告知叶宁:"我们已成功地防止了证人席上出现二王的最后机会."同时告知,他正建议刘青提出,徐瑾一缺由徐水良递补.
 
同时,瑞斯给叶宁电话,莫名其妙地指责王丹和徐瑾的表示不出席,是叶宁背后运动的结果.叶宁告诉瑞斯,他对王丹决没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对徐瑾也没有.叶宁知道,有人故意激怒瑞斯,这使他无力回天了!

国会关于中共政府新一轮镇压异议人士的听证会星期五上午召开.王希哲,王炳章等认为,一定要让美国主流社会知道海外中国民运中,有不同的声音,还有一种真正为国内战友和难友负责的声音.刘青等使用非常恶劣的手段来压制这一声音,是不能不抗争的.自由中国运动支持国会听证;他们不能影响国会听证.他们决定只是在国会听证会结束时,发出这个声音.这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是非常正常的.但由于薛明德在散会后与刘青理论时,情绪激动了一些,造成一些误会,这是遗憾的事情.
 
据报载,魏京生说,"原来与他们协商的好好的,为什么又来闹?"这完全是无中生有.

一九九九年元月九日


本刊(小参考)消息:

昨天中午美国国会关于中国最近镇压异议人士听证会结束时,现场发生了抗议活动.据本刊了解到的情况大致如下:

听证会由魏京生、徐水良、刘念春、姚振宪作证.当主席宣布会议结束,议员和听众正起身准备离场.坐在最后排的王希哲站起来喊道:"我有话说!"这忽然的举动使全场都呆住了,又坐下听他说.王希哲说:"第一,我感谢美国国会举行这样的听证会;二,今天会上安排的证人有些是不适宜的.象魏京生和中国人权指定的某些人,一贯反对中国民主党,一贯,甚至到现在还污蔑,诽谤中国民主党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因此,他
们没有资格作为证人.三,我这里有材料,大家可以向我索取."主席要求翻译一下.本应翻译的叶宁,未能及时站起来翻译.主席再次宣布散会.王希哲和王炳章开始向媒体和议员散发材料.

正在离场时,画家薛明德与刘青争论了起来,越来越大声,激动.薛明德责问刘青为什么说徐文立下流,要他举出事实.说,"你不下流你回去坐牢".一些人上来劝解,媒体也上来拍摄.大厅乱了起来.刘青由一位美国人带领从后门离去.这时警察进来,要求大厅中的人全部离场.王希哲,王炳章,薛明德在记者的
簇拥下,来到国会大厦大门前,继续接受采访.

因当天中午中国大使李肇星同时在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开招待会,中文媒体记者为赶场,在国会听证会即将结束时,大多都已离去.故事件发生时,除中天电视外没有其他中文媒体.后来许多中文报纸的报道,都仅根据一些片断材料加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