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惊天地,泣鬼神,中国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在法庭上的辩护演说和最后陈述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发布

查建国、高洪明的自我辩护演说

查建国自我辩护;

对检察院对我的起诉,我自我进行无罪辩护。

起诉书的指控列举了14条罪状,其中10条是组党活动,3条重复党的首要目标,1条说我污蔑政府。我从两个方面作自我辩护。

一、组织中国民主党是合法的。

在中国大陆现行法律中没有任何法律禁止中国公民组织政党,反而在宪法中明确规定有结社自由,去年我国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规定签约国公民有组党自由,目前,中国大陆有9个政党,香港等地还有其他政党,请问哪一个法律规定不能成立第10、11个党。目前,6千多万党员行使了他们的结党权利,为什么其他公民不行?

从组党形式上说,大陆没有组党法律法规,只有一个社团条例,规定成立社会团体必须有上级,但是,共产党有上级吗?所以,这个社团条例不能涵盖政党,所以我们用国际通例,公告成立,我们主动在第一时间通过警方交给政府,在浙江、山东组委会成立时,在民政厅咨询过,民政厅的答复是:我们不管。

成立一年以来,政府的任何部门没有告诉我们,组党程序,也没有人宣布我们非法,不能活动。

二、民主党的全部言行都是合法的。

民主党的总纲有两个部分,一是首要目标,二是十大纲领,为了进一步阐明首要目标,我们定出了十大基本纲领。但是政府显然指抓住"首要目标",因为在七、八个月中,我与警方谈过二十几次话,他们从未提及十大纲领。

在临时党章中,首要目标表述的形式虽有不同,但原则上基本一致,我所赞同的是"开放思想,开放党禁",难道这就是颠覆政权吗?"多党制衡"就是要推翻现政权吗?我们的目标指向大陆现行制度。我认为现行制度的本质是一党专制。因为没有以新闻自由为标志的言论自由,没有以结党自由为标志的政治自由,就是没有基本的民主权利。我们的目标的指向,是制度不是政权,要改革的是政治游戏规则,不是执政的人,我们反对的是一党专政,而不是一党执政。

在中国的最近一百多年的历史中,那么多人曾为推翻当时的现政权而奋斗,但最后得到了什么呢?政权更替了,但一党专政的体制没有变。所以我认为现政权不是颠覆对象,而是共同完成改变现行政治体制目标的主体之一。所以我们对共产党及现政府的态度和方针是:承认、批评。承认现政府的合法性,批评他们违反人权的政治,维护专制的错误。

我们达到目标的方式有三:批评、请愿、建议。实现党的总纲领的方针是:公开、理性、和平、非暴力。我们不会煽动暴力,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以暴易暴,我们也不搞宫廷政变,搞什么炮打司令部,把一个合法的国家主席拉下台。

我们是在合法的范围内活动,比如,修宪是我们的重要活动。我们提出建议,要求政治体制改革,希望人大讨论,这是公民的五个基本人权之一,何罪之有。

近二十年来,我国所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是对现行经济制度中的缺陷进行改进,从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这是不是推翻社了会主义制度?对我国政治体制中存在的缺陷,为什么不能改革?宪法中并没有规定宪法的哪一部分不能修改。

我们的目标是全民大选,如果选民继续选择共产党,我们拥护。如果全国人民不选择共产党,共产党也只能退出执政党的位置。

我们希望和共产党共同完成这个目标。所以我认为,我以及民主党的行为没有任何违法之处,我是无罪的。

高洪明自我辩护

查建国副主席为我们民主党全部行为作了辩护,我完全同意。

第一,公诉人指控我颠覆国家政权,是错误的。历史将证明我们无罪。

第二,我及民主党的行为,都是合法的,我们没有做任何危害国家、人民利益的事情,我们所作的一切,
都是为了我们的祖国发展、人民的利益。

我只是对不起母亲、妻子、女儿,公诉人所有对我的指控,都是对我的污蔑,我决不接受,我相信历史会
纠正这一错误。

惊天地,泣鬼神,中国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发布

查建国最后陈述

在这个国家,二千多年历史,十几亿人,没有对政府批评的言论自由,没有合法组党的政治自由,我对此
非常遗憾;但我坚信,在跨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刻,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将会承担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用我
们的实际行动去结束两千多年来自由、民主、人权与大陆人民无缘的历史!让自由、民主、人权的鲜花盛
开在中国大地上!我们中国民主党人连死都不怕,何惧坐牢了?我相信历史,人民会宣判我们无罪。

高洪明最后陈述

我知道中国要变革,就需要有人牺牲,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无怨无悔,我感谢所有参与这个案件的
人,因为你们是历史的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