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王希哲在旧金山地区奥克兰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上的发言(记录稿)(1999/9/25)

王希哲在旧金山地区奥克兰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上的发言(记录稿)

王希哲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通知:

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在美国旧金山地区奥克兰召开并结束。受国内委托负责外交事物的民主党海外联络员谢万军作了发言;周建和,王希哲,王炳章,汪岷作了发言;XX介绍了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的程序问题全美学自联主席易丹轩介绍了学自联支持国内民主党的设想;胡昕介绍了国内半秘密民族复兴党及其主席俞心焦判刑的情况;澳洲代表方圆,新西兰代表陈维健,法国代表王辅臣;英国代表高沛其(书面),香港代表陆杰,美东党部代表孙云,北美党部代表赵海滨等都作了发言;荷兰民主党党部发来了贺电;日本代表王亭芳,李俊等因签证迟到,未及正式发言。

经王希哲,王炳章传达后,亦对会议的成功,感到高兴。王亭芳表示, 日本民主党支部和日本民主党工作委员会愿意接受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的领导。

王希哲同志在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上的这个发言,提出的建议和和四项议案,已经获得会议通过。现予公布)

一,中国民主党的成立和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的建立

总体背景:国内民运组党的历史简介,《告全国工人同胞书》,王炳章闯关,反对运动的形成,两个公约,克林顿访华,浙江组党,北京组党.

中国现代民主运动从文革后期李一哲大字报、76年四五运动、79年民主墙、到86学运,89六四,高潮一波一波,到今天也有有二三十年了。前年,1997年江泽民访美前后,国内政治气氛开始有些松动,徐文立、秦永
敏等人觉得应该起来牵头,把民主运动79、89被打散的队伍重新集结起来。他们做了许多联络,整合的工作。这点,小谢,谢万军同志在与《北春》亚依的谈话中提到过。叫做北徐南秦的先期活动。为了国内朋友之间
的联络和他们与卢四清的联络更方便,有效率,我们积极配合,先后给国内送进了二十几台传真机和部分电脑,也给他们提供一些各地已失散的朋友和新朋友的信息和地址,逐步建立了一个广泛的联络网。

提一下:这些传真机,当时中国战略研究所刘晓竹给了部分的帮助,我非常感谢他;还有其他朋友捐献,包括今天在坐一位不愿出名的朋友。军涛也非常关心国内反对运动的发展,当时向我们提供了很可行的发展运动的
书面方案。当时,中共宣布要签署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约里规定了签约国公民有自由组织工会的权利。徐,秦等开始宣传搞工会,起草了《告全国工人同胞书》,联络香港韩东方,韩没有签。卢四清和我签上了。发表后,在国内产生了很大反响,国内开始广泛串联起来,山西,广东,上海,北京都有工人组织工会或俱乐部。

去年年初,王炳章先生闯关回国,宣传组党,跑了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安徽等 地,见了很多人,震动了当局,大大鼓舞了国内士气,这一点,后来浙江同志包括王有才,朱虞夫等都给予过高度评价。

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当然主要靠的是国内同志第一线的战斗,国外同志的行动也可以起鼓舞、推动的作用。国内联署声明的规模越来越大,从十几人到几十人,几百人。中国政治反对运动逐渐形成。它已不是人自为战的异议人士活动了。
    
克林顿访华,中共承诺十月份签署第二个更重要的人权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现在回过头看,民运对中共还是太乐观。我们国内外的朋友那时大都还相信中共的一种说法,说中共传统对内的诺言总是不算数的,但对外的诺言,还是比较认真的,总要顾点信义,签了国际公约总要受点制约。反对运动规模已经形成,打压不易。

于是,中国几千年来最有政治反抗传统的浙江首先发难。

克林顿访华期间,浙江出面组党,当时由三个人出面申请,王有才、王东海、林辉。由他们三人出来所代表的深刻意义就是,三个人分别代表三代人:79民主墙的,89天安门一代的,和在校的年轻一代,表示中国民运是薪火相传,扑不灭的。浙江之后,山东,湖北,后来是北京跟上,组党运动就在国内发展起来了。

关于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民主党海外筹委会

浙江把民主党搞起来后,一再致电我们希望国外能跟上,国内各省也能快点跟上。我们在波士顿开会,感到国外统合搞民主党海外党部,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国外还是搞民主党海外后援会适宜,对国内,我们则
同意推动一下,建议各省有条件的,早点跟上,不致使得浙江长期孤立无援。正义党牵头倡议,组织了民主党海外后援会。 民运由于历史上内斗的原因,互相猜忌和排斥的心理很深。那时徐水良刚到美国,和今天的谢万军情况一样,我们希望他协调,团结各方面的关系,推荐和建议他担任了浙江民主党的海外发言人和海外后援
会协调人。

一开始,大家一心,工作搞得有声有色。但我感觉海外民运许多人的风格,连蒋介石都不如。蒋介石与汪精卫,胡汉民,冯玉祥,李宗仁内斗,天昏地暗,中原大战,百万人杀得尸横遍野,但形势一变,一样可以携手合作,但民运就不行,广东话牙齿印太深!特别是对炳章。一些人就是不愿与炳章合作,就是不愿看到炳章成事。就用各种挑拨、许诺的手段,把徐水良拉出去,反过来,用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协调人的身分去公开攻击这个后援会中的兄弟组织。然后又发电给浙江,不是弥合而是扩大浙江党内矛盾,要求王有才退出浙江民主党。这样的做法当然很不妥当,海外后援会失去了它原来的协调团结各组织的功能,就无法正常工作。
没办法,对国内支援的工作要继续作。我们只好成立了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在成立的备忘录中我们表明,这个民主党海外筹只是临时性质的,它与国内各省民主党是平行的,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关系。它对国内是后援性的。

二,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一年来的工作

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一年来做了哪些工作呢?

1,协助和推动了国内组党运动,大力帮助他们的各地联络工作,为他们穿针引线,向他们提出国内外形势分析和各重大问题民主党应持立场的建议。

2,协调了国内矛盾,比如浙江同志内部的矛盾,以及省与省之间的矛盾。如徐文立开始并不主张组党,只是广交友,缓结社,后跳过筹委阶段,直接成立了京津党部,并片面要求在他指定的班子领导下召开民主党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引起反弹,浙江及其他省有意见,我们批评了徐,但建议补台,维护团结。大家为了大局还是有诚意,达成谅解,组成了有全国五十三名委员的民主党全国筹委会。

3,利用国外政治专家和法学专家,为国内民主党提供各种政治咨询
和国内法,国际法咨询,为他们起草重要文献。

4,尽力而为的帮助。大家知道,现在海外除了一些民运贵族手里有些资源,其他民运组织手中没有几个钱。我们发动许多海外朋友捐钱,然后通过一些渠道,秘密把钱弄进去,只要力所能及的工作,我们都去做。

5,组织对国内的声援。前期,我们有对王有才的声援。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再次被捕判刑后,海外筹委会组织了大量的,全球性的声援活动。先是在报纸上登广泛签名广告,,后组织了联合国广场的示威抗议;组织自由中国运动的朋友印制了许多宣传品,广泛散发宣传,到国会几百位议员办公室逐屋游说,要求举办中国民主党受迫害的专题国会听证会。叶宁,王炳章还与极具影响的众议员罗尔巴赫一起,逐字逐句改定了提交给国会的支持中国民主党的决议。然后,配合国内200人接力绝食抗议活动,海外筹委会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前进行了绝食抗议。王希哲带头,冒着纽约最冷的摄氏零下二三十度严寒和雨雪,露天坚持七天七夜。开始在人行道上搭个帐篷,后来警察也不许了,只能躺在车上,当时得到许多朋友的支持,比如赵海滨,施军等就一直陪着我,孙云开着车子逃避警察驱赶。那时,沈彤、王丹等天安门一代也到国会对国会议员进行游说。我们的计划是,游说国会议员,通过国会听证会产生的影响,一鼓作气在国会中通过支持中国民主党的决议,形成巨大的国际压力,使中共不得不放松对国内民主党人的镇压。只要把这第一波挡住了中共就无法扩大对民主党的进一步镇压。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没有成功。某些人出于派性和对徐文立,秦永敏的私人恩怨,把这个专门为中国民主党受镇压召开的听证会,开成了一个一般性的人权听证会,磨去了它的锋芒,使民主党无法让国际社会听到它最强烈抗议镇压的声音,支持民主党决议案的通过,也延缓了下来,至今我们仍在努力争取它的早日通过。

6,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对国内民主党的总方针是四个字:服务,建议;我们不同意由国外领导国内的提法。有人指责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犯了冒险主义的路线错误。我们没有犯这种错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共产国际对各国共产党那样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对国内我们只能提建议,并且全力以赴,起后援的作用。

三,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的定位问题

这里再谈谈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的定位问题

1,海外和国内民运角色的差异。我们知道,国内民主党的特点就在它的公开,这是他道义力量所在。要公开就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就要在特定条件下,承认共产党的政权体制,甚至江泽民的领导体制。因此他们的诉求必然是渐进的,他们的运作方式必然是温和的。虽然共产党并不为此就会放过他们,但在道义上,在国际人权公约面前,民主党是主动的,共产党则是被动的。如查建国,高洪明的法庭答辩很清楚,承认中共的执政党领导地位,我没有要推翻你,颠复你,你凭什么镇压我?与中共作合法斗争,违法的是中共,不是民主党人。
而在海外,政治空间较大,光谱很宽,各家各派都有民主要求,但其政治立场,则有灰色的,温和,有留后路的,有改良的,激进的,革命的,甚至有瑞典纪什么峰那样要彻底消灭共匪的。这些在海外都有存在的价值,百花齐放,都可以对中共政权起冲击作用。方圆刚才说得好,柏林墙不是一个人推到的!我们不应该自己
主张一种方式,就去反对,否定和攻击别人的方式。但若海外的各种政治力量因为要支持民主党,就都变为民主党,这就有问题了,色采就单调了,光谱就压缩了,角色就容易混乱了。比如正义党,它是一个革命民主政党。它也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但坚持人民不能放弃革命的权利,人民如不能忍受压迫而革命,无论是群众运动还是武装起义,都是他们的天赋人权。若要正义党变为民主党,它就不得不在政治立场上及一系列口号上
与国内民主党接轨,这就很别扭。炳章这次到新西兰抗议江泽民,宣传民主党,他究竟是正义党还是民主党?就很难定位。,矛盾应该怎样解决?我想,经过一年的实践,还是后援会比较灵活,弹性较大。因此,我建议结束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将其改组为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它的性质,仍然回到后援会。这个建议,已经得到了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各主要领导成员和谢万军,周建和同志的同意。

谢万军曾表示,适当的时机要把民主党海外党部建设起来。我支持他的想法。我感到万军同志倒是比较适合担任海外民主党的头头的。军涛也比较适合。他们的政治调子一般都比较低,也年轻,国内也有影响,担任民主党的领导,色彩适合。实话说,我个人对共产党政权的态度比较少妥协,因此,不适宜领导民主党,与炳章领导正义党倒更合适。军涛早就向我,而且在纽约表了态,要站出来支持民主党。说是九月初要向我拿出一个方案。我非常高兴,希望早点看到他的方案。如果他能出来支持谢万军的外交工作,那是非常好的。沈彤也早就表示,要支持国内民主党,他在DC已经设了办公室。现在华盛顿自由中国运动连盛德,叶宁也在具体配合谢万军的工作,如现在我们把会开好,再加上全世界各洲各国民主党工作委员会同心同德的支持,那真会是一个好的局面。

炳章今年四月以来,受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的委托,在欧洲,亚洲,澳洲许多地区设了民主党工作委员会。有些地区还直接建立了民主党的各国党部。这怎么办?有同志问我。民主党的各地工作委员会没有问题,当然受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指导。民主党各国党部,如美东党部,北美党部,英国党部,日本党部等继续存在,继续活动,也受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的指导。待条件成熟,谢万军等同志把民主党海外党部正式建立起来,民主
党的海外代表大会选举出它的合法领导班子后,各国民主党党部理所当然转归它领导。

四,民主党工作委员会今后的工作

1,国内
各自发挥自己的联系和影响,在国内发展公开或秘密民主党成员,分工募款支持国内运动,接济入狱民主党家属,分地区对被捕民主党人的家属进行物质上的帮助,精神上的鼓励,生活上的照料。对国内民主党提出建议
公开或秘密派员回国联络,宣传民主党,组织民主党。

2,国外

甲,开展外交活动,扩大民主党影响

当前一个时期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的外交工作中心,就是在全世界拓展中国民主党整体形象。为民主党代表人物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以扩大影响。这件事由谢万军民主党海外联络员办公室牵头,工委会协助,把争取诺奖应有的资料先整理出来,发给民主党海外各党部,各国民主党工作委员会,由他们在各国游说议员,政要和知名教授的签名支持,同时在各国扩大舆论的宣传;我们要来比赛一下看哪个国家的民主党工作委员会工作作得最出色。

乙,惩罚迫害国内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的直接责任检察官,法官

把迫害国内民主党主要领导人负直接责任的检察官,法官的姓名资料由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收集后,发各国工委会转交所在国的人权组织,和他们一起,共同要求所在国的议会,政府通过决议,法令,不允许这些迫害者入境该国。然后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和各种电子网络媒介把消息传到国内。让那些迫害者知道,他们在国内不能为所欲为,他们的罪行已经在国际各主要国家纪录在案。他们在国际弦巡荒茏杂伞K堑姆缸锘菇谖蠢吹拿裰髦泄ㄍド鲜艿秸宓追究。


丙,将民主党的重要文件组织翻译成英文,在各英文媒体上传播编辑出版各种宣传民主党的中英文手册,资料。创造条件,出版民主党领导人的著作。

丁,积极为国内民主党募款;为营救入狱民主党人,开展各种声援和抗议活动;易丹轩刚才说了,全美学自联通过提案,要为被迫害而遭到开除的民主党中的学生学者联系申请全美国最好的学校欢迎他们入学,申请最优厚的奖学金。这很重要。可以使国内民主党知道,他们在遭到迫害时,海外朋友时刻在关心他们。特别是他们的家属。我们的经济力量不可能把他们的生活包起来,但作为心意的一点困难补助,我们海外义不容辞。

我们要尽快把入狱,判刑的民主党领导人、骨干的名单,家属地址,联系电话整理出来,发给各国各地区民主党工作委员会,立下军令状,分工包干各家属的补助抚恤工作。各民主党工作委员会成员有家属朋友居住在受
难民主党家属同一个城市的,动员他们关心受难者家属。主动帮助他们的生活,分担他们的困难。以上工作,由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逐项监督落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