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王炳章: 继续努力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中国民主党获奖的说明(1999/10/18)

王炳章在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上
继续努力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中国民主党获奖的说明
(1999,10,18)

十月十五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宣布,将本世纪最后一个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无国界医生组织。中国人权运动与民主运动再次与诺贝尔和平奖失之交臂。

过去,海外民运人士曾多次为中国人权运动与民主运动获奖而努力,先后推动提名柴玲、魏京生、王丹、赵紫阳等获奖的运动。虽然都没有最终成功,但拉高了世界对中国人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注意,鼓舞了国内的人权与民运人士,也对中共独裁集团形成了巨大压力。

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中国是少数仍被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中国也是人权状况最差的国度之一。中国的民主运动,是世界民运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一举一动,对整个世界格局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比如,一九八九年形成高潮的中国民主运动,成了整个共产阵营垮台的前奏。应当说,中国的人权与民主运动,对全世界人类的进步事业,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因此,诺贝尔和平奖花落中国,是理所当然的,是迟早的事。很难想象,一个占人类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国,竟然连一个诺奖都不能得到。

获奖将是中国民运集体的荣誉***

在过去提名诺奖的过程中,海外民运曾发挥了集体协作的精神。海外人权与民运人士一体化作业,在全世界进行了强有力地宣传和游说活动。我们不会忘记,在魏京生先生第二次入狱、海外民运团体决定发起诺奖提名运动之时,纽约的民运人士冒着严寒走上街头、征集一个个签名的场面;我们不会忘记,在美国的民运团体组织国会游说活动,一个个拜会国会议员、寻求支持的艰苦努力。以至于有一百八十多名议员写信给诺奖委员会,推荐提名。成果不可谓不大;我们不会忘记,全美学自联发动美国各大学的教授,上书挪威;我们也不会忘记,欧洲、澳洲、日本等地的民运团体就中国民运人士获奖的问题、对当地国会议员慷慨陈词的感人情景。于是,在海外民运的集体努力下,一封封的推荐信,载着人间最美好的颂词,象雪片一样飞到了奥斯陆。一句话,没有海外人权与民运人士的努力协作,别说入围,就是上榜,也是不可能的。因之,不管过去、现在或将来,不管是谁被提名、谁来得奖,都是中国民运集体努力的结果,都是中国人权与民主运动集体的荣耀,都是对整个人权与民主运动的肯定。光荣,将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和整个中国民运。

诺奖提名运动应顺应民运新形势的发展***

现在,海外民运决定提名中国民主党极其主要代表人物争取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并动员全球力量,发起一场新的提名运动。在去年民主党建党初期,庄彦先生就曾经就提名民主党角逐诺奖的问题,和我交换过意见。我们取得了一致看法:如果民主党坚持下来,将推动民主党的提名运动。去年十二月,在纽约召开海外民运圆桌会议期间,夏星先生又跟我谈过提名民主党获奖的设想。当时,我建议他搞一个具体的方案。今年四月,在巴黎召开的欧洲民主党工作会议上,夏星先生起草的《关于提名中国民主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决议》,获得与会者的一致通过。夏星和我专门就此问题,向大会作了详细说明。随后,我走访了澳门(由于我进不了香港、香港的民运人士分批抵澳于我交换意见)、泰国、澳洲、日本、新西兰等地。各地民运人士不分党派,联合起来,组建了各地的民主党工作委员会,投入了支援国内民主党的工作。在此基础上,今年九月底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了民主党海外工作会议,成立了统一的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会议在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希哲的主持下,做出了一系列决议。在全球推动中国民主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大会的重要决议之一。为开展此一工作,会议并组成了特别的工作小组。

可惜,民主党的提名工作,起步稍晚,越过了提名截止期的每年二月份,最快,也要等到2000年才能上榜。否则,凭借目前国内民主党的声誉、以及中共对民主党打压引起的国际反弹和世界舆论同情,民主党如果今年榜上有名的话,中国民运今年获奖的机会就会又提高一步。

为什么推动中国民主党获奖的活动?这是因为,中国民主党的公开组建,将中国大陆的政治反对派运动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即反对党运动的层次。中国民主党的组建,是在共产极权国家公开组织反对党的伟大尝试;是在电子传媒时代、突破中共舆论和组织封锁而成功组党的创举;她的组建,已经将国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公开政治反对派人士整合在一起,改变了各自为政的分散局面;她的组建,也为在中国制度转型期间、一个替代政治力量的崛起开创了新局,因而有利于共产党政权解体时期中国政局的稳定。目前,虽然中国民主党有三十多名领袖和骨干被捕入狱,但其主体仍在活动,其大部分成员仍坚持在第一线,其组织仍在不断发展。总之,中共将其消灭已是不可能的幻想。中国老百姓、中国各界人士、世界各民主国家、全球媒体对中国民主党的关注说明,中国民主党已经成为中国人权与民主运动新的方向、新的主流和新的象征。

为了提高中国人权与民主运动获奖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把紧中国民运发展的脉搏,将民运新的代表力量和新的象征提交到到诺奖候选人的名单上。

当然,提名新的候选人,并不意味着否定以前提名者对民运的历史作用,也不意味着否定其他未被提名的民运人士的贡献。中国的民主运动是发展的,是分阶段不断提升的。每个时期,都会涌现出新的代表力量和新的代表人物。只有跟上历史发展的潮流,才能不断为民运再立新功。

关于提名一个政党获奖的问题***

有人提出疑问,提名一个政党有可能吗?诺奖还没有授予一个政党的先例。我们要说明的是,诺贝尔奖颁发的历史也是在不断演变的。诺奖并没有给自己划地为牢。起先,它只授予个人,后来,开创新局,授予了不少团体,如国际特赦、去年的反地雷组织和今年的无国界医生。只要对和平、人权、民主的事业做出过贡献,并对未来历史的发展有启示作用,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甚或一个会议、一个运动、一个政党,都有可能获奖。

关于民主党代表人选的问题***

诺奖是人类的创造,凡人所创造的事情,就不可能完美,因为,人不是上帝。在诺奖的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失误事件。如七十年代颁给越共头子黎德寿(与基辛格分享),就成了一个令人遗憾的事件。还有一件事,也值得提起。一九七六年度的诺奖曾颁给北爱尔兰和平运动的
代表人物 BETTY WILLIAM 和MARREAL CONIGAN。她俩领奖回国后,另一个该运动的主要负责人提出应当分享这份奖金,因为该运动的主要推动者的确是三个人、然而当时只能限制两人获奖。结果,那两位得奖者卷款逃到了外国,该组织也发生了分裂。这段历史,诺奖委员会也不再愿意提及。

为了杜绝类似上述尴尬事件的重演,为了对提名人负责,对诺贝尔和平奖负责,对历史负责,我们不得不对今后的提名活动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在新一轮的提名活动中,为避免因个别人在将来可能出现失误而影响整体民运和诺奖的形象,我们曾设想只提名民主党集体得奖。况且,中国民主党有了今天的影响,不是少数人努力的结果,她是整个民运多年成果的积累。但是,诺奖委员会有一个惯例:一个团体获奖必须有其代表人物。在此案不通的情况下,我们又曾设想提名几十名国内人士,特别是包括历史上为组织反对党而至今仍在坐牢的人士,如组建自由民主党而被判二十年、目前仍被系狱的胡石根等人。但是,诺奖委员会还有一个惯例:一个团体的代表人物不超过三个人。由于这些限制,我们只能提名民主党集体、以及其三名主要代表人物。如果限制在三人,绝大多数的意见是徐文立、王有才和秦永敏三位。当然,大家一致认为,他们不是完人,他们也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失误,将来也可能犯新的错误,但毕竟三人有一定的代表性。记得丘吉尔在回击批评民主制度的人士时,曾说:诚然,民主制度问题多多,但,请给我一个更好的!这句话,对我们遴选三位候选人,有着同样的启示作用:我们承认,他们问题多多,但是,请提出更完美无缺的人选!的确,在众多国内优秀的民主党人中,选择三人,难免挂一漏万,也不见得公平,但我们必须面对选择。在这方面,希望大家多做做那些有意见人士的工作。

值得提出的是,我们必须对诺奖一事抱着平常心的态度。得了,我们高兴,将之视为整体民运的荣誉和对整体民运的推动。得不了,也不意味着民运就不会取得成功。另外,就算拿了诺奖,也不一定就是定了江山。比如,前苏联三位诺奖获得者萨哈罗夫、戈尔巴乔夫、索尔仁尼琴,得奖后对苏联和俄国政局的作用都非常有限。得奖,只能说明过去,对于未来的作用,主要是看当事人的能否跟上时代的潮流。

提名不忘其他人***

如前所述,诺奖的提名受到很大的局限。在提名中国民主党及其三位代表人时,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其他对民运做出过杰出贡献和巨大牺牲的民运人士。就拿组党运动而言,不知有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之失去了自由,甚至失去了生命。象刚才提到的胡石根,还有张京生、刘京生等一大批人士,为了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至今仍身陷囹圄。单就筹组中国民主党来说,在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之前,就有很多人为之而坐牢。象贵州的寥双元、芦永祥,在五年前就因组建民主党而被中共投入牢房。还有更早的民主党筹建者。去年我闯关回国时,江苏的张玉祥(他现在是民主党江苏筹委会成员)曾跟我说,九零年,在南京,一批民批民运人士、包括几位现役军人,曾经建立中国民主党,并准备召开建党大会。不幸消息走漏,在建党会议正要召开时,集体被捕,很多被判重刑。可能还有更多不被我们所知的组党活动家,为了中国反对党的建立而做出了牺牲。可以说,中国民主党这几个大字,是民运人士用血和泪写成的。当然,组党仅是民运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为了中国的自由和民主,成千上万的人权与民运人士失去了个人的自由和青春。

在提名中国民主党角逐诺奖的时侯,我们还不要忘记在另一条战线-----看不见的战线上,为了民主的新中国而默默无闻工作的同志们。为了美好的明天,他们深入虎穴、长期不露,向中共党、政、军中进行民主教育工作,向工农群众中联络民主力量。在看不见的另一战线上,他们冒着比公开作战更大的风险。民主党人的一举一动,民主党人被压、被抓,还有国际舆论的关注;而在另一战线上的朋友,必须忍受长期的寂寞和孤独。他们的工作,只有在民主革命胜利之时才能被世人所知晓,甚至永远不能向外界所披露。中国民主党人是公开的,他们是中国民运道义力量的象征。但由于他们已经被中共盯紧,很多工作的推动,只能依靠不公开的战线。对于这条战线上的朋友们,不用说公开提名诺奖,连普通的新闻报导都不能提到。然而,他们的工作是任何公开的人士所不能取代的。我想,倘若民主党获得了诺奖,他们也会和我们一起微笑,虽然他们不能与我们一起,公开地喝上一杯庆功喜酒,但诺奖中,也应当包含他们的一份。在此,我们应向他们致以特别的敬意。

哪些人有资格提名候选人?如何推动?***

下列人员和机构可以向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推荐获奖候选人:
一,大学的政治学、历史学、哲学和法学教授;
二,各国议会的议员,或整个国会;
三,各国政府内阁成员;
四,历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五,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成员及历任成员;诺贝尔委员会指定的委员会顾
问;
六,海牙国际法庭法官;
七,国际永久和平局执委会成员;
八,INSTITUTE DE DROIT INTERNAT 成员。

推荐的方式是写推荐信。以上,我们将以大学教授、各国议员、内阁成员等为主要游说对象。推荐信越多越好。

再接再厉,为中国民运获奖继续努力***

仅管我们劝告大家得失心不要太重,应以平常心对待中国民运获奖,但不可否认,诺贝尔和平奖是全世界最注目的大奖,其它任何一个奖励都只能望其项背。获奖人的选择,有其一定的意向性。诺奖的颁发,不仅是对候选人过去贡献的肯定,而且更重要的是,还要顾及颁奖对该地区带来的影响。当国际民主社会的关注焦点集中在某一国家和地区时,或者反过来说,当诺奖委员会有意导向世界舆论关注某一个问题或某一地区的问题时(这一点往往被世人所忽略),这个问题或地区的候选人就有可能获奖。诺奖一经宣布,全世界的聚光灯就将集中在得奖人的身上,瞬时间,正义得到伸张,邪恶受到压抑,正邪力量的消长立即显现。正象对诺奖深有研究的夏星先生所言:诺贝尔和平奖这种点石成金的作用,把一大批小人物和弱者提携到国际舞台上来,改写了国际政治发展的历史。

在近年中,诺奖眷顾了苏联人权人士、波兰人权人士、南非人权人士、缅甸人权人士、东蒂文人权人士。诺奖的威力,就象一颗精神原子弹,猛烈冲击了那里的专制堡垒,将那里大多数独裁者赶下了历史舞台。看,波共垮台了,苏联解体了,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终结了,印尼苏哈托完蛋了。有人说,凭着中国民运多年来英勇的抗争,凭着中国民运对世界共产阵营解体的贡献,凭着世界对一个古老的中国走向人道、民主和文明的期待,诺奖轮也该轮到我们中国了。我们过去有推动其他民运人士提名的成功经验,我们坚信,这次民主党的提名运动,将做得更加出色、更有成效。但愿随着一个崭新的面孔-----中国民主党提名的出现,诺奖终究在中国找到了她应许的对象。
(1999,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