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吴义龙起草《关于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准则》(1999/10/2)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备委员会(吴义龙起草)

  公开、理性、非暴力、合法,是我们行动的四准则。它其实也是
民主和法制社会的基本准则,并作为创建中国民主党的首要条件。

  一、公开

  在筹组中国民主党的时候,最先确定的原则便是公开,其理由:

  1。创建中国民主党只是为了健全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目前的
政治体制中最缺乏的是分权制衡的健康的党团制度。相比较而言,有
独立而且相互监督与竞争的反对党存在,对于眼下的吏治腐败、权力
滥用、贪污成风的社会现实应该是首先考虑的事。我们的目标不是像
当初中共为了夺取政权,而是希望促进并通过自身的努力有助于实现
民主制度的最终形成,也即使政治制度得以健全。因此,系于这样的
社会目标,我们不怕被打压,而且是以准备坐十年、二十年牢的决心
来坚持该原则,当然也希望不要遭到打压。

  2。几年来中国沉闷的政治,不利于中国的发展,现存的政治制
度已严重阻碍了经济的进步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
亡(鲁迅),我们不希望中国被困死,我们就公开一搏。坐牢是在
所难免,只要当局给我们留下一点时间,制造一点社会影响,唤醒几
个国人,能振作当局政改的决心,就足够了 .当然要求我们不公开的
理由是公开了会受到当局的打压,但是不公开是否就不会受到阻
挠呢?事实上,受到阻挠是必然的,如何有效的开展组党活动?一是
迅速产生社会效应,二是有组织的政党有利于解决中国的问题 .自七
九年以来,国内组织独立政党的努力未曾停止过,由于是采用秘密的
方式,其社会影响几乎都局限在当事人被抓与家属受牵连上 .秘密组
党从来都被秘密地抓捕,这正是当局所期待的 .当局仍然作出理直气
壮的言辞:中国人享有结社自由云云 .而公开了,他的抓捕也就秘密
不了,当局的形象是要直接面对公众,面对国际社会,这显然有利于
社会效应 .

  我们的社会目标是完全正义的,公开了,当局了解我们到底想干
什麽、在干什麽,是有好处的 .中国的统治有一个传统即是恐怖统治 ,
在文革时期达到了极点 .恐怖统治是双重的,一方面,百姓不敢窥视
政权,不敢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另一方面,由于恐怖统治者惯于采
用恐怖手段,深知恐怖手段的恐怖,于是它也最经常地处于害怕被恐
怖者报复,即以恐怖对恐怖的恐惧中 .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恐怖社会
中为什麽当局对民间的风吹草动,都万分警觉且采取过激手段的缘由
了 .公开是有利于消解社会恐怖气氛;我们公开地组党,让一般老百
姓认识到:这没有什麽恐怖的,至多坐牢而已,我们不怕;另一方面
让当局看清我们,久而久之他也会认识到我们不是去寻求复仇,我们
也不要暴力夺权,当局恐惧民众的心态也会减弱 .

  中国还有一个专制的传统。我们认为共产党最初是不想营造个人
统治的,但它长期的活动方式却使这种个人统治成为不可避免,在一
切不公开的组织中,保密几乎就等同于生存 .为了保密,必然要对信
息及资源进行分割,越处于组织中心的人物他就掌握越多的信息和资
源。由于对信息,资源掌权的多寡,本身就是一个权力高下之分,要
避免这种状况在未来社会中复现,信息资源共享是完全必要的,
这也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准则 .当然任何组织都有程度不同的秘密,但
我们应坚持避免那种垄断信息与资源为目的的保密行为 .中国第三个
传统是社会分离 .中国是一个未充分融洽而不和谐的社会 .一个
典型例子就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行有行矩 .在中国,不同的区
域、不同的社会单元,比如:国家、企业、各行政部门、家族等等,
不仅内外有不同的道德标准,行为准则,而且还有不同的法规 .就一
个党而言,它就是一个完全可以被认作为不同于社会的另一个社会 .
在这个党内可以获得权力,也可以获得利益,它有不同于社会的一般
道德要求,也有其法规规定,如何打破中国社会的长期分离状态,建
立和谐融洽的社会,而面向社会公开,以社会标准为标准,以社会道
德为道德,以社会法规为法规,即我们无异于社会 .中国需要:
1、国有企业社会化;2、生产资料特别是土地社会化;3、社会事
务社会化。当然公开不是要剥夺公民的隐私权 .就目前而言,个人的
交流、通讯、与生活来源等属于个人隐私的范围 .政党组织不宜过问 ,
并应助其保护隐私 .

  二,理性

  认真研究20世纪中国社会史,会发现是应一个缺乏理性的社会 ,
很多社会变革,制度的确立,很难找到其中理性的成份 .比如中国为
什麽贫穷落后,为什麽动乱不安?五 .四的先贤们以为民主与科
学可以解决问题,而所谓民主、科学与信仰的关系如何,其理解各有
其说,茅于轼先生认为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权,或许可以从
根本上回答上面的问题,但离五四已经八十多年了?为否定而否
定的激情快意式社会运动,几乎贯穿着这个世纪的全部历史,最令人
感慨的或许是中共的历史 .中共自诩为最激进的政党,但四九年以后,
在中国建立起来的政治经济制度,在革命与激进的形式下,却重蹈了
历史的覆辙:经济制度确立公有制,实际上是国家所有制,而这恰是
中国几千年来的基本经济制度,只不过那时的国家是以帝王的名义而
已,人在这个新制度里再次淹没,而几千年来不能改变不能
使中国振作的制度又怎能在几十年里振作这个国家呢?这里的误区就
在于套西方的政治学,而不分析中国的传统结构,政治制度,则重新
恢复高度集权的自上而下的统治模式 .几千年来人间的神(国家)而
不是人仍然高高在上 .那种国家政权于 \社会民众对立并互相恐惧的
现状丝毫没有改变,而六十年代毛泽东却是以另一种更为荒诞的奇思
怪想代替理性而造成了空前绝后的民族灾难 .其次我们要理性的认识
民主 .真正的民主只能是规则与程序下的自由,也就是说没有法
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意 .民主是每个人基于自己的利益与认识,通
过一定的规定程序,依照一定的规则,表达自己意志的社会行为 .当
然这些程序与规则的产生本身也就是民主的,民主原则中还有一条十
分重要的观念,即当利益冲突时,采取妥协与对话的原则而不是诉诸
武力和对抗 .其三,理性处理社会事务,对话与妥协也应该是我们目
前解决社会事务的理性原则。回忆中国近百年来,失去的机会太多,
有两次是在国共两党的对立与对抗中失去的,一次是在北伐初步胜利
之,部分共产党违背陈独秀中央的民主原则去创建工农武装割据,
以期独自获得政权,这时的国民党自恃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根本不习
惯对话与妥协,党派混战从此开始 .第二次是抗日胜利之后,如果有
一方能坚持对话与妥协,中国的民主制度将由于两党制约很可能早已
实现,然而妥协就从来未曾来到中国大地,国共两党的历史我们不能
不记取!

  为了实现全社会的妥协即宽容,我们确立不对立不对抗
的立场,我们的口号是:我们没有敌人!我们与中共没有原则的
冲突,甚至在大多数的利益上也是一致的 .就执政的中共而言,如何
通过改革,保证其执政党的地位,就是其利益所在 .而改革本身就需
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的一个系统工程,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
败,不管是什麽政党 .中共一面声称要坚持改革开放的政策,而改革
的道路只有一条即科学的道路,掺杂进任何私货,改革就不可能成功 ,
因此中国民主党与中国共产党怎麽可能有原则的差异?对中共而言,
需借这条道路保住执政党的地位,,我们希望由此达向民主社会,利
益是何等一致!如果中共开放党禁,自己来搞多党制,那该是一项最
节省的社会工程,也是中华民族的大幸 .不管是谁在推进民主制度的
建设,其价值都是一样的,都为中国的民主建设作出了贡献!历史会
记住。

  三、非暴力

  在我们的四原则中,非暴力是最早的两个原则之一(另一个是公
开),事实上在两个原则之外,还有一条原则即不搞群众运动 .我们
认为政治是政治家的政治,改变全民政治为政治家的政治,是保证社
会平稳的一项基本策略。非暴力,简单的说,首先,我们主张民主即
对话与妥协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其次,我们主张武装力量国家化;
其三,我们主张和平,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不管这种暴力的借口如
何。

  中国是暴力事件最频繁的国家之一,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极为深重
的灾难,我们将以非暴力的形式去实现我们的社会理想与社会目标,
这需要全民的宽容。需要不同党派之间的对话与妥协,才能最终实现
:因为全社会的根本利益都系于民主政治健康发展,所以我们无需采
用强烈对抗的方式解决相互间的分歧,无需采用暴力;我们只是从社
会科学的角度,从人类历史来提出民主社会模式 .当然,任何认识都
有它的局限,我们的认识也如此。但不同的认识,也不是诉诸武力的
条件。我们不以暴力复仇的方式去寻求我们遭遇的不公正,但我们有
权要求法律、社会与论包括国际舆论参与评判,我们的非暴力原则还
包括,不作恐怖威胁,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不在军队中发展党员 .

  四、合法

  关注民主党发展的朋友可以发现从一开始筹组中国民主党之时,
我们就寻求合法的努力 .当初根据社团管理条例以筹委会
的名义向浙江省民政厅申请注册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但我们
并没有将它作为民主党运作的一条原则。原因是:在目前中国的法律
系统内,还有许多法律不仅违宪,而且包括宪法的个别条例在内的一
些法律甚至本身就不合法 .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提出了合法的原则,这是我们宪政民主
的社会目标所决定 .

  关于合法的原则,我们有这样的说明:

  1、法律所允许的我们坚决做;

  2、法律不反对的我们也做;

  3、法律反对的,而其本身不合法的,我们合法着做;

  4、在不同的法律中,宪法,联合国宪章优先 .

  目前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与全国各地民主党成员,自六月
份以来多次受到中共的打压、拘押、监视居住、抄家、没收电脑、通
讯器材 .最近又对吴义龙、毛庆祥、朱虞夫、徐光等四位先生以颠
覆国家政权罪被宣布逮捕,对陈树庆先生则以监视居住的名义 ,
秘密关押 .目前我们和家属正在寻求法律的帮助,我们也呼吁社会舆
论包括国际舆论的关注、评判 .但是我们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
合法的行动准则不变 .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备委员会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

  查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