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就北京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代群众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2000/7/24)

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

  全国人大各位人大代表:现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
事反映给各位代表,希望你们能给予关心。

  一、北京广大市民不满意新的拆迁政策

  近来北京市公布了新的搬迁政策《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
》和《北京市城市拆迁补偿的有关规定》,我们看到,很多市民对此
非常不满。尤其是面临拆迁的广安门到广渠门沿线地区的居民和右安
门一带的拆迁户,他们经常聚集在广安门到广渠门这条大街两旁谈论
这一事情。由于在瓷器口附近聚集的人太多,有关部门不得不出动警
察来维持秩序。

  面临拆迁的多是老城区的平房,住在这里的多是我们这些普通老
百姓,有钱有势的早搬到宽敞的楼房和别墅去住了。这里的房屋大多
很破很烂,即使这样的住房,我们还是很多人挤在一间房子里。我们
多年来盼着拆迁,想通过拆迁改善一下自己的住房条件。现在我们面
对拆迁,我们却犯了难,根据现有的拆迁政策,我们不但不能改善自
己的住房条件,很有可能我们将失去我们现在的居住条件。

  二、我们老百姓是福利住房制度的受害者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行着福利分房制度。在我们每个
人的工资中,既不包含买房的金额,也不包含租房的金额,甚至不包
含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一些人分到住房,享受着相
当于免费的住房、取暖,这决不是国家对他的恩赐,而是他的劳动所
得。一些人没有分到住房,没有享受到相应的住房、取暖,这是国家
对这些人的最大的侵占。

  几十年来,我们每个人的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被国家以多种
方式截留了下来,之后又以多种方式分配到各个单位,各个单位用这
些金额来修建住房。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着极大的不公,一些单位得
到了很多修建住房的金额和修建了很多住房,而另外一些单位得到很
少,甚至根本没有。得到很多的自然是有权有势的单位,例如国家的
各个部委,没有得到的自然是一些中小企业。

  单位修建好住房后,单位将这些住房分配到各个职工,在这个过
程中,存在着更大的不公,一些人分的很多,一些人分的很少,甚至
没有,分的很多的自然是有权有势的领导,没有分到的自然是我们这
些普通老百姓。几十年来,由于实行这种住房福利分配制度,广大老
百姓过着十分痛苦的生活。很多家庭是一家三代,一家四代挤在一间
小房里,成年的女儿还与父母同居一室;夜深了,老夫妻不能回家,
因为他们的儿女们还要洗浴;一些年轻人面临结婚得不到住房,有情
人因住房紧张难成眷属,美好的姻缘化成泡影。

  与老百姓相对应的是,一些国家的机关的工作人员、一些企事业
单位的各级领导,他们的住房则是另一种情景,他们一家有着两套、
三套、以至更多的住房。这些房子,他们住不过来,就闲在那里,或
者把住房出租出去,租给那些在外企打工的白领,通过出租住房,他
们一个月可以有着几千元的收入。

  中国实行的住房福利分配制度,收益的是各级领导干部,是有权
有势的人们,而不是我们老百姓。这个住房福利分配制度,我们老百
姓很不喜欢。

  三、我们老百姓将是新的拆迁政策的受害者

  我们老百姓是住房福利分配制度的受害者,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因此在改革开放初期,有关领导提出要补偿对我们老百姓的欠帐,实
行旧房改造。从那以后,我们老百姓就有一个梦想,梦想着通过拆迁
改善一下住房条件?br>
  十年前,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们的老房子拆了,
我们搬进了国家盖好的新楼房。相对于那些老房没拆就住上楼房的人
来说,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占国家便宜,但我们还是心存感激之情。的
确那时国家还是为了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如果你家有一个同居一室
的成年儿女必使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这几年,一部分人又实现
了这个梦想,我们的老房子拆了,我们搬进了国家盖好的新楼房。但
是这时国家变了政策,我们老房子拆了,根据老房子的大小,国家折
合一笔钱,根据这笔钱多少,我们搬进相应的楼房。而这笔钱并不多,
我们只能在边远的郊区住上相应的楼房。如果你家老房子小,折合钱
后,你家的住房条件还是没有得到多少改善,你家的成年儿女仍要和
你同居一室。

  现在要实行新的搬迁政策,根据这个政策,我们很难再实现我们
多年的梦想了,我们的老房子拆了,国家也给我们一笔钱,例如,我
们一个一家三口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小屋里,按照新的政策,我们
将得到十多万元人民币。可是这笔钱即使在边远的郊区也买不了一个
一居室,我们只能向银行贷款了。可是我们一个月的收入好的也就在
千元左右,在还完每月的一两千元的贷款后,我们将如何生活。

  我们是老百姓,我们祖辈大多也是老百姓,我们的祖辈在世时他
们盖了几间住房,或者租住了几间住房。这些房屋传到我们手里,使
我们几十年来有个栖身的地方。对一些老百姓来说,这个栖身的地方
很不体面,但我们必定有一个栖身的地方。例如我们一个三口之家,
住在一个一间十几平方米小屋里,房前盖了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厨房,
栖身在此,也算过着温饱的生活。如果我们搬迁了,搬到边远的郊区,
我们一个月再还上一两千元的住房贷款,我们的温饱生活就没有了。

  四、不合理的补贴

  如果我们的住房很大,那么在折合钱后,我们还能住上基本的住
房,可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从来就没有分配过住房,很多是一大家子人
挤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如果国家已经把我们多年的买房、租房、取
暖金额还给了我们,我们也能住上基本的住房,可是国家从来没有把
这笔金额还给过我们。

  就调整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负
责人曾问答过记者的提问,其中有一句话说的是 "要减少原来补贴方
式的福利性色彩。" 原来的拆迁政策有无福利色彩,我们不争论,现
在的政策要减少或者说取消福利性的色彩看来是真的。取消福利色彩,
和我们老百姓一笔一笔地算经济帐,对这点我们是双手赞成,因为住
房福利分配制度,我们从来是受害者。

  现在我们要好好的算一算这笔经济帐。我们以一个平均年龄50
岁、平均工龄30年的夫妻为例。

  如果他是国家干部,他们30岁后,他们大多都有了一个两居室,
他们在这个两居室中住了20年。以现在的市场房租来算,一个两居
室一年是2万,20年是40万。这个国家干部一家,国家每年还要
给他们交取暖费,每年大约是2千,20年是4万。这个两居室目前
价值最少也在27万以上,而他们可以7万元买下来。也就是说,国
家又给了他们20万。而我们很多普通老百姓,国家一直没有分给我
们住房,国家也没有给我们交过取暖费,国家也没有而且以后也不会
以一套两居室7万元的低价卖给我们住房。这一切加起来,对于一对
平均50岁、平均工作30年的夫妻来说,国家最少欠着我们64万,
这里还不算利息。

  1999年9月1日北京市政府印发了《北京市进一步深化城镇
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实施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一方面谈到
要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另一方面也提到了对多年无房老百姓的补偿问
题,但它的补偿金额是远远少于我们上面的数字。我们要求国家补偿
我们多年的住房、租房、取暖金额,我们用这笔钱去买市场商品房。
在拆迁时,如果我们的住房是祖上留下的房,我们只要市场商品价格,
不要补偿,如果我们的住房是国家的住房,我们必会交还给国家,我
们不会提任何其他要求,在拆迁时,我们不会做拆迁钉子户。

  可是我们目前看到是,一些国家机关仍在福利分房,他们继续分
到价值几十万、上百万的住房。可是同时我们还一直没有得到国家许
诺给我们的任何住房补偿。

  五、下岗、失业人员在面临拆迁中的绝望

  面临拆迁的多是老城区的平房,住在这里有很多下岗、失业人员。
有钱有势的搬到楼房去住了。一些在大单位、效益好的单位的职工也
搬到楼房去住了。这些下岗、失业人员为了维持生活,他们或给人打
工、或做点小买卖。给人打工、做点小买卖只能在老城区,只能在他
们现在生活的地方。如果他们搬到边远的郊区,他们给谁打工、他们
小买卖买给谁。搬到那里,他们只有面临生活无着。这些下岗、失业
人员大多给国家工作了多半辈子,给国家工作的时间占他们一生能劳
动时间的50% 、60% 、70% 、80% 、90%.他们下岗、失业
了,他们失去了一切,他们没有了退休金、没有了退休后的医疗费用、
没有了退休后的住房费用,国家、单位不会在再给他们提供什么住房、
取暖的费用。

  一个正常退休的人,在他们退休后的几十年中,他们需要几十万
元。一年需要上万元。这一点不夸张,不算别的,就算医疗费,没有
几十万也下不来。如今瞧一次感冒也会要你几百元,何况大病。而老
年人是一定要得病,平时不得,在临去世之前也要得。这些费用,不
是国家对他们的恩赐,而是他们工作一生的劳动所得。

  而这些下岗、失业人员,失去了这一切,失去了这几十万元。更
准确的说法是,他们失去了这几十万元的50% 、60% 、70% 、
80% 、90%.这是国家、单位对他们的最大侵占,而这种侵占是致
命,因为将面临他们老年,他们面临失去劳动能力。

  现在他们在老城区打点小工、做点小买卖。一面养家糊口、一面
给自己老年后留点积蓄。搬家了,搬到边远的郊区了,他们再欠一身
贷款买房的债。他们的面临的是什么,他们不能想象,我们也不能想
象。六、我们的要求

  多年来,一些开发商在北京郊区盖了很多楼房,这些房子多年来
一直卖不出去,被积压了下来。这些楼房或者由于是豆腐渣工程,或
者是由于是地处远郊离城太远。据有关报纸说,新的拆迁政策中,异
地安置以积压房为主。通过拆迁,这些房子卖给了我们老百姓,开发
商甩了包袱,发了财。这些住房如果是豆腐渣工程,我们老百姓将是
后患无穷。我们搬走了,开发商在我们原来居住的地方盖了大厦,这
个大厦可以是20层、30层,开发商可以以每平方米1万元的价格
卖了出去,开发商发了大财。

  我们认为政府有关部门不应只占在开发商的立场上制定政策,也
要站在我们老百姓立场上考虑一下问题。

  为此,我们这些住房困难的老百姓,向国家最高权利机关--全国
人大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要求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我们的要求是


  一、修改目前的拆迁政策,拆迁政策应由各级人大来审核。让拆
迁户无忧无虑地搬迁。

  二、尽快发给我们住房补贴,让住房困难的居民得到应有的经济
补偿。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

  2000年7月24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