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关于中国民主党党史中的几个疑问,王希哲答王有才

2004年6月26日,王希哲与王有才在旧金山花园角假日旅馆休息厅,就中国 民主党的一些问题交换了意见。王有才提出了中国民主党党史中的几个疑问, 王希哲依据文献资料,给予了解释如下:

(一)
王有才问:说是徐水良曾劝我退出民主党。我是民主党发起人,我怎么会退出?有这样的事吗?

王希哲答:有。文献如下:

徐水良先生劝王有才退出浙江民主党的传真信(手稿传真复印件,存王希哲处)

有才:
  
我们太天真,太书生气.但我不悔.我做了一件值得做的事, 帮了一个值得帮助的人的忙.我感到满意,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你也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我已递交了辞职书,出来了.你是发起人,不好退出,比我还艰难.但你无论如何要让人知道你不与污泥浊水同流合污的决心和勇气.虽然他们将泼你一头一脸的脏水.但只有决心和勇气才能自己被毁灭,拯救自己.
 
保重!
             徐水良
            1998年9月18日

王希哲向王有才解释:这封传真信你是应该收到的。因为这个期间,你与徐水良有正常电话通话。例如你给我的一封提到张龙的信说:

我接到水良的电话后就态度非常严厉地明确告诉了张龙这一点。因为我们与水良在国内时交往甚多,当时(筹委会成立之初)水良打电话给我,我非常支持他在海外给我们联系的主张,事后我与东海和林辉电话作了商议,大家很高兴海外有人联系。事实上,水良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王有才9月初给王希哲的信)

(二)
王有才问: 我听说你(王希哲)说,我98年出狱后不久就在浙江被边缘化了,是吗?

王希哲答: 是的。徐水良劝你退党事件后不久,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发布《第一号公告》,公布了新领导班子(过去公开对外牵头的是王有才王东海林辉),你已经不在新的领导班子名单中,我意识到你已被排出浙江领导班子,这就是边缘化了。我那时猜测这件事可能与徐水良劝你退党事件有关。但到底是否有关,我一直也不清楚。

王有才问:呀!有这样的《公告》?怎么我不知道?

王希哲答:有。《公告》文献如下: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第一号公告
公告
(第一号)

一、 经研究讨论,兹决定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并以
   民主程序选举产生以下人员担任相关职务: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负责人          祝正明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联络及发言人     吴义龙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秘书长          朱虞夫

二、 以上人员经常务工作组三分之二多数可以进行罢免。
三、 以上人员任期暂定六个月。
四、 常务工作组按照浙江筹委会集体的意志进行运作。
特此公告
1998年9月(日不详)

王希哲继续解释: 这个《公告》你应该看到的。因为那时你不在狱中而是和他们在一起。事实上这个《公告》发布后直至王策回国见你导致你再入狱期间,外面似乎也没有再听到你对民主党问题发言了。你说不知道这个《公告》,我真很奇怪。难道是他们私下搞的?但怎么能一两个月都瞒得住你?祝正明、吴义龙、朱虞夫三人现在都在狱中,暂时也无法求证了。

(三)
关于王有才主张不要提什么民主党创办人,自已也不是创办人的问


王希哲答:

很同意有才。事实上98年海内外组党是为了一个共同的推动中国反对党诞生的历史使命呼应,虽有先有后,但很快站到一起来的。王有才王东海林辉是出面倡导人,但这之前王炳章秘密回国已与王东海深谈组党,朱虞夫也高度评价王炳章:

  一九九八年是民运史上难得出现蓬勃生机的一年,新年伊始,国内许多关心政治前途的人们从外台的新闻广播中听到有个叫王炳章的,从南方入境" 风风火火闯九州" 一路北上,大家在关注,手心捏着汗,默默
祝愿他突破围追堵截。圈内圈外的民运人士从这一路的消息中,捕捉到几点信息:一、海外想要有所作为的民运人士急欲促进国内的政治改革,打破" 万马齐喑"的沉闷;二、王炳章放弃海外优渥的生活,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甘蹈险地,无畏精神鼓舞国内人士;三、王炳章一路宣传政党政治,鼓励大家以结社自由来冲击党禁,有志者不妨起而行之。该事件虽以王炳章被捕驱逐结束,但是平静的国内民运圈被激荡了。(朱虞夫给洪哲胜和海外民运的信)

要说民主党创办人,王有才和浙江的诸同志外,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庄彦谢万军徐文立等,都是创办人。民运的主要舞台在国内。突出宣传国内人物是正确的。但宣传和事实,往往是两回事。在讲党史的时候,就必须严格参照原始文献。有些人自我膨胀如谢万军,出来就说他是创办人。要说创办人,他远远在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庄彦之后。

XXX,XXX建议王希哲,傅申奇抓紧筹建民主党海外筹委会

希哲先生:

所寄的文章和邮件均已收到,写得很好,建议你与申奇等抓紧筹建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协调各省市筹备委员会的组建工作。如要正式的建议书,会按你们的要求发出。
 
XXX、XXX等

王希哲复信建议先建立民主党海外后援会的意见

XX,XX,XX,XX诸友:
关于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在有才被正式逮捕那天,我们已在波士顿的紧急会议上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以海外目前的状况,仍以民主党海外后援会的形式对国内进行协调和支持为好,可以大家一心.成立民主党海外分部容易产生许多你们想象不到的矛盾,反而抵消了力量.何况民主党在国内的前途还并不明朗.虽然山东已跟上,但以国内目前的状况,想就以这一次冲击,便可稳固得到合法组党的成果,怕还不行,最后可能还会双方让一步,退党为社,保住结社的合法权利,这就是大突破了,也合符历史在合力中进步的规律.但无论你们怎么决定,形势怎么发展,海外后援会的形式都是足以对你们支持和协调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你们下一步究竟怎么打算.我们建议你们再次注册,坚决和政府司法厅打行政官司,一直上诉打到最高法院,打到人大常委,这在你们不但是合法的合理的,而且在我们的配合下,也是最足以广泛扩大你们在全世界的影响的.你们的影响越大,你们的地位就越稳固,切记!因此,你们生存的关键,就在你们能否占据合法这个制高点通过打法律官司来尽可能地扩大你们的影响.请考虑以上意见后回电.

王希哲 9/6 于波士顿

(四)
关于徐文立在民主党建党中的地位

对怎么有民主党四主席?以及徐文立在民主党建党中的地位王有才询问了王希哲

王希哲答:
徐文立97年底至98年上半年,在积极发展《空中民主墙》的活动中,贡献极大,实际为后来的各省响应组党,打下了组织基础,准备了条件。但严格从党史的事实角度说,在浙江发起民主党组党早期,文立提出的口号是广交友,缓结社与山东牟传珩提出的口号广交友,不结社呼应。98年10月11月间,他着手创建民主党京津党部,并发起组织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会,这是他改变方针后的决定,也确是他自己的决定。

海外长期有种谣言,说是鼓动民主党从申请注册筹委会策略变成成立党部,是王希哲的主意,是徐文立秦永敏等执行了王希哲冒险主义路线的结果(笑话)。我过去不愿多作分辩,因当事人都在狱中。现文立已来到美国,这段成立京津党部的历史和推动各省成立党部的历史,最好文立合适时,亲自出面写一个回忆。但后来的事实使我发现,文立当时推动各省党部的成立,未必是错的。他打下的京津党部的基础,和后来以这个京津党部为骨干组建的民主党联合总部,它的认真的组织真的成为了后来民主党坚持多年的中流砥柱。他的干部查建国、高洪明、刘世尊、何德普等都是极优秀的。不是联合总部不惧牺牲前赴后继的坚持,民主党恐怕早就烟消云散,不再有国际影响了(浙江筹委会部分党员坚持的局限于当地的活动,影响无法与联合总部相比)。我认为这仍与徐文立的贡献分不开的。

至于四主席,正是查建国领导发起的联合总部的决议所推举:

查建国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公告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
  (联总文1号)

中国民主党北京党部、湖北党部、辽宁党部、天津党部、陕西党部、河北党部、河南党部、北美党部即日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联合总部领导机构总部委员会。由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王希哲、陈忠和、张汉江、萧诗昌、吕新华、魏林文、锺积林、刘飞跃、吴树江、王志强、王泽臣、王文江、付升、刘世遵、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王志新、王平渊、冬钱、林伊缅、魏晓冰、王强、施军、王根田、王林海、陈晓昶、丁贵雄,三十一名委员组成。

总部委员会四常任主席:徐文立、王希哲、秦永敏、王有才

总部委员会下设两个常设机构:执行委员会(简称执委会)和监察委员会(简称监委会)。

执委会委员:查建国、陈忠和、王泽臣、付升、高洪明、刘世遵、冬钱、张汉红、王强、吴树江、施军。执委员国内委员按排名顺序轮流每人主持执委员工作三个月。主持工作期间为总部委员会执行主席。

监委会委员:萧诗昌、何德普、林伊缅、王文江、吕新华、王志新、王志强。监委员委员按排名顺序轮流每人主持工作三个月,主持工作期间为监委会主任。

联合总部恳盼中国民主党各省市筹委会,根据各地情况完成建党程序,在正式组建党部後加入联合总部工作。

联合总部愿和中国民主党各省市筹委会,各地民运人士共同为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而努力。

联合总部的首要目标是:在中国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建立分权制衡的民主宪政,当前三大任务是:加强自身建设、维护公民权利、推动政治改革。

联合总部坚持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的宗旨,坚持公开、理性、和平即非暴力的政治原则,遵守中国现行法律,与中国共产党等其它九个党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共同为中国民主自由的事业而奋斗!

注:接山东筹委会负责人谢万军电话通知:山东党部成立,叁加联合总部工作,此事待後正式下文

执行主席查建国
1999年2月13日

至于王有才说,他并不承认这个推举。不要紧,别人的推举和自己的承不承认(追不追认)是两回事。

我(王希哲)一开始也没有承认。后来才给浙江的信中作了解释予以承认了:

王希哲就联总建立海外总部系统给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同志的信

XX兄:

知道你能收到信,向浙江同志通报一点情况和提出一点建议。

去年二月,北京查建国等同志组织民主党联合总部,推选文立、永敏、有才和我为四常设主席。那时,我一直低调处理这件事。因为我考虑到它和全国筹委会的关系问题。浙江同志虽然有些意外,但尚能顾大体。虞夫给我来信问我意见,甚至提出只要我们支持联总,浙江可以考虑参加。

本来按照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理想的途径,在全国各省或大多省成立民主党筹会后,每省选出代表,出席召开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成立它的中央机构。但随之白色恐怖到来,中共下手逮捕了徐秦王等,加剧了对新生中国民主党的迫害,各省筹委会协商一致到全国代表大会的路线显然走不通了。这时,查建国、高洪明等同志毅然决定,先团结一部分原意走到一起来的省市立即成立联合总部,有个坚强核心,逐步扩大,最后达到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目的,这就有了另一条途径。现在看来,这条途径是比较现实的,踏实的,可操作的,也是比较正确的。全国筹委会是一个意向的、松散的筹备架构,它没有权威的隶属指挥系统,而联合总部则是一个有权威指挥系统的实体机关。没有前赴后继的联合总部权威机关,国内民主党要在这两年白色恐怖下坚持旗帜不倒,是难以想象的。

没有权威隶属系统也给海外造成极大困扰。任何人都可以拉山头宣布自己是民主党。这问题不大,只要你承认民主党党纲,总要有个先山头后统合的过程。问题在海外一些人总要把自己打扮成整体民主党,包括国内的总代表,喋喋不休地声称它受了国内多少多少省民主党包括你们的委托,那怕你们早已一再地正式发电否认并加以谴责,也无法使他们的收敛一些。他们后面还有一些可疑的人操纵,更加重了民主党海外发展的困扰。

鉴于这种状况,今年五月,我与北京联总坚持负责工作的同志协商后,发布联总《5.30公告》,决定在海外高举民主党联合总部的旗帜,采取查建国、高洪明等同志确定的方案,先明确民主党组织隶属系统,再走向团结整合。

联总之外的所有民主党组织,我们承认它为兄弟组织,但没有组织关系,各自向自己的行为负责。

因此,我向北京联总总部正式确认了我的常设主席身分。在海外原徐文立同志建立的联总北美党部的基础上,着手组建联总各大洲党部系统。

周建和,张英同志组织的民主党北美,欧洲临委会系统曾一再承认我为名誉主席或主席,我作为联总常设主席,为明确和理顺隶属关系,建议临委会加入联合总部,以利于民主党的团结和整合,为周建和,张英同志拒绝。

民主党上海筹委会没有参加联总。周建和同志作为原民主党上海筹委会负责人,国内没有参加联总,现在也不愿意参加,这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关系,联总海外系统可以在同时是临委会名誉主席或主席(报给我的文件称主席)王希哲的协调下,在工作中使两者合作起来。

但我仍然希望周建和,张英同志领导的临委会早日参加到联合总部来,使民主党海外的整合早日跨进一步。

我再说一遍,联总去年二月六日成立发布的联总1 号文件决定:

联合总部恳盼中国民主党各省市筹委会,根据各地情况完成建党程序,在正式组建党部後加入联合总部工作。

联合总部愿和中国民主党各省市筹委会,各地民运人士共同为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而努力。

这个方案比先协调一致,再召开全大的路线更现实,更合理。我赞成这个方案,坚决执行这个方案。

国内怎么办?我希望国内尚未加入联合总部的各省尚在坚持的民主党筹委、党部,也早日加入到联合总部来,去掉派性和狭隘山头利益的考虑,促成国内民主党政治高压下骨干力量的团结,以开辟新的局面。

若因组织体系已经破坏,无法作出这种决定,那也好,暂时维持原状。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系统将一如既往地给予坚持阵地的国内各省包括非联总系统的民主党组织以力所能及的一视同仁的后援和服务。

希望早日听到你们的意见。

希哲于美国海湾2000/6/21
------------------------------------------

王希哲与王有才关于民主党党史中的几个疑问意见交换就到这里。

王希哲表示,王希哲一直定位自己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后援者。承认四主席之一,也是因民主党领袖们都入狱了,他觉得负有责任来担这个担子。现在文立、有才先后出狱,王希哲希望他们能够重新把民主党担子担起来。看到文立发起了救援秦永敏活动,很高兴。无论文立、有才今后对民主党路途怎么走,有怎样的设想,希哲都会全力支持,不会干扰他们。希哲还有自己的很多方面的事要作。

2004年6月29日
美西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