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评王有才的释放(1998/8/30)

王希哲

1974年,李一哲在他们的大字报《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序言里,介绍自己时
自嘲地说:我们是所谓不畏虎的年轻人.但也并非不知道虎的凶残.甚至可以
说,我们是被那种动物吞噬过一回,但终于咬不动,吞不下去的余生者.脸上留着爪
痕,不是漂亮人物!
这段话,是李一哲青年们那时面对共产党镇压机器而极端渺视的自负气概的写照.但
不很准确.因为咬不动是可以说的.李一哲们都没有向高压和监狱投降.但吞
不下去却未必.事实上,不说以前,,大字报以后,韦国清就又把他们吞了(
投入监狱)两年.若不是76年四人帮的垮台,怕难说还要吞多久.谁都能看到,过去
的半个世纪里,只要中国人民对中共的专制统治有所反抗,共产党要吞谁,简直是没
有吞不下去的.更不消说咬在口里后,你反抗,他还会把你好好地吐出来这样的事.
但这样的事情今天居然就发生了!
浙江中国民主党筹备会主要负责人王有才,在被中共专政机器吞噬了一个多月之后.
在其同党仍在大肆活动下,竟被撤销了逮捕,释放回到家中.
王有才的《逮捕通知书》的拷贝件就在我的手上,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
个罪名是吓死人的,撤销了,真是个奇迹.
让我们探讨一下它的原因.

1.这次浙江的中国民主党筹备会表现了一种不畏强暴,前赴后继的群体战斗精神.
你们看,当王有才,王东海,林辉等人被捕后,王培剑,朱虞夫,祝正明,毛庆祥,
王荣清,毛国良等第二线力量立即不断地向海内外发出抗议,要求再注册,申请上
街示威,并同时在陈希同审判,大洪水募捐,印尼虐华等举世瞩目的全局性事件中
以中国民主党筹备会的名义,勇敢地公开活动,特别是为灾民捐献和送到灾区,浙
江警方都不得不为他们的精神表示赞赏.这个党的气势和斗争水平,已足以使官方
对他们刮目相看.
但是,不畏强暴,前赴后继,有理有节,这样的斗争,过去也都发生过.特别是一
九七九--八零年的民主墙运动和全国民刊协会运动,那时的民主战士,也都表现出
过大无畏精神.你们看,魏京生入狱,刘青站出来;刘青入狱,刘国凯率全国民刊
协会都站出来.但其结果,他们几乎无一幸免地被中共的专政机器吞食了下去.入
狱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使行人到此,有泪沾襟.所以,仅仅大无畏精神,还不
能说明王有才的奇迹.
2.第二个原由是国内外团结一致的声援和国际社会的关注.
这当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七月十日,民主党人大逮捕事件一发生,北京徐文立就倡
议发起海内外同声共气的后援会,从法律,经济,道义各个方面对浙江中国民主党
以支持.于是,二十几个城市由林牧老先生率领的上百人的签名呼吁;浙江,湖南
的申请游行示威;东北王文江,西安张鉴康,北京周国强等律师的联名声明要求为
浙江民主党案作义务辩护,武汉中国人权观察秦永敏接待民主党赈灾代表毛庆祥;
徐文立要求率团旁听王有才出庭受审并愿陪同入狱;因宣传独立工会身处劳教迫害
中的山西大同煤矿工人李庆喜公开向浙江民主党人捐款100元.
在海外,由民主党海外发言人徐水良牵头,立即组成包括了几乎全部海外民运组织
(除中国人权)的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在美国、欧洲、日本、香港,开展了一系列
轰轰烈烈的抗议、示威、游行、募捐等活动.这些活动原计划九月上旬美国国会复
会期间再推向一个新的高潮.民主正义党在波士顿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届时由该党主
要负责人带队到白宫举行接力绝食声援.
国际方面,事件一开始,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国务卿奥布莱特就对浙江案向中共政
府表达了关注.过几天,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观察员罗宾逊夫人将去北京.她的皮包
里装满了中国国内外民运团体,向她提供的中国民主党案的材料.同时,在华盛顿
,在自由中国运动连盛德、叶宁的成功游说下,共和党众议员诺尔巴赫等将发起议
员联署,专门就中国浙江民主党迫害事件向国会提出对中共政府谴责的议案.

国内外反应如此强烈,压力如此巨大,这是过去没有过的.但这还不能完全说明王
有才被释的奇迹.如果没有更深刻的原因,以中共传统的顽固,它是不会轻易在外
部的压力下作如此迅速的妥协的.
3.第三个原因是中共自身的变化.我观察这应该是最根本的原因.如果说七月十
日前,浙江公安、国安部门对申请注册的民主党人的拘留、审讯、逮捕仍然反映着
中共政府中的旧思维旧力量在按几十年一贯的旧轨道惯性运作的话,那末后来,对
民主党人的逐步释放和容忍;最后,王有才的撤销逮捕.确实是向我们暗示中共政
府中掌握中枢的一种新思维、新力量已经在逐步起作用了.
今年十月联大开会,中共政府将按照江泽民向全世界作出的承诺,签署《联合国公
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了.这个公约一签,无论中共的顽固党人们还怎样的
认定天不变道亦不变;也无论世人还会怎样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中共政府,事实
上,中共政府已不可能再一成不变地按它旧的统治理论,旧的统治方式统治下去
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无论如何与联合国人权公约是不能相容的.它是难以通
过强词夺理的解释来为共产党的阶级歧视,阶级迫害行为找到庇护所的.这个公约
一旦通过中国政府的签署,便成为了中国的统治法和统治意识形态(主权国家承认
和加入的国际法约高于其国内法).那末,旧式的由一部分自命无产阶级的特
权人统治和压迫另一部分人的建立在阶级斗争学说上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其根深
蒂固的意识形态,都将在人权公约面前一步步冰消瓦解.
中共政府中不应没有明智的人,他们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很可能企图在新局面
到来之前,试图找到一些应付这种新局面的政策和方法.联系到一周前,浙江传来
的消息说,公安当局与民主党第二线人物协商时就已郑重地试探提出,如果民主党
人愿意接受把政党名称改为社团;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和有主管单位三个条件,就可
以考虑释放王有才并同意其社团合法注册.透过浙江公安的这个破天荒的意向,我
们不难猜测,后来的撤销逮捕,释放王有才,的确是中共政府中的新思维在力求寻
找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寻找一种可以与反对力量和平共存、和平对话的方式.虽然
他们仍然坚持要领导反对派.这在转变过程中,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今后更多的迹象证实,浙江中国民主党案的确是中共转变其统治方式的一个起
点,那么,海内外(特别是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应该如何因应呢?需不需要把激
烈对抗的方式也相应地转变为和平协商的方式?这是应该讨论的.但是也不能过于
乐观.因为一来这个主动权在中共手里,我们无法一厢情愿;二来中共顽固的传统
力量太强大了,它不可能轻易改变,前途还会有曲折.对它保持一定的压力还是必
要的.

1998年8月30日于波士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