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民主党是无罪的》联总代表会议学习文件
----中国民主党联总执行主席查建国最近的申诉书

中国民主党是无罪的
  申诉书

  申诉人:查建国  现押于北京市第二监狱第17分监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刑终字第701
号刑事终审裁定,维持市第
一中级法院(1999)一中刑初字第1258号刑事判决书对我的所谓颠覆国家政
权罪的判决,驳回我的上诉,都是错误的,特向贵院申诉,理由如下:在市
一中法的判决书中所谓经查明的犯罪事实共11条。其中1
条是3 次重复的
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1 条是我党内部1
个文件的附件里使用的两个词
组;9
条是我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的具体活动。这些事实都是公开的活动,并
于当时就主动交给政府有关部门备案,所以我对这些事实本身的真实性没有疑
义。

  问题在于:一审查明、二审认定的这些事实,恰恰证明我无罪。具体理由
主要有三:一、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并不违法,不构成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对结社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
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正是我们组建中国民
主党的法律依据。

  中国至今没有政党法,五十年来颁布的法律中,没有任何一款法律条文禁
止公民成立政党,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范公民应按什么程序组建新党。现有
的9 个政治结社的党派――中共和其它8
个民主党派,共有党员6 千多万
人。这6
千多万公民有组建政党的自由,我们为什么就没有?按照国际上很多
国家先成立后备案,无需审批的惯例,在1998年11月初,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
地区党部的当天,我们就主动把《成立公告》、《党章》等民主党建党的基本
资料交给了北京市公安部门,通过他们转交政府有关部门备案(因我们不知道
应在哪个部门备案)。一直到1999年7 月1 日我被捕,其间8
个月,我们多次
与公安部门打交道,并公开呼吁政府尽快出台政党法,以便从法律上规范
所有党派以及组建新党的活动。但始终没有接到任何部门的正式文件规范或者
禁止我们的建党活动。

  总之,公民公开、和平组建新党无罪,原审判决书列举的事实都不构成犯
罪。

  二、中国民主党首要目标的内容不违法。

  经终审认定的一审判决书,连续三处举出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作
为犯罪事实,一处是党章中确定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是在中国结束
一党专政,建立第三共和;第二处是我起草的《关于目前时局的五点声明
》中宣称:民主党的首要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多党竞争、多党制衡的民主宪政
体制;第三处是由我修改后的党章中确定: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是在中
国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建立分权制衡的民主宪政。关于首要目标的上
述三种表述实质是一样的,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个首要目标并没有指向政
府的更替,而是明确地指向政治制度的改革,民主宪政的建设。首要目标
反对的是由一个政党永远垄断国家权力而不允许多党竞争的一党专政,并
没有反对某个执政党(包括中共)在某个时期内的单独执政。一党专政
与一党执政虽仅一字之差,却反映了其指向的是一种现代政治游戏规则,
而不是某一个具体的游戏人。

  总结历史教训,我们认识到,历史的进步主要取决于制度的变革,而不是
政府的更替。纵观中国百年近代现代史,多少届政府的更替,都没有改变由
家天下到党天下的专制制度本身;正是基于历史的借鉴,也同时基于
对现政府和执政党既有经过选举(尽管这个选举存在着种种问题)的合法性,
也可能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主体之一与同时又是一党制执行者这种双重性
的认识,我们民主党反复地公开地(如在《关于目前时局的五点声明》中)对
现政权和中共执政党提出了反映我们基本政治态度的四字方针:承认;批评。
即承认本届政府和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但同时批评它的各种错误(包括坚持
一党专政的错误)。这与用非法手段推翻合法政府的颠覆政权风马牛
不相及,根本不触犯刑法,与犯罪无关。

  当然,这里的关键是:作为公民,能否对自己国家的现存制度提出改革意
见,并运用合法手段为实现自己的改革意见而努力?事实上,任何国家制度的
存在都是相对的,动态的,反映这个制度的法律也必然处于不断地修改之中,
我们主张修宪的观点符合实际也不违法。国家经历了对现存经济制度由计划经
济到市场经济的根本性变革,宪法及其它相关法律也随之不断地作了修改,便
是明证。然而,我们的政治制度的改革则基本未动,邓小平在他那篇《党和国
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中所阐释的一系列重要观点,也早被束之高阁,二十年来
很少重新提起。我们自然会更进一步地思考:如何去改?这里有无禁区?从法
律角度看,宪法对此没有规定禁区。有的国家,如美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
条文不能修改。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只规定了修改的程序,没有规定宪法自
身哪一部分不能修改。事实上也是,几十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和条
文进行过多次修改。那么,我们提出以删去四项基本原则的修宪为标志的
政治改革有何违宪之处?

  公民有信仰自由;有选择任何政治制度的自由;有用合法手段去为改变现
行制度而努力的自由;有要求修改宪法及其它法律的自由;有反对一个执政党
的所谓基本路线的自由;有批评现政府,并用合法手段,按法律程序要求
其下台的自由。这些自由,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政治权利
范畴之中,在执法过程中能否捍卫公民享有这些自由权利,是鉴别这个国家是
专制还是民主自由的重要标志。

  由此可见,原审举出民主党的首要目标做为我的犯罪事实,是不能成
立的。

  三、中国民主党建党后的具体活动均不违法。

  中国民主党的行动总方针是公开、理性、和平即非暴力(这个方针在
《关于目前时局的五点声明》中就有)。这个公开、反复声明的总方针和我党
的上述承认;批评方针,表明并指导我党的全部活动都在宪法允许的范围
内进行。正因此,我们既没有鼓动工农起义推翻现政府,也没有以保尔式
或格瓦拉式的(现在舞台上正在歌颂的人物)暴力活动枪杆子里出政权
;那种用我的一张大字报式的非法律程序去摧垮合法政权首脑的方式也
为我们所不容。我党活动只限于发表声明、公开信、建议信诸种和平方式,特
别重要的是,这些批评、倡议、建议,现政府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怎能断
言提出的本身就是犯罪呢?

  改革还是推翻,批评还是颠覆,其区别在于法律所制裁的依据范围也
主要在于行为者的行为方式是否合法,这不仅是理解案中问题及处理本案
的关键,更是如何理解公民人权的大问题,理应辩明。

  应当说明:凡是以垄断权力为标志的专制必然是恐怖的、独裁的。
我们在内部征集党旗设计方案的通知的附件中,用了恐怖专制独裁
专制这两个词组,就抓人,这本身不正是恐怖、独裁、专制吗?!事实上,
五十年来,我们的人权记录并不美妙,以一党制为特征的专制政治体制,已成
为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最大障碍,在一段长时期里构成对中国先进文化
前进的最大阻碍,形成对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反动,是中国发展所有问
题之症结,解决这个症结是全人类在新世纪面临的最大课题之一。这些问题,
难道不可以讨论吗?发表了看法,即使有人认为不准确或者有错误,难道就构
成颠覆的大罪吗?

  尊敬的法官:保障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参政权、创制权
等基本政治权利,是法律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司法公正的准线,是制订、修改
所有法律必须遵守的底线,而在国内发生的中国民主党案的判决,则公开
地破坏了中国司法的这些原则,严重损害了司法的独立性、公正性。历史是无
情的,谁也阻挡不了它前进的步伐。

  基于以上理由,我提出申诉,要求重新审理,推翻前判决中的错误。

  此致

  查建国(签字):

  2000年9 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