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黄晓敏:组党申请倒计时!
(博讯2006年9月22日)

    纪念民主党诞辰八周年

     9月下旬,四川境内代表性的组党事宜在相对保密中有条不紊的进行 着,思想认识和人员筛选,以及申请需要的相关资料,特别是内部的 申请流程、职责分工和安全保障规则等都有非常详细明确的统筹安 排。

    关于确定申请日期也有一些趣事。有人提议就在10.1刺激一下 老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此案不成有人提出那就五号,赶在国民 党建国和共产党建国的之间,这样更有历史的意义,但当时因为有个 什么重大的国际外事活动在那天举行(也许是国内,记忆有些淡 忘),估计会发生新闻冲突,普遍认为那个日期也不合时宜,便准备 继续再拖一个时期。但是刘贤斌从慎重、低调和务实的角度果敢的宣 布:10月15日,不能急也不能再拖!随后由有我们老大哥之称的老佘 (另外一位组党积极分子,现在南充监狱)宣布公开注册之前的组织 纪律。第一,在此期间不得借任何理由离开成都,保持个人和组织的 正常沟通渠道和通讯畅通;第二,各司其职保持冷静,该上班的就去 工作,该做生意的继续开门,不得有任何异常的行为举措;第三,留 心身边人和事物的细微变化,以免公开申请活动受到打压而中途夭 折。

    因为我是在成都工作,我和其他的几位朋友被推举为代表成都,作为 公开申请注册的成都民主党成员代表。因为我对国内的属地管理条例 不是很了解,担心没有作代表的资格,刘贤斌给我说按照西方民主国 家的通行申请规则,只要你有合法的公民身分就具备了公民行为的法 律主体。在我国目前面对组党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条款,应该没有什么 限制和怎样才具备代表能力的明确说法。

    因为我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庄重的事件,刘贤斌和佘万宝为顺利申请和 安全起见,还给我做了非常细致的防范和保护措施指点,从住处到公 司,从人员的交流到身分的辨识,从人员的联络到个人的通信都做了 非常认真、细致的提示。还特别忠告我近期应该注意的事,诸如陌生 人套近乎;住宅区域有外人探寻;以及我的性格特点和要注意的说话 技巧等。他们的细致和周到不仅让我对他们的工作细心很赞誉,也感 到他们所领导的团队能量。一种完全的信任感在心底产生,对他们的 组织能力也倍加欣赏和认可。就这样,我在没有任何心理顾虑和压 力,没有外界恐惧和非常坦荡的心里,欣然接受了作为成都地区推举 的代表加入到四川组党的行列中。

    在此期间,还发生了一件非常值得回忆和记叙的惊险事情。一天清晨 我还在单位上班,佘万宝来传呼约我无论如何也要到他指定的地点来 照会。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就急匆匆的迅速赶到他说的地方, 看见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都聚集在了那里,没有什么不寻常的。 刚坐下,刘贤斌给我介绍了两个我从未见过的新面孔者,一个是成都 本地的傅老师,还一个是东北来得的生意界朋友(他们当时就是这么 介绍的)。我要的茶刚端上来,他们几个要的早餐阳春面还没有下 锅,东北来得那个朋友说:对面桌上的几个人有些不正常!老佘 说:管他那,我们用不着怕什么!东北朋友说:不是怕而是我 事情还没有做完,我还要去其他的几个城市,不要事情还没有完成, 人就被收拾了。那样我这次就算白来了!刘贤斌观察了片刻,决定 迅速兵分三路,马上撤离。说完他和东北的朋友匆匆离开。老佘转了 一圈也慢慢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剩下我和成都的傅老师无所顾忌 地就象什么都不知道,又坐了一会儿,我看见,东北朋友怀疑的那桌 中的其中一人起身去了厨房,厨房那儿又突然出现几个身强力壮的大 汉,紧紧盯着刘贤斌和佘万宝等人的方向,快步流星的大步向那个方 向走去。我和那个有过九死一生经历的傅老师没有丝毫的虚惊,只是 一脸无奈的苦笑,各自推着自行车离开了露天的茶馆。同时我看见慌 乱一团的便衣们也分散着但却是有重点的追踪而去。虽然,与那几个 便衣只是短短的瞬间相识,但他们的面孔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 始终也难以抹去。

    此事没隔多久就是10.1大假,按照我们早先的计划所有人员都 不再横向走动和频繁的联系,如果外界没有什么异常的现象,自己平 常要做什么今天就还做什么。这是我们关于组党冲刺党禁做的最后一 次有组织有规模的筹备会议。

    在参与组党的朋友中,好象只有我还在坐班上班的,当时在一家外资 百货公司里工作。因为公司对员工的出门限制几乎到了分秒必争的内 控程度,所以我也很少有更多的属于自己可以支配的自由时间。在那 个时间,就是10.1我也仍在工作岗位,这是行业特点迫使我不 得不去面对的现实,但是这也让我的生活显得充实和没有闲暇之心来 分析和考虑其他的什么不测风云。

    也许是我不在意产生的无所畏惧,也许是我大大咧咧的生活习惯导致 粗心的本性,也许是自己考虑的单纯还没有意识到可能存在的风险和 后面的人生(当时最大的担忧就是失去外资企业的工作),所以也就 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和行为举止变态,同时也没有感觉到外部有什么 异样的特微征兆,每天原来是什么样,现在照样还是那个样子,就象 是一个寻常者的心态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

    回味那时的激情和状态,其实是对刘贤斌等人的信任和组织能力的敬 佩,以及以他为核心打造的精英团队所释放的能量给予的无穷智慧, 才消除了恐惧的心理,才表现出大义凛然的镇定自若。

    这也许就是人们经常说得是信仰、组织和政党的超自然功效吧!

    (2006年9月18日) 首发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烟波浩淼)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