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Alexander YUN

来信收到。我建议你不要介入谢万军和石磊之间的矛盾。我不知道他们分裂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是什么中共的奸细或特务。最大的可能是在利益方面发生了冲突,然后互相指责对方是中共特务,再就是互相拆台。海外民运这么多年了,这样的分裂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是由于海外的生存环境所造成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我们英国就经历过多次。建议你读一读我们网站上徐水良的实行战略大转移,撤离民运沦陷区一文。我赞成他在文章中提出的一些斗争策略。

总的来说,我认为,谢万军的组织能有今天的规模和影响,是和石磊的鼎力帮助分不开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石磊的帮助,谢万军的组织那能有今天?那些名气比谢万军大的多的民运逃亡人士都没有建立那样规模的组织,而谢却做到了,石磊心理的不平衡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从做人的角度,我宁愿接受石磊对谢万军的攻击,而不能接受谢万军对石磊攻击。老实说,谢万军当时出国是以中国民主党对外联络员的身份逃亡外出的。出国后,他也曾一再表示不争名争利,只求将来对中国民主党有个交代便可。可在创党人徐文立、王有才出国后,他却反而将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改成了总部,并以负责人自居。我对他这个做法感到困惑。对比之下,当时徐文立出国后,王希哲主动发表让位声明,就显得大公无私。

话说回来,在你的问题上,首先向你伸出手的是谢万军。所以,即便以后发生一些问题,我认为你都应该记住第一个帮助过你的人。正如我在电话向你指出的,不要随意怀疑人,尤其是一个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你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为人之道。

你是他们分裂的受害者。我同情这一点。但是你应该掌握好自己做人的原则。当年我离开中共官场,就是我对那个官场的互相倾扎无法适应,心灰意懒。出国后,不想海外民运豪不逊色。

我盼望中国有一个制度。这个制度能够最大限度的制约人的弱点。我看不出还有比多党制更好的制度。这就是我参加民运的主要原因。

你我也许不是搞政治的料,但是我们要尽力做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人。也许有一天,政治,我们可以洗手不干,但是,人,我们总是要继续做的。

以上是我参加民运后经常思考的问题。我无意教你如何做人。

黄华

2004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