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编者的话:江南小刀先生,谢谢你光临本站的自由论坛。我们在这里发表了你的两篇文字。但是,陈树庆先生现在牢中,如果你要骂他的话,请等他出狱之后再骂。

致法国高行健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06 at 11:37:12 AM by 江南小刀

致法国高行健

大洋彼岸的海风吹来一个晴天霹雳
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这只喜鹊,飞落在
一个用中文写作的法国人身上鸣唱
这消息像闪电像旋风像法轮功
惊诧
邪恶了神州的文坛,众星暗淡
独有这个人的名字飞起来闪亮

高行健,他的名字很中国
高行健,他的名字太陌生
我从一九七九年的《人民文学》一直
翻到一九九九年的图书馆和新华书店
疲倦的双脚却摸来空白与灰尘
高行健,像一团迷雾
神龙见首不见尾

我,一个文学的业余爱好者
有理由,以票友的业余水平怀疑
莫非瑞典皇家学院的麻雀们眼睛高度近视
叽叽喳喳地把蚂蚁吹捧成是大象

我,伙同一帮友人
百思不解地问遍李白与杜甫的诗歌
高行健,依旧像一团迷雾
就此事,我们议论纷纷,与人争吵
七嘴八舌叽哩呱啦
口沫横飞洪水滔滔
一不小心,惊动了
北京。上层木乃伊
从金碧辉煌的水晶宫殿里起来诏曰: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圣旨如山。一帮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顿时哑巴

我摇摇头,怀着苦闷离开了友人
独自一人来到大海边伫立
听海鸥凄厉地鸣叫
看大海波浪起伏不平
我极目眺望大洋的《彼岸》
希望听到一点安慰的回声
不想,涨潮了,海浪汹涌
茫茫海水吞没了我希望的视线
处在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我只有
忍看秋风吹枯叶的流泪和哭泣
无可奈何回到贫寒简陋的家中
咬破食指在饭桌上,用鲜血写下:
2001年的春天,海鸥凄厉地鸣叫
祖国依旧在《一个人的圣经》里冬眠古老

写于2001年元月10日,无处发表。


小单,你好吗?我终于出来了!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06 at 04:02:09 PM by 江南小刀

小单,你还好吗?
我终于出来了,三年的劳教让我在狱中
总是回忆2001年春节12点钟我向你电话拜年
那昙花一现的美好一刻,谁知道
你父亲的回话让一颗沸腾的心跳
从无尽的黑暗中坠下冰点的深渊
你被劳教了,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
会受到什么样待遇
你的父亲三言两语就放了线
其后,我曾经电话三问陈树庆这个家伙
都是说不知道,不知所谓
这让我对浙江民主党人的办事效率
打上大大的问号与怀疑
我曾经想到杭州来,与你一会
不料想,随后我也被请进了疗养院
在里面种种花除除草打打杂
在花香草海之间与你遥远相望
他们给我的罪名是:发表反党社会主义言论
天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高帽子
戴起来让我感觉高人一等,鹤立鸡群
我就这样在狱中舒舒服服住了三年
平平安安不用小心车祸和担心失业
其间,当然少不了用电棍给我电疗和按摩
让我的骨关变得坚硬有弹力
出来之后,我称了一称
好家伙,我足足重了12公斤
小单,你现在见了我,
可能认不出我来了
我成了一个大胖子
不是当年的模样了
对于目前的体重我满意
我得谢谢这个独裁专制的政权
这是它对我的惟一贡献
说笑了,言归正传
小单,你还好吗?
我出来之后,多方打听你的下落
总无回音,直到最近
在这里,我才看到陈树庆这个家伙
我对当年他白眼飞天地看我一直有小心眼
对你音讯的回音,在广告公司上班
我很高兴心里开了一朵小花
放下了,压在心底里足足有五年的大石头
祝愿你如花般灿烂,一如当年一样美丽

小刀搁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