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网路文摘

           吴玉琴: 善待自己, 善待他人
 
    三年前的今天,是我患乳腺癌动大手术的日子,也是我与丈夫结
婚十六周年的纪念日。两件事凑在一起,使我百感交集、欲哭无泪。
手术前,我的家人、同事、丈夫以及他的几位民运同仁们都来到了我
的病房。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期盼,让我终生难忘。我在心里暗下
决心,一定不能辜负所有人对我的期望。中午十二点,我被送进了手
术室,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及全身麻醉,使我当天一直处于无知觉状
态。

    术后五天,收到了病理诊断书,送检淋巴结共二十枚,其中十一
枚见癌转移。一看诊断书,当时自己就吓懵了。照诊断书上所说,自
己就是所有外七病房患乳腺癌病人中癌转移最重的一个,怎么办?
为了不惊动任何人,我沉住气,不让自己再哭泣(我也不可能再哭,
因我在九月三十日动小手术时,当证实是癌症,我就哭泣了几个小时,
哭得鲜血浸透了所有绷带,医生都被吓坏了,她给我说:你不能再这
样哭了,因为人是背不住这样的失血的,何况你还在做化疗)。离开
大家,我单独去见了我的主治医生。我给她说:我必须面对生命,希
望她能如实告知我的病情。因我还有一个没有工作年迈的母亲,至今
还不知我生的是何病?还有一个为了干民运而被当局整得无职无业,
生活无着落的丈夫。我必须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安排好他们俩人的生
活。我问她,我不治,能活多久?她说:一年。我说:如果我治下去,
能活多久?她说:四年。我问:治下去要花多少钱?她说:最少十万。
我一听,当时就说:我不治了;因我根本不可能有十万元钱来治
病。何况还是最少,最多呢?我无法想象。这样,我放弃了治疗,回
到家里。

    放弃了治疗,并不等于放弃生命。回到家之后,我与丈夫到处遍
访名医,结果所有的医生都说:我动手术之后,只能放疗、化疗。因
为癌症见手术刀之后,转移的机会更大,只有用放、化疗来控制。在
这种情况下,我反反复复的翻看了大量的药书,最后为自己选定了三
味药,作为长期服用。

    在这期间,我收到了全国各地许多民运同仁打来的问候电话及电
子邮件,大家都希望我努力战胜病魔。我感到了十分的温暖和开心。
我想, 我并没有为民运干了多少事,却得到了如此的关心和问候!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林牧先生(中共胡总书记的秘书)、杨海先生以及
西安的民运同仁们!是他们在非常艰难的处境下,还给了我有力的支
援和关心。感谢现在还在狱中的欧阳懿先生以及成都的民运同仁们,
他们在百忙中,多次打电话来关心和问候!感谢贵州的所有民运同仁
们,是你们在非常困难的日子里,还为我送来了鲜花和果品,是你们
不厌其烦的多次到医院来探望我,感谢我的家人及我众多的同事们,
在我病中悉心的照料。感谢我相依为命的丈夫,是他三年如一日的为
我切药、洗药、煎药。使我在生命最晦暗的日子里,看到了生命中的
希望之光!并将继续下去,对所有帮我、携我一同走的人永远心存感
激。永远珍爱生命中的每一分时光,用一颗平常心快快活活的生活下
去。

    仅以此文纪念我与丈夫结婚十九周年。
 
       中国贵州   吴玉琴 

       二00四年十月十二日

祝吴玉琴女士战胜癌症,完全康复。祝你们全家永远和睦美满。中国
异议人士经济上异常困难,希望人间的真情和温暖永远陪伴你们。
    网路文摘编者  2004-10-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