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赵昕:民主党筹委会 特务负责人王荣清今被正式刑拘

(赵昕提示:本文经电话里一字一句地念给王荣清先生的前妻余大姐核实过,并在她的要求下写下了某人名。赵昕文责自负。)

12月31日下午,浙江民主党筹委会负责人王荣清先生的女儿小王,接到了公安人员的电话,要求到杭州公安局去一趟。小王立即带上了王荣清先生早已经准备好的,进监狱使用的被褥、衣服、生活用品,赶到杭州市公安局。接待人员拿出一张拘留通知书,让她在家属一栏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该拘留通知书没有写明到底拘留多少天。

在联系王荣清先生的女儿小王的过程中,无意中王荣清先生已经离婚的前妻余大姐接了笔者的电话(她们母女住在一起)。在寒喧几句之后,赵昕忍不住很唐突地,问了余大姐几个问题因为在民运圈内,流传着王荣清是个特务,他八十年代就接受了共产党30万元做生意,经常给公安局提供情报等等这样一种说法,并且还言之凿凿地说:这些事都是因为王荣清跟他老婆离婚了,他前妻才亲口向民运朋友戳穿的!说得活灵活现,不由人不信疑参半,甚至一些我很尊敬信任的师友,在说起王荣清先生等特务时,也劝告我要千万小心。今天,我实在忍不住,加之机会难得,赵昕就直接把这种说法,向素未谋面的余大姐求证了!

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和王荣清先生为某些原因离了婚,余大姐在听我讲完后,却断然地否定了这种说法,她肯定地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这样的话!老王是个性子很直的人,为人很正直,可能说话做事得罪了一些人,才会有这样卑鄙的谣传!

然后,余大姐又讲起所谓公安人员给30万做生意一事的真相:出钱的那个公安人员自己下海开公司做生意了,他出30万和王荣清、陈利群合伙做洋毛衫生意,自己摔手不管,最后30万王荣清还给他了,利润他也拿走了,老王根本没有赚到什么钱。要说赚到钱,也就是剩下了一堆洋毛衫!老王是个不愿意说自己事的人。前些年国外带来一万元给杭州的朋友,已经分了一半了,公安局知道了,要全部上缴。没有办法,他哪有钱呀,只好向我借了5000元,凑齐10000元缴给公安局了!我让他跟公安局说,已经分掉了,他不愿意说;让他跟朋友们去把钱要回来,他还是开不了口,不愿意;本来想找陈利群向公安局证明一下说是他还的钱,就可以把钱要回来的,结果那个陈利群也不愿意证明,现在跑到美国了,更是不会说了!

老王这么多年,没有什么收入,他做点生意养家糊口,还被某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打成了特务!
他对家里没有什么贡献,还经常从家里拿钱去帮朋友,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实在是冤得荒呀!

我无地自容,感动和羞愧不已,又问余大姐可不可以把她所说的话写在我的文章里,她立即答应道:可以!

联想起这么多年来,海内外民运时时上演的互相猜测是特务的种种情况,联想起某些民运朋友主张要先抓特务再一起做事,联想起1999年王有才先生在监狱中受难时,还有西安朋友言之凿凿地对我说王有才是个特务,他现在不是在监狱,而是被送去秘密培训了!连周舵先生,也被人武断地怀疑论断为国安特务,而我跟徐文立先生、王希哲先生有些不同意见和争论,也引起了一些朋友的猜测。这是多么的可悲可怕、令人痛心的状况呵!

我相信肯定有渗透有真特务,有人出卖自己的良心。但是在目前,我们没有办法获得当局的机密档案,没有可靠有效的手段来证实这些事情。如果还是以传统的思维去想问题,去自觉不自觉地传播特务传言,那么我们肯定会上当局的当,肯定会深深伤害到自己的同仁和难友,肯定会削弱我们本就弱小的民主运动的力量!更何况,我们投身于其中的中国民主化事业,本身就是理性、公开、合法、非暴力的阳光事业,而不是什么革命党的地下活动,没有什么不可以公开的呢!

主耶酥说:要看一棵树是不是好树,看看它结的果子是好是坏就知道了。这实在是对我们启发至深如果一个人做了很多好事,对中国的民主化事业有益,牺牲奉献了很多,那么不要管什么人在传特务的流言,这个人在做正当的事或需要我们救援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就事论事,即时伸出我们的友谊之手!如果一个人平时自己不干实事,还经常在背后闲言碎语论断人,四处掺合,而一到真正有事有难有危险该付出的时候,却没了踪影,这种人,我们倒是该敬而远之了但是为了负责起见,也不应论断他就是特务,反正将来档案公开,
一切自会不言自明的呵!!!

民运朋友之间有不同意见,有争论交锋,有种种误会,很正常。关键是大家都要遵守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遵守辩论和做事的游戏规则,坚守做人的道德底线,就事论事,踢球不踢人,认理不认人,公平公正公开地通过内部探讨来解决问题。而不遵守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不遵守辩论和做事的游戏规则,不能坚守做人的道德底线的所谓民运人士,不管他资格有多老,名气有多大,职务有多高,坐过多少年牢,对不起,你不遵守游戏规则,不能就事论事,踢球不踢人,认理不认人,大家都应该来亮黄牌红牌,让你出局了!只有这样,海内外民运的民主原则和游戏规则至上的共识,才能建立起来,才能在和而不同之中,为了共同目标一起团结努力!

敬请海内外的朋友们,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目的,都不要再随便论断别人为特务了,也不要再有意无意地传这些特务流言了!流言止于智者呵,让我们时时警醒人性的弱点和当局的阴谋!

王荣清先生在《中国政党法》提案说明里,简单提到他这些年被攻击被误会时,心情的伤痛和心路历程:尤其是近一年多来国内民运矛盾叠起错综复杂,我必须作出思考与应对,为了维护民运尤其是民主党内部的团结我必须化很大精力去理清事实和协调关系,所以将该法案的起草完成工作延宕至今,希望同志们对此能够原谅与宽容。同时,近一年多来在我最困难和懊恼的时期,尤其要感谢杭州本地和来自全国各地广大坚持在第一线奋斗的民主党同志们对我的信任和鼓励,没有他们的守护和援助,只怕我早已满怀着失望和忿懑退出了中国民运、舍弃了心爱的中国民主党同时也被迫辜负了毛庆祥先生准备直面政治迫害时要我坚守民主党浙江筹委会阵地的托付。

一百年前谭嗣同先生为了祖国的文明进步我以我血荐轩辕之气魄、毛庆祥先生为了中国民主党所追求的民主自由事业甘当铺路石之精神,一直是我心中的榜样。所以,我也愿鞠躬尽瘁,希望在我的有生余年,同志们安排我为中国民主党多做工作,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多做贡献。但我已经六十多岁了,由于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与磨难,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做起事情来常常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是精力憔悴,因此,我更希望广大有志之士到民主党这个公平、开放的舞台上来展现你们的才华、实现你们的人生价值,我是你们的铺路石。

面对共产党执政当局对王荣清先生违反宪法的非法刑拘,面对这样一个这些年来,浙江民主党筹委会主要靠王荣清先生在团结大家、支撑难局(单称峰女士等语)的坚忍不拔的民主勇士,面对这样一个呕心沥血地为中国的民主化事业结出了极具前瞻性的《中国政党法》草案的好果子的同道难友,面对这样一个60多岁了还完全可能被判刑迫害的中国良心,亲爱的民运同仁呵,中国的公民们,我们还不能够行动起来,一起来同声呼吁:

救救王荣清!救救中国的良心犯们!!救救我们自己!!!

2004-1-1凌晨1:29 北京
后记:敬请愿意参与呼吁释放王荣清先生的朋友,发Email至:
zhaoxin8964@yahoo.com.cn   zhaoxin89@hotmail.com
或至电:13001116454 010-82162653(H)赵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