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左图:徐永海和李姗娜庆祝刘凤钢儿子的生日

中国良心犯之妻:傲骨柔情寄铁窗

【大纪元1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虽然近在咫尺,见一面都不容易;虽然身处异地,两心系在一起。弱小的身影,撑起一个家;似柔弱也坚强,似平凡却伟大。这就是中国良心犯们的妻子。

丝丝柔情诉衷肠,台前幕后苦相连;铮铮傲骨寄铁窗,天涯咫尺情义牵。

做良心犯的妻子不容易,无法过一般人的正常生活,良心犯们有多苦,他们的妻子就有多苦。对于丈夫们艰苦卓绝的工作,他们的妻子们表现出了正义和勇气,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默默地尽着妻子的责任和义务。不仅要养家糊口,还要为丈夫奔走呼吁。

新年元旦,大纪元记者辛菲打电话给几位良心犯的妻子们,送去衷心的问候和祝福。她们对我的问候感到惊喜,一再表示感谢,说是很大的安慰,她们心里很温暖。

*何德普之妻贾建英:我是监狱外的严管犯

外柔内刚,深明大义,贤淑温和,坚强不屈,这是记者对贾建英女士的印象。

说到丈夫时,她怜爱地说:他精神还好,近日血压很高,常常感到头晕,左耳的听力还没有恢复,不能像其他犯人那样给家人打电话,由于伙食很差,每个月124元,身体还是很消瘦。我送给丈夫的衣物、食品,都被监狱拒收。

他除在看守所受到种种虐待之外,曾经被警察毒打过两次。2003年11月第二次开庭时,在庭上他抗议迫害,遭法警毒打,以至把左耳打聋,被打之后便血至今,头部不断晕旋,高压高得惊人。

她充满激情地说:我的丈夫爱自己的祖国,关心弱势群体,真诚地为老百姓说话,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没有煽动过谁,更颠覆不了国家的政权。丈夫没有罪,是被冤枉的,中共政府这样对待一个善良的人,这是不公平的。我的丈夫是个正直善良的人,我佩服丈夫的热心和勇气。

提到家人时,她心痛地说:自从丈夫被捕后,一家人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中。他70多岁的母亲哭得眼睛已经看不清事物了,儿子从父亲被警察抓走的那天起,就没有了孩童的纯真和欢乐。

2年前,因为四篇文章和给布什总统的信,中国民主党领导人何德普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共判了8年。

在丈夫被抓走后,贾建英就被长期监控,没有人身自由,家门口设置了治安岗亭,经常被叫走传讯,1个月、半个月一次,被讯问有什么想法,与谁联系了,等等,警告是家常便饭。在家里上网也特别费劲,一接触,就被公安掐断,或者发病毒进来。电脑、电话都被长期监控。

每逢政治敏感日、过节期间,就要被严管。每有人权组织来京、西方重要人物来访,就更加严密控制。本月中旬,一个人权组织来京,她和其他家属都得被警车押送上下班,说是上边的规定。

警察反复警告她:不要发表文章、不允许接受任何采访,不允许朋友到家里。你别闹事,别把工作丢了 。单位也派了2个人监控,不能离开15分钟,否则就要汇报,公安局要求单位监控、汇报。单位都觉得很麻烦,单位也一再警告她千万别给单位找麻烦。

除夕夜,我被警告:春节期间不能让朋友来家里看望,慰问也不行。我说:你们共产党不是一再讲要做好春节慰问吗?怎么我的朋友就不能来慰问?他们说:别人行,你不行。

德普是监狱里的严管犯,而我是监狱外的严管犯,监狱里有岗楼,我们家门外有岗亭,他的身边有狱警,我们家门口有警察,他被规定要遵守监规,我被警告要遵守三条。

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女人,她是家里唯一的生活来源。随时都可能失去工作。她难过地说:上访的过程是对人的一种精神摧残,是对人格的一种严重伤害,在那种绝对不平等的环境里,人的心灵是极容易被扭曲的,焦急、愤怒、无奈、无助、被敌视,每去一次,心灵伤害都会加重一次。关心国家政治、国家前途、为老百姓说话的人大都被抓走,中共真的是很黑暗,不让任何政党存在。只要有任何政党组织形式存在,只要有人代表民主党说话,就被抓。

她曾经给丈夫写信,字字句句渗透着柔情:你走后,我一直不知道你被关在哪里,所以到处打听,到处碰壁,你妻看似柔弱,内心刚强着呢,你放心吧,妻会为你看好家,照顾好儿子的。 春节前夕,我满怀希望的为你精心挑选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拿去送给你,但是被他们无情的拒绝了,说什么都不收,我无奈的抱了回来,在回家的路上,不顾路人的眼光,坐在马路边哭了起来,焦虑、担忧、思念、无奈、愤怒、寒风吹干了我的眼泪,手和脚被冻得没了知觉。但留在心灵的创伤更是永远弥合不了的。

她说起丈夫最近的家书:28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我身陷囹圄暂且不能与亲人、朋友们在一起共度这个节日,就此遥祝我的亲人、朋友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愿每一个家庭不在因恐怖的存在,而有家不能归,愿来年的中秋节,世上少一份恐怖和仇恨,多一些理智和宽容。

*徐永海之妻李姗娜:最担心的是丈夫的下落

心直口快,真诚待人,光明磊落,无所畏惧。她的话语中饱含着对丈夫的关心和挂念。

丈夫是个很好、很热心的人,由于政府打压,先生职称都进不了,工资不高。自己没有钱,还经常接济别人。他热心关怀所有的人,坚持帮助普通老百姓,他把别人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凡是有不公正、非正义的地方,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2003年11月9日,北京平安医院医生、家庭教会基督信徒徐永海遭到了北京警方的逮捕。警方对他的指控是,与家庭地下教会领袖刘凤刚有牵连。11月底,徐永海被转移到关押刘凤刚的杭州萧山。

李姗娜曾经发表了一封致全世界基督信徒的公开信,请世界基督信徒为她的丈夫祈祷;要求尽快释放她的丈夫。

自从丈夫被抓后,李姗娜就被警察严密监控、跟踪监视、甚至带走软禁,不让人来,不让接触别人,到超市都得跟着。电话、手机、网络都被监控。她承受的压力非常大。她说:我们很不容易,对这种生活特别无奈。

人权组织本月20多号到北京,她被带到郊区软禁5天。今年六四时期,她也被带到郊区软禁6天。每逢两会、过年过节、西方领导来中国,政府开会,朋友聚会,等等,他们都要更加严密的控制。警察来家里上班是家常便饭。经常被车接车送,不让出门。

她说:我觉得非常无理、非常可笑,让人觉得莫明其妙。我觉得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心虚、理亏,神经质。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去见西方领导。国内的政府官员到北京来,街道上有时还要戒严呢,更何况西方领导?

因为警察不断给单位打电话骚扰,她被迫于今年10月份辞职,现在生活很困难。丈夫被关在杭州西郊监狱,路途遥远,需要花很多钱。

抄家的时候,没有抄家清单、拘捕证。最着急的是,丈夫的下落,担心他的身体,他穿得少,天又冷。刚抓走的两个月里,没有音讯,我非常痛苦,度日如年。一趟一趟地去找,想送些衣物去,可是没有人告诉我丈夫在哪里。我问为什么抓我丈夫?他关在哪里?没人告诉我,四处碰壁。丈夫10月9日被抓,直到12月中旬我才知道丈夫的下落,那时我心里象吃了颗定心丸。

我不是政治家,只是个女人,一个家庭妇女。先生入狱后,我一个人要把家挑起来,还要为丈夫奔走呼吁。妻子要不说,丈夫的罪就白受了。当丈夫出事的时候,最担心的是丈夫的下落。

*郑恩宠之妻蒋美丽:一日不放人,一日不放弃努力

落落大方,刚直坚强,深明大义,无所畏惧,这是记者对蒋美丽女士的印象。

她说:先生在狱中的环境很恶劣,但是先生的精神状态还好,很有信心。他们不让先生从监狱打电话回来。一个月见一次面,不能直接说话,是通过电话。

现在生活很困难,靠问亲戚朋友借钱生活。女儿还在上大学。从今年7月份开始,人身自由方面有所改善,但是电话还是被严密监控。有时铃响,但是接起来也听不见声音。有时铃声都不响。

郑恩宠是上海的律师,在房屋拆迁纠纷中专为上海居民打官司。由于维护拆迁户权益揭露官商贪赃枉法,郑恩宠先生于2003年6月6日晚被警方抓走,判刑3年。

自先生被抓捕,蒋美丽一直奔走呼吁,为先生鸣冤。她在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中,指出郑恩宠为众多被拆迁户打官司,是维护法律的公正和阻止地方政府庇护甚至勾结开发商掠夺贪渎,于民众于社会于法制都是有功无罪。

由于郑恩宠被枉法判刑之后,中国国内各界以及国际人权团体、媒体都十分关注此事,所以上海政府以及公安警察对蒋美丽采取了极为严密的监控看管,蒋美丽到任何地方都有30多个便衣和3辆轿车跟踪、随意控制蒋美丽的人身自由。

今年年初她曾经躲过警察监控,赴北京上书全国人大又遭绑架,被非法拘禁近三天现虽回家却不准出门一步。

她说:有几个律师鼓励我申诉,我没有信心,因为对中共没有信心,中共已经烂透了。有法不依,没地方讲理去。不讲理,不讲法,这个社会没办法。很多律师说,中国没法,是骗外国人的。我曾经对公安说:政府的所作所为让我对其没有信心。

她转而有说:不过当然还要试一试,一日不放人,我一日不会放弃努力。我准备申诉,到北京上访。通过媒体把这些事情在国内国外揭露出来非常重要。

她说:我从来不害怕。很多底层的老百姓都开始醒悟了,只是上层的一些专家学者还不敢说,敢怒不敢言。中共最近大抓捕,其实就是想封嘴,把人的鼻子、嘴都封住。但是现在的信息社会,是封不住的,人会思考,到了一定程度,敢说的人还是会站出来的。

最后,她请我转告国内外关心她先生的各界人士:特别感谢大家对先生的关心和帮助!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关心,我先生可能早就不在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