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王雍罡:给徐文立的新年回信

徐文立先生!新年好!此刻来信,问候小弟,非常感激。新唐人电视台,播出人杰地灵,有你文立兄专辑,我已收看了;很好,令我感动,使我从中更了解你和你家人。

从影片中,让人看到,你在年纪轻时,不仅是聪明的帅哥,而且大嫂也是文惠的靓妹;你们二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好让人羡慕。可是,你们俩却生不逢时,竟然在中共党国长大,和我们这些所有人一样,历经种种不应该的人生磨难、痛苦和不幸。而这些平白无故的灾难,从表面上来看,是泥腿子农民军的共产党所致;但从政治角度上来看,是推翻中华民国这一民主公家国后,才造成这样的可怕后果。

所以政治人士,与那些热衷政治而不懂政治的是非异议人士,在看中国的大问题上,历来是君子与人和而不同有着很大的区别。要说明这个 不同是容易的,但要说明这不同中的内容,却并非容易。我们华夏复国,始终在做这一不容易的宣传。

诚如你我一再认为,共产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当初的父辈们,因自己的无知和愤青,去同情和认同共产党的恐怖造反,甚至直接帮助共产党颠覆中华民国这一唯一新中国的民主公家国,导致人民自己从此丧失了她的民主前途,使得共产党敢于彻底疯狂,蔑视那套为民主共和的需要而搞『军政』和『训政』这一过渡期执政党的开明独裁;反相它为了马列主义全面附体中国的需要,进行红色法西斯执政党的全面独裁,从而出现了一个比一党专制更邪恶、更恐怖的一党专政,中国因此成为一个属于外来红色专政的中共私家国,使得中华民国丢失的同时,不仅丧失了自己的民主公家国;同时因马列主义对中国全面殖灵而彻底亡国。这就是推翻中华民国的可怕结果,以及共产党敢于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作恶的关键原因。

凡是出国的人都知道,在所有一流的民主国家中,都有共产党的合法存在;但它却没有成为危害其民族、其国家和其人民的害群之马,相反,它是一个很好的在野监督党;有的在北欧、以及当今的东欧等国,还成为很好的合法执政党。这是为什么?难道它们的共产党好?不!而是公家国的民主制度,对它产生了这样的作用。什么国民党好,国民党坏;什么共产党好,共产党坏,谈论这些问题的人,属于是非异议人士,是很幼稚的;它不属于政治人士所谈论的范围。你我应该公开回避!其实谁都知道,天下哪有一个好政党;都是牛皮烘烘的坏政党。但这些牛皮烘烘的政党,一旦在公家国的民主制度下,它们面对民众手中的选票,就不得不小心谨慎,瞻前顾后,自动地成为一个效忠自己国家、为公民利益服务的好政党。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五千年不变的真理:凡是天下任何政党,都是不点不亮的蜡烛政党。

其中所点的火,就是民主;而蜡烛的灯心,就是每一个政党的施政纲领;然被点亮后,闪闪发光的蜡烛,就是其施政纲领的发挥,于是好政党就这样产生了。这一魔术般的力量,来自于民主制度;而非专政制度。所以指望一个非民主制度下的任何政党,将成为所谓的好政党,都是白日做梦之士。不可与之讨论政治。

正因为共产党推翻了民主公家国的新中国,它在专政制度下,就变了比煤更黑的共产党;这就是失去亚洲第一共和国的缘故和后果。于是我们明白了:共产党为什么敢于公开反华,而不热爱华夏祖国,却只热爱它自己的党国;为什么不热爱自己国家的公民,却只热爱它自己党国的党民,这一深沉之迷的大原因。

制度是保障政党好坏的基础。所以制度是首要的,也是主要的;而政党仅仅是重要而已。没有政党,国家不会亡,人民不会死,社会照样运转;但没有制度,国家一定乱套,社会一定混乱,人民一定遭殃。

五十多年来的共产党,从来不按照其制度办事,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江泽民和胡锦涛,都是自我一套、推倒重来的家伙,从而发生了一波波史无前例的混乱和无序,让人民遭受没完没了的各种不幸。而伪民运也喜欢搞自我一套、推倒重来的做法,只不过是从共产党那里学来的。所以,谁指望伪民运的反共是为了民主,就如同指望纳粹、皇军、汪独、满独、台独的反共一样,也是在白日做梦。他们不搞自己的私家国政治,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制度不仅决定政党的好坏,更能决定国家的前途。中华民国的民主制度,造就了台湾稳定、民主和富强;使得所谓的反动派国民党,由原来的开国、护法、北伐、剿匪、抗战、内战的『军政』革命党,变为退守台湾的『训政』执政党,之后变为『宪政』下的民选执政党,今天却成为在野的合法监督党。相反,中共私家国的『专政』制度,却造就了大陆长期混乱、独裁和腐败;使原来的暴力颠覆党,变成了暴力专政党,然后成为暴力整人党,目前成为暴力腐败党。

虽然政党的好坏,不在于政党的自我本身,而在于制度对它的制约和要求;但一个政党的能力大小,只在于该政党的自我本身,它与制度的好坏没有直接关系。民运中的各种政党,多数都在海外,他们在民主国家中,却无法健康成长。这是能力问题,跟制度没有关系。想当年,六四精英出国后,获得大量捐款,然后结果又怎么样呢?大家有目共睹。所以华夏复国人士,从来不去埋怨共产党的打压、或别人对我们的不支持;关键靠自己的能力!。

而那些天天埋怨共产党迫害和打压、埋怨别人不支持和不理睬的伪民运,却对中华民国横眉竖眼,好象这一切都是中华民国所造成的,不是对之批判,就是对之反对;不是对之调侃,就是对之嘲笑;不是对之拒绝,就是对之回避。这是不是属于神经错乱?难道反对唯一的公家国,就各种各样的私家国,把民运弄得四分五裂,才是正确的反共?其实他们是民运的罪人,而不是民运的功臣。今后历史会对他们有公认的裁定。

我在你的节目中,才了知你父亲令尊大人,原来在大中华民国中,是一个抗战英雄。了不起!而且他还是一个有医术的军医官,为抗战的国军和百姓,进行治伤了病,直到最后的抗战胜利。在那血与火的反法西斯年代里,令尊大人,为了中华民族的亚洲第一共和国而战,付出了他所有一切的精力、能力和体力。令小弟钦佩、感动和羡慕。

在那所谓腐败和黑暗的中华民国中,令尊大人,即是他再苦再累,却有他自己的自由思想,还有他自己想做的行动主见;甚至在内战的军事行动中,令尊大人,可以在他的职权范围内,有权利发医生的慈悲心,可以不顾国军的军纪法规,擅自放走了那些颠覆中华民国的恐怖分子泥腿子农民军;甚至作为一个军人,还可以违抗蒋介石独裁的最高军事命令,拒绝去台湾退守中华民国的义务。为此令尊大人,不但没有遭到任何的军事处罚和政治迫害,反而还可以安静地等待那些泥腿子农民军的解放到来。

由此可见,当时所谓蒋介石的独裁和专制,原来是一个纸老虎的假独裁和假专制;人人都可以不把他当一回事。今天我们出了国才知道,这不是抗日大英雄的蒋介石无能,而是民主公家国的作用所致。因此今天那些口口声声要 民主自由人权的人,却在拼命反对、拒绝和回避一个成功真民主、真自由、真人权的中华民国,从而充分暴露了他们叶公好龙的虚假伪善面目。

所以要反共,首先要反伪民运。压了葫芦起了瓢,这有什么用?共产党若倒台了,伪民运却来了。只有釜底抽薪的革命,才能让民运真正成功。即是共产党暂时不倒台,但至少让共产党几十年洗脑的培养,使之收获人渣的季节被破产,从而使之后续无人。这就是大政治家所思考的大问题。

有人说他们曾经被共产党迫害过。是的,我们承认这一历史事实。但二战中被共产党打死成千上万的纳粹、皇军、汪独、满独、以及被当今共产党严重打压的台独,这也是有目共睹的历史事实,是不是因为他们为反共而付出宝贵生命,或付出艰苦的战斗,也要对之认可和平反?这不是在开政治玩笑吗?

一切为保卫民主公家国、为恢复民主公家国的反共,才是深得人心的,令人敬仰的,千秋赞颂的;而一切为自我理想的私家国而战的反共,当然会被人们拍手叫好;但绝对不会被人民、被历史所认可的,连纪念碑也都容许被有的。因此、那些纳粹、皇军、汪独和满独等无数为自己私家国而战的反共英雄和烈士,是完全不可能被平反的,更也不容许被纪念的。

你我搞的是公家政治,那肯定会被人支持的,而且会被你的对手所默认的,甚至在最后会公开认同的。你我若搞私家国的反共,那么对私家国的共产党来说,它谁怕谁啊?所以共产党为什么对那些缺乏公家政治、只有民主口号的异议人士,在进行严厉镇压中,比以往更无情野蛮,甚至连百姓也无动于衷,这又是为什么呢?能否看透这个问题,你就会对简单朴素的公家政治,深感重要;而对聪明活络的私家政治,深为担忧。

你令尊大人和我的父亲一样,就是不明白什么是公家国和私家国的朴素道路,以为泥腿子农民军来了,中国会有新的生机。但他们这一天真的想法,和所有天真的老百姓一样,在喜庆洋洋迎接苏维埃连锁党国后,才惊慌失措地发现,原来共产党是真老虎的真独裁和真专制,向他们这些无辜的抗战英雄;反对打内战的国军将士;以及同情泥腿子革命的老百姓,进行凶神恶煞地猛扑过来,将他们的肉体和灵魂,统统撕得粉碎;让他们在体无完肤中,一一受辱不堪地倒下。而令尊大人,也在多次残酷的政治运动中,不幸被共产党整得死气活来,最后死不瞑目地被活活整死。

天哪,令尊大人,是一位抗日英雄啊;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军医天使啊;是一位救活和释放不少共军将士的慈悲者啊;是一位有责任心的、有才华的、有爱心的好父亲啊;他却在无缘无故中、在莫名其妙中、在无中生有的罪名下,被共产党理直气壮地剥夺了他老人家的神圣生命。这是天愤人怒的暴罪啊!

其实,象这样悲惨不堪的情况,何止你父亲一个人;而是成千上万。你父亲只是在中华民国被推翻后,换来千百万人头落地中的一个缩影而已;一个象征悲惨的无辜代表而已。这就是抗拒蒋介石退守台湾的回应,这就是对中华民国失去信心的报应。今天我们这些醒悟了的晚辈们,在这万分悲恸和强烈愤慨中,也深深为令尊大人而惋惜和遗憾;包括对我们自己的父辈们。

然这一切无缘无故的苦难,并没有就此在你的家门口而结束,相反它在暗中变本加厉地深入和增大;当你成长为象令尊大人一样人杰地灵的汉子时,就同样遭到无辜地迫害,被共产党重判二次,前后刑期相加二十八年。这是多么恐怖的卑鄙镇压。

尚若你的父亲,以及我的父亲,都能在当年,不感情用事,不是非不分,不愤青怒老;明白【共和】来之不易;明白凡是天下好事,都要经过长期反复磨炼之后,才能最后得以伟大成功的基本道理;那么他们俩都会服从蒋介石的独裁命令,把你我带去台湾,共同退守中华民国。这样以来,你的父亲,不但不死,而且成为有名的军医大官;而且凭你的人杰地灵,不但不会流亡,不会坐牢,而有可能在中华民国中,或担任议员;或担任县长,或担任市长;或在经营你令尊大人的医馆之业。你风流倜傥,甚至儒雅潇洒。让我王雍罡羡慕不已。(说个笑话)。

凡是有智慧的人都知道,『在台上十分钟,在台下十年功』的大道理。一切天大的好事,都必须经过反反复复长期的好事多磨后,才能取得众人首肯的成功。若象愤青怒老那样,没有持之以恒的耐心,而只有那种聪明活络、偷奸耍滑、投机取巧的本事,那么他们对凡事都要埋怨、责怪、不满和牢骚,最后干脆来个脾气暴躁,进行自我一套的推倒重来。这就是所有愤青怒老的基本刁相。象这样的人,能成功什么天大的好事?

所以你我都是政治家,切切要明白、要看透、要远离这种非理性、无理智的刁相之徒。同他们进行所谓的合作共事,这等于在自杀自己的政治事业。说一句实在的话,那些愤青怒老的脑袋,虽然十分聪明,而且其文章也相当秉发;但他们的头脑,天生比所有的政治家,少了一根弦;尤其因共产党长期洗脑后,他们会出现思维断路的后遗症,因此而时常会神经错乱地乱搞,与政治真理为敌,与政治真相为敌,与属于华人、代表华人的公家国为敌。这病已经不轻了,而且发了二十七年了,你能拿它怎么办?

在今天,你我之辈之所以如此不幸,这不是你我之辈的过错;而是你我父辈们的造孽所致;是他们曾经愤青怒老,去感情用事地同情那些不该同情的泥腿子革命,去相信那些不该相信的外来主义思想;去认同不该认同的私家国即苏联卫星国的人民共和国,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的报应,使他们自己倒霉的同时,连他们的儿女子孙,也在遭受一代又一代没完没了、无缘无故的痛苦报应。而这些苦难的现象,按佛门的真理来说,乃是因果报应的作用,是活该、应该的结果;包括今天汕尾农民被杀,也是如此。

别忘了,广东汕尾地区,曾经是中华民国中,第一个创建苏维埃政权的家乡,而不是之后毛泽东开创的井冈山。五四有学生宣传马克思,六四就对学生开枪;之后汕尾建立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在去年12月6号,共产党就对之公开射杀。这就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的真理所在。

第二:人都有同情心。但如何同情,这要有智慧。请相信老天爷是公正的。否则浩浩宇宙,没有老天爷所制定的因果报应法则,那么皇皇天道,将无法按春夏秋冬的季节,进行自然地运行。同样,作为一个政治家,虽然要有人的基本同情心,但更要有超越常人的大同情心,即大慈大悲心的同情心;将顺着天意而行,从而充分认识到这些没完没了的无辜灾难,不是靠人的良心,对之同情、呐喊、声援能解决的,也不是靠某一个人的能力或某一个党的能力,能将之改变的;而是靠政治家的理性和理智,去勇敢、沉着地化解这一因果报应进行恢复、重建我们原有的、之后成功民主和富强的中华民国,从而全面结束、彻底改变所有大陆华人的非正常痛苦和非正常灾难。这才是菩萨慈悲的大同情,这就是基督博爱的大同情。

当然这个道理也只有政治家才能明白和理解的;也只有是大政治家才能担当和行动的。与那些执着是非、口水好坏的异议人士,不可混为一谈,或相提并论。前者是鹰击长空的苍鹰后者是四处飞翔的禽鸟。二者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却有着根本不同的本质和素质。不能同日而语。

如果当年的纳粹,战败了苏联;那么汪精卫的伪国民党,肯定会统治中国,它同样会象共产党那样,只是换了皇军那套残暴的方法,对自己的同胞进行暴政统治罢了。所以民运中的那些愤青怒老,除了狂骂共产党之外,就是无法明白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新中国这一五千年不变的历史真相和事实道理。实在象上海人所说的那样拎不清。

历史见证,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同样是中国人,就不存在大陆中国的这些活该和应该的可怕报应。今天所有的大陆人,是否面对这样的事实,应该好好反省才是。不要一说到民主,似乎台湾人是异国他乡的外国人,对之不感兴趣;不要一说到统一,台湾人立刻成了不折不扣的中国人。这是糊涂啊!

更不要老是神经脆弱似地、整天喜欢听人民人民之类的好话,难道台湾的中国人,不是人民?难道四千五百万共产党人,不是人民?难道我们这些华夏复国民运人士不是人民?一句话,大家都是人民!但关键的问题,你是什么样的人民。如果是为公家国而活的人民,是有价值的公民,可以被称为名副其实的人民。如果是顺从专制而逆来承受的人民,其人民的品位就是猪狗不如的猪民和羊民;若为私家国而战的人民,不是暴民,就是党民,是徒有虚名的人民。象这样的人民,还是平时少一点伟大、多一点觉醒的好。

那些退守台湾的大陆人,同样也是中国人;他们因去了台湾,却继续被中华民国庇佑,从事上帝所赐福与我华夏民族的公家国;而他们的那些子女们,也一代又一代地获得善有善报的回应和报应。这就是老天爷的公正!她早已黑白分明地写照在我们的人间之中!你我大家不服不行啊!如果继续仇视中华民国,那么大陆人将还会继续被无聊地痛苦报应下去。

有人说共产党为什么这么顽固,其作恶多端,罪恶滔天,反而越来越强大。其实原因就在这里,因为我们的大陆人,至今还没有彻底醒悟,共产党之所以敢于继续暴政,是中华民国被推翻后的深入后果。如果大家醒悟了,那么共产党的多数良心者,也会共同相应,要求恢复公家国;那么即是极少数的共产党人,再强大又能维持几天?

有人说,国民党曾经腐败。这是事实。但它不是在抗战之前就腐败了,而是在抗战之后腐败的;原因是当时的国民党,以为抗战胜利了,天下就万事太平了,于是他们面对满目疮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民不聊生的严重创伤,为了自己的生存需要,出现了为求生而腐败的现象。这种现象,是战争的创伤所引起的;并非因制度的问题所造成的。

所以,那个开国、护法、北伐、剿匪、抗战、内战的国民党,即是有一万个不好,共产党可以把它打倒,但为什么同时又要打倒公家国的中华民国呢?为什么要创建非法的中共私家国呢?为打倒国民党这一执政党,就可以推翻中华民国,这分明是在张冠李戴、不得人心地乱来嘛!如果共产党没有推翻中华民国,没有废除它曾经亲自修宪的民主宪政南京宪法,那么伪民运为共产党打倒国民党而进行辩护,可以说是理直气壮的;但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神经错乱地支持、认同和欢呼一个为打败国民党而最后去推翻中华民国的共产党呢?

徐文立先生,你作为中国民主党之一的领袖,应该为你手下某些政治糊涂虫进行劝说和祷告;让上帝开启他们的智慧眼,走上帝赐给华夏民族的恩典亚洲第一共和国的新中国之路,而不是什么明天再说、到时候由大家说等无知大话来塘塞天下。请问,民运中所谓大家说,已有二十六年了,它起了什么积极作用?其中唯一的积极作用,就是谁也不服谁的四分五裂。

伪民运可以乱来,而且已经乱来了二十六年;但你们的民主党,不可以乱来。这是我们华夏复国对你们大家的希望忠告。

记得当时国民党的腐败,谁也无法克服;而蒋经国却血气方刚,进行所谓的经济打虎,为此严重伤害了市场经济,让中华民国的经济雪上加霜。蒋介石立刻阻止了他这套来自于苏联精神的严打 ,不得不出面亲自叫停。如果当时的中华民国,有三到五年的经济恢复期,那么她就能缓解这种非制度性的腐败;若再给她十年的经济康复,那么非制度性的腐败,将会被有效地全面遏制。

但去了台湾后的国民党,就很少有人再说它:是腐败不堪的国民党。当然个别腐败的现象,还是有的;但属于整体腐败的现象,却在台湾根本不存在了。所以国民党当时的腐败,是因长期战乱后的民不聊生所造成的,而不是象共产党在和平环境下,用杀鸡取卵的经济好转,因制度的问题出现了严重腐败。这是二码事的腐败。不能混为一谈。

尤其在当时,共产党依靠苏联的全面支持,不但养精蓄锐,而且兵精粮足;它根本没有给抗战胜利后的中华民国,因长期战争而贫穷万分的人民百姓,给予丝毫喘气恢复生机的机会;那些泥腿子农民军如猛虎下山,对合法执政的国民党,进行第三次先下手为强的内战,从而是疲惫不堪的国军,被打得一败涂地,不得不退守台湾。这就是国民党被战败的历史真相。大中华民国在复辟与反复辟的内战中被倒下。人类的终极祸音共产国,由此晴空霹雷地传来。无知的中国人,为同情泥腿子农民军的造反,为认同共产党推翻中华民国,而从此付出了他们之后没完没了的痛苦代价。

当退守台湾后的中华民国,因为有了和平环境,就立刻采用赎买政策,解决了农民的土地问题,同时在五年中,利用台湾经济的恢复,有效遏制了那种为活命的腐败现象,使老百姓开始安居乐业。于是在1954年起,蒋介石结束了【军政】,启动了【训政】,容许『乡、县和地方市』的民主选举。当台湾经济起飞后,蒋经国结束了【训政】,启动了【宪政】,容许直辖市和省一级的民主选举;之后,在李登辉手里,进行了总统直选;直至2000年,出现了政党和平替换的竞选执政。

所以台湾民主和富强的成功,是中华民国在和平环境下的成功。哪里象大陆时期的中华民国,从她诞生的第一天起,几乎没有一天有过和平的;不但前后出现了十八个带刀的私家国,对公家国的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进行大谋杀,而且出现了日本和苏联的侵略,各自扶持满独与汪独、共独与蒙独的叛乱势力,最后日本变本加厉地全面侵华。(而苏联全面侵华的计划,因纳粹对它的侵略而打乱)。抗战胜利后的公家国,在筋疲力尽、遍体鳞伤下,又卷入了共产党的颠覆而进行自相残杀的全面内战。请问天下知士,当时的中华民国,将如何去建设民主的新中国呢?

邻居天天闹事,夫妻天天吵架、儿女天天造反,请问这样的家,即是在民主共和,它怎么会发达呢?这是不是家的不好,而是人出了问题。这一简单的道理,对聪明活络、偷奸耍滑、投机取巧、自我一套的伪民运来说,这一辈子它们会搞清吗?

第三,有幸的是,中华民国如同上帝所赐似地,她在长期战乱不息的复辟与反复辟中,产生了许多举世瞩目的大奇迹。其不仅前后二次获得世界大战的战胜国,而且成为开创世界联合国的主要成员国;废除了所有不平等条约;其中出现了世界公认、历史公认的『十年黄金期』经济大发展;又出现了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新生活运动等空前自由的、史无前例的好时代,而不是史无前例的浩劫;还出现了前后三次修宪,最后在国共二党和各大民主党派的共同修宪下,完成和宣布了公家宪政的南京宪法。

再看共产党,它在五十多年大好的和平环境中,它为人民和国家作了那些成绩?不是劳民伤财的大炼废钢铁,大搞人民公社、大搞大饥荒灾难,大搞文革内斗,大搞原子弹、氢弹、中子弹、核潜艇、远程导弹、神五、神六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搞那些杀鸡取卵的经济大革命,大搞白拿白不拿的改革开放,大搞各种各样、包括打砸抢老百姓地皮的大规模腐败。为之死人几千万万。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天地之别呢?这就是公家国和私家国的终极原因;而非哪个政党的好坏,所起主要的决定。明天共产党若按照南京宪法执政,同样会成为一个好政党。

然伪民运却对这些大奇迹不屑一顾;反而对之进行轻嘴薄舌地乱骂、乱评和乱反,连曾经参与北伐、参与抗战、参与修宪的共产党,在今天都认为伪民运太过分放肆,于是在2005年由胡锦涛,公开承认国民党是抗战救国的主要力量。给了那些追求私家国的伪民运人士,一记响亮而有力的耳光。这记耳光打得好!打得响,打得精彩!不管胡锦涛出于与什么样的政治目的;或为了什么样的政治阴谋,至少在今天的表面上,他为共产党第一次对现代中国历史,说了一句半截的真话;我们不得不对之有所关注。

现在国内许多学者都公开承认:在抗战后出现国民党的腐败,是无可奈何的求生腐败,它与共产党在文革后,干脆抛弃共产信仰,利用恢复自己官位的机会,手持权力和特权,进行不贪白不贪、不拿白不拿的那种贪得无厌的超级腐败,是有着天地的差别和根本性质的区别。一个因长期战乱的民不聊生而腐败,一个因杀鸡取卵的经济起飞而腐败。二者岂能同日而语!

所以在2005的民运大会上,还有人誓誓旦旦地用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为共产党当初非法打砸抢的颠覆叛乱,进行公开辩护,就是最典型、最代表的感情用事、不分是非、轻嘴薄舌的愤青怒老。他们始终不肯学习中国现代历史的新知识,甚至拒绝认识什么是亚洲第一共和国,什么是合法的民主新中国;什么是乱中夺权的伪中国,等等这些基本道理;反而理直气壮地认为,共产党曾经是这么说的,我就要这么说;或者我的父亲是曾经这么讲的,我也要这么讲。作为一个普通百姓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也不能对之有所要求;但作为一个要争做民运的精英或老大的政治人士,也如此没有分量的胡言乱语,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象这样的人,在民运中的确不是少数。我们不能回避这一事实。这是共产党长期洗脑后,在今天出现收获期的结果现象。我们必须对之警惕才是。其实这些人,已经成为共产党和台独帮之后,继续反中华民国的后续接班人。事实证明,他们利用反共的名义,已经为自己的私家政治,进行大张旗鼓地、开锣鸣道地这样做了。中国民运就在这帮伪民运的长期折腾下,越走越落下坡路。这是有目共睹、无可辩驳的事实。

我们坦率地再摆一句滚钉板的话:那些感情用事、是非不分、轻嘴薄舌的愤青怒老,即是上帝再给他们二十六年的民运时间,他们依旧是今天这个四分五裂的样子;即是共产党倒台后,让他们去执政,将不出三年,因他们愤青怒老的傻鄙劲,而会自我垮台。民进党其实比这些伪民运不知要强多少倍;但他们同样有这种感情用事、是非不分、轻嘴薄舌的愤青怒老傻鄙劲,被今天的台湾人民所蔑视。

政治家最忌讳的是感情用事、是非不分、轻嘴薄舌的愤青怒老傻鄙劲。这是五千年不变的真理。

一个比民进党还傻鄙劲十倍的伪民运,它们对民运的事业,除了象纳粹、皇军、汪独、满独、台独那样,出于自己私家国需要的反共之外,还能作出什么性的贡献?

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即是你再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甚至向他们跪下,请求他们搞公家政治的公家民运,放弃自己私家政治的私家民运,他们依旧不会理你一眼。因为没有自我一套、推倒重来的私心反共,他们将怎么活呢?

当然,只要中华民国被成功回归,他们个个摇身一变,成了护国护法的英雄;一口否定自己曾经反中华民国的恶劣行为,并公开称法不责众我怕啥的嚣张言论!但他们这些反中华民国的行为,已被历史记录。除非他们现在主动退出反中华民国的反华立场,公开声明支持华夏复国公家政治的民主运动,那么我们到时将为他们见证和担保。

请相信中华民国一定会回归的!
如果中华民国无法回归大陆,那么明天的中国,即是共产党自我倒台,还有各种伪善的私家国出现重来,象共党私家国一样 漆黑一片地统治。所以不恢复一个名副其实的、名正言顺的、明堂正统的第一共和新中国,那么中国人将依旧在假共和、假民主、假人权的新私家国中,继续过着五千年不变地苦难生活。

一个政治家的伟大,或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就在于他是否掌握了五千年不变的真理;而不是它是否掌握了五年不变、或十年不变的短暂权力。曾经担任十三年人权主席的刘青先生,突然提出退休的消息,不知先生得知后又什么感想?为公家政治奋斗,才有五千年不变的生命力。而不是五十年不变、五年就变了的鬼话。

我在新的一年里,祝你一家健康、顺利和快乐!

最后,我支持、感激、感动你等民主党人士,对杨建利、何得普、许万平、张林等等国内这些民运英雄,进行呼吁、呐喊和声援;并向你学习!

雍罡顿首敬上。2006、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