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赵兴:答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关系六个问题

正义党成员的“中国民主党”党员身份问题

问:我是中国民主正义党党员,过去同时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2004年1月宣布不承认双重党籍之后,中国民主正义党依然承认双重党籍。那么我是否还具有“中国民主党”的党员身份呢?

答:你是中国民主正义党党员,由于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期间的历史原因,无论你是否在“美东”,你自动获得了1999年3月份在美国成立的“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的成员资格,过去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部分党员帮助和支持“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建设和发展期间,部分已经具有双重党籍的成员,同时受到“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对其“中国民主党”党籍的承认属正常情况。但在这段时间,“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向中国民主正义党派出支援“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正义党成员收取党费和发任命证书、党籍证书等,一直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所反对的做法,有些正义党员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自愿缴纳了党费和捐献,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也不反对,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向正义党成员所发的任命书和党籍证书,对正义党员来说一直是一种毫无意义的文件。中国民主正义党于2003年9月之后逐步撤出了对“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帮助和支援,于2003年11月全面撤出了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合作。

2004年1月,谢万军以“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名义宣布其“中国民主党”不承认正义党成员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身份。事实上,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的“中国民主党”党员身份,从来不需要经过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承认。

之前,在谢万军2000年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之后,除了帮助和支援“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之外,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成员从来不在其他地方使用“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对外活动。

尽管谢万军一直宣扬有他的签名和指纹的证明信是美国政府唯一认可的“中国民主党”身份的证明文件,并且认为这样的文件很“值钱”,但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很清楚这不是事实,而是谢万军个人的理解,也是谢万军希望统一控制海外中国民主党组织而进行的一种不实的宣传。从来没有一个正义党成员以“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党员身份名义去向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移民局申请过政治难民身份,多份谢万军“白送”给需要申请政治难民身份的正义党员有他签名和指纹的证明文件,一直被认为是一种不正当的证明文件,为了尊重谢万军先生的好意,收到这类文件的人并不使用这种文件,一般并不告知谢万军先生本人。而谢万军在2003年9月发给石磊的第21号钢印、图章,是希望两个党合并之后石磊以“中国民主党海外组织发展部副主任”名义活动使用的,由于合并没有成功,这一套钢印、图章从未有人使用,谢万军于2004年1月宣布该套钢印、图章作废,我们将把这套钢印、图章当作历史文物保存,类似的钢印、图章据谢万军说有几十套。

过去也好,现在也是,只要你是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成员,你同时也是中国民主党的成员,这里的“中国民主党”是“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而不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任何中国民主正义党党员的“中国民主党”党员身份,从来不受“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约束,除非你自愿有其他选择,否则你作为中国民主正义党党员自动取得的“中国民主党”党员身份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没有直接关系,也从来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中国民主正义党很可能在王有才、徐文立等在美国重新举起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之后,宣布“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解散,我们将准备把这面我们所认定的没有受到污染的中国民主党的旗帜交给1998年在中国大陆筹组中国民主党的创始者和献身者。无论今后其他党派是否承认双重或多重党籍,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永远不会阻止自己组织的成员同时取得其他党派的成员资格,如果其他党派不承认双重党籍或多重党籍,这样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将成为海外的“秘密党员”,这种情况从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之始就一直存在,我们将继续保持这种状况存在下去。

什么是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停止合作的原因

问:中国民主正义党本来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在协商合并的事宜,正义党网站上的讨论反映的情况似乎很有希望合并,后来究竟什么是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停止合作的原因呢?

答:由于“中国民主党”在海外有多个不同的组织,这些“中国民主党”组织纲领和组织形式也不相同,为了避免混淆,“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仅仅是希望能够保留一面不受污染的“中国民主党”的旗帜,近年来我们基本没有使用过“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的名义活动,也没有为“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建立独立的组织架构。

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与2000年谢万军成立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密切合作,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部分成员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担任职务,或者以“中国民主党”成员的名义活动,这都是为了帮助和支持“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建设和发展,我们之间有过一段成功的合作,但都不是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的名义,也从未宣布“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解散或者归属“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曾一度讨论合并,可是就在讨论期间,于2003年9月份,谢万军私下向美国政府和其他一些机构发出所谓“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已经预定了合并日程,熊焱和石磊已经分别为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组织发展部的”“副主任”(熊焱当时已经是美国陆军上尉军牧,不可能在“中国民主党”这样一个“外国政治组织”里担任“副主任”这样的行政职务。熊焱先生作为美国陆军军牧,唯一能保留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的职务是神职,也就是“党牧”。),这份文件发出去之后一个多月,谢万军才“知会”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照片:中国民主正义党创党人之一,目前依然担任中国民主正义党“党牧”的熊焱先生,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没有组织关系。)

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无法了解“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谢万军为什么突然在那个时间要这么做,也许只有谢万军本人或者要求他立即完成“合并”的人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中国民主正义党认为谢万军的这种做法是试图制造混乱、搞恶性吞并,之前谢万军某些做法也已经触及了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组织原则最敏感的部分,比如试图掌握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组织的名单等。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密切合作的关系不得不于2003年11月份结束,中国民主正义党全面撤回对“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所派出的支援。

这之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独立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并于2004年1月宣布其“中国民主党”不承认正义党成员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身份,并宣布一套钢印和图章作废。事实上,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的“中国民主党”党员身份,从来不需要经过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承认,被谢万军宣布作废的那套钢印和图章,从来没有人使用过。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对正义党的恶毒造谣攻击

问:我最近接到“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电话和来信,要求我在中国民主正义党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之间只能选择其一,并说中国民主正义党正在被美国FBI和CIA调查,因此劝我选择“中国民主党”,要求我“重新登记”。这是怎么回事?

答: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会发出这样的信给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一些重要的公开成员,但是我们知道这是来自“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对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蓄意造谣、攻击和组织破坏的手段,除非有证据证明不是这样,否则我们无法不怀疑这一种蓄意造谣、攻击和组织破坏背后有复杂的政治背景。

石磊从事海外民运工作达16年之久,传说中的所谓“FBI调查”经常可能是有人向美国FBI指控谁,但美国FBI是否调查谁一般没有人能够知道,如果谁能知道有FBI调查的存在,一般是被调查的人自己可能知道,而不是控告的人能够知道。有人向美国FBI控告了谁,然后说成是美国的FBI调查了谁,这种说法是一种幼稚的表现。同时,FBI的调查往往是细致和公正的,这里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大陆,诬蔑指控他人不见得就会给被诬蔑指控的人带来麻烦。任何人都有权利在美国向FBI反映他想要反映的情况,美国的FBI不是中国大陆共产党政府的“信访办”,不会拒绝接待。但是,如果FBI发现谁搞恶意诬蔑指控,那么FBI反而会对诬蔑指控的控告一方特别感兴趣起来,这应该是常识。

中国民主正义党作为一个在中国大陆成立的反抗组织,引起美国CIA的兴趣应该是可想而知的。美国CIA每年都有一份公开报告会谈到中国大陆的反抗组织问题。

但是,所谓的美国CIA对中国民主正义党进行“调查”,却让有起码常识的人会问一问说这话的人:你怎么知道的呢?难道美国CIA向哪一个“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人泄密了?还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哪一个人是CIA的或者与CIA有特别关系?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如果是“知情者”却这样说的话,那么都是“泄密”啊!可见,这种说法无非是希望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成员中间造成恐怖,其目的应该是企图达到破坏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而所谓的“选择中国民主党”和“重新登记”,因为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成员从来没有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登记”过,我们无法排除这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换了一种方式希望掌握中国民主正义党重要成员个人资料的另一次企图。

在中国大陆,特别是那些确实有一点关系的人,喜欢拿公安或者国安的牌子来吓唬普通的老百姓,不过这种习惯在美国是行不通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党员几乎没有一个是“普通党员”,尤其是重要成员中,许多人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这种只有在中国大陆可能有点用处的荒谬的手法在美国不但无效,也会令人耻笑。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有人威胁身份过期的正义党员

问:我太太昨晚接到“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XX负责人的电话,威胁说如果我不选择在“中国民主党”进行“重新登记”,会有人举报我们在美国身份过期。我算不算受到讹诈和威胁?我们要不要主动向警方举报?

答:由于受到王炳章过去一些特殊主张和运作的影响,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有少数人在美国身份过期,但拒绝申请政治庇护,这一部分朋友精神可嘉,中国民主正义党最近宣布不鼓励这种做法,也不为这种做法所造成的不好后果负责。

但是,自2004年2月以来,中国民主正义党多名党员不断接到来自“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重要干部的威胁,威胁的内容是假如这些正义党的党员不选择“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中国民主主党海外总部”掌握这些人的住址、电话、工作地点和包括孩子在内的个人资料,有人会向美国移民局举报抓人。如果此人申请政治庇护而不是选择“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则他的申请会遭到破坏。

尚且不说美国移民局是否会根据举报抓人,也不说恶意破坏他人政治庇护申请是否有这种可能、或者是否正好起到相反作用。我们通过常识就应该知道,西方国家提供政治庇护申请最敏感的地方是会受到申请者母国政府有组织的干扰和破坏,因此故意破坏他人政治庇护申请的人,首先应该成为研究对象。但是,用上述这种方式威胁他人的事情在美国是发生过的,只要当事人勇于举报,首先被逮捕的正是出口威胁的人。1997年在纽约法拉盛,就有过一名中国大陆北方女子,因为经济纠纷以类似话语威胁他人,结果遭到美国警方逮捕,海外中文报纸刊登过这则新闻。当时这个被逮捕的中国大陆北方女子与一个在美国的民运组织有关,并在纽约法拉盛开设了一家移民服务公司。

让我们暂且认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上述已经有了多名人证和多项物证的威胁是出于组织竞争的目的,而不是出于政治背景负责的原因,我们已经,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负责人们,立即主动停止这种无知的行为,否则我们将鼓励我们的党员采取果断措施让他们被动结束这种无知的行为。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能否损害正义党

问:“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针对正义党发动攻击是否会对正义党造成重大损害?

答:不可能。目前,“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针对正义党发起的这种攻击,相比海外民运组织一贯受到的各种恶意的攻击和破坏,还是属于“毛毛雨”性质的事情。

中国民主正义党近年的发展和网络优势的不断上升,我们对遭受各种不友善的政治势力、敌对的政治势力和个人原因的攻击和破坏不但有思想准备,也早有组织准备和物质准备。中国民主正义党一开始的组织结构设计就准备好了应付无论是从内部还是从外部对我们发动的攻击,我们中间的每一个组织领导成员相对于另一个组织领导成员来说都不重要,我们中间的每一个组织领导成员相对于整个组织来说都非常重要,我们特殊的地方是:不是所有的组织领导成员都公开的,只要到了需要的时候才会公开--大家应该从王炳章被中共绑架之后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出来“亮相”的领导成员情况可以发现这一特点。

无论从什么角度,用什么方法,就是象中共已经做了的那种把王炳章这么重要的中国民主正义党领导成员绑架回去判刑这种方法,也不能把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摧毁掉,这已经被事实证明了,这是所有的人都已经看得到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如果希望用低级的手段来摧毁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话,无论是出于某在组织竞争的目的,还是有其他负责政治背景,都是白日作梦!也许非要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用事实来证明这一点并不应该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最佳选择,我们希望“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某些负责人头脑清醒一点。我们现在对“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一切尽量不从最坏的角度去思考,我们承认,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许多人眼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是正义党的“孩子”,今天“孩子”闹别扭,我们不准备把这个“孩子”杀了,我们希望这个“孩子”能够独立成长和生存下去。

中国民主党二线组织该怎么办?

问:我在中国大陆,我原来申请参加中国民主正义党,但是我接到的回信是中国民主党谢万军的回信,并且得到一份“党内任职证书”。正义党告诉我不接受国内成员入党。最近我接到一封谢万军的来信,要求我“重新登记”,我从网上刊登你们两个党已经分开了,请问,我该怎么办?

答:过去,由于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之间的密切合作关系,同时也是为了国内组织成员的安全、方便和海外有限人力资源的分工方便,凡是国内通过网络要求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一律交给“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谢万军处理。这并不等于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国内停止发展自己组织名义下的党员,这里只有网络上要求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国内党员受到影响,而王炳章、高光俊、赵兴、也包括石磊在内,以其他传统的方式在国内发展秘密党员的工作并没有交给“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谢万军处理。

目前,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已经对国内要求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方法作出了新的规定,凡是过去曾经要求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国内人士,其中国民主正义党党籍从那时就获得承认。中国民主正义党石磊已经建议,凡是能证明自己在国内已经加入了“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人士,如果愿意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如果换用笔名的话,则并不需要放弃“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党籍),按照有关规定只需要发出声明,就是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国内成员。我相信石磊的这一建议很快就会获得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的认定。

不过,我必须指出,国内人士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之后,能够从中国民主正义党得到的“好处”只能是与我们分享荣誉,中国民主正义党不会发“委任状”或“任职证书”,也不会对中国民主化之后国内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在党内担任的职务和特殊权利地位作任何“保证”。

谁在正义党网站“评论栏”大肆跟贴说正义党是“中共特务党“

问:今年三月初,有人在正义党网站的“评论栏”大肆张贴重复帖子,说正义党是“中共特务党”,FBI和CIA正在调查正义党。这是什么人干的?

答:鉴于美国司法特点和有关法律的某些考虑,这个问题目前不好具体回答。我们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些贴子是从美国纽约法拉盛的图书馆发的。这个图书馆安全监控设备很先进,因此什么人干的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找到,况且我们有明确的怀疑对象就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某些人,这样的“嫌疑锁定”对确定谁干了这种事情并不吃力。稍微提醒一句干这样的事情的人:不要以为在美国只有被法庭定了罪才算是有了不良记录,尤其自己在美国还是一个“外国人”的时候。

我们现在还怀疑,过去正义党在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密切合作的时候,网络上经常出现的一些所谓“正义党是中共特务党”的匿名张贴,非常有可能就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所为,也就是说,我们怀疑有人早就躲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名义下,包括钻进了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内部,早就在执行破坏和攻击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任务了。有一个迹象非常明显,自从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公开脱离关系之后,以前网络上的匿名攻击性张贴说“正义党是中共特务党”基本上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针对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的大肆造谣、诬蔑、攻击、威胁和讹诈。(此条回答者:石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