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网路文摘 

            火戈关于民运文章两篇

[按]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值得研究。海外一些朋友根据长期经验,决
定坚决与特务民运及流氓民运划清界限,与他们分开,使他们难以逞其
伎俩。使他们不得不从制造内斗转而高唱大联合大团结。最后的前途,
将是真正的异议人士坚决撤出狭义民运圈这个沦陷区。国内民运也会经
历这个过程。最后必然要与目前吵吵闹闹的那些可疑人物分开。由于国
内朋友不了解海外情况,而那些可疑人物又惯于造谣,颠倒黑白,制造
是非,他们人数又多,往往可以在不了解情况的人中把黑白是非颠倒过
来。尤其某些国外身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回国后甚至难以再出来
的人,对国内朋友介绍的海外情况,完全是颠倒黑白。前一段时间,有
的朋友向我了解海外一些朋友的情况,告知他们听到的对这些海外朋友
的评价,让我大吃一惊。与海外大家公认的情况完全相反。不过,这也
并不奇怪,记得几年前,有一次王炳章向国内朋友介绍情况,说海外百
分之九十九的人站在他一边,(而不是倒过来百分之九十几对立),国
内的朋友竟然也会相信!

不过,我觉得,同这些吵吵闹闹的可疑分子去争论,有点不值,最好的
办法,还是坚决与他们分开。不管他们多么人多势众,假的总是假的,
成不了气候。海外正义党等等,可谓人多势众了吧?最后怎么样?还不
是垮台?代表民主力量的,最后还是真异议人士的少数。

          徐水良  2004-10-7日          
 
           该怎样面对"许万平现象"(上)
           无知狂妄症的危害性
 
对于许万平的无知,我自1997年认识他之后不久,就知道了的;对于
他不切实际地一心想当职业"民运家",千方百计寻求经济资助,不肯
刻苦学习理论知识,悟性差又自以为是等等缺点,也早就知晓的。因
而,根据具体情况,经常启发他、劝导他、批评他、指责他、几年来
可谓不曾间断过。至于他的狂妄,却是近年来才发展为现在这个样子
的,特别是告知他被排上民主党全国筹委名单与自他学会了电脑基本
操作之后。    但是,我还是被他的积极性、硬骨头气质、坚强不屈的
性格以及表面虚心听取意见等优点与"优点"所迷糊,认为只要好好"锤
打",总会成为一块"好钢"的。但是自他"劳教"回来之后,我终于发觉
他不够诚实,例如总是"报忧不报喜"(王希哲提供他一台电脑的事,
至今瞒着,其实我早已知道)。由于他谋生能力差,但又"高不就,低
不干,"老是处于"经济危机"状态。因此,我等基本上停止了对他的支
援,以免助长他的依赖性并批评他种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但总的说还
是帮助他的,如王明曾多次替他介绍工作等等。
 
    上次,对他有意违规操作之事,经我"棒喝"后,重庆友人于本月六
日坐在一起交换意见,但是毫无效果!如许万平开口就说"听说徐水良
在海外很臭,大家都不理他了
 
他徐水良凭什么对国内的事指手划脚?"对此,王明说: "徐水良臭不臭
是另一问题,现在谈的是他那编者按说得对不对"。可是,他不是
辩解就是说"记不清了",同时还作了一些反批评,如指责我不应称林
牧为"德高望重"者,等等。最后我问他:"这么久时间了,你那个联名
书收回没有?或者,你那个声明发了没有?"对此,他瞪眼回答说:"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凭什么要告诉你?。见此,我看再吵无益,就
提前离开了。
 
   对于许万平变本加厉违规之事,多数友人主张给他以时间,劝我耐
心等待。虽然,我认为这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觉得亦只能这
样。可现在,终于等来了许的公开回答---《民主运动就是要运要动》。
这篇大作的题目倒是正确的,只是他是怎样理解这句话的呢?其实通
篇文章已经作了"很好"的说明认识误区处处皆是,荒谬之言举不
胜举!但为了说明问题,只得列举一二:"整天在那里玩文字秀,
磨嘴皮子。有胆量你去取代他,与他在这个专制的舞台上一比能
力"、"还有的人认为写写文章,观察观察,串串圈内门,与
名气大的打堆就是民运"等等。对此,我看除了许万平,谁都懂得
干任何事业,都有一个分工合作的需要。若拿一种分工来否定另一种
分工,这除了无知,就是狂妄!这很像一个在战场上冲杀但却低能而
又不守纪律的战士,心里很不满"躲"在指挥所里的有关人员,指责他
们无能怕死。当然,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战士,即使有也是极个别的。
而许万平却是活生生的一个。(对这比喻,许必定想:嘿,我是民主
党全国筹委,怎是一般战士?)
 
    同时,你小许发表的文章,你对人说的一些话,都可被叫做在"玩
文字秀,磨嘴皮子。"但只要你的文章"玩"得好,嘴皮子"磨"得对头,
就没有什么不好,就是在为民主人权事业作贡献.那么,就来看看你的那
两篇文章即:《权威凝聚就是民运》(此文出自你的手笔,李运生只是
被你拉出来作陪衬)与《行政命令是过时货色》,究竟"玩"得如何?就
拿其标题来看,便知你的思维是混乱不堪的!我们说,民主运动需要
有一定的权威凝聚,这样会有利于民运的更好开展。但怎么反过来成
了"权威凝聚就是民运"呢?事情是这么简单化的吗?再通读全文,就
知你的实际认知进入了很大误区(限于篇幅,在此暂不详论)!再者,
请问民主国家行政首脑们颁布的命令,祘不祘是行政命令?难道它们
都是"过时货色"吗?对此,你一定会争辩说:我指的是中国这种。
那么为何不在前头加上"这种"或"专制的"等限定词呢?当然,文章差
错有大小,前者是严重的,它会使不知者进入误区。对此,六日那天
你争辩说:"在《民主论坛》上发表过的"。是的,发表了我才看
到,才知道嘛。因为《论坛》是民主的论坛,它可以刊登任何一家之
言,但它不确保你文章的准确。文责该由作者自负的。所以,著文是
件严肃的工作,应抱着对事业十分负责的态度,谨慎从事;不然,便
会损害民主事业!尽管你是无意的。
 
    可见,无知本不可怕,只要虚心学习,就会成为有知、博知。但
如果因某种不纯动机而狂妄,那就可怕了!那就像《三国演义》中的
魏延,在诸葛亮死后还是逃不脱被杀掉的命运!
 
                              火戈    
                       2004年9月29-30日于重庆


               该怎样面对"许万平现象"?(下)
               伪民运[1]乃民主运动之"耗子屎"
 
再说"磨嘴皮子"。这一次,你"磨"出:"只要我们坚持民主理念,使用
任何手段(除暴力)都是可以的。我重申:在中国,民运人士目
前只是在从事'民主运动',而不是在使用'民主',。"请听听,还
有比这"更好"的露底的表达吗?对于这些混话,还须予以分析批判
吗?如果有人忍不住,还要去分析它批判它,那真叫"磨嘴皮子",多
此一举了。假如我们照着许万平这些"教导"去做,我们民主运动者们,
不都成了名副其实的"混帐东西"了!的确,许万平是照着他自己的意思
去做的。所以,他"除了暴力"之外,什么乌七八糟的手段都去使用了。
管它什么民主操作规则,什么不能盗用他人名义,什么要注重人格力
量等等,都可不置一顾的!
 
    读者由此可知,许万平坚持搞的就是上述的这种"民运"。关于这类
伪民运,最近康成先生有感于当地事实,连续写了几篇(已发表两篇)
揭露批判性的文章,对这类伪民运现象进行了有力的抨击,值得大家
一读。
 
    由于国内"民运圈"中出现这类不良现象,说明事情不是孤立个别的,
它正是某些深层复杂缘由的反映。目前,有那么几位中青年友人(也
有个别六十岁以上的),以积极勇敢的面目出现,以此遮盖其种种非规
则举措,又被不可告人的非公心动机所驱使;干一些自以为高明的小
动作;他们可能心照不宣,却气味相投,一拍即合,很快形成一种相
互吹捧,相互抬高的态势。这真有点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觉!笔者说话必
重依据,本应列举事实,但限于本文篇幅,这里暂且不谈,待以后根据情
势进展,另行著文。
 
    再说几天前,笔者在贵阳时,从友人们那里了解到一件事实,即
在今年春节之后不久,许万平满着我等重庆友人(当时我们不常上网,
而以许作"电眼",注视网上动态),向海内外民运界发出"幺儿治病"
的呼援信息,利用了友人们的善良心态,他先后得到1-2万元的援款。
之后他究竟有否给"幺儿治病"还不得知,但于四月份操办婚礼,却已
成事实。当时,我不知实情,还匆匆从温州赶回来参加他的婚礼(据
我观察,他妻子陈贤英,倒是一个朴实勇敢的女子)。当时据友人说,
许宣布不收礼金,故多数人就没送,而我还是送给他200元作为"礼金。"
当时,许笑着说:"好好,你的礼我收下。"
 
由此使我联想起去年一件令我恼火的事许万平伙同个别人,瞒着
我向远在西班牙的黄河清发去电子求援信,信尾还写上"老邓向你问
好。"大概是河清他们看穿破绽,来电话询问,才戳穿了这个"西洋镜",
可是,许还是推脱说"那封信是莫建刚以我的名义发的"。
 
一直来,他干了丑事,又总是不肯坦率承认,因而老是改不了臭毛病。
不过,话得说回来,他拿到钱亦不见大吃大喝的,平日里抽的烟大多
是1.50元的"老山城"。他把钱拿来主要还是用于他所干的那种"民运"
事务上。并以手头现有的钱,再去搞来更多的钱,使他得以"职业化"。
这就是他所谓的"要做事"与"要运要动"的解读。
 
可是,事情更加严重性在于,透过这种无知狂妄症,再加上不纯动机,
可以明显看到"线人"与别有用心者的绰绰身影。可是许万平由于多种
原因,他距离体察秋毫还太远太远。所以,六日那天他就断言说:"我
看王荣清就不像那种人"。面对这样一个"睁眼瞎",我还能再说什
么?我只能表示无奈呀!因为在杭州即使王某人的同伙,都不敢把王
某人的名字摆上联名书,而许万平他就敢,许那天就说"是应王荣清的
要求才加上去的"。
 
目前在国内,"线人"比中坚民运人士多,是一个不争的现实。但许万
平除了相信一个"酒疯子"是"线人"之外(那是因为这人当面对许承认
了的),还不曾见他发觉有第二个"线人"的存在!而更恶劣的是每当我
提供给他关于某人值得怀疑的事实时,他竟然跑去"通报"给对方了。
对此,如果我能早了解到就好了!
 
在"九八组党"冲禁之际,许万平被押送"劳教"了,因而他不知自己被
提名为"全国筹委"的事。后来我告知了他,是希望他以此能严格要求
自己;不想,这顶"桂冠"却令他冲昏了头脑!这真叫作"鸡毛当令箭",
自我感觉是将帅了。
 
请试想,若让这样一个"筹委"去"筹"起来的"民主党",会是怎样的一
个党?对此,笔者相信其糟糕后果,大家不难想象!
 
有鉴于此,我也提出一个与之相反的提议:希望许万平们,每年少做
一件替民运帮倒忙的事情,如果还有一点感悟的话。
 
还有一点须阐明,即不要以为只要同专制当局"对着干",就是民运。
臭名昭著的张君不是很勇敢吗?但他是民运吗!
 
虽然,这类文字,我是信手写来,但内心却是十分痛苦的!因为就目前
的性质而言,这还属于名符其实的内斗。然而,面对"许万平现象"的
危害性,又不可不斗一下。本当该说的事情还有不少,但限于文章篇
幅,这次就不提了(如许针对我的公开声明,他写了一篇辩解的东西
在私底下传,有人说若不公开发表,但至少要给邓焕武看到嘛,等
等)。   
                    火 戈
              2004年9月29-30日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