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石磊:谈纯粹国外民运活动与政治庇护的关系

正义党

英国民主党部的黄华先生最近在网络撰文,在提到政治庇护问题时,认为欧洲不是移民国家,所以与美国不一样,对政治难民的审理比较严格。那种凭一个党证和参加活动的照片申请政治庇护的人,在欧洲不会获得难民身份。黄华言中之意是说,凭一个党证和参加活动的照片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就会得到难民身份,错了。据我所知,这样的申请在美国也一样很难得到批准。

我这里有一份美国国务院人权局1998年关于中国政治庇护申请状况的指导性文件,这份文件目前依然在指导美国政治庇护移民官和法官的工作。这份文件的英文版在网上是公开的,地址是:http://pards.org/china1998.doc。其中专门提到在美国加入民运组织和在联合国与领事馆门前抗议作为理由申请政治庇护的问题,专门提到了过去在美国成立的中国民主党(不是1998年的这个)和中国民联,也专门提到了在美国的报刊上写文章和发表公开信,美国国务院特意指出针对这些理由申请政治庇护的案例要谨慎处理,原因是不存在独立的资料能够证明类似的人回中国去会政治遭受迫害。不但如此,该报告还特意指出,美国国务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那些纯粹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回到中国会遭到政治迫害。(注意 Activ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一节)

我不了解,我只能说我相信,1998年之后到现在,美国国务院也有类似的报告,只是没有公开而已,我并且相信,中国民主党一定被列在这样的报告之中。

在政治庇护的法律中,有这样一条,如果要证明在国外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如果回中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需要证明类似人、回国去、已经遭受到政治迫害。这不是指有人回国到中国去从事民运方面的政治活动而遭到政治迫害,而是指纯粹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的理由申请政治庇护。因此,无论是1998年魏泉宝、张林、周勇军回国遭受政治迫害(他们都是偷渡回国的,而且都是以回国从事民运方面的政治活动为目的的),还是2002年的杨建利回国被捕,那些纯粹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的人都无法与他们类似,王炳章被绑架回中国,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他类似,他们的案例,绝不象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在帮助组织成员的政治庇护申请中有参考价值。

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有一个地方不同,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有上面说的很多人能够类似甚至超过的人曾经回国遭到政治迫害,这个案例在美国1999年的人权报告中。即使这样,据我所知,也没有一个正义党员因为一个党证和几张活动照片而向美国申请过政治庇护。法律还有更多的规定和解释,这里就不提了。

所以,凭一个党证和参加活动的照片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就会得到难民身份,黄华推测这样的政治庇护申请在美国比在欧洲容易,只是推测,没有根据。如果有根据的话,可能是在英国的移民公司和某些民运人士不像在美国的缺德,尤其是那种专门从事让赌客失去控制和理智输钱为赌场赚钱的人在从事民运领袖活动的时候,我们很能了解为了钱,这样的人说了什么和做了什么,与他的职业道德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即使这样的人过去不是这样,可他现在所从事的职业,已经让他很快地在道德上堕落下去了。

今天,我们还看到,国内继续有人,不是少数人,继续公开地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活动,无论他们的活动是组织反对党(比如王荣清起草《中国政党法》),还是其他活动(祝贺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成立或纪念中国民主党98年组党高潮),他们都是公开地在中国以中国民主党成员的身份进行活动的,这只能证明纯粹在国外属于中国民主党成员找不到上述类似人作为参考来比较,而只能找到反例,无论黄华先生怎么推测,事实就是如此,在美国和在英国,这方面不会有多大区别。

我说明以上事实的目的是:虽然我积极主张在党员需要的情况下努力帮助我们的党员得到利益,维护他们取得政治难民身份的权利,但我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帮助寻求政治庇护的人获得政治难民身份会对组织发展和获得资源有帮助。不光是国内有人说正义党是贵族党,这个说法早在美国就有了,第一批这样说的人是来自中国福建和温州的偷渡客,他们几乎完全被正义党拒之门外,我的理由是:他们能在我们海外的正义党机构中承担什么工作?到领事馆门口去抗议吗?那不是我们海外民运组织的工作重点,那是搞国际政治,不是中国民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