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作者: 余大郎 随笔:民运吃饭共奴及其它 2004-11-28

独立评论


因胡平的一篇《精英与奴才》,网上野火烧不尽。有些话早就想说,
趁此机会,干脆一吐为快。

我是个老民运了,如果从文革反四人帮开始算,那么有卅六年反龄;
倘从民主墙时期计,也已廿五年反革命(按当年的概念)历史了。
先前和今日,都有人责我以大义,或深怪我不顶球用。是的,老毛
他们廿八年就成了功,我似乎应当无地自容,向天下谢罪。不过,
这终究是我在时代中的价值选择,我其实只是背着历史的积淀而已。
本无此使命重托,更不存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问题,只有青
春爱情及经济的牺牲和付出。现在民运是出气筒,是替罪羊,是党卫
军们的风车稻草人;而常公开露面的一些民(运)工,不很方便说话。
那么,我就来说几句随感罢。

一、中共就是民(主)运(动)起家的。后来他们掌了权,搞成个
伪民运,弄得生灵涂炭,于是民运被迫起来反专制,反迫
害,要人权自由,要民主宪政。一代代民运人士,都是中共暴政用
打压法轮功那样的方式生产出来的,原本多是顺民良民而非刁民。
只因奴性不足或风云际会,中了彩球。可知,一党专政实在是民运
之母。因此,任何对民运不满者,最简捷的方式是赶紧去弑党妈
妈,这样才能一劳永逸。否则,骂民运就是表明对被委托人
的不满,可收回委托书或预付金,越俎代庖,自己去干。

二、民运其实从来在事前是嫁衣裳,事后作垫刀头。
这从1978年11届三中全会与民主墙之间的关系,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前两天,我就说过,没有四五就没有打倒四人帮;没有八九
就没有邓南巡。包括今日海外学子在内的所有华人,都可扪心自问:
民运是否有过历史功绩?你们走过的平坦路下,是否有民运人士的
血肉残躯?

三、民运是个框,一切往里装。其实,民运人士之间的差距大于
猿人与智人之差,况且还有伪劣民运、共特民运、流氓民运的假货。
不过,从战役的佯攻主攻而言,自策略角度看漫天要价,就地还
价,平心而论,是否也各有其合理存在的价值?譬如,倘专制是
个常量,一旦出现民运蒸发、湮没之变量,岂不把独知群象秃
子头上的虱子般,推上第一线了?!

四、海外民运是特殊的流亡态,是本土的遥远回声。
它存在于中美台三角,它存在于本土基本矛盾未解决,而新政治力
量又方死方生之际。从来,各国之运成在本土而非在海外;
从来,各国海运都充斥内斗。何况,在今日经济全球化与旧式
革命前程欲阴还晴之秋,从形势、性质到功能都扑朔迷离;从旧大陆
到新大陆价值,更存在着转换的文化震撼;最后,政治融进国际市场,
民运人士总得食人间烟火,问题丛生不足为怪。

...... ......

还是那句话:有甚么样的人民,就有甚么样的政府。
假如中国知识群体总体而言是被中共打断了脊梁骨的,那么他们与其
站着说话不腰疼、恨民运没跪下用八抬大轿来统战、责怪民运
不争气,不如首先反省自己。
假如中国知识群已厕身精英集团,那么专制依然固我,就值得检讨
自己:共奴伥鬼是否太多?用笔用嘴捍卫专制并实际起到杀人作用,
是否有罪?

最后......
倘若时代已转换,社会已变迁,革命已终结,转型自将和平。
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自会消亡,穷操什么心?

倘要死的,就死去罢。新生的,谁也无能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