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也谈投机

黄华
2004/12/02

钟国先生引用王有才的话说:王有才提醒大家:脱离了原则的策略就只剩下投机!我赞成这句话。反过来我要说,没有策略的原则只是空谈。

中国民主党从她成立一开始就是有明确的纲领和原则的。她有成立的公开宣言,她有自己的党章(临时)。否则,这就无法解释钟国先生为什么要参加这么一个没有明确纲领和原则的党了,而且还活动过。仅仅是后来才发现吗,然后才退出吗?我只能说,恐怕事情不那么简单。因为钟国先生说了:而当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离开了中国民主正义党而独立出去之后,也就是策略脱离了原则,剩下的只能是投机了。换句话说,他是对谢万军独立出去的不满。

我要说,谢万军当时的承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党地位,和王有才当时去中共民政局登记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我们都在摸索,不是吗?六四之后,一直有人在指责后来的精英进一步的诉求如何如何葬送了天安门运动。98年组党后,也一直有人指责徐文立先生的成立党部是给了中共镇压的借口。直到今天,还有人在批评是魏京生当年批判邓小平而葬送了民主墙。

不断的冲击和不断的被镇压,这就构成了一部当今中国大陆的民运历史。所以说,对个人当时动机上的猜测是毫无意义的。

关于我主张做难民生意含义,在我和石磊先生的讨论中我已经说了:为自己的党员进行服务,通过服务发展队伍,通过队伍的发展而发现人才和筹集资金,这就是我做难民生意的含义。这句话是在我撰文遣责谢万军用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公开做移民生意之前就说了。中国民主党成立的公开宣言和临时党章里都没有排除难民的任何含义。怎样利用好海外中国难民的力量,我很乐意听取钟国先生的意见。

至于说有没有什么绝对资格去谴责谁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只是提醒你,最早谴责谢万军做绿卡生意的是正义党,也就是你至今还没有退出的党。虽然你已经退出了谢万军的组织,但是我绝对认为你是有资格去谴责和追究他的。同样,如果将来流亡党部做了什么坏事,你站出来谴责追究,我们欢迎。别说正义党曾经宣布过他们的党员同时也是民主党员,就是作为一个无党派的中国人对民运队伍的谴责和追究也不存在什么资格问题。

另外,徐文立登了我的文章就是支持我,那么,你们正义党也发表了我有关难民生意的文章,是不是可以解释正义党也支持我?我们的网站也发表了你的大作,但是这并不表明我们支持你的观点。至于你的打算垄断通吃一切的说法,明显是带有偏见的猜测,我就不说什么了。

谢万军无非是急了眼而先走一步,而且做得很不巧妙,如此而已。早在流亡党部成立之前,谢万军就这样做了吧?我到现在还不清楚谢万军为什么和石磊闹翻,但是,如果没有闹翻的话,正义党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支持我的谴责吗?

我注意到了石磊的这句话:即使这样的人过去不是这样,可他现在所从事的职业,已经让他很快地在道德上堕落下去了。我认为,这就是今天的谢万军。

批判谢万军最起劲的还是你们正义党,作为一个党员,你应该先领会一下你们党组织的意图。

最后,正义党最了解谢万军,也有实力,我希望正义党能够在谢万军利用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做先交两千美元后交四千美元的移民生意上多收集一些证据。如果他执迷不悟,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这个对中国民主党声誉的担心,实际上石磊在几个月前就警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