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值得尊敬的中国民主党:

关于有人揭露贵党谢万军先生的事,我想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华夏复国人士王雍罡

自从谢万军先生逃离中国去美国流亡后,我曾多次与他通过电话,关心他的生活和工作。这是一个民运老兵的我,所应该尽的义务和责任。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在外界有许多对他不利的流言蜚语,使我过去一直不敢对之相信,而在今天又使我不得不对之有所动摇。我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咐谢万军先生,在海外必须注意三件事项:

一、中国民主党不能和正义党搅浑在一起,如果是二党合作,应该事先或事后向大家公开声明,免得让外界有各种猜测和怀疑,因为分不清谁干了某些好事或坏事。二、不能学习ララ党的诈骗行为,替人搞非法移民,从中赚钱捞取非法好处,为此会损坏贵党的名誉和我们民运的形象。

三、不能接受台独政府和共独政府通过其他暗中渠道所给的资助,这样将彻底毁坏贵党的生存价值。

然而我面对今天许多有名有姓、而且有证据的同仁揭露覧告诉我,谢万军先生犯了我劝说其三项的错误,而且尤为严重的是,他利用民主党的党名,在美国搞非法移民,捞取非法好处,并厚颜无耻,推卸责任,指其他ララ党也是这么搞的;甚至还有接受台独和共独通过暗中渠道给他资助的嫌疑。面对这些揭露的邮寄和电话,使我王雍罡本人无话可说,只能对其表示痛心和遗憾。

但我对谢万军先生的个人信任,至少在目前还抱有一线希望,原因之一,就是我当初是信任他的,而且希望他在海外能好好干出海外中国民主党的一片天地,所以我至今无法相信,我曾嘱咐他的三件事项,他岂能会如此轻浮而设置不理。因此我在此希望谢万军先生,公开主动出来,当着你贵党全体人士的面,将对你所揭露的事情,请予以作自我的澄清或解释。如果你的确做了什么,就请你用男子汉的理性和勇气,将勇敢地站出来作自我承认和检讨;那么我相信大家,一定会对你有所原谅;因为人是软弱的,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如果你知错不悔,模仿共产党死不认错的那种反理性的战斗意志,那么我作为民运老兵,有权向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呼吁,为了中国民主党和中国民运的名誉和形象,希望你们查清在海外的中国民主党流亡党员谢万军先生的事实真相,即给你们的贵党、也给我们的民运有一个具体的交代。如果谢万军先生的确做了有损于贵党形象之事的同时,也损害了我们民运的形象;那么我们强烈要求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召集人覧即当前主要的负责人徐文立先生,在你们流亡党部内作出你们的调查和检讨之后,再向我们的民运作出公开汇报;因为他的不良行为,不仅损害了贵党的形象,而且也损害了我们民运的形象。

尽管谢万军先生的所作所为,在当时不在流亡党部的名下所进行的,但他的行为在当时都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所进行的,作为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在今天已经取代了他的非法组织和地位,并且代表了海外各个国家的中国民主党流亡分部覧是一个属于具有公信力的流亡政党,所以该流亡党部的召集人,即眼前的主要第一负责人徐文立先生,应该对此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调查,包括对我们外界作出你们贵党的解释或检讨。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海内外的民运人士和华人,信服于你们的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覧是一个名副其实具有公信力的流亡政党。否则我们会怀疑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组织公信力和政治公信力。

正因为我们大家承认徐文立先生,是海外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合法召集人和代表流亡党部的主要负责人,才是我今天提出这样的正义要求,目的就是让流亡党部在我们海外民运中,更有其组织公心力和政治公心力,彻底结束海外民运中,那些以往的各种缺乏组织公信力和政治公信力的私家党和私家国等组织的小儿科游戏。

最后我要说的是:即民主党存在的价值,不是为其党的公营,也不是为其党的私营,而是为其党所初建的第一步共识覧为社会的正义而战;因为正义才是党生存的唯一价值,也是党发展的主要动力。如果党离开了正义,而追求党的公营利益或私营利益,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党的招牌,高喊民主自由人权的大众口号,为自己的野心篡权,或为自己的私心谋利,使党的初衷被自己践踏,使党的名誉被自我玷污。最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中国民主党,若要成为一个诚实的反对党,她所要行动的二个字就是覧正义!!!只有正义,才能要求政府做到天下为公;而这个公决非公营的公,也决非公义的公,而是华夏复国所提倡的五公文明的公。

覧这五公文明的公,就是公正、公平、公信、公德和公开的公。只有这样的天下为公,才是真实不虚的行善为公,而那些大公无私的公营之公和公义之公,都是欺骗天下人的伪善之公。谁相信它,谁不仅会吃亏,而且谁会倒霉。因为历史已经作了这样的见证!

但我们不仅反对任何政党的公营,甚至更反对任何政党的私营;而且我们同样反对一切政党和共产党那样,自以为是自己是上帝,追求所谓的公义;因为天下之人,无一不具有人的自身原罪;即先天自私的软弱。所以一切由人所组成的政党,它绝对不可能行驶大公无私的公义,它只能行驶人间的良知行为覧正义。天下只有行驶正义的政党,才能让政府和社会做到五公文明的人间之公。除非宇宙博爱万能的上帝,才有能力行驶天地大道公义的宇宙之公。

谢万军先生和某些民运精英,就是不懂这一基本理性的普世道理,又加上自身残留着中共救世主心态的毒素,使其正义的心智无法得到良好的开蒙,导致他们缺乏男子汉应该具有的基本理性,最后不是投入为政党利益的公营,就是利用自己政党的名义,进行自我私营,或扮演大公无私的上帝,追求公义,鼓吹公义,甚至道貌岸然地行驶公义,拯救那些即可怜、有可恶的非法移民,或拯救那些在过去血腥的年代里,因无知、或贪婪、或邪恶等各种原因,多次兴高采烈地积极参与中共的各种作恶活动,现在反被中共的恶果所报应的农民和工人。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和行为!

中国民主党作为诚实的反对党,在今天国内政治危机的形势下,需要用大丈夫的正义理性,去正确地教育和引导这些有罪过的农民和工人,而不能模仿中共,为了利用他们,而把他们莫名其妙地抬得很高,然后利用完了后,再把他们往下莫名其妙地从高处摔死;你们恰恰要相反,用正义的理性去作工作,让他们认识到自己今天的种种苦难,使因为过去长期助纣为虐所自遭苦吃的恶报;同时也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有着不灭的良知,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进行将功赎罪,打到共产党这一反人性的暴政极权,与我们民运人士一起,建立一个即民主加共和的五公文明社会。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终极工人和农民、包括知识分子和各个阶层,在今后不再遭受种种政治痛苦或政治横祸的不幸命运。

一切蔑视上帝公义,反对基督博爱,反对佛法慈悲,反对孔孟之道,而继续鼓吹西洋ララ主义的政治疯子;一切大骂中华五千年来,第一个创建民天下的中华民国公家国,大骂中华五千年来,第一个结束家天下君主集权制的孙中山先生,大骂中华五千年来,第一部有国民党、共产党和其他各民主党派一齐起草和修改的不亚于欧美民主国家宪政的南京宪法,而企图利用反共和民运的机会,大搞自己的私家党和私家国理论和宪政的政治白痴,不管他们如何雄心勃勃,欲与跟共独和台独争一下高低,或愿意跟满独、蒙独和汪独,争一下能耐,或愿意跟当前民运中其他的私家国独,争一下水平,斗个没完没了;但他们艰辛的努力始终难以见效,直到今天也无法让人对之取信,其主要之原因,就是这些所谓的民运精英,在人民大众的眼里,无非都是一个自以为是、自以为大、自娱意淫而属于理性发育不良的政治小丑而已。

所以我们请中国民主党人士,在今天复杂的政治形势下,要提高自己的政治素质,警惕、小心和注意那些诱惑愤青感情、而又华而不实的虚伪政治,请自觉地抵制和杜绝这类似真非假、装疯卖傻、包藏野心、缺乏理性的投机革命。

覧我们苦难的中国若要出头,就必须要有一个正义的理性反对党,使中共长期没有政治对手而把人民当作对手的局面,由中国民主党来彻底扭转覧替我们中国人民来担当中共对手的重轭;若中国民主党能成为这样一个正义而又有理性的反对党,那么她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新希望!

华夏复国人士王雍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