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各位同仁:这是我给先生的回信,只是删去了与此内容无关的第一段和最后一段;并在原作上进行了一些修改。这是为了方便众人阅读和发表。

王雍罡:我对赵昕公开信的看法

当我读完赵昕的文章,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讨厌,如同讨厌小政客范似栋一样。这二个人,虽各处南北,却是一丘之貉;一个恶打魏京生,另一个恶打徐文立。都属于玩这套靠打领袖,为自己造知名度把戏的小政客。象这类雕虫小技的是非之人,凡是具有政治道品的人士,不管似哪党哪派的人士,都会对之不屑一顾,而且嗤之以鼻;除了那些喜欢搞下流是非的三流人物。是正派者,决不对之感兴趣。大凡对之感兴趣的人,按照经验,几乎都是愤青怒老,失去理性和理智、喜欢表达自己知名度的小政客而已。我再次呼吁:希望大家有所警醒。

有人反对徐文立,这不是不可以,因为徐文立不是神,凭什么理由不可以对之反对?但问题的关键,你要拿出上台面的反对事实,让众人信服口服;同样,你要挑战徐文立,也不是不可以的,即是他是天下第一勇士,凭什么理由要怕他而不敢挑战之呢?但问题的关键,你本人的能耐和水平,是否要比他更优秀,或者在目前你比他做得更出色。仅仅依靠玷污他人已经成就的名义,来换去自己声望的知名度,这又算什么东西!!!

这类人跟过去吃人血馒头之辈,又有什么二样呢?我王雍罡对之鄙视和恶心。

记得九十年代初的海外民运,在中共特务和台湾特务(其实是李登辉手下的特务)的操作下,故意激发人的弱点私心,掀起了一股打广告的热,于是某些民运精英,争前恐后地表现自己,为自己的知名度,自我抄炸打造广告,最后把民运乱成什么样子,难道大家忘记了吗?但当时有几个人是清醒的?又有几个人敢于出来公开阻止的?我当时通过电话,对一个又一个地劝说,又有几个同仁能冷静听劝的?甚至有人认为我这样做,似乎阻挡了他们升名之道,于是将我视为敌人,反过来对我漫骂和造谣,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之后在中共特务和台湾特务的操纵下,再次激发我们人心中的软弱妒忌。他们以民主和自由的名义,再次掀起一股打领袖的热潮;于是把王炳章丑,之后把王若望老先生搞翻在地;等到魏京生被迫流亡海外后,使打领袖的热潮,到达了沸点。不少人因自私和忌妒的作怪,公开挑战魏京生、王炳章和当时国内组党的徐文立和任畹町等民运领袖,进行各种下三烂的诬蔑、指责和漫骂;甚至制造出魏京生、王炳章、徐文立、傅申奇、徐水良等重量级反共英雄,都是从中共派遣海外来的、搞乱民运的特务之谣言;而且绘声绘色,有根有据。当然某些自身修养低的重量级人士,也不顾自己形象,与小政客同流合污,想从这混乱之中,浑水摸鱼,打击异己。但最后只能证明这些人不行;被众人从心里抛弃。这还需要我举例说明吗?

当魏京生被范似栋等人的恶意丑化下,似乎他成了一个比十恶不赦的共产党和下三烂流氓下还不如。这种颠倒黑白打领袖的热潮,其最终结果,无非在搞丑海外民运的形象,并给我们海内外的民运事业,带来了更大的混乱和麻烦。但在当时又有多少人对之是冷静的,或者能和我王雍罡一起,公开出来对之抵制呢?

当时的民运似乎中了魔似的,因个人的私心和妒忌的缘故,有不少人故意造谣,攻击对方,使之互相争吵乱骂,并跃上各种网站开战,如临杀父仇敌;甚至有的在大庭广众面前,不顾媒体镜头,公开互相动粗。我作为一个民运老兵,为此痛心不已!但在这种情况下,多数人都采取了二种方法,一种是直接参与里面的是非之争,搞个你死我活;还有一种躲在一边,看其热闹,自以为水平比他们高。而我却与之反之,凭自己的政治道品,再次用电话和邮件,耐性和婉转地劝说他们,请他们注意自己的政治形象。毕竟多数人是有理智的。但有的人却非常膨胀,视我为小鄙崽子,对我不屑一顾,继续毫无节制地乱斗乱骂;导致他直到今天,还是名声狼藉,被人视为别类,大家对他敬而远之。这就是做愤青怒老、搞胡说八道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所以我们要警惕范似栋和赵昕这类搬弄是非、伤人名誉、以此帮自己打知名度的小政客。对于这种没有政治道品的政治人士,不管他多么别出心裁地写什么人过去的错误、缺点或某种过失的传闻,作为你我是正派的民运人士,希望不要对之相信。而且你我千万要明白,我们大家都是人,是人的,都是软弱的,因为他有先天的原罪,所以,即是领袖之人,也是如此。既然大家都是如此,那么每一个人的一生,肯定都是锈锈斑斑的,各自有着各种人生不同跌到的记录,甚至有自己很难堪的跌到记录,包括在今后,随时还有可能出现新的跌到纪录。但问题的关键,我们要看其人一生的主要大方向,而不是看他昨天的碰碰磕磕。这些问题,应该属于一般常人所能理解的问题,这么到了某些精英的脑子里,就开始大闹积水,由此变得分裂;却从另一头的方向去理解。这都是深受中共这类斗争、批判、揭发、交代等反人性的长期教育,所带来的恶习有关。所以对这样的人,也不必对之耿耿于怀,反而要对之多多包涵。

这是为什么,因为你我都是民运人士,而民运人士,多数人是有政治道品;而有政治道品的人,除了不会相信这些小政客的胡言乱语之外,却不会反过来有他们同样的手段,再去恶意中伤她们,或者装出一付比她高人一等的样子,故意来歧视他。如果谁这样做了,那么谁也更这类小政客差不多,只是换了一种手法而已。这一点,我们也要警惕啊!!!

因此我呼吁大家,不能为某些人的过去,而曾有过的一些瑕疵,来否定他的主要功绩,更不可以借此来羞辱他们和搞丑他们。这是十分缺德的行为。这只有一贯伤天害理的中共,才会这样死皮烂脸地这么做。作为我们是反共的民运人士,本着伟大的民主精神,岂能模仿中共这类恶行;作为有着政治道品的人,更不会被这些缺德的言论所迷惑。

至于魏京生、徐文立、王炳章和杨建利等民运领袖,在今后,他们究竟谁能成为我们民运中的【大领袖】,哪要看他们自己的个人努力;和他本人有没有带领团队奋斗的水平了。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决不是靠谁来吹捧谁,可以让谁担任的,也不是靠谁会内斗,可以让之胜出的,最后的出胜,往往是靠我们大家公认的,更是靠我们大家民主选举的;而不是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一花果山的原始胜败来定局的、

因为王者时代、独坐天下的花果山历史,将随着非法的少数民族(苏维埃连锁党团)的解散和灭亡,这一切也就随之而被彻底结束,它百分之一百地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西方民主的文明胜败!!!

因此我们这些民运的新老之兵,在当前各种任务的其中之一,就是如何维护这些民运领袖的正面形象,支持他们各种反共的正面行动,甚至如何直接地去怎样帮助他们。但在帮助中,最好不分什么派别,这样有利于大家的团结。

我们要相信,当中共倒台后,届时海内外民运,一定会召开联盟大会,在大会的竞选中,将选出我们自己所需要的大领袖,而不是选一个谁,重新主宰我们的大领袖,使我们与领袖的关系,再次变成新的君臣关系,或主子和奴才之间的关系,又回到过去家天下和党天下的、如同黑社会帮派的旧时代政治。恰恰那时相反,我们所选举的大领袖,肯定是让大家能信任、而且能为我们办事的、如同事务代理人式的大领袖,使其的所作所为,是为我们服务的一个最高打工者;而不是让我们为他服务的新皇帝。正因为胜出的是这么样的一个大领袖,所以我们与领袖之间的关系,也只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即聘请与被聘请的关系,即一切按程序或法制操作、进行公事公办的关系。

到那时的民主新中国,谁能不能当领袖,已不是一个什么难事的问题;而真正的难题,就是担心到时,谁愿意出来,自愿担当作我们民众代理人的大领袖。因为那时的大领袖,已完全失去了传统大王君临天下的威风,整个社会则成了一个民临天下的威风。若有霸王之心的人,到时能承担得了吗???当大家明白到这个份上时,可以想象有几个重量级民运人士,能乐意承受这民临天下的压力,去当这样的大领袖??而那些借丑化领袖的小政客,到了那时,还能得到什么知名度?

顺便透露一个真实的笑话:由于北欧文明不断地升华,使芬兰的男人,多数都不愿意从政,最后只好请女人当总统,十二个部长有七个是女人,国会议员百分之六十五是女议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芬兰民临天下的文明太优化了,所以那些爱好权力的男人们,也被不断优化升级,变成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男人;现在连当保安的人员,都出现了五分之一的女保安。这是不是对我们很喜欢权力的中国人,听了之后,会感到很惊讶或很稀奇吧,让你感到不可思议吧!

说真的,这个真实笑话的趋势,在中欧、西欧和南欧等地区,越来越流行,只有落后地区的国家,比如非洲、中东和中国等男人,依旧如此地原始,喜欢权力,崇拜权力,希望通过权力,来不劳而获地获取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之一切。事实证明,凡是崇拜权力的民族,都是落后、愚昧的,或者是暴,野蛮的,其民众的思维,也依旧停留在花果山的猴群里,整天为权力而厮杀和反扑。让我们这些文明人看了,怎么会不可笑而摇头呢。

所以我要向大家说清楚,

我们民运中的多数人,不是为了谋取权力而出来反共的,反而是为了反对中共党天下的花果山权力,才义无反顾地站出来进行反共的。这是无须争辩的事实。只有一小部分人,确实有这样的心态,为花果山的权力在反共。但他们的行为,虽然会影响我们整体民运的形象,然他们的少数人,毕竟不能代表我们多数的民运人士。因此,一旦日后的中国实现民主,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愿意作平民百姓的;尤其象我们已经入了外籍的民运人士,由于被西方的文明所进化了,不但没有花果山猴群的那种争权夺利的乐趣,甚至可以说连回国养老的念头,也都逐渐被打消了,哪里还有什么心事回国搞权力之争;除非我们的回国,是为了替民众搞【权利】,以此增添新中国民临天下的新威风,这样的回国,到时完全有一百个可能的。

所以有人企图借打领袖来扬名自己,这只能是徒劳的,同时,靠吹捧领袖之名,来抬高自己,也是徒劳的。这二种做法,都是异曲同工的卑鄙。我们应该对之拜拜才是!

最后我要提醒一句,为什么民运中有这类喜欢搞是是非非的小政客,而且他们为此活得特别滋润,原因之一,的确有不少缺乏政治道品的人,喜欢参与这类无聊的热闹游戏,甚至包括某些缺乏政治道品的重量级民运人士,也喜欢直接参与这样无聊的是是非非,企图从中浑水摸鱼,达到自己的个人野心;导致了这些小政客有了如鱼得水的温床,包括民运中的真正特务,趁机大大兴风作浪,搅得我们民运一片混乱。而那些具有私心的重量级人士,在最后,都反被这种混乱而自我搅了进去,成为被其他小政客和中共特务所漫骂和造谣的对象。虽然多数人和我一样,不会相信这些造谣,但至少他本人的形象大打折扣,不管他在今后怎么努力,也难以挽回他个人曾经有过的光辉形象。这就叫自作自受!悲也!!!苦也!!!大家应该吸取教训也。

所以大家只要吸取教训,那么这类小政客的胡说八道,和中共特务的捣乱,在今后,就自然而然地不能在兴风作浪了。这是防止是是非非和特务捣乱的最好方法和措施。

王雍罡2004年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