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周同:给刘俊国先生及中国民运徐文立、王丹、王军涛、魏京生、倪玉贤、薛伟、费良勇、汪岷、方圆、刘国凯、李国涛、王荣清、许万平等的一封公开信

独立论坛

俊国先生及文立、王丹诸朋友们:

也许有些情况你们已经有所闻了,下面还是把一些资料寄给你们,请你们百忙中一阅。

大致的情况是这样:

2000年12月,拥有数千万弟子的中功领袖张宏堡先生流亡中到达关岛寻求美国政府庇护。中国政府要求将张先生引渡。情况危急。希哲希望中功在张大师的领导下,能够像法轮功一样,开辟出一条与中共专制政权斗争的新的战线,于是以自由中国运动的名义向全体海外民运发出了救援张宏堡的倡议,获得了广泛的响应。希哲率民运代表团赴关岛监狱,会见了狱中绝食的张先生,转达了王炳章、魏京生的问候,达成了互相支持的战略共识。张表示要从资金上支持民运。张大师2001年4月出狱。

不久,张先生与他的副手阎庆新女士和王炳章等发生严重矛盾。这中的内情至今并不清楚,谣言很多。我们不必信他也不必管他。随后,阎女士从她管辖的中功帐户中,自行划出225万美元,声称兑现张宏堡对民运诺言用于民运。但不久,由于一些波折,及阎女士与天安门一代领袖刘俊国律师结成婚姻,阎女士与刘律师便声言这2百数十万美元,及当初为救援张宏堡和安顿张出狱后生活从阎女士管辖的帐户中划出的据说600万美元,都应该属于阎庆新私有,也就是属于阎庆新刘俊国新婚夫妻所有。

这样,阎刘便与张宏堡先生展开了对于这800万美元所有权的诉讼。

本来这场诉讼,就与民运有关,就不应被视为阎庆新刘俊国与张宏堡先生之间的私人诉讼。而最近,由于张宏堡先生已明确表态,他支持中国民运的承诺不变,阎庆新划去的那225万美元中功款项必须追回仍然用之民运。

因此,文立、王丹、军涛、老魏、老倪、薛伟、良勇、汪岷、方圆、国凯、国涛、荣清、万平等国内外朋友们,我认为,自张宏堡先生再作这样的表态后,阎刘与张之间关于那225万美元的诉讼,就更不应再视为他们之间的私人诉讼而不予关心了,它已经直接涉及到海内外民运发展而亟需的资金利益问题了。

这样,我们就有权要求刘俊国先生出面向民运公开解释一下,他认为那800万(包括张宏堡承诺民运使用的225万)美元资金,应该属于他刘俊国阎庆新夫妇私有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过去,刘俊国先生对王希哲和各媒体多次谈到过他的理由。理由大概两个:

1、阎庆新长期与张宏堡同居,是事实夫妻;
2、阎庆新是中功第二把手,与张有共同帐户。

现在,我们应该请刘俊国律师向海内外诸民运领导人们(还应该向中功数千万弟子们)公开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两条理由是可以站住脚的;为什么凭这两条理由,阎庆新刘俊国就可以把中功近千万美元资金,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归入自己夫妻的名下?

若刘律师的理由是确能服众的,我建议大家庆贺阎刘夫妇;若是牵强附会不能服众的,我建议海外民运诸领袖同志们给美国阎刘和张的诉讼法院去信作证,声明中国民运组织才是那225万美元中功资金的合法受益人。有人提出,张宏堡先生也应该有一个书面的正式的承诺,才便于民运组织向法院作证。我认为这有道理。请张先生考虑这个意见。

刘俊国有个说法、他说,这笔钱我们今后还是会寻找民运项目投入的呀!对不起,刘律师,且不说你已经难以使人信任。待法院判决你们夫妇赢了,大家自然欢迎你去寻找民运项目,那时你们是真找还是假找都是你们夫妻自家的事了。现在,你还是先把你们夫妇占有资金的理由向民运解释清楚吧。要相信法律有时会偏颇的,但公道自在人心!

此致

王希哲
2004年12月20日
美西海湾

------------------------------------------------------------------
附件一:

剖析一下刘俊国编造的把中功财产化为其阎刘夫妻私人财产的基本理由

王希哲

首先要说明,这一年来,阎庆新、刘俊国夫妇与张宏堡大师围绕的前后计800多万美元的所有权诉讼,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有从阎女士的口里,听到过这些财产理应属于她私人的说法。恰恰相反,她历来的说法总是,这些钱是中功子弟会费和艰苦经营汇聚起来的血汗钱,它不能被任何人浪费鲸吞。因此我只能说,这里我批驳的是刘俊国,而不是阎庆新。

刘俊国先生的理由是什么呢?刘先生多次对我解释说,阎庆新与张宏堡是长期的事实夫妻。他(她)们现在
的矛盾,是夫妻离婚后遗留的财产分割的矛盾。是那些钱他们怎么分的问题。


这就很清楚,刘俊国坚持的是,曾经与张宏堡同居而发生事实婚姻的阎庆新既然现在离开了张宏堡,又与他刘俊国结了婚了,阎庆新就有权要求向张宏堡分上一份。这就是刘俊国的基本理由。

我们先不说一个女人的现任丈夫,可以振振有辞以自己的妻子曾经不合法地陪他人长期睡过觉为理由,公开诉讼,向那人要钱分产,是不是已经到了无耻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把自己的妻子当作了什么?),我们仅从道理本身来看,----刘俊国的说法,也是完全错误的:

一、一方当事人张宏堡否认这种说法。他说,他与阎庆新没有同居关系;

二、阎庆新与中国国内合法丈夫的婚姻关系,据了解一直延续到2001年5月。这时,阎庆新与张宏堡已经发生分裂。这之前阎与张即便同居,也不能产生事实夫妻关系。认定事实夫妻,便是重婚犯罪。

三、更重要的,即便事实夫妻关系,财产分割也应该在夫妻协商或法院判决之后,不应由新婚夫妻刘俊国阎庆新先行片面宣布占有。

除了婚姻的理由,刘俊国还提出了工作的理由。

刘俊国对洛杉矶中国日报记者这么说:对於张宏堡反告阎庆新偷盗其227万美元,刘俊国表示,如果要算帐,就
算清楚。他说,阎庆新作为中功二号人物,与张宏堡生活(注即同居)工作了12年,他们之间有共同帐户,中功当初在中国大陆赚了上亿元,难道没有阎庆新的份?

张宏堡是中功的领袖,是中功的法人。千千万万的中功弟子是向着谁来的?是向着张宏堡来的,不是向着阎庆新来的,这不言而喻。中功本身不是一个民主组织,而是一个以教主为中心严师徒之分的教派组织。阎庆新虽作为中功二号人物,性质上,她也只是一位张教主坛下的高级弟子,一名工作人员。除了发到她名下的工资外,一切中功的财产,无论进入她个人帐户,还是共同帐户,都不过是中功组织根据各种情况下的制度安排或特殊安
排。特别是在遭受政府迫害和流亡的情况下,进入个人帐户或是共同帐户,实质决不是财产所有权的转移,而只是反映教主对徒弟所表现忠诚的高度信任。它的资金进出,总是要依据一定的制度或惯例,向财产的实质所有人张宏堡教主履行报告、批准、报销的手续。据了解,阎庆新女士长期是严格按照着这些制度和惯例,来管理中功集体的巨额资金的。这些根据都在。在王希哲组织救援张宏堡期间,他就听阎庆新说过,一切救援资金的调动使用,她都是每天要向狱中的张宏堡电话请示报告的。听过这类话的,也决不止王希哲一人。正因为如此,张宏宝大师才多次亲口对王希哲这样评价过阎庆新:老阎这个人过去不贪财!

因此,刘俊国以阎庆新与张宏堡生活工作了12年,他们之间有共同帐户为理由,证明阎庆新可以任意化中功财产为私有财产,是站不住脚的。

至于中功当初在中国大陆赚了上亿元,难道没有阎庆新的份?就更荒唐的有如儿戏。若是这可以成理,今天大陆任何一个高级贪官都可以宣布:

老子为共产党打了几十年天下。共产党在大陆赚了几万亿元,难道没有我的份?

其实,上面的道理并不深奥,阎庆新心里明白。一次我劝过她后,她说:

希哲,按你的说法,我当初把200多万带出来,也是错误的了。既然不是我的,我有什么权利把它带出来呢?

我答,是的。常理来说,也是错的。但你若声称为了兑现张宏堡的诺言,事实也确是把钱用在民运项目上,那是大义掩了小错。古人说奉大信不计小节。但如果你和俊国宣布把这钱占为夫妻私有,那就大节小节全错了。你赢了官司,也会输了道义人心的!

其实,我们看到的事实也是:当阎庆新自行带出那200多万资金声称用之于民运时,张宏堡大师虽也脸色略变,但其实也还是所谓开只眼闭只眼的。只是到了阎刘婚姻,宣布资金为其夫妻私有,甚至还要反过来控告张宏堡,向张大师诉讼索回因救助张宏堡出狱和安顿生活而借给他的600多万美元资金时,双方的矛盾,才激化起来的。

刘俊国是六四学生领袖,是天安门一代英雄。我们多么希望俊国先生珍重自己的声誉。这声誉不但应该重于钱财,甚至应该重于生命的。而且阎张的分裂或和解,影响着中功发展的大局,自然也就影响着庞大中功组织在与中共专制政权作斗争中所能起的作用和地位。这难道不比一点个人私利更重要吗?望俊国郑重考虑。

12/18/04
于美西海湾


刘俊国今天在《世界日报》美西版发表声明仍然坚持说:

刘俊国重申,阎庆新过去是中功第二号高层管理人员,无人可以否认。她并和张宏堡有长达12年的同居关系,两人也一起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不但各自有自己的银行帐户,还有共同的银行帐户。

12/17/04(《世界日报》加州要闻版)


-----------------------------------------------------------------
附件二:

王希哲率代表团关岛会见张宏堡先生,民运空前团结与中功达成战略同盟

(联总之声发各媒体消息)


关岛时间2000年12月21号上午9点半至11点,王希哲,梯姆库柏,汪岷,岳武等人在关岛移民监狱会见了张宏堡先生。

由于关岛电视台和主流报纸今天都以头版头条报道了中国异议人士救援张宏堡先生的消息,关岛监狱的警戒和检查特别严格。所有跟踪而来的媒体和其他中功弟子都被拒绝在监狱门外。

会见安排在监狱犯人食堂,张宏堡先生由于正在绝食中,说话低沉,但精神还好。

王希哲首先紧紧地和张宏堡先生握手,希望张宏堡先生恢复进食。王希哲对张宏堡先生说,这次绝食的目的已经达到,扩大了宣传,请张宏堡先生为中功事业和中国的民主化事业保重身体。张宏堡先生表示可以考虑逐步恢复进食。

王希哲接着传达了王炳章、魏京生先生对张宏堡先生的问侯,转交了王炳章先生的亲笔慰问信。然后通报了昨天晚上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成立的救援张宏堡同盟的几天来的情况,和美国国会议员们的积极反应。

梯姆库柏询问了张宏堡先生一系列的问题,特别是问到,若张宏堡先生获释后他的打算。

张宏堡先生表示,他会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发展中功事业并推动中国民主势力的扩大和发展。张宏堡先生和王希哲就各方面的合作问题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共识。中国的海外民运和中功将在更加广阔的领域内开展合作。

汪岷询问了张宏堡先生,下个月19日夏威夷移民法庭再次开庭时,怎样策划进一步的救援张宏堡先生的活动。

会见结束时,应王希哲先生的提议,张宏堡先生当场起草了给魏京生,王炳章的复信,同时又起草了给海外全体民运朋友的信,信中说:

合作的契机,由此开始。愿我们能在更广阔的领域中携手并进。

王希哲,梯姆库柏,汪岷,岳武等与张宏堡先生拥抱惜别,互道尊重。

代表团出来后,立即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招待会主题强调了这次与张宏堡先生会见的最大成果,就是在民运空前团结的前提下,与中功达成了战略结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