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就最近对刘俊国阎庆新不当吞占民运基金的批评,答朋友问

王希哲

最近一些朋友来电话很关心。我把其中主要问题归纳回答如下:

一、有位妇女朋友来电话说刘俊国把阎庆新与张洪堡同居12年反复当作要钱的
主要理由,使我很恶心。妻子重要还是财产重要?刘俊国爱的不是阎庆新他爱的
是钱。
我赞成这位女士的说法。

丈夫应该保护妻子。妻子过去与他人的隐私丈夫应该忘记,起码应尽量淡化。但
刘俊国反过来,大张旗鼓地公开和强调妻子过去的隐私,把它作为向张洪堡分钱
的第一要件。
当然我们理解,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只是一种浪漫主义,在很多人那里,
是爱情诚可贵,金钱价更高的。刘俊国有他的选择,这是他的私人权利,我
们可以遗憾,没有办法。但是,我要建议刘俊国律师考虑,把同居12年当作
要钱的主要理由,这在法庭上能站得住脚吗?
张洪堡不承认。这样,刘律师兼丈夫就要向法官出示大量足以证实张阎同居12
年的证据。且不说阎庆新女士的尴尬,刘律师能办得到这一点吗?我很怀疑。
男女之间要证实曾发生过性的关系,这相对简单,克林顿都逃不掉。但若共同的
孩子也没有,要证实同居12年,谈何容易!这最后结果,我看除了伤害阎庆
新,不会有意义。

其实,刘俊国手里的最王牌理由,应该还是张阎共同帐户,特别是中功开在
阎庆新名下的个人帐户----
帐户写的是阎庆新,钱就是阎庆新的!简单明了。这才是刘俊国阎庆新夫妻
的手里的法宝。

所以,当刘俊国扬言他有99%的把握打赢对张洪堡官司时,我是表示相信的。但
我也提醒他,法律和道义,往往不是一回事。外国不说,中国古往今来朋友(或
政治集团)危难时,以身家性命相托,财产写到你的名下的故事,是数不胜数的,
1949年,中华民国在大陆覆亡前夕,多少民国政府的巨款被打到了在美国的个人
名下?你要贪财翻脸,吃掉朋友(或集团)的身家财产,法律上是易如反掌,甚
至可以无懈可击的,正因为转移他人名下是为了保护财产,法律手续上才更要作
得无懈可击,以后全凭一线良心。因此,阎庆新刘俊国胜诉的那一天,也就必是
这对夫妇被千夫所指的那一天。古语说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又说啜其泣
兮,何嗟及兮,不信?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但我也不认为中功张洪堡必败。我想,这类为保护财产而转移至他人名下的所有
权诉讼,美国过去发生必不在少。只要细心找出成功公正判决的案例,供给法庭,
胜败之数也许尚在未定之天哩!



二、有人说希哲,你中了张洪堡的计了!他利用你而已。钱真追回来了,他还
会给民运吗?张洪堡是危难时要命,救上来惜钱的。

又有人说张洪堡还有钱。他要真兑现对民运诺言,他就再拿出钱来好了。干嘛
要你们去替他追钱,承诺把这个追回的钱给民运?这不是空头支票?

王希哲答:
这是两回事。阎庆新当初是声言兑现张洪堡对民运诺言把这200多万划出来的。
她如果当初不这样说,那就是她私人对中功的问题。她这样声言了,而且王希哲
介入了以这笔钱为资金基础的中国联邦临时政府筹委会,执委会议上通过批
准了王希哲提出的对国内中国民主党、独立工会运动资助案,那么,后来由于阎
刘的婚姻他们要把这笔钱归为夫妻私有,这就直接侵犯中国民运的利益了。这个
侵犯,与他们与张洪堡的矛盾无关。

至于张洪堡有没有计,王希哲是不是中了张洪堡的计?这有什么关系?
这个世界谁没有计?谁不中谁的计?关键是你自?喊盐崭貌桓米觯孔隽朔环?
你要维护的利益?互相中计,就是所谓双赢。

说张洪堡先生轻诺失信,实话说,民运圈内,包括我本人,很多都是听自阎庆新
的说法。张洪堡刚出狱的那三两个月,阎张之间发生,甚至把连胜德、王炳章等
卷入的事情,烛影斧声,真相对我始终是迷。而据张洪堡的说法,是他当初略事
安顿正要计划兑现对民运承诺的时候,先是发生了阎庆新与某位美国洋律师的缠
绵爱情,后是发生了阎庆新密谋的对他的加害阴谋,要设计把他重新送回监狱,
占有中功全部财产,使他痛苦无援而无法兑现对民运的承诺。
我那时倾向于相信了阎庆新。待她划出了225美元出走,声言替张洪堡行道用之
民运时,我当然就更是完全相信了阎庆新,甚至把她一直赖着我私人的两万美元
的帐,都不计了。直到阎伙同新婚丈夫刘俊国要吞掉这当初声言带出用之民运的
巨款,她在我心目中的信任,才完全毁灭了。

但阎庆新信用的毁灭,能不能自然证明张洪堡必会重诺?这两者没有必然性,有
待张大师实际的措施。但我们不苛求。因为,张大师即便果然如阎庆新所言是个
轻诺无信的人,充其量不过是捂住了自己的钱包,不肯给人;而阎庆新则是用支
持民运的名义盗出了中功的钱,却最后归入了自己夫妻的腰包。两者性质同吗?
不同的。
何况若今后事实证明,张大师确是一位有古义士风的一诺千金的人物呢?这些,
顺其自然罢了。


三、又有电话问,对你的批评,阎刘回应过吗?答曰,回应过,不过用的是不正
道的方法。

至今,王希哲对他们的批评,都是围绕刘俊国自己公开提出三大诉讼理由(同居、
第二号人物、帐户)来提出辩驳的。从没有越过线。阎刘却在网上歪曲抛出了王
希哲过去与他们私下的讨论信件,来企图抹黑我。过去,当周晓揭露他们贪占资
金时,已是他们不愿让人知道的秘密的夫妻关系。他们谴责周晓,说周完全没
有道德底线。现在,他们干了他们谴责过别人的事。但其实对我无妨。因为那
信件,不过表明了王希哲对他们曾怎样的仁至义尽,以及他们对朋友的刻薄无义。

大家可以注意,王希哲批评他们,直用真名,再送email给他们,光明磊落提出
看法,敢于负责。而他们呢?始终不敢对王希哲就刘的三大理由的批驳,作出负
责的回应。号称律师,实是鼠辈。而且,显然已沦落为他们自己多次对我表示不
齿的网上匿名谩骂甚至伤害他人亲属的下流小人。我真为刘律师,阎大姐叹!


四、由于他们的诉讼理由很简单,就那三大理由。我已批驳完毕,无多话可说。
阎刘也没再提出新的辩解理由。故此对他们的批评告一段落。我原来关心什么,
还关心什么去。最后问题的解决,是在美国法庭上,不在网上媒体上。今后阎
刘与中功张洪堡大师的上述官司,需要我和我的民运朋友出庭作证的,我将出
庭作证,也欢迎朋友作证。

2004年12月23日
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