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绑架王炳章案:中功张宏堡是罪魁祸首!

01/01/05
   王新华    正义党

中国民主正义党纽约消息,利用节假日,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组织部分骨干成员认真研究了自王炳章、张琪和岳武三人2002年6月在越南遭到绑架的案件,研究资料的来源分别包括四个重要方面,它们是:

(1)王炳章的私人律师和王炳章密友提供的有关王炳章2002年6月前往越南之前的想法、计划和所讨论的内容。这部分内容中的绝大部分,目前只有正义党才掌握,部分内容张琪有所了解。

(2)网络上一切有关王炳章被绑架案的公开讨论文章。由于中国民主正义党在该阶段采取了投石问路的方式发表讨论文章、故意引起争论,但成功地引出了我们所需要知道的一些事实,我们也认为其他人也有这类投石问路或其他目的操纵舆论与看法的文章,这些文章并不在研究之列。

(3)由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派遣的密探秘密获得的情报资料。这部分资料没有具体直接的价值,但有参考辅助的意义。

(4)由中国民主正义党和王炳章的密友出资分别从香港、泰国、越南等地,特别是从中国当地搜集来的情报资料。这部分资料反应出了王炳章等绑架案秘密的关键部分。

这里,我们不就具体资料进行分析总结,我们只就目前70%参与研究者所认定的结论告知全党,并在网络上公开发布,让所有关心王炳章被绑架事件的人都了解我们看法。

一、王炳章到越南旅行的目的

王炳章去越南旅行的主要目的是从事政治活动和经济活动,这些活动本身与中功组织没有关系。但是,王炳章此行的另一个附带的活动却与原中功第二号人物阎庆新认为张宏堡在越南赌场帐号有大笔存款有关,张琪陪同王炳章一同前往越南,既是作为王炳章的女友,也是为了同其姐姐阎庆新保持沟通。

二、绑架的策划者是中功张宏堡

2002年春夏交替之际,张宏堡相信,原中功第二号人物阎庆新控制了原中功一千多万美元的资金,而且张宏堡相信阎庆新已经决定并且做好了准备,要通过王炳章成立流亡政府等方式成立基金会,通过这个基金会把这一千多万美元洗成私人控制,张宏堡策划了在越南对王炳章和张琪实行绑架的事件,绑架的目的是要阎庆新吐出大约一千万美元,张宏堡认为应该属于他个人来控制的这笔巨大的资金。

三、绑架王炳章的是中国的官匪

在越南参与绑架王炳章和张琪的不是一般的土匪,而是活跃在中国云南、广西和广东一代的官匪。这些匪徒与中共官方,特别是警方与军方有密切的关系,也与越南中越边境城市的当地官方,特别是警方和军方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人中间有的人还是现职的中共警方编制的人员,他们中间有中国警方高级官员派在这些官匪组织中间控制状况的特情和线人。

四、岳武的角色

三个被绑架者之一岳武,可能自觉或不自觉,起着向张宏堡透露王炳章与张琪行踪、活动和打算的作用。虽然张宏堡没有向中国官匪透露越武是他的自己人,可能无论是张宏堡或是岳武都不这样认为,但岳武实际起了这样的作用,张宏堡也在绑架事件走歪了之后对岳武的关心接近把他当作是自己人对待。

五、绑架事件从哪里开始走歪

中国官匪收钱搞绑架来摆平原中功组织的家务事是不在话下的,这群官匪在当地号称没有摆不平的事,江泽民亲自派来的人也照样可以摆平。但是,这群官匪发现绑架了王炳章之后,发现不但他们自己,而且就是他们在中国官方的关系,也无法摆平。所以,这群官匪在一开始照计划索要一千万美元赎金之后,立即放弃了索求,而把遭到绑架的三人交给了中共官方,这群官匪为彻底脱身,与中共官方勾结,巧妙地在放弃之后让中共官方营救,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结束这场摆不平的绑架事件。

六、中共官方接手之后骑虎难下

自2002年7月中共官方接手了遭到绑架的王炳章、张琪和岳武之后,中共官方一是没有准备,二是不知如何处理,于是官方三缄其口,造成三人长期被认为失踪。虽然王炳章和张琪都对中共官方一口咬定是张宏堡策划的绑架,而且表示要求中共释放他们,他们到美国之后必置张宏堡于死地,让张宏堡在美国坐牢,然后被遣返中国给中共处置,但中共官方对这个交易始终犹豫不决,并且出尔反尔好多次。我们相信,中共官方扣押遭到绑架的三人达半年之久方才公布是在调查事件真相,权衡得失,其中最重要的是释放三人和怎样释放的问题,以及释放之后对中共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等问题。

七、谁最早知道三人被绑架到了中国大陆

张宏堡虽然是绑架的策划者,可是绑架的执行者因为发现绑架的策划者没有预先说清楚王炳章究竟是什么人而与之断绝了沟通,张宏堡之后并不了解绑架是否成功或出现了什么不是预期的状况。但是,阎庆新却很快利用她在中国官方的内部关系了解到了三人的下落。我们相信,阎庆新虽然了解到了自己的妹妹张琪是安全的,但阎庆新对张琪不能很快离开中国回到美国非常担忧。为了不要影响张琪,为了不要和中共官方撕破面子,阎庆新巧妙地将岳武在北京被捕的消息,于2002年8月份通过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的王希哲发出。在阎庆新看来,这样可以逼迫中共尽早作出释放的决定,特别是作出释放张琪的决定。与此同时,所有不了解这一真实情况的人和怀疑三人并不在中共手里的看法,在阎庆新的眼里,都是对阎庆新最着急的事情,也就是让张琪尽快被释放回到美国来不利的事情。

八、中共为什么要判王炳章

中共官方在2002年7月到2002年12月的五个月之间,始终在如何处理三个遭到官匪绑架的人问题上犹豫不决,三个人都会被释放是可能的,张琪和岳武会被释放是肯定的,关键问题是是否要释放王炳章。之前有一种分析认为中共判王炳章入狱而释放另外两人是因为另外两人能与中共的意思合作,王炳章如果被释放之后则会把遭到绑架过程中所了解的秘密公之于众。虽然这种看法依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最新的中共官方的内部消息透露了更重要的内容:王炳章如果被释放,阎庆新会将一千多万的原中共资金通过王炳章成立流亡政府来洗钱,而王炳章的号召力、影响力、知名度以及王炳章的铁杆人马,其中包括了王炳章在海外为头号人物的有组织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内,王炳章一旦对这么大的资金有了控制权的话,在中共眼里是非要阻止不可的。尤其在王炳章遭到了绑架之后,如果王炳章被释放,王炳章在海外的知名度达到了定峰,这样阎庆新不但可能通过王炳章来洗钱,而且更有可能对王炳章这个流亡总统进行投资,况且王炳章的未婚妻还是阎庆新的亲妹妹。为了阻止一个强大的流亡政府的出现,中共决定不能释放王炳章!

九、阎庆新为何不揭露张宏堡策划绑架与洗钱

阎庆新手里掌握的是为数可观的原中功的资金,她了解张宏堡,决不愿意这笔钱回到张宏堡的控制之下,她关于张宏堡掌握了这笔钱会用来干坏事的观念就是在三人在越南遭到了绑架之后彻底得出的结论。阎庆新不能让张宏堡掌握这笔钱的用意在这个方面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为什么阎庆新不揭露张宏堡策划绑架呢?阎庆新也有她的道理,这道理一方面不希望人们注意到她所掌握的原中功的巨额资金必须用洗钱这种办法来变成完全合法地控制,另一方面,揭露张宏堡策划绑架要扯出阎庆新在中共官方内部人士之间的关系,而这些关系不但今后还有用,而且这些关系实际上过去保护过她自己、也保护过张琪。

十、阎庆新控制的巨额资金与王炳章是否会被释放

我们相信,阎庆新所控制的巨额资金目前是中共是否会释放王炳章的关键问题之一。只要阎庆新继续控制着这笔巨额资金,中共就担心王炳章如果被释放会得到巨额资金的资金支持从事其一贯的民主革命事业。中共完全明白继续关押王炳章在国际政治和对美国的外交上是手里攥着一只烫手山芋,可是中共下不了决心把这只烫手山芋抛开,尤其是目前中国大陆各地和平与暴力抗争此起彼伏的情况下,中共更加担心王炳章被释放回美国之后,在阎庆新的巨额资金的支持下,可能把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推向一个高潮。

阎庆新手里所掌握的巨额资金需要洗钱,实际上已经在2003年2月与彭明等人成立了一个流亡政府已经这样做了,但这笔钱没有洗干净,目前还有很多问题,可能需要继续洗或者重新洗才能洗干净,这些都可以是中共确信他们需要担忧王炳章被释放之后会受到巨额资金支持的原因。

最后,我们需要指出,对王炳章我们所能从事的营救工作非常有限,我们一方面只能促进美国、加拿大等这样的国家向中共施加压力并寄希望起到作用,另一方面我们也只能发出更多我们关心和呼吁的声音,但中共会怎么做,我们几乎完全无法控制和影响,我们无法夸大我们在营救王炳章方面的实际作用。

另外,没有人有任何理由要求阎庆新放弃手里控制掌握的原中功的巨额资金,说这样就会对营救王炳章有利。我们认为,对王炳章最好的是安慰,这就是守住王炳章开拓的中国民主革命的事业,并且在王炳章不能亲自参与和领导的情况下,继续发展王炳章所开拓的中国民主革命事业,我们相信,这是王炳章在中共的监狱中最关心的,最想了解的,也是最担忧的。

王新华 2005年1月1日


江泽民智囊刘吉:王炳章案屁股擦不干净

01/01/05    颜权    正义党

据中国民主正义党上海消息,江泽民的智囊人物刘吉2004年曾参加他所任职过党委书记的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的一次会议,在这个会议期间,有人曾与刘吉谈起王炳章案,刘吉表示:这件事江主席说了一句话:屁股擦不干净。

据接近中共警方高层的人士透露,在中共国安部和公安部高层里,关于处理王炳章案有另一个虐称,叫擦屁股活儿。擦屁股?谁给谁擦屁股呢?中央给地方擦屁股!

透露消息的人士详细地告诉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派员说,云南广西地区与中共官方紧密勾结的匪徒绑架了王炳章、张琪和岳武,后来发现不对头,把人送回越南或者安排把人送出国境也就玩事了,把人送走,无论三个人中间是谁,什么立场,都不可能说这是中共绑架,只能说这是土匪干的。可是,广西公安厅的领导在没有请示中央的情况下擅自出面从所谓的土匪手里把三个人营救了去。

广西公安厅领导的决策是为了给与他们勾结的土匪擦屁股,可是广西这个地方,不知道王炳章这个人物在国际政治中的份量轻重,这样一来,中央却要负责给广西公安厅擦屁股了,这就是擦屁股活儿的由来。

这位人士透露,江泽民在听取关于王炳章被绑架到中国,中共警方出面营救并且目前在中共手里时,曾打断说了第一句话:这是谁的主意?。

关于王炳章被弄到中国的细节,汇报中几乎没有向江泽民提到任何细节,但江泽民表示没有关心。之后,江泽民的第二句话是说:国际上的反应就这些吗?他似乎表示不相信。

关于如何处理王炳章,中共公安和安全两个方面一开始只有一种意见,那就是:放。

可是,在具体研究如何放的时候,出现了第二种意见,说是不能放。说不能放的理由很多,都是冠冕堂皇的,而知情的内部人士都明白官场的一个道理:如果放则证明广西出现了一次严重的政治事故,广西公安厅出面营救三个遭到绑架的人则是一次严重的错误决策。不能放是为了要保住广西公安厅的面子,也是要保住广西省委的面子,同时也要堵住中央对参与这场绑架的官匪勾结状况的追查。

只是为了证明广西公安厅和广西省委当时出面营救王炳章等人是正确的,公安部和国安部都有人愿意帮助广西,于是才开始为不能放寻找证据和理由。

绝大部分后来中国公布的对王炳章实行逮捕和判刑的所谓证据和理由,对中共一方来说都是现成的。可是,在国际法方面的问题也不是不存在,也在仔细考虑之中,当时罗干,或许也是江泽民的意思,要求公安部和国安部两方面务必做到谨慎和有法可依,这里最大的问题是被绑架回中国大陆的王炳章,怎么才能够依法逮捕的问题。这个问题最后是由广东省国安厅提供了一份所谓1999年5月通缉王炳章的文件得到了最后解决,这份所谓的通缉,直到2002年10月份,也就是王炳章被中共警方营救了三个多月之后才找到的。

另一名在北京市公安局过保部门工作的老资格公安人员分析说,他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通缉,而通缉王炳章,他们北京不可能不知道,这肯定是一张擦屁股纸。

不过,最后中共高层达成共识,那就是王炳章如果放出去的话,危害极大,原因是他可能得到阎庆新在资金上的重大帮助而执行他的在中国大陆起义,宣布成立民主政府并且被推举为总统的计划。王炳章的这个计划早就在海外民运中家喻户晓,有关阎庆新可能在资金上给与重大帮助的问题,只是在中共花了五个月的时间研究为什么有人要绑架王炳章的问题,最后彻底弄清楚了之后,才明白并且确信的,所谓放了王炳章会危害极大,由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