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就是一个和字 ---致阎庆新女士

王希哲

1月5日,在张洪堡大师的的寿辰PARTY上,希哲又一次提出了,为了中功的发展,为了中功组织尽快排除干扰羁绊成为一支团结的向中共专制政权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各种合法权利的重要民间力量,希望阎庆新与中功组织和张大师的冲突,能够最后得到一个和的结果。

张洪堡大师指出,我们都希望与阎庆新能够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就是一个和字,和对阎庆新,对大家对中功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希哲问张大师,去年一月,张大师通过希哲向阎庆新提出的和的三个条件,还有效吗?大师回应有效。这三个条件的精神无非是:阎对自己的错误有所认识;对卷去的中功款项有合理交代。这之后,中功承认阎庆新的杰出贡献,会给予她优厚的养老待遇,不亚于她卷走的那些钱。

阎庆新女士,去年一月,当我把张洪堡大师的这三项条件传达给你时,我的心里,是觉得这三项条件还是合情合理的。当然,还可以谈,谈起来就好。但你拒绝了。你拒绝的理由是:我有什么错?要我认错?但阎女士,你是有错的。在我看,你的错起码三点:

1、阎张的原始分裂,主要责任在你,是你错了!

2、你把中功组织委托给你,后中功声明捐给民运的巨额资金宣告为私产。又是你错了!

3、你利用你的现任丈夫是律师的优势,首先无理启动了对你的师傅,实际对中功组织的恶性法律诉讼缠斗。还是你错了!


我们先谈阎张的原始分裂,为什么主要责任在你。

海外民运联合美国朝野和世界各种正义力量,花了那么大的气力,作了那样巨大的宣传、游说才把国内拥有3800万弟子的张洪堡大师从关岛监狱营救了出来。维护张的声誉,在那时就是维护海外民运的声誉,维护美国朝野和世界各种正义力量、舆论媒体的声誉,就是维护民主力量发展的大局。张洪堡刚踏上美国土地,举目陌生,内内外外事无巨细一切必须倚仗于你,你则早已在美国深耕布局,掌握内外一切的关系、资源。但仅仅三两个星期,你便与张洪堡发生严重冲突和分裂,直至出走,将张大师孤立于险地。主要责任在谁?稍用脑袋想一想,会在张洪堡自己吗?当然在你!起码你全然不顾大局。

你历来向我们解释的理由是,张洪堡出来后不平等待你,打你。所以,张洪堡被营救出来才几个星期,你就要以张洪堡打你为由,与王炳章岳武一起,向DC警局报案,要求警方把张洪堡重新抓回监狱去。

我们分析一下你送张去死的理由。你说与张洪堡同居12年。假使张洪堡过去从来是平等待你的,从不打你的, 为什么才刚刚踏上美国,找不到南北,除你阎庆新外,举目无亲,在最需你帮助,最离不开你的情况下,就忽然不平等待你了,要打你了呢?你没有过错,合乎常理吗?假使张洪堡过去历来是暴君,不平等待你的,打你惯了的,为什么过去你能忍耐,忍耐一十二年,既不决裂也不报警,生死与共,张洪堡出狱才这么几天,你就忍耐不下了,就不能再劝解张一段时候了,非要立即施以极端,把尚不明白美国法律习惯的师傅、你的12年事实丈夫亲手送回监狱去呢?(而且它很可能的更严重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明白)也太狠心一些了吧?不要说你是位长年着眼大局的非凡女子,就是普通中国妇女,也轻易下不了这般狠手吧?

炳章很混蛋。他怎么能配合你(即使不是献计给你)这么作?炳章也经常与杰西卡吵嘴打架。我们只能旁边劝和。谁能想像,作为炳章的朋友,深知炳章对民运的意义的王希哲,会因炳章家庭吵架打了几下杰西卡,便与杰西卡一起去洛衫矶警方报警,要求警方把王炳章抓起来?炳章这样作了,后面必大有文章。加上岳武的告密(被张洪堡录音在案,岳武不敢否认),张洪堡为此更加怀疑你的背后有人操作,有什么奇怪?阎张分裂的主要责任在阎,这还不清楚么?

再说第二,你把中功组织委托给你,后中功声明捐助给民运的巨额资金宣告为私产。你也错了!这些主要是你的现任丈夫刘俊国在提供辩解理由。 你与他其实立场并不相同。我们已经紧抓要害批驳了,我们还会继续撰文批驳。
阎女士,我们并不想挑拨你与刘丈夫的关系。我们衷心祝愿你们夫妻百年美满幸福。但我们仍不得不遗憾地说,刘俊国丈夫兼律师为你提供的那些化公为私的荒谬理由,真的不是在爱你,而客观是在害你的!

最后第三,你利用你的现任丈夫是律师的优势,首先无理启动了对你的师傅,实际对中功组织的恶性法律诉讼缠斗。还是你错了!你将阎张双方手中的中功大量的资金(用你的说法,是中功弟子的血汗钱)无休无止消耗在官司诉讼上,牵扯了中功发展的步伐,阻碍了中功迅速形成为一个足以对中共专制政权带来巨大压力的准政治集团,阎庆新女士,你若站在中功事业和民主事业的立场想一想,而不是仅站在阎刘夫妻私利的立场想一想,你怎么没有错呢?错很大的呀!

其实认错,我想张大师不会拘于形式。是错了,心里明白了,实际改正就是。相逢可以一笑,它不应该是你们和的不能逾越的障碍。

阎庆新女士,对张洪堡往往把你们之间的争执,描述为背后隐藏着中共黑手对民主力量的斗争,你总不以为然。但想想,真的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吗?当年中共对流亡海外的法轮功势力掉以轻心,酿成了他们后来的巨大被动,这对他们教训何其深痛。当张洪堡大师胜利脱险离开关岛,海外民运支持他,宣告与之结盟,以把对手消灭在萌芽状态为基本策略的中共,又有了法轮功的教训,他们会轻易地放过张洪堡,不对他施加任何阴谋吗?假使是这样,那才真是中共安全部门的失职了。今天,一贯在王炳章案上侮蔑抹黑你与张绮的某阴谋党,谣言党,特务党,阎张争执本来与其无关,却忽然举党动员,枪炮大作,那样的支持你了,加班加点绞尽脑汁连篇累牍编造故事,竭尽全力为你解围了,他们忽然激动起来的利益何在?动员他们的动力何在?难道不值得深长思之的吗?

其实,我知道,你早就有与张洪堡和的愿望。张大师也一再真情释放了欢迎你和的信息。双方都愿意和,和对阎庆新,对大家对中功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为什么不能早日沟通,早日和呢?你们和了,粉碎了中共阴谋,使躲在背后的势力不得上下其手利用阎张矛盾以售其奸,你证明了自己的大公无私,中功从此大踏步前进,举世瞩目,站在民主事业的立场,阎庆新女士,你不是再立新功了吗?

请阎庆新大姐切切深思之。

2005年1月8日
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