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如果你是顾全大局的就应该尽快与中功组织达成和解--再致阎庆新女士

王希哲

阎庆新女士,你至今坚称自己是中功人。你爱护中功,希望中功事业发展。王希哲不是中功人,但希哲也希望中功事业发展,希望中功与民运的合作,能有力的推动中国人民反对迫害维护人权和争取民主的事业。这些,我相信与你是一致的。什么是大局?我想,这就是大局。我们讨论问题,要围绕这个大局。离开了这个大局,纯纠缠个人是非恩怨,讨论就不可能有最后的共识。

反观共产党今天的大局是什么呢?法轮功已经发展成为它的劲敌,它决不能允许海内外出现另一个类似的劲敌,因此它必须打击中功,缠困中功,消灭中功。擒贼先擒王,共产党也就必须首先打击张洪堡、缠困张洪堡、消灭张洪堡。自去年12月中共政法会议之后,又值王希哲反其道提出张阎和解重振中功之后,各种莫明其妙或已明奇妙的势力便跳了出来,网上网下对张洪堡大肆侮蔑、造谣、围攻,加深挑拨恶化你与张的关系,恶意挑拨法轮功与中功的关系,这些是为什么,难道你都看不到,不想一想么?你是中功经历了十几年风雨的重要领导人,之前,你更经历了中共总参情报机关长达十几年的职业训练,这一系列现象的来历,瞒得过凡人,难道可以瞒得过你阎庆新的眼睛么?

阎庆新女士,你与张洪堡的冲突和分裂开始于2001年4月张洪堡出狱前后。几年来我一直说,这是个迷。那时,包括王炳章在内的我的几位好友,几乎都卷进了事件。我自然倾向更多的相信你们的说法,但自己从情理上思索,总觉得这里面很有文章。也许你会说现在我相信了张洪堡的说法。不,张先生的话,对我仍然是参考。我立
足已经确定的事实来思索和推理。解纷必求其端。现在让我们再分析一下你们冲突和分裂的责任。

在张洪堡出狱前,在你组织的救援活动中,你结识了洋律师麦克。你们坠入了爱河,谈婚论嫁。后来的网路上出现过你与麦克游泳池水中相拥的亲密照片(我与你一起看到这幅照片。你没有否认,只是愤怒。记得好像说可能是岳武偷拍的。)你解释说,张洪堡出狱后粗暴待你,打你,起因于他妒忌麦克,不允许你与麦克发展爱情。上面是你的说法。

张洪堡的说法呢?在一篇署名麒麟童子,显然是张洪堡授意写作的网上文章《惊心动魄的600天 ---记张宏堡先生出狱后的遭遇》中,张洪堡这样说:

2001年4 月17日,张宏堡自由了。 面对清癯略带倦容的张宏堡,这位年近六十的女士(阎庆新)突然失态,她不按常理尽职去陪同刚出狱的张宏堡处理好她的日常事务,不顾救援重任未了还需努力完成,不屑救援成员的微辞和责劝,不惜中功高层干部的庄重风范,疯狂地和她在救援人员中猎获的对象M(麦克) 先生当众演绎了一出西式黄昏恋,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拥抱接吻的镜头不断闪现在返美的救援张宏堡同盟队伍中。甚至就在张宏堡出狱后下榻的关岛宾馆卧室外的办公间沙发上,身为东方女人的她可以躺在M 先生怀里若无其事地面对出门的张宏堡,连西人M 先生都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站起来。救援的朋友们看不过去了,张宏堡却平淡地表示能够理解淡化了大家的不满。

张宏堡心里实际异常沉重。尽管曾经有过在保释开庭的救援紧要关头,台湾、香港、民运三方面的救援人士到位后她却不愿赴关岛就位协调被张宏堡督着去的反常举动;到关岛后她又失踪,反由狱中待救援的张宏堡自己通过律师请人到处寻找这位救援者,结果是她和M先生躲在一家宾馆男欢女爱;还有让人送她着三闶饺肕先生抱着的照片给狱中的张宏堡的怪异之举。张宏堡觉得怪,却愿意相信那只是偶尔失之检点。现亲眼目睹她的如此种种,一贯倡导中功风范的张宏堡不能不警觉:这位曾是自己得力助手、中功高层干部行为举止楷模的她,何以失职和轻薄到如此程度?到了华盛顿的当天,在给张宏堡的接风宴上,M先生当众向张宏堡提出要求同意和他的助手立即结婚。这对还未站稳脚极需助手的张宏堡实在是不近情理之举。张宏堡微笑着向他俩祝贺,说她这么多年来为了中功事业近60岁还没有个家,现找到了理想的伴侣,又为中功事业增添了新的力量,自己很高兴。只是目前结婚时间不够适宜,受中共重创的中功团体极待修复,自己的政治庇护还未取得,只要是真爱,又岂在一时半会。建议他俩再耐心等待,大事办定,再办己事。张宏堡的话入情入理,M先生表示接受。可是当夜2 点多钟,她让M先生住进了她的卧室,那也是中功总会的机要室,那里存放有中功的重要文件、中功学员名单、现金支票本等,张先生得知此情况后,随即请M 先生暂回居住地危地马拉,同时对他的助手的严重渎职行为作了严厉的批评。 M先生回去了。 他的助手也恢复了她一贯的行为方式。张宏堡却陷入沉重的心理压力中。

从上面阎张双方的陈述我们可以找出的基本事实确定如下:

1、在张洪堡出狱前,在救援张洪堡期间,阎庆新已经爱上了洋律师麦克,打算与他结婚;
2、阎庆新与洋律师的爱情,对刚出狱极需助手的张洪堡带来了异常沉重的心情和压力。

在这种心情下,张洪堡是否粗暴对待阎庆新,甚至打了阎庆新没有呢?阎说有,张说没有。这我们没法确定。先采纳阎庆新的。我们从一般情理上去思索和判断。

阎庆新在张洪堡出狱的前夕,决计要与洋律师麦克筑爱结婚,这铁的事实说明,阎庆新已经在救援张洪堡的同时,就打定了要离开张洪堡,与张洪堡分手的主意了。

阎庆新跟随张洪堡为中功打拚,筚路蓝缕,厥成事业,又同居12年(采阎庆新说法),相嚅以沫,相喣以湿。继之以遭受迫害,海外流亡,万难千辛,艰苦备尝。如此恩深义重的夫妻,究竟此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丈夫还在狱中受难望救,这位妻子就打定了移情别恋,背叛丈夫,今后各奔东西的主意?而且要一边营救,一边与新欢谈爱,甚至丈夫出狱,也了无避忌呢?这样的妻子,这样的营救和营救出来后对丈夫的安排,能够是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的吗?阎庆新说能的,张洪堡说不能的,王希哲也觉得不能的!

这时,阎庆新的12年的事实丈夫张洪堡刚踏上美国土地,举目陌生,内内外外事无巨细一切必须倚仗于阎庆新,阎则早已在美国深耕布局,掌握内外一切的关系、资源。阎张发生矛盾,人们当然更多的相信阎庆新而怀疑张洪堡,在这种情况下张洪堡心里异常沉重陷入沉重的心理压力中,心情烦躁,奇怪吗?不奇怪,要是相反,那倒是奇怪了。

也正是在这种心情下,作为一个初到美国,尚不了解美国法律习惯的中国丈夫,对12年妻子的反常和背叛粗暴了一点,甚或打了几下,奇怪吗?真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一个丈夫对妻子的脾气和作风,决不是一天形成的。如果不是阎庆新早就有了与张洪堡分手决裂的既定方针,12年能够忍受,这几天的粗暴和打骂,阎庆新就忍受不了了吗?就不能再劝说多几天了吗?何况,昨天你还请求民运满世界游说,说张洪堡的好话,救出张洪堡,今天张洪堡席不暇暖你就要求民运说张洪堡坏话,要把他重新送回监狱去。你这不是玩了民运一把吗?想起当初王希哲连胜德发起营救张洪堡运动时,魏京生拒绝参加,他在梯姆家对我们说,别瞎忙了。其实中功的人并不真想把张洪堡救出来!这个中功的人是谁?我们知道暗指的是你阎庆新,但我们不信,大不敬老魏,因为老魏也经常信口说一些没有根据的话。但现在回头看,老魏的这话,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呢!

你不但早就有了分裂的方针,你还精心为分裂后的结果,作了新任丈夫选择上的准备。三两年间,你先选了真洋人律师麦克,后选了假洋人律师刘俊国。选洋人,是为了你的国籍也能随之迅速洋化,获得保护;选律师,是深知诉讼不可免,讼棍可以为你提供直接的安全保障。后来一切的发展证实,你真不费苦心经营的这一番哩!

阎庆新女士,在关岛,你早张洪堡出狱7个月。这7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使你不计后果下定了与12年跟随的张洪堡师傅兼丈夫分手的决心?我不了解,不能像什么党一样去胡乱猜测,起哄瞎编,但从过去我与你直接接触的两年看来,你还是愿意站在坚定的民主立场上的,并没有像某些人怀疑你的那样,回到了你曾为之服务的那个势力的立场上去。既然如此,就应该懂得照顾大局,凡做事不要使亲痛仇快的道理。别的不要去乱猜,起码,你因个人的婚姻前途遭到了粗暴对待(都按你的说法),就完全不顾民运刚刚把张洪堡救出来,维护张的名誉,就是维护海外民运信誉,维护美国和国际社会仗义执言人士信誉,维护中功重振事业的大局,非要抹黑张洪堡,危害他,非要与他分裂,这不是你的过错又是什么呢?也许张的方面也有过错,所谓两个巴掌才响,但你的过错是肇因,它总要比张洪堡的大一些吧?总结2001年的教训,目的还是在现在。现在的大局,开篇已经说了,就是打破共产党海外特务势力通过对张洪堡的围剿,达到对中功围剿消灭中功的部署,以促进中功事业发展和中功与民运的合作,有力推动中国人民反对迫害维护人权和争取民主的事业。如果你是顾全大局的,就应该尽快达成与中功组织和张洪堡的和解。我认为现在还真是考验你的时候了。

阎庆新女士,或许你认为形势现在对张洪堡还未必有利。有些民运有影响朋友还在支持你,张洪堡某些官司还在困扰着他。但正因为这样,你的和解不是才显得有诚意吗?若到了一切对你不利的时候,你还有和解的本钱吗?   我对这些民运朋友说,也许张洪堡还略有不利。但这些不利是人为的、偶然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因而必然是暂时的,因为美国乐见的是中国反对运动的组织。张洪堡代表的是庞大的组织,组织是不可战胜的,它的力量和影响是上升的,增长的,也就不可阻挡的要向有利方向转化的;而阎庆新代表的是分裂的个人,它的力量和影响就必然是下降的、消失的、趋零的。阎庆新只有回到组织,才能重新获得她的生命力。

2005年1月14日
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