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送交者: mmd 于 北京时间 21时 2/11

[博讯论坛] ●扫荡民运系列之二●:从中国人权风波看民运

本来写完第一篇扫荡就不想再写,民运的事,谁心里都心知肚明,管那些屁事,犹如去看一泼烂屎,除了后悔,就是恶心。只是没想到不知那个共特竟然把中国人权内争的资料发到了我的信箱里,看后气得我非要再写一篇扫荡不可。

中国人权内争的有关报道和公开信体现的都是一面之辞,给国内和公众的假相要多于真诚。民运中的好人有多少,外界也许不清楚,民运内部的人应该比谁都更明白。 民运中找到货真价实的好人难,刘青算是坏人中相对较好的了。至少在我这里,刘青给我的印象不坏。刘青是少有的几个支持民运民主化的人,那些反刘青的人说刘青不民主,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警觉,你们是真要民主还是仅仅为整刘青这个人,是真为中国的民主好还是为推卸责任?那些报道和披露出来的东西除了给人误导,没有给公众和民运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我为刘青说话不代表刘青是完人,更不意味着他做的错事在我眼里就是正确的事。我在这里要置疑的是,为何13年之久,不提民主的事,不提款项去向的事,不去关注国内人的窘境,现在有人在网上对你们猛烈抨击,你们就提起这些事了,这末多年,你们说真话都说到哪去了?!刘青如果有错,不正是你们辜析纵容的吗?13年了,你们作为理事,不敢于说真话,甚至同流合污,你们辞职,到底想表明什么?!

正如我那篇对国内民运的〈劝降书〉导致了国内民运对海外的极大反弹(最终促成了胡石根的获奖);正如我那篇敦促海外民运回国书触动了许多人的神经,促使相关的人不断发表文章或看法;我对国内民运的不断劝降也是中国人权内争的直接诱因。

解决救助国内人的问题是件好事。 问题是你们这些理事都用什么方式来作为回应?!你们是把刘青作替罪羊还是真要解决民主的问题,是要民主还是打击个人?!

民运中那末多人吃民运饭的,如果刘青有问题,别的有问题的也该一同指出才对。就拿北京之春来说,每年支付的薪水也不少,这末多年,北京之春都有哪些成绩?除了指导民运一败再败,就是花费大量的心思在如何讨好和维护台湾主子了。说真话的原则,在那些理事那里,不该是只对一些人说真话,而对另外一些人不说真话,说真话的哲学,不该是此等骗人的技两吧。

在我对民运的批评的回应上,民运何时有过起码的干事业般的态度。我抨击杜导宾许多行为是做秀,那些人竟然顶烟上,非要给我点颜色看,我为民主的事业奉献了10年的青春,那是人生中最宝贵的那段年华,可那些人仍然要介杜导宾来对我进行打击,说那帮民运真的没几个好的,就在这里。外界也许以为对杜导宾的借助是对刘迪救助的一个简单翻版,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其中的内部诱因。我这里主要想说的是,你们没有那份真正关注国内人的真诚和品德,你们可以辞职,但不要借刘青给世人假相。

国内人现在的窘境到了什么程度,已经败了数十年,有谁会为失败负责,有谁会认识到现在的危机?如果不去劝降,是否国内国外的民运形势仍然是一片大好,是否中国人权的理事会就会风平浪静;人人都假民主的名义为自己捞好处,同许多人比,刘青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为表明那些理事的真诚,我倒有一些建议,如果他们真的热爱真话,如果他们真的勇于正视民众的呼声,他们肯定会乐于接受的。这些建议包括:

(1)规劝倪育贤,胡平立即退出民运。
(2)10人以下的组织立即解散。 别再打着民主的旗号给中国人丢脸。 这么简单的道理, 那些理事应该明白。如果那些以民运大老的身份自居而不敢于说真话,就是不道德的行为了。
(3)在北京〈民主中国〉和〈北京之春〉为卢迪和马悲鸣开辟专栏,开放言禁,允许对民运的批评。

那些辞职的理事们,我不是在开玩笑。 除非卢迪和马悲鸣也开始说民运好了,否则我不会停止骂你们。当然,你们会不停地对中共进行恐吓,许多人说那是一种自淫的行为。我不认为中共会永远不倒台,但我看了你们可笑的恐吓只会抿嘴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