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各位:

朱学渊先生的评论,一贯有善于点穴的特异功能,令茉莉羡慕不已。在这篇《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一文里,他点出了问题的实质:以方励之、刘宾雁和郭罗基等人为代表的清流(即没有从中国人权组织领取白花花银子的人),其实是被人长期当作橱窗中花瓶使用的。

据说,有人坦白地告诉花瓶们:你们的名字对我们募捐有用。各位想想,这些一贯倡导人权的老一辈,能够不把名字奉献出来吗?奉献了名字之后,老一辈们还得自己另外去辛苦谋生,有的教物理,有的做电台评论节目,。时间不够精力不济,于是,他们只能把满腔希望和信任,寄托在貌似忠厚的人身上。一年才有机会去那豪华的摩天大厦开一次会,做客而已,他们很难尽监督之实,别人也不愿你多嘴多舌。

一旦发现出了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这些忙于自己谋生的老一辈和其他正直理事,就不敢再沉默了。于是他们提出罢免刘青,结果导致庐山会议的一幕重演。拿着大笔资金,多年来经营自己的私人势力、羽翼已丰的人,就把花瓶们打成朱学渊先生所说的反党集团(注:一切比喻都是蹩脚的),逼得他们不得不辞职而去,以维护自己的良心清白。

朱学渊先生在这篇文章中,还提到关于郭罗基理事与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伤害组织的申请调查案反制。可惜刘青先生自己心虚,后来把这个文件收回去了,否则我们从中看到,什么叫做颠倒黑白。希望一些正在追踪此事的记者,能够把这个原始文件找到。

不少国内著名学者研究早年《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历史,卓有成就。相信今天有更多的学者,对中国人权组织这一段正在进行的公案有兴趣。茉莉义务提供服务,每天为你们发送资料(没有功劳有苦劳),在此也一并回应一些提出疑问的读者。

附件寄上前天发表的《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即那个被辞职理事视为利益集团的理事会的声明。各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可以看到,这个中文写得别别扭扭的声明(估计是洋人汉学家的手笔),看起来很绅士、姿态很高,实际上空洞无物,完全不回答辞职理事们所提出的尖锐问题。这就有点接近人民日报社论的水平了空话、大话、避实就虚。

茉莉
------------

朱学渊: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中国共产党不可谓不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理想、有作为团体,可是它的败局竟始于一九五九年的一次庐山会议。会上武人委员彭德怀反对人民公社和大食堂,说文人主席得了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毛泽东听了大光其火,翻出了陈年的烂谷子,说彭德怀在长征路上反对过他;毛泽东忘了上山纠偏的原旨,一路操娘操下去,扯出了一个无中生有的军事俱乐部,打得了一个反党集团,说是纯洁了革命的队伍,共产党就更加坚强了。可是不出两年,就饿死了几千万人,毛泽东脸面下不去,还为此得了抑郁症;等他回过神来,又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烈火自焚。上月在纽约某摩天楼上,流亡团体中国人权组织也开了一场例行的理事会,大概也是高处不胜寒吧,此会开得颇似共产党的庐山会。会上有人提议免去刘青的主席职务,刘青先生听了大光其火,提出关于郭罗基理事与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伤害组织的申请调查案反制。激起了苏晓康、张伟国等人的气愤,以为刘青不厚道。最后,方励之、郭罗基、黄默、李晓蓉、林培瑞(Perry Link)、刘宾雁、苏晓康、丛苏、王丹、王渝、张伟国、郑心元等十二人,联名退出中国人权。这一场零和游戏,无疑使中国人权元气大伤,令人痛心。昨日,中国人权现任理事韩东方、胡平、关卓中、李进进、李录、陆恭惠、罗宾(Robin Munro)、黎安友(Andrew J. Nathan)、Bill Bernstein、Robert Bernstein、Scott Greathead、James Ottaway, Jr.、Megan Wiese等十三人发表声明云:理事会上的争论是以一种民主和透明的方式进行的。没有留下任何由异见理事提出的问题未被讨论。所有由动议支持者提出的论点和证据,都根据中国人权的章程和规则,由整个理事会进行了广泛的辩论。事实是,在要求罢免刘青的动议的支持者中,只有两人出席了第二天的理事会,其它人未参加会议进行投票表决。会议绝没有减少解决问题所应采取的民主和公开的程序。事情果真如此吗?我们外人当然无从知道其中细节。但是,仅从反制郭罗基的插曲来看,会议进行得非常不正常。而这种不正常的气氛,显然是使要求罢免刘青的动议的支持者中,只有两人出席了第二天的理事会的原因。众所周知,方励之、郭罗基、刘宾雁等人都是受中国人民尊重的饱学之士,也是为中国的民主化运动做过重大贡献的勇敢斗士,他们在流亡海外后长期担任中国人权理事,为什么一旦提出罢免主席的动议,就会受到主席的反制呢?而既然一批人被反制出局,又如何保证会议绝没有减少解决问题所应采取的民主和公开的程序呢?这些事情,无论用英文中文,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我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中国人权的理事成员大概分三类:花瓶、金主和从业者。历史上的花瓶大凡是社会的清流;于是方、郭、刘、苏等知名人士,也就被中国人权罗致在橱窗中了。而他们要想做好花瓶的本职工作,就不宜象梁漱溟那样地说话;然而他们却要发挥自己的作用,不想做花瓶,别人就会不高兴。但是,对从业者来说,你们当初请人来当理事,也得予人以起码的尊重,不能在别人家动真格理事的时候,就翻脸了;而昨天的这个土洋结合的十三人声明,绝了与花瓶们沟通转圜的余地,不是也要学共产党,来个耳根清净了吗?再说,金主们都是对中国人民怀着友好之情的美国人,心地善良而慷慨大方,因为他们的捐助,中国人权的终成了一点气候。然而,在这次中国人的内斗中,美国理事不做和事佬的介入之深,令人十分吃惊,人们不禁要问:这次中国人权的分裂与此是否有关呢?而这个十三人声明的洋盛阴衰,又会不会叫许多自尊的中国人看了不舒服呢?有人说,难道这些善良的人们还会有私心吗?我 想,吸取当初共产国际指导中国革命的教训,避免重犯斯大林、季米特洛夫的错误,对任何好心人都是有益的。 乱党们的庐山会议后果固然很深远,但毕竟不如执政党的庐山 会议,会引来了无休无止阶级斗争、文化革命,乃至剥夺几千万条 人命。然而,值得我们检讨的是,为什么海内外的中国人都只会开庐 山会议,而开不成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呢?更何况这 次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还把这多的美国朋友拖下了水,逼 上了山。事实上,中国人根本就是不会开会,不明事理的。任何一个组织,任 何一次会议,讨论任何一件人事,首先只能就事论事,万万不可东拉 西扯。所谓反制郭罗基,和反制彭德怀是一样没有道理的。 凡是开了这种反制会而不知悔改的,小者中国人权,大者中 国共产党,没有一个是不会垮台的。至于,那十三个人权理事 要为庐山会议唱赞歌,既是在自己的脸上抹黑,也是把中国人 权继续往火坑里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