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刘青是奴隶总管?---澄清一点邓焕武(火戈)兄谈到希哲的一件事实

王希哲

外出回来见到邓焕武(火戈)兄关于刘青问题发表的意见,其中谈到希哲的部分略有误。说明一下:

1996年,希哲流亡美国。之后,刘青多次对希哲从在国内起一贯的支持卢四清,帮助卢四清发展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大表不满,向希哲力陈卢四清是特务,有无数的疑点(其中一条是:中国人权那么多钱办不到的事,卢四清说他没有钱怎么能办得到?)。希哲不信,继续其包括为国内各省购买传真机等支持卢四清。刘青很为恼火。

1997年底,江泽民访美。希哲与杨建利携手成功在波士顿组织了抗议后,一起赶到华盛顿打算继续参加王军涛刘晓竹组织的抗议活动。

恰巧刘青同时也在华盛顿组织了一个主题为曾经在狱中遭受过中共迫害人士的会议,抗议江泽民。许多会议参加者以为来到华盛顿的希哲是当然参加者,就把希哲叫去了。希哲不知就里,也懵然去了。不料刘青却宣布希哲不是会议被邀者,没有房间安排希哲住,要希哲离开。那时已经很晚了,一些朋友就说,请希哲和我们挤在一起住吧。刘青不干,坚决要希哲离开。无奈,吴方城、杜智富便开车把希哲连夜送到刘晓竹处。但希哲没有什么我甚至向他鞠躬道歉都不行,这样的事。希哲不会作这种事。希哲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这样对涣武说。焕武记忆有误。

事后,希哲电话直接问刘青,要说曾经在狱中遭受过中共迫害人士的会议,除尚未出狱的魏京生外,第一有资格的就应该是希哲了。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刘青,要对希哲这么绝。刘青明确回答希哲,就为了你支持卢四清!

希哲大火,责骂刘青:你是奴隶总管?我非要服从你的鞭子?听你的指挥棒指挥?
就是这样。
特此澄清。

王希哲
2005年2月20日
美西海湾
----------------------------------------

网路文摘

                     邓焕武声明

自中国人权事件公开之后,本人自当关注,然身处国内,对他们的是是非非,因为具体情况不了解,故只有听闻的份儿,而没有发言的资格。不久前,收悉XX先生来文,阅后深表赞同,才复了一封私函,谈了对刘青的看法,也就不免涉及到中国人权一点意见。大约发函后第二天,又收到XX先生复信,她征询我能否在一份由吕京花、司马璐等先生撰发的文件上签名?于是我回函表示:赞成化危机为转机为出发点,同意签名,期望辞职的理事们重回中国人权,为改善中国人权再作贡献。除此之外,本人再未有这方面任何文字。

但几天来,我的电脑处于脱机状态,上不了网!可从几位友人来电话中得知,网上出现一份《邓焕武给中国人权组织的公开信》之冒名文字。这让我感到事情复杂了,有黑手在作祟!对此,大家要警惕,切勿上当!

此外,海外有人给国内友人打招呼一一只管关注国内情况,暂时不要管中国人权事件。 这种指手划脚的举措,是否在自露马脚?!

                       邓焕武(火戈)  2005.2 .23
                          于重庆大公村

[启事]:近来冒名文章和信件很多,本刊及几个信箱均被冒名,请接信朋友们警惕,除TXT文本文件外,勿打开附件。
           网路文摘  2005-2-22日

邓焕武刘青是当今民主运动中的白衣秀士王伦

XX先生:你好。谢谢你赐发宝函!虽然,我和先生从未有所联系,但我们之间在心灵上,一直是相通的。关于先生言行所体现出的正直、热忱、执着追求光明,为中国人权民主伟大事业,所作的努力与贡献,早已深深感动了我,且早已赢得我对先生的敬佩。作为一位女性,远处异国他乡,却是那么痴情地关注着母国和人民的前景与命运;这,可是多么可贵的品质,多么难得呀!

因而,当我读着先生来文,感觉是很亲切的;并且持完全赞同的心情,非常感谢你!有关这次"中国人权"事件的发生,对于我来说,确是早已预料中的事,只不知何时是暴发的临界点。这是因为,从我同刘青之间的不多联系交往中,以及间接从友人那里得知的一些有关信息,使我早在1997年间就得出如下结论--原来,刘青是当今民主运动中的白衣秀士王伦!

当我下这一定论时,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因为,在我以往的心目中,刘青是我十分看重的"79民运"英雄人物之一,如在一篇回忆"79民运"的文字里,我对他就作过好评。

况且,自他担任"中国人权"要职的最初几年里,也确实作出过不少让人看得见的有益的事,其成绩自当是肯定的。然而,令我十分遗憾的是,自从我于1996年初出狱之后同他有了联系,才很快让我失望了!但还不是绝望。例如,1998年我在西安,当知道高军生同刘青联系密切,于是在马晓明家,我很坚持地要求高某,一定替我办一件事--转达我对刘青的批评。当时我说:"请你务须告诉他,邓焕武要我转告你,他说你刘青是民运中的白衣秀士一个!"。因为那时,我还想用这种强烈刺激的方式,促他清醒过来。但后来我知道,对于一个货真价实的王伦式人物,任何批评刺激都是无效的。他只会依照自己的逻辑,直至滑到底为止。又后来,王策闯关回来,我在老家温州和他以及李力、黄河清等会见时,在就餐闲谈中说到刘青,我又重申了上述看法,他们听了,都大表惊
奇,说在法国的岳武,亦持同样的评价,并拿出载有岳武这篇文章的刚出版的刊物,让我过目。不过,岳文中还把魏京生亦并列其中,且偏激地认为,对付刘、魏等,就要像林冲那样"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此话引起大家哈哈大笑。

下面,仅列举几桩让我产生上述看法的事实,供先生参考。

1,大约在1996或1997年间,在林牧先生家里经林老介绍,我第一次同刘青通电话。在寒喧之后,我便询问他,说卢四清属共特的依据是什么?不想他列举2点:一、他曾几次同卢通电话,结果其通话内容都被中共所知;二、卢搞"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是为了同"中国人权"对着干。这番说,让我感到愕然!想不到,一位从国内出来的重量级人物,怎么会产生如此无稽的看法!不管卢四清究竟背景如何,这种所谓的"依据",都是无法成立的。这也是说,刘青留给我直接接触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2,重庆许万平坐牢多年,先后2次出狱后,生计特别困难。这种状况下,许自己以及通过其他友人如林牧先生等,先后多次向刘青表述实情,希望得到"中国人权"的资助。但许万平在电话里听到刘青的答复是:可以,但条件是要经常提供情报。大约第2天吧,许跑来转告我,我见他生气得发抖!再后来,林牧先生来电话告知:对方(刘青)说资助可以答应,但条件是,重庆方面对海外联系只能同"中国人权"独家联络。

我听了,当即一口予以回绝;并对林老说,应当从这些话里体察到什么。尽管后来经过林老做了一些思想工作,国内某些友人多少得到一点资助,但为数均少得可怜,连杯水车薪都不如!其他像我一样不愿张口者,就好像同"中国人权"绝了缘,更是当然的了!

3,王希哲刚流亡海外,人地生疏,正需各方支援之际,但希哲当时在电话里称:"刘青很不是个东西"。于是我给刘青打电话,也是最后一次通话!他在电话里数了王的许多不是,并归结曰:"矣,自逃亡海外以来,王希哲把自己以往的政治资本都输光啦!"。特别是,那次大概由"中国人权"持办的在加拿大召开的民运会议,把王希哲排除在外,但王感到参加会议的重要性,就自动地去了。然而,刘青以王未列受邀请者为由,拒绝安排王的食宿!希哲后来在电话中告诉我:"我甚至向他鞠躬道歉都不行!还骂我是流氓"。对此,我自然知道其中有许多的是是非非,亦知道希哲的一些坏毛病;但是,刘青如果具有起码的大家风度与应有的领袖气魄,也决不会这样鸡肚小肠的令人叹息!这使我记起描述共党官僚们腐败作派的两句话----政策内纹丝不动,政策外天马行空!可见,即使"中国人权"报销不了王的住宿费,那你刘青主席就不能慷慨地自掏腰包一次!

从此,我断定刘青不是正派人,不是干正义事业的大家者。

很显然,王希哲初到美国,锋芒毕露,却不知太平洋有多深--才华显露的同时,却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更忽视了一些"友人"的复杂心理。他当时恰似那位刚上梁山泊的林冲,而早去美国的"王伦",能安心吗?岂能乐意接纳他吗!

4,至于刘青一值来如何对待王炳章、徐文立与中国民主党等等,就不多言了,先生可能比我了解得更多更清楚。这里,再告诉一件不为多人所知的事,即:2003年春夏之交,中国大陆正闹"非典"疫情,网巴关闭,而重庆友人都还没有自家电脑!这时李慎之先生逝世,我们集体撰写一篇悼念短文,但却无法发送出去。于是,许万平设法同"中国人权"方面取得电话联系后,提出请求对方作电话录音,再整理成文字予以发表,不想,被对方借故拒绝了!从这件"小事"可以知道,他们哪有心思为国内做切实的事!

去年,国内一些友人,发起对刘青的批评指责,我所以不肯签名的原因,是那些指责材料大多还不够准确与权威,有道听途说之嫌。其次也有点个人成见,而且操作上也存在着问题,等等。同时,我更深深感到光凭这类隔山隔水的单方面作抨击,不可能起作用。而不是认为刘青无问题,或冤枉了他。我这个意见,曾反复对许万平说过多次,但他那时还不太理解。可是现在不同了,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了。而一些持调和态度的友人,不管出于什么考虑,都不过像在林冲与王伦之间搞中立平衡一样可笑。在客观上,这种不分大是大非的和事老态度,是有害无益的。

所以,上述(下栅略)
                                          此致
      安祺!
                                                 邓焕武(火戈)顿首
                                                                                    
2005.2 . 16 .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