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主题:一个国内民运朋友和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问答

[博讯论坛] 一个国内民运朋友和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问答(代贴)

一个国内民运朋友和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问答

惊闻一些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声明退出中国人权组织,我作为一名国内关心中国民运的朋友对这次事件的当事人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先生提出了两点大家关心的问题,刘青先生作出了认真的回答。

我问:大部分民运朋友生活困顿,您拿这么高的工资,您自己是怎么看的?

刘青说:具体工资数字我不做回应,这完全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个人隐私,我只谈谈一般性的情况。中国人权是一个在美国纽约和香港设立办公室的人权组织,与同样的NGO组织相比,中国人权的工资是偏低的。即使中国人权这一偏低的工资,也是随着中国人权的发展和实际情况,而逐渐发展变化过来的。我刚到中国人权工作时,中国人权的年预算只有十多万,我前八个月没有工资,其他人的工资也很低,多的只有一千多元,少的只有八百元。后来随着中国人权的发展和筹款能力的提升,以及工作人员工作年限和能力的延伸,工资也进行过多次调整提高。不过,我历来是反对提高工资,尤其较大幅度提高的。我的这一反对态度,参加批评签名的原中国人权理事王瑜和李晓蓉都是知道和应该记得的。李晓蓉在一次提薪之后对我说过这样意思的话:你不要对提薪感觉不安,其他NGO组织比你们都高,你们这点钱实在算不了什么。

但是后来一些赞同提薪的理事说服了我。他们说中国人权正在向一个专业化的NGO组织发展,我们需要许多有能力的适合国际运作的工作人员。而要让这样的工作人员来中国人权工作,中国人权需要保障他们有基本的生活条件,否则我们永远只是一个非专业的无法成长的组织。事实上从经济角度来说,那些具有专业能力的人到中国人权工作,只有吃亏绝无便宜。例如中国人权的工作人员中,有好几个是哈佛大学等名牌大学毕业的有执照律师,他们只要愿意去一家律师事务所,起薪就是十万以上的收入,年终还有甚至更高的分红。但是中国人权能够给予他们的薪资,都不会超过他们能够得到的五分之一,仅仅够他们在纽约维持一个基本的生活,中国人权真的不能够连这样的工资也不付给他们。而要付给他们这样的工资,就不能不考虑已在中国人权长期工作的人,就不能不考虑组织和领导这些工作的人,总不能够让长期工作和领导工作的人的工资,比刚刚来中国人权工作的还低,那也是难以维持组织的文化和有效运转的。而我作为中国人权的主席,如不同意提升工资实际就阻止了其他的可能。

但是在提升工资之后,我每年都捐出一定数量的钱。就是在我工资较低的时候,我也数量不大的每年有些捐款,我在中国人权十几年,前后大约捐了三万元。有些经济上的小事,我也可以说一说:中国人权经常有些会议和国际活动,出差每天有一些补助,十几年我从未主动报销这些补助;我家里除了自己的电话,还有一个出于中国人权工作需要增设的电话,主要是发送我在家中撰写的新闻稿以及国内国际的联系,在我增加工资之后,我有二年没有报销这一工作电话费用,后来干脆撤销了这一电话;在我的办公桌里,现在还有不少理应报销的凭据,有些是多年前的但都没有报销。

我问:为什么每年三百万的经费,只有不到十万用于国内人道援助呢?

刘青说:非政府组织,也就是NGO组织,从款项用途来分有两类。一类是筹来的钱是用于工作和组织运转的,一类是用来分发给个人或组织的。国家民主基金会即NED,就是筹款分发给其他组织的,而中国人权则是筹款用来工作的。所以我到中国人权工作十几年,前十年中国人权并没有专门用于人道援助的筹款,只是从2003年开始,中国人权才从一个基金会筹到了约十万美元的人道援助款。在此之前中国人权得到的人道援助款,都是一种组织之间合作的形式,即有些组织将他们筹得的捐款交给中国人权,指定是帮助中国政治受迫害者的,由中国人权负责分送转交。这些款项基本都是六四中的捐款,一些团体虽然得到这些捐款,但是缺乏分送转交的能力,因此委托中国人权完成分送任务。将一些款项交给中国人权的组织或团体,有全美学自联、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斯坦福大学等,也有国际大赦、人权观察等指定个人的几次转款。但是中国人权筹来工作的款项,是不能用于人道援助项目的,否则就是违反了美国法律的问题。所以不论中国人权捐来的是三百万还是更多,如果在这大约十万美元之外得不到其他人道援助的捐款,所能用于人道援助的还只能是这些。

人道援助性质的捐款是最难筹集的,中国人权在此进行了不懈的努力,迄今为止的成绩也就只有这十万较为固定的捐款。其实中国人权设立这一项目也是困难重重的,我最初设立这一项目时,遭到了中国人权内部的强烈反对。例如李晓蓉就在会议上多次提出,我们是一个人权组织而不是一个慈善组织,人权组织是不进行这样的工作的。可以说在我1992年到中国人权开设这个项目,最初真正坚定不移支持我的只有执行主任萧强。我并不是说反对我设立这个项目的没有道理,他们其实是按照国际大多人权组织的做法提出反对意见的。例如据我所知,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就没有专项的人道援助的工作,他们只曾经予以个别的政治受迫害者人道帮助。最初开设这个项目时,借给中国人权办公室的人权观察,就多次表示过不理解和不以为然。

如果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请电邮中国人权查讯:hrichina@hrichin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