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刘青:回应茉莉
(博讯2005年3月08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茉莉女士:

     你最近写了大量信件,并且已经扩散到一定范围。信中,你对我,对中国人权,充斥着毫无善意的攻击。你持怎样的看法与批评,不论是对我、对中国人权,那是你的思想言论权利。但是,不顾事实,或是有意歪曲事实,那就不是你的权利了。对此,我有必要根据你的信件,向你予以澄清或指明,并将此信送寄你已经扩散到的范围。

    你在大多数信中,反复讲述了一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希望将和平奖尽快颁发给中国人;据说,中国人权组织也从挪威内部获知这一信息,刘青等人早已从挪威方面得到信息,等等。

    你这里对我或者中国人权的讲述,不是事实。不论是我还是中国人权,从来没有得到过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内部有关奖项的一个字信息,或是一丁点的暗示。

    有关这个问题,郭罗基先生曾经写信给你,郑重告知你中国人权多位理事和总部负责人了解和研究情况后得出的一致结论,即中国人权并没有得到挪威方面的内部消息。郭罗基先生并在此信的开头即说明:以前所说的,有些是非主要的,有些是不准确的。

    后来你给郭罗基先生回信还是说:你说中国人权组织没有收到挪威方面的消息,这与你原来的说法不一致,我还是倾向于相信你原来的说法。并且你继续散发到许多地方的信中,依然充斥着指控刘青等人封锁挪威消息偷偷摸摸拒不认帐这样的内容。

    你当然可以对一件事情怀疑、不相信,但是坚持将怀疑变性为事实,用之进行散播和攻击,性质就不相同了。本来对于只有一个渠道的消息,不经核实查证就予以肯定并散播,就不是慎重的认真的负责的做法。而在别人已经通知你真实的正确的情况后,你不是存疑或者寻找证据证实真伪,反而将据说拿掉了,以肯定式表达你没有根据的猜测,这样做是不是就是为了散播假象呢?

    我希望你不是有意如此,所以直接的再一次告诉你:挪威方面也就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没有对我或者对中国人权,有任何一个字的内部表示。中国人权有关诺贝尔和平奖的信息,全部来自于国际媒体。我个人有关诺贝尔和平奖的信息,直到中国人权讨论此事之前,更是仅仅来源于中文媒体,如BBC的中文报道及世界日报多维网等。我在去年十二月十日之后写过一篇评述,是给自由亚洲电台人权专题节目的,后来也在其他报刊发表过,题目是诺贝尔奖为何特别关注中国。我写这篇文章的信息根据,主要就是BBC中文网的相关报道,以及看世界日报和多维网留下的印象。

    但是从媒体综合的报道分析看,我以前认为诺贝尔奖开始特别关注中国,恐怕也是偏听偏信了中文媒体的误解。中文报道显然割舍了一些重要情况,而且在翻译中有些表达又与原意有出入,因为中国人权在你提起这个话题后,特意查找了有关报道的原始出处。BBC中文网的编辑告诉我们,他们并没有派记者进行现场采访,他们12月8日的新闻是根据其他媒體报道撰写的。我们可以查到的只有法新社的有关报道。中文报道给人的感觉是,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主席伦德斯特德,在一百多位诺奖得主于斯德哥尔摩会议后,对外宣布诺奖关注中国的政策性态度。但是从法新社文章的有前因后果的报道看,伦德斯特德只是在回答一个关于诺贝尔奖应关注中国的提问,回答中并没有强烈要给中国诺奖的表示,只是一种很礼仪性的回答,甚至以达赖喇嘛得过奖表示诺贝尔奖对中国有过关注。

    真是冷静的分析一下,诺贝尔奖評審委員會表示要尽快给中国該獎的信息,也是令人疑窦丛生。诺贝尔奖产生已经上百年,从来不事前透露任何颁奖的信息或意向。这期间人类巨大的灾难和痛苦没有少发生,诺贝尔奖也没有因此而丝毫改变上述规则。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紧迫重大的情况,促使诺贝尔奖放弃自己信守百年的规则?除了中文媒体已可证实不确切的信息外,实在还没有其他可查实的信息支持这说法。

    所以,一口咬定诺贝尔奖委员会,向我或是向中国人权传递了要颁奖给中国的信息,不仅对我或中国人权是无中生有,对诺贝尔奖委员会更是对其操守和规则的无知,甚至是蓄意歪曲。

    你在信中还多次提到一点:刘青等人对国内母亲的轻蔑,刘青等人对天安门母亲在国内抗争意义的贬低等。

    你说这些话的根据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事实可以证明,你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与事实不符的。不论是六四难属群体,还是天安门母亲运动,许多年以来都是中国人权工作重点,我们一直在支持、帮助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至于我个人,始终在直接联系和筹划组织这部分工作。我们每年都与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有一定的计划,包括如何帮助她们和宣传推动这个运动,以争取早日实现六四公正,并进而提升到确立中国免责制度的社会意义上。我们与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和相互信任,从而保障我们克服了许多困难和干扰。

    作为一个专门关注中国的人权组织,我们可以选择确定的工作项目,也就是中国存在的严重且需要专门工作的人权问题,是很多的涉及了中国的方方面面相当繁杂。在众多的人权问题中,我们选择了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作为重点工作之一,这选择本身就足以说明,我们是高度重视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的。

    你对我们有关这方面的指责,展示了你似乎拼死也要维护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决心,决不允许对之有一丝一毫的轻视不敬。但是,我所知道的事实与你这次表现的态度并不相符。你曾在相当广的范围內說過丁子霖什么,对难属群体造成了什么后果,你不會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了吧?我現在手上保留有多封国内母親的來信,其中說到茉莉的事对难属群体的傷害还是很大的这类话,就是前几天电话中还告诉我,这伤害至今尚未完全过去。

    你信中还充斥大量恶意的猜测,和歪曲、流言。我不得不一一指出如下:

    你在2002年1月2日给方励之先生的信中说:据我了解,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早就和中国人权内部通了信息,刘青等人并为此着急了好几天,据说他们还广泛酝酿了。

    你在1月3日给方励之先生的信中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不曾给他们寄正式的nomination invitation,但挪威方面确实曾向中国人权组织透露这个意思,相信刘青他们不至于连这一点也否认。同信还说但是中国人权组织是怎样对待别人的信任的呢?他们不但不展开广泛讨论,而是遮遮掩掩地在小圈子里商量,甚至连你这个共同主席也不报告一声,这是光明正大的做法吗?

    你在1月5日给方励之先生的信中说:刘青他们欺上瞒下,得到挪威的消息半点也不向你透露,你居然毫无办法,也无法调查他们这样偷偷摸摸的目的何在,并进而断定刘青他们铁心得诺奖。

    你在1月6日给方励之先生的信中说:如果中国人权组织某人自己近水楼台营私舞弊,不光彩地得了这个奖。同信还说:这一段时间我求助的中国人权理事,有人苦口婆心做刘青萧强的说服工作,有人甚至带病去劝说他们,但是一到有荣誉的关键时刻,他们就捷足先登。同信又说,我并不反对中国人权组织将来得诺奖,但他们应该是公平地竞争,而不是靠封锁消息私下活动。

    你在也是1月6日的另一封信里说:刘青承认他们是在为自己争取诺奖,因为他们觉得中国人权运动也包括天安门母亲,所以他们自己得奖也就等于为天安门母亲争取了。同信并说:中国人权组织在国内人权状况尚未改善的情况下,在其成绩没有得到本国人民认可的情况下,去为自己捞取世界级荣誉。

    你在1月8日给方励之的信里说:我要求你们,警告中国人权组织某些人继续为自己的提名活动,并说刘青他们为争取诺奖在偷偷着急。

    上面所列举的你信中讲述,仅是我随便查找一下便发现的。我相信我看到的并不是你全部的信,也不是你全部的这类言辞。但是你上面这些讲述,全部不是事实。你这些讲述可以归纳为三个内容:不论别人如何解释,一口咬定刘青等人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内部信息,这信息就是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要尽快给中国人颁发该奖;刘青等人对中国人隐瞒了这个信息;刘青等人在努力运作为自己争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还说我们已经承认在为自己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然后你根据你所谓的这些事实,对我和中国人权进行了道德谴责和批判。

    诺贝尔奖委员会没有向我们透露信息,我在前面已经说清,这里不再赘述。由于连这个基本情况都不存在,所以我们隐瞒信息无从谈起。你言之凿凿说我和中国人权在运作为自己争取诺贝尔和平奖,这完全是凭空编造的故事。不论是我还是中国人权,或是合二为一的一体,没有做任何为自己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事情。我倒是有相当多的人或者事情可以证明,从1993年我在瑞典时有人提议为我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以来,我都是劝止这个话题并不赞同的,没有鼓励支持要求别人这样做,更没有厚颜到我自己运作去争取。萧强在有人提及这个话题时,也反反复复的表示过,我们并没有作出对人类发展进程有重大意义价值的事情,我们应将精力和注意放在如何做好人权的事情上,不去管这些不归我们考虑决定的东西。

    为了说明我讲这些话根据的是事实,不是编造来强辩反驳你,我就举你给我的来信加以说明。你1995年10月14日给我的来信中说:国际大赦早已经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我希望「中国人权」在将来也获此殊荣,盼刘青、萧强二位先生努力,我将在一边为您们鼓掌,并愿意充当马前卒。后来我在电话中还与你讨论,反复说重要的是做好我们的人权事业,不去考虑那些荣辱得失。我是否有一个字鼓励甚至暗示你,要为我和中国人权去争取诺贝尔和平奖!倒是你在这个问题上,表示了很大的热情和主动。

    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多,不论是我,是萧强,是中国人权,我们还是我们,继续不事声张的做着我们认为有意义和价值的工作。让我不明白的是,在你的眼里我们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使你从热情主张我们得奖,走到了不顾事实硬说我们为自己争奖,并将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说成丑闻来批判。中国人权工作会有不足之处,也欢迎各方面的批评意见。但是要批评就不能凭想象写故事,重要的是依据事实说话。故意歪曲事实甚至捏造事实,这样的所谓批评不能成立。而且无论是对作者,还是被批评的对象,都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不能尊重事实,也不能尊重他人的人,结果只是自己不尊重自己。

    刘青

    2002.1.25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