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刘青是海外民运的悲哀(国内来稿)

黄平

最近看了网上的很多文章,都是讲述和评论刘青和中国人权事件的,批判刘青和支持刘青的都有,看完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民运实在不容易,除了看的见得困难之外,还有更多说不出的苦。

刘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中国人权究竟干了什么,很多文章从各个侧面都给了我们答案,首先,他肯定是个小人,拥有小人的各种品质,自私,贪财,刚愎,反复无耻等等,至于他的所作所为,更是只能用" 下作" 来描述,在一片叫骂,批判声中,我们不仅要思考,就这么一个小人,怎么会沐猴而冠,窃取高位,并身居其位多年呢?

这是海外民运的悲哀,可是,不找出病根,悲剧只会一次次的重演,而如果能够从其中吸取教训,也许,坏事反而会变成好事,所谓" 塞翁失马" 是也。

刘青能上台,自然是和他当年为民主作了些贡献有关,加上人比较会钻营,爬上了这个位子,这并不稀奇,至于他用钱收买一些同样无耻的家伙和他互相肉麻的互相吹捧,攻击他人,结成利益同盟,让他在高位上呆下去,也并不稀奇,但是问题确是,很多人明白的看出他不是好东西,他的名声并不是一直很好,可是他却能弄来"money" 弄来足够的经费来让他和他的一小群" 追随者" (这里我没有用走狗这个词,因为为刘青说好话的人里,未必都是小人)能够活的那么滋润,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民运,并不是只有" 中国人权" 这一家字号,虽然这算是个老字号,但是名声未必好,要支持民运,要给钱,未必会给这家,但是" 中国人权" 却能一年弄来几百万美刀的经费,不能不让人费解。李晓蓉的<<刘青的背后还有黑手 >> 这篇文章,能够给我们一点启示:" 在支持刘青的人当中,有阮铭,此人因其激进的台独言论而受到陈水扁的赏识,在台湾被聘为国策顾问;有理事会驻香港办事处的主任Nicolas Becquelin ,此人自称是研究新疆独立运动的学者,而实际上则是美方的一名高级情报官员。他们向台北或华盛顿提供的意见报告远比方励之、刘宾雁等更有份量。" 虽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这个在国内的人无法了解,但是这也解开了我的疑团,刘青并不是很有弄钱的天分,而是幕后黑手特地选择一个小人,以此来达到控制和破坏中国民主的作用。

Nicolas Becquelin 是什么人,我不太清楚,但是阮铭还是知道的,看过他的文集,就知道现在流行的" 九评共产党" 有多少东西是剽窃他的,但是还没有阮某来的深刻,这个人绝对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对中国,台湾,美国,世界的认识是再让人佩服不已,只是可惜,他现在的立场,是站在阿扁一边的。

中国自古有句老话,叫做" 玩寇自大" 比如左良玉和张献忠,如果老张真的被剿灭了,老左估计也快要挨刀了,所以老左总是让老张死里逃生,民进党和共产党也是一样,要是共产党那天真的民主了,民进党用来争取选票的各种招数也就不灵了,至于台独主张,更只会让他们失去民心,进一步失去选票和政权。所以,民进党政府当然不会真心的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当然,帮着共产党独裁,也不能明这来,找上刘青这样一个" 搅屎棍" 型的代理人是最好不过的,谁说我没有支持中国民主,大把的银子可是给了" 中国人权".然而,因为有了刘主席的胡闹,这些钱,只会产生副作用。面子也有,坏事也干了,不能不佩服阮铭的高明。

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像刘青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自然容易上钩,为了银子出卖了良心之后,把柄握在别人手里,自然也只能听人使唤,成为一条主人要咬谁就咬谁的恶狗了大家都记得,辛亥革命的时候英美支持的是满清政府,知道大势所趋,革命成功之后,英美支持的仍是袁世凯,而不是孙中山,为什么?因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自己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中国民主化了,自然会变得更加强大,而这,自然会影响美国的利益,当然,中国彻底崩溃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所以,美国人对待中国民主运动的态度也和台湾
类似,要有些人给中国政府找些麻烦,作为筹码,又不能让他们真的推翻共产党。自然,刘青这种人就成了他们合适的人选。

想到这些,我更加觉得海外王希哲先生,徐文立先生等人的不容易,要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信念,坚持自己的原则,真正做到了"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实在是难能可贵。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中共的各种倒行逆施,已经将中国成为了一栋表面上依然风光,可实际上早已摇摇欲坠的将倾大厦,人民的力量,才是最伟大的力量,历史的潮流也是不可阻挡的,某些人可以一时得失,但终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在这种时候,民运一定要坚持下去的信念,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但是,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历史经常会重演,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的民主运动也有一段低潮时期,辛亥革命的消息传到美国,中山先生只是在丹佛的一个小餐馆中洗盘子而已。投机革命,卖身清廷的,在革命元老中不在少数,历史证明,他们的选择是错误的。

越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越是考验人的时候,我想,只要能够维持生计,(在这个社会并不难),就不要出卖自己的良心,以原则换来一点点蝇头小利,否则,到了不久的将来,恐怕就要追悔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