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抵赖丑行的最新版本》

尊敬的罗伯特.L.伯恩斯坦先生Mr. Robert L. Bernstein:
尊敬的《中国人权》理事会各位理事:
Robert BernsteinJoseph Birman,柏杨 (Bo Yang)Greg Carr,郑心
(Hsin-Yuan Cheng),张湘湘(Cheung Xiangxiang),方励之 (Fang Lizhi)
,郭罗基 (Guo Luoji)Arthur HeltonMarie Holzman (侯藏明)Sharon Hom
,胡平 (Hu Ping),黄默 (Mab Huang)Robert James,关卓中 (Cheuk Kwan)
Joel Lebowitz,李录 (Li Lu),李晓蓉 (Li Xiaorong)Perry Link (
林培瑞),刘宾雁 (Liu Binyan),刘青 (Liu Qing),陆铿 (Lu Keng)Harold
Hongju Koh
Paul MartinRobin Munro (罗宾)Andrew Nathan (黎安
)Nina Rosenwald,阮铭 (Ruan Ming)Orville Schell (夏伟),苏
晓康 (Su Xiaokang),丛苏 (Tsung Su)Anne Thurston (石文安),王丹
(Wang Dan),王瑜(Wang Yu)Al WaxmanSusan Whitfield,萧强(Xiao
Qiang)
,于浩成(Yu Haocheng),张伟国(Zhang Weiguo)

           ~~~~~~~~~~~~~~~~~~~~~~~~~~~~~~~~~~~~~~~~~~~~~~~
                                     
      

    海外职业民运严重阻滞了民运全局的发展和救援,早已引起了民运的严重不满。

    我们之所以公开批评 New YorkHuman Rights in China 》纽约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Liu Qing,是为了让世人知道民运危局的不良人格根源和毫无制约的权力根源

    刘青利用职业民运和他的不良人格,早已构成对民运的主要危害。美国朋友和一些理事被他常年蒙蔽了。

    悠悠民运数十载,有根脉传统,有精神积淀,有严整理论,有道德勇气,有队伍集结,有民众基础,有济济人才,有国际气候,有代表人物。但是,彼强我弱的对比态势没有基本的改变,这是为什么!?

    著名评论家林保华正确地指出:中国海外民运这些年来的不争气,一个原因是被中共渗透的特工挑拨离间;一个是私心杂念太重。

    当下的民运,哪位是运筹帷幄决战决胜的民运主帅!?哪几位是互相敬重生死与共团结一致领袖集团!?

    充分利用并扶持民运的卑劣人格,极力破坏民运的权威凝聚、团结统一,把民运分裂为无数个小团伙,从内部攻破堡垒--这就是专制所需要的最终结果。

    民运危机深重。说私心杂念太重,是言轻了。

    人权民主运动(并非文革造反运动)从民主墙起,抗击专制已经26年。今天,民运建设对我们提出了多年来的尖锐现状:在民运政治领域反分离、反内争;在人道救援领域反侵吞 、反私分,已经势在必为。

    抗击专制建设民运,这两大任务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绝非冲突。

     目前,无论刘青如何造势筹备6415周年,转移批评暴露他的视线。但是,刘青永远无法回避如下两个问题!

     一是刘青与焦柏固配合私分、侵吞救援款,充分表明他们不适于职业救援工作,应该辞职、撤职。

    二是刘青依仗职业民运,为害民运道统,损害民运团结凝聚内争分离主义需要公开批评清理。

    共产党维系政治统一,整治贪污腐败,敢于杀头、坐牢、开除、撤职!但是,民运却没有纪律和制度惩罚内部的政治内争侵吞、私分行为!!

    这样的民运何以肩负宪政大业!? 民运可以没有一切规则吗!?
              
                 ++++++++++++++++++++++++++++++++++++++++

  第一个问题
      刘青与焦柏固配合私分、侵吞救援款  充分表明他们不适于职业救援工作

    历史上,刘青焦柏固在国内就有私分、侵吞他人援助款的贪财行为。 这对专职人道救援来说,是不能允许的错误。

    中国人权工作的刘青焦柏固同样敢于这样做! 应该追查,99-2000年经过刘青手的国内民主党及其它一些款项,去向不明。 99-2000期间,赵南从日本得到直接用于国内的3万美圆援助款,被刘青要去私吞。定有国内所不知的重重黑幕。 

    92年,刘青在国内时,在现在的中国人权助理焦柏固的配合下非法私分了任畹町夫人张凤颖的70万日圆款。刘青一人侵吞38万圆。严重的是焦柏固既是张凤颖救助款的提案人,也是交送人,还是支持私分、侵吞者。

   要知道,刘青是作为出狱的男人,侵吞、私分了在狱者任畹町家属女人张凤颖的援助款。

    尽管如此,任畹町夫人张凤颖声明说,"大家曾经遭了那么多难,这70万日圆虽然是我名下的钱,然而,能用到朋友们身上,事情弄清了,也是一种了结。" 张只收到一笔6万日圆。
   
   
当事人王亭芳先生在"流走的是声音 沉淀的是历史"文中赞叹:"我深深地为张风颖的精神折服",折服于"一个蒙遭多年苦难平凡的妇道人家,尚且有如此崇高的境界"

  "任畹町先生二次入狱14年(应为11年)的铁窗生涯,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付出和牺牲的何止是70万日圆"

    今天的尖锐问题是,刘青焦柏固作为侵吞、私分他人援助款的不良人员重新聚合在中国人权救援岗位上,是民运不能容忍的!因此,追问70万日圆的款项下落成为今天的要点。

    而且,在这次追查中继续暴露了刘青的不良人格。他预感到自己全部丑行的败露。

    98年初,私分、侵吞70万圆款项的案件披露后,由于张凤颖的宽容,刘青才壮胆在北京之春人道帮助计划--奉献精神的结晶的堂皇文章,公开进行粉饰和狡赖,并为他的不良行为留下了证据。他首先把私分援助款的理由转嫁到焦柏固的姐姐焦莼薏身上。

    刘文写道:92年夏季,焦柏固的姐姐焦莼薏与女儿凌凌一起,从重庆到北京找我。她告诉我,焦柏固从日本方面托人带郭来70万日圆,是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给国内的捐助款。他告诉我的分配方案是这样的:10万圆给我,10万圆给南京郭罗基,10万圆给徐文立,其余40万圆是帮助任畹町家属购房的钱款。 (摘刘青人道帮助计划

    70万圆属于谁的!焦柏固有没有权力中途变更援助对象!究竟是不是焦柏固的主意?还是案发后,刘青转嫁到焦柏固身上?焦柏固的姐姐就更没有权力,想给谁给谁!这显然是刘青转嫁责任的谎言。但是,无论如何,刘焦二人都毫无权力变更受援对象!

    请看 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任会长的王亭芳在98年第56)期《中国之春》上人道帮助计划读後感--流走的是声音沉淀的是历史中写道:

    有关一九九二年《在曰中国人团结联合会》拨出的任畹町家 购房援助款 一案 ,最近,当事人刘青、焦柏固、张凤颖等人的介绍 ,应该说大致的情况已清楚,即这笔专项救济款未经捐 款方和受益方的同意改变了用途。

    虽然,它被冠以堂皇的名义,用到了比任畹町夫人更困难的人身上,但我们应当看到这一改变,确实违背了最基本的组织规则和最起码的伦理道德。只要稍微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团联理事会决议生效之日起,70万曰元专项援助款的法定受益人是任畹町夫人。

   此後,中团联理事会只是委托具体经办人实施而已。焦柏固、刘青同受委托人的性质,其义务只是将钱如数送达受益人手中。除非某种原因而无法送达,在徵得捐款方同意之後,更改名义尚合理合法。然而,从三方的情况介绍上看,事实并非如此

   任畹町身陷牢狱,张凤颖女儿流离失所,同是民运朋友,又曾经蹲过中共大牢的刘青,理应责无旁贷地将款及时送到任夫人的手中,尽管刘青出於为帮助其他更困难的人的良好动机,但是,对孱弱无援的孤儿寡母隐瞒事实真相的作法,无异於釜底抽薪,也有违中国人最起码的伦理道德 和民运战友间无以伦比的情谊。

    焦柏固对待民运工作的热情,曾得到曰本民运界朋友的首肯。但这并不意昧着他可以凌架於组织规则之上,为所欲为,更何况焦柏固并非什麽中团连重要成员。(理事都不是)

   中团连理事会讨论评估了焦柏固关于援助任夫人购房款的提案 (任何会员都有提案权)并且,通过和委托焦柏固实施。仅此而已。    摘王亭芳人道帮助计划读後感--流走的是声音沉淀的是历史

    刘青在人道帮助计划中不停地自圆其说:焦莼薏交给我钱时,只有60万日圆了,她来北京之前先行到达南京,交给了郭罗基10万日圆。  我将交给我的60万日圆当场拿出来,分交给三个朋友保管。侯小天说自己不负责保管。   请问,第三个人是谁?!

    那么,即便按焦莼薏的分配方案其余40万圆是帮助任畹町家属购房的钱款,交到任畹町家属手中了吗!?没有!这是为什么!?

    最近,刘青在抵赖自己的侵吞行为时,造谣给了任畹町夫人30万日元。任畹町夫人要求查验收据极其真伪!!

    事实是,9251日在徐文立家,刘青转交给张凤颖的一笔6万日圆,是有收据有证人的。同时,贺信彤也收到6万。

    为什么从60万圆中要分出6万圆而不是别的数目交给张凤颖!?是不是要取得6万圆张凤颖的收据,以便伪造60万圆的假收据,用以完成对帐手续!?应该根据这个线索调查!

    如果有张凤颖60万圆的收据,一定是根据6万圆收据伪造的!张凤颖作为当事人敢于质对并要求笔迹鉴定!     据侯小天回忆,他分配的援助款是10万日圆。侯小天和张凤颖长期保持着友谊并帮助她。

    整个情况是70 减去郭罗基10 减去侯小天10 减去张凤颖6 减去贺信彤6万,还余38万。

    38万就是刘青一人侵吞的张凤颖援助款!焦柏固参与非法私分张凤颖援助款并做假帐。还在98322日配合刘青写文章掩盖他们的共犯丑行。

    982月,刘青侵吞、私分案发后,虽然,任畹町一家大度宽容了刘青的不良行为。但是,宽容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抵赖这种行为!特别是他们二人仍旧在一个救援岗位上!
 
   
案发开始,刘青编造说用到了比任畹町夫人更困难的人。后来在人道帮助计划中承认:出国的日期也决定了,但是,交给我的日圆,一时还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分发出去。
这只不过是一句掩盖侵吞援助款的无耻借口。刘青至今的一系列表现,没有基本的悔悟。

    至此,根据人道救援计划的公开数据及侯、张、贺所得款项,刘青白纸黑字地供认侵吞、私分了张凤颖援助款38万日圆。

    舆论界和朋友们人所共知,当时,有谁比任畹町夫人更困难的人呢!没有。

    9291日香港《联合报》夏雨虹特稿公正地指出:在64事件后,受到牵连的民运份子家属中,任畹町一家的遭遇堪称最为凄凉。

    官方为了便于监视任畹町的妻儿,不准自租房屋,迫使她们92-95年,在北京四郊搬了七处家,妻儿经常被软禁。

    有美联社92515电:"任畹町妻张风颖被逼迁求助无门";明报92510电:"住所被封闭 母女俩分离 任畹町妻要绝食争取公安准示威";成报92510电:"任畹町妻子威胁绝食抗争"为证。

    为捍卫人权,任畹町妻儿四次被拘,绝食抗议。921116日,终于静坐在当局政府门前,再次引起舆论和民主社会的严重关注和干预。95年初,任畹町家必须入住北京市政府配发的监控住房
 
   
至此,刘青和焦柏固共谋私分张凤颖的70万日圆款,刘青侵吞38万日圆、已成定论,不容狡赖!
           
  
严重的是,今天,刘青和焦柏固,这两个品德不良的人,工作在同一个人道救援岗位上!难道是正常的吗!!刘青焦柏固二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长期保持侵吞、私分的共犯关系!

    对于这样明显的不良政治搭档,中国人权理事会是否知道!?理事会如何处置!?民运能够容忍,无人过问吗!?海外职业民运已经到了什么德行的地步!!

    焦柏固无论作为助理,还是接任纽约中国人权执行主席,是绝对不可允许的!

                  +++++++++++++++++++++++++++++++++++++++++++

  第二个问题
  刘青为害民运道统,损害民运团结凝聚内争分离主义需要公开批评清理。

    1994年,在肯尼迪人权奖颁奖大会上,代替领奖人刘青根据公认的民运史说:
    魏京生 Wei Jing sheng 和任畹町 Ren Wan ding 都是民主墙的重要代表,民主墙对中国有重要意义,它就象屹立于中国政治领域的一道界墙,展示了勃勃生机和富有希望的未来。

    魏京生和任畹町就是这一划时代事件中的两个杰出人物。 魏京生在民主墙前第一个指出,中国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必须进行"第五个现代化"即民主化。任畹町则与他的伙伴们起草了19"中国人权宣言",成立了"中国人权同盟",开创了中国人争取人权的局面。

    民运史表明,民运代表的意义有多大,对它的觊觎和争夺,就有多剧烈。
    虽然,魏京生和任畹町在素养和资源上有各自的弱点和短处,但是,由于他们的长处相互补充,使得他们仍旧发挥着重要的现实作用。

    92年,刘青在接手纽约中国人权后做了些有益的工作。 纽约中国人权的原始文献上载有第五个现代化中国人权宣言。不必否认他多年来为中国人权所做的工作,也不要怀疑他的民主初衷。

    民运的凝聚威望和国际援助,是以民运历史贡献为权威合法性基础的。

    但是,借别人发光照亮了自己的刘青,很快背离了民运史的公认评价和团结凝聚,蜕变为民运不良人格的样板。

    此后,刘青在中国人权的网页内隐没了民运道统的基础性文件中国人权宣言第五个(民主)现代化。这无疑是对民运精神凝聚和传统继承的直接损害。不是简单的名利之争。

    即使用今天民运的文化看,宣言所表现的政纲水准和现实价值也没有过时。

    刘青不仅配合了专制政府断绝民运道统反民运战略需要,也是刘青畏惧他人拥有民运历史资源和遗产,不良人格的卑劣暴露。这个数十年前任畹町信手沾来不足称道人权宣言,成为刘青的心病。

    不仅如此,在民运内部和外国友人的面前,刘青等人极力防止人们知道中国人权宣言和它的作者任畹町。 刘青利用职权和影响,一直在推动民运的失忆

    刘青,还有其他人,长期在国际友人面前,在自由亚洲电台,在美国之音,在民运的一切场合,欺骗舆论,传播谎言说:任畹町是四五论坛的秘书,是人权同盟7大常委之一,我(刘青)是民主墙的总头儿。

    如果刘青以任畹町曾经是四五论坛的成员为荣,倒也罢了。但编造历史是为了营造现实。他对人称民主墙的三套车任、魏、徐的过眼烟云,一直释怀不下。

  78年底,任畹町最早曾经是四五论坛的三个主要发起成员徐文立、赵南之一。但为时很短,早已退出。刘青是迟来的弟辈。

   四五精神是由共产党命题宏扬的精神;是悼念中共首脑的精神;是中共党内这个集团打倒那个集团的精神;是人民同情这个集团反对那个集团的精神;是人民自发的文革造反精神;显然,四五精神是非人文自由主义的。

    在民主墙下,随着四五运动的平反和中国人权宣言第五个现代化的问世,彪炳四五精神已经完全过气、落伍。

  徐文立在名义和事实上是四五论坛的头子,是史料与活人的公论。在不明真相的海外,刘青一直和徐争高下,争这种陈旧、过景的四五品牌有多大价值呢!

    不仅如此,刘青还死抱着已经被历史验证是错误的民主墙时期的所谓不同意见。至今,还指责魏京生当年的正确抗争是冒险 刘青当年见识有限,接受政府指导,宣扬中国不存在人权问题,这也是正确的吗!?

    当年,魏京生锐眼独具,勇敢抗争,贴出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发出了镇压的信号。刘青个人代表四五论坛贴出反对的声明,且不说是错的,重要是刘青接受了政府指导的。

    民主墙所有人入狱,都各有罪状,绝不是魏首先入狱造成的结局。再说,为民主而入狱,还要怨恨别人吗!哪次民运不是被打击!?需要我们沉痛反思的是,在分裂状态下被打击,还是在团结状态下被打击!

    民运分离主义在歪曲、编造历史的同时,总是停留在错误的往事回忆中解释历史。这是坐长牢带来的普遍心理疾病。

    刘青虽然支持了魏京生海外民运联席会议的组建。但是,不久,为刘青所大不满。时常说,民主墙时期,我是联席会议召集人都没称主席,要说,现在搞联席会议,我应该是主席等等。还说,我也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被提名者。意图取代魏公认的真实的民运代表性地位。

    昔日的民主墙联席会议仅仅在刘青家中,是松散的联络、讨论组织,同样不足称道

    当然,魏京生为了制裁大陆,违背美国经贸和政治利益的僵化不当战略,被刘青所利用,是他自己的原因。

    刘青仅仅长于事务性工作,缺失民运战略思考和理论思辩,从根子上,就是后知后觉者。但是,他努力营造自己在民主墙人中,是水平最高的。民运中国人,有谁相信呢!?

    刘青不听从国内忠告,自成一体,专门听信不良人员的挑拨离间,在海外肆意否定、贬损(不是郑重探讨)国内民主党组党。不听劝阻,将救援款交到私分、截流者手中。什么人找什么人。

    刘青企图垄断奖项和援助提名,常说,谁得奖,给谁钱,一句话,并以此欺骗拉拢人。如此的思想品德,是不宜从事职业民运的!

    在海内外,刘青修改民运史,封杀中国人权宣言,损害民运道统;干扰任畹町在国内建设民运文化;私下议论、诋毁魏京生;在国际场合,不配合魏京生的民运外交;推行所谓纽约是民运的延安,不与国内协调的错误方针;不但表现出力所不及支配欲望,而且,导致海内外民运的长期分离状态,任由统治者分化瓦解鱼肉国内。

    上述一切,是因为刘青一直占据中国人权执行主席的位置,任期和权力无人制约,私欲膨胀!而且,聚集、助长了同样品德不良的追随者。

    刘青从口头上,从电脑资料上,封杀人权宣言和它的作者,对民运,有什么好处吗!?是不是把民运的原始财富全部毁灭,赤条条光屁股,民运才光荣才能募集更多的钱呢!?民运人的历史作为,早已不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民运全体的财富了。

    民运离了谁都转。但是,它是一步一个脚印出来的。一切过去时脚印都是固有的。刘青就是要抹杀这固有的不可替代的脚印。

    96年,任畹町对魏京生的诺奖争议同伪造民运史,同重建民运史,同否定民运史,同觊觎、窃夺民运历史功绩与代表地位分离分裂主义,是根本不同的,是两个民运代表人物之间的名誉公正之争,是反造神的原则之争,是79是不是不如89的理义之争。   这个问题,早已解决。

    综观民运内争的各种类型,其特征,一概是从民运史领域开始的。 已经被我们所揭示。

    刘青搞内争是属于隐蔽型的。没有理论,也形不成理论。但有始终如一的为害目标和日常言行。

    民运史领域开始搞内争的人,主要是海外职业民运。这是第二个特征。
    这两个特征相互关联。因为他们要维持职业饭碗,首先要有名才有钱。接着,必须改写历史,自编历史,封杀他人。这就回答了民运为什么内争不止难以凝聚的首要原因。
 
   
为了重建与中国人权的协调统一和根脉接续2000-2001年,任畹町两次向刘青和中国人权理事会发电,根据需要,希望恢复他在中国人权组织的职业化,发挥更大作用。

    但是,刘青不但没有向理事会如实反映任畹町的报告,并且说,纽约中国人权的成立和国内民运没有关系!

    在外国注册成立的中国人权,竟然同中国本土民运没有关系,这是什么逻辑!是不是自毁民运的政治资源!?难道民运的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肥得流油吗!?

    长期偏安海外,是一些职业民运的生活模式。结果,是配合反民运战略遏止民主的早日到来。

    纽约中国人权,即使在美国注册的中国人权,它应该是中国本土民运在海外的一个代表机构和延续。

    刘青的上述言行,究竟是利于民运,还是害于民运!?究竟是为公,还是为私!?
   
    92
年,刘青是怎样被看中接任纽约中国人权执行主席的呢?    
   
如果说,刘青有什么名气和贡献的话,就是他为营救魏京生而入狱。在83年劳教期间,他偷带出来的沮丧的回忆在港台发表。书中除了披露他的被捕原因和监狱非人生活,还根据民运史公论,介绍了任畹町魏京生的民运业绩和贡献。92年的魏京生任畹町两人尚在狱中。

     刘青意图取代魏京生,封杀任畹町的非分目的,是很难满足的。希望他痛彻检查自己,不要为虚假的支持者所迷惑。

    本土民运中军主力、原动机制、主角角色的所有"社会民主派"同志,应当深切意识本土民运的主体性本位性光荣性。坚决摈弃以海外为后台的倒置立场,抵制拉拢,要对得起所有在狱的朋友和家属。对海外损害民运大局的一切错误现象提出严肃批评和清理。
        
             +++++++++++++++++++++++++++++++++++++++++++++

                        第三个问题   怎么办
   
    
民运劣势依旧,四分五裂,壮士扼腕,危机重重。刘青危害民运的职权不良人格,为民运提供了恶劣典范。  

    焦柏固有接任中国人权执行主席的极大可能,是民运不能允许的!他目前的助理职务应该尽快停止。我们希望刘青不应再对任畹町以己度人。更不应该造谣诽谤。

    茉莉曾经调查中国人权的救援情况,是十分必要的。

  本土是民运根基,应该改变以往海外为主,本土为辅,海外吃香、本土受苦的极为反常局面。国内外民运对纽约中国人权有当然地监督权、批评权、罢免权!

    为了民运走出分化瓦解四分五裂的惨境 ,我们的口号是反分离、反内争、反侵吞 、反私分
   
   
为此,我们建议,改选忠于民运史实的张伟国先生(网络新闻工作者、现中国人权理事)做中国人权的执行主席,中国人权宣言的签署人原人权同盟领导成员赵建兴(赵兴)做执行主任。他现为美国缅因洲居民。当然,他们应该接受应有的资格审查。
   
   
我们希望增加理事 许行、严家祺、徐文立、刘晓波、洪哲胜、李洪宽、茉莉、蔡咏梅、凌锋、白夏(Jean Philippe BEJA,法国巴黎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等人  
 
                    ++++++++++++++++++++++++++++++++

联署签名:
四川联系人: 许万平  明、何 兵、蒋世华、雷远海。
贵州联系人:莫建刚 李任科、廖双元、李家华、方家华、吴 郁、张重发、陈德富、黄燕明。
北京联系人:任畹町、王林键 伟、龚达、齐诗、李广利、宋 义、钦 欢、蒋福建、华颇、李春明。
纽约联系人:赵建新。

    考虑到问题的是非性和留有情面,不宜更多人联署。但是,不能忽视以下在狱者及活动人士,无疑是民运前途发展的参与者、关注者。而且,是潜在的联署人。应该列名如下:

任畹町、齐诗、龚达、李 伟、李广利、宋 义、钦 欢、王林键、蒋福建、韩  罡、 陈旅、孙 延、(居巴西)颂先(马里兰)、方  圆(澳洲)张国华、叶国柱、张存珠、王林海、王屹峰、向南夫、金  成、王建军、王美茹、杨  靖、华惠齐、刘焕文、王志新、高玉祥、王国齐、刘建新、陈青林、王立明、钱玉民、于林峻、

李家华、方家华、莫建刚、李任科、廖双元、吴 郁、张重发、陈德富、黄燕明、孙光全、曾宁、薛德云、陶玉平、孙庭华、刘飞跃、王凤山、郭新民、程 凡、杨天水、车宏年

冷万宝、贾 伟、   力、肖利军、王德丰、田晓明、杨世勇、李  维、宁先华、杨  亮、

邓焕武、许万平、何 兵、张 明、蒋世华、雷远海、阎家鑫、王明、李运生、陈延龄、陈  健、王振军 、陈一兵、陈鼎明、王治晶、李小龙、薛正标、 陈晓昶、  


秦永敏(民主党案处刑12年) 刘贤斌(民主党案处刑11年) 李大伟(民主党案处刑11年患严重肛瘘、疝气和胃炎)   钧(网络文章案处刑2年)  张善光(处刑10年) 查建国(民主党案处刑8年) 高洪明(民主党案处刑7年)吴义龙(民主党案处刑11年) 祝正明(民主党案处刑11年) 毛庆祥(民主党案处刑8年) 朱虞夫(民主党案处刑7年) 王金波(民主党案处刑4年) 王泽臣(民主党案处刑6年)   均(处刑4年) 何德普(处刑8年) 欧阳懿 (处刑2) 刘凤刚(逮捕在押) 徐永海(逮捕在押) 王文江(出狱,98民主党案重病伤者)齐志勇(64伤残者)张存珠(胡适根自民党案,出狱,子患精神病)

佟适冬(98年民主党案,湖南大学物理学教授)胡适根(91年自民党案,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牟传珩 燕鹏(金鹏) 岳天祥(民主党案)胡明君(民主党案)陈增祥(民主党案)孔佑平(网络文章案、逮捕在押)姜力君 (网络文章案、逮捕在押)赵常青、李旺阳、陈忠和、萧诗昌、俞心焦、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 姚福信、萧云良、佘万宝、王森、呂新華、徐 光 、廖石華、劉世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