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流氓民运、特务民运、旧民运、伪民运及扫荡论之我见

送交者
: 发言:刘国凯 Sun Jul 21 16:57:37 2002:

两年前,徐水良曾把海外民运作了正派民运、流氓民运、特务民运这样的分类。他的文字阐述虽然有其道理,但总觉得其中某些立论不无偏颇,而且还有产生副作用的可能。后来看到这种分类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波,忙碌之中也就没花时间去进行讨论了。后来还有民运袍泽提出旧民运一说。而近期伪民运论及扫荡论则甚嚣尘上,大有就此踏平民运之势。作为一名坚定的民运士兵,想来再也不能置若罔闻了。无论时间多么短缺也应为此尽己粗浅之意见。

一、流氓民运、特务民运、旧民运、伪民运的划分不能成立。据说流氓民运归类的根据是:有些民运人士品质恶劣,其行径类似流氓,故称之为流氓民运。
 
第一,我想问这品质恶劣到了什么程度?是当街调戏侮辱妇女还是到处横行霸道扰乱社会治安?如果是,须有警方记录,法院判决为据,否则不能成立。如果是某些民运人士或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或反复无常无情无义,或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或言行恣肆动辄骂人,或......,那就应另作别论了。当然,毫无疑问,这些德性都是劣质的。我一向认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参加者其品质起码应高于社会的中位值。

因为他是在无胁迫的情况下自动投身一个高尚的社会事业。然而实际情况还会有其
他的构成。如有些因种种政治原因受过中共迫害和在民运高潮期间参加民运的人,
其品质指数就未必高。而且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谁又能够担保自己的言行就百分百
端正呢?

品质上的缺陷并不都可以归类为流氓,性格上的缺陷更区别于品质上
的恶劣。如果仅以某人品质不高甚至只是脾气不好,就把他归类于流氓,那相当
危险。因为此例一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被归类为流氓。民运参加者们大多都不
温良恭检让之辈。而且在长期的社会活动中谁的一行一动都能绝对中规中矩
呢?除此之外,如果仅仅是因某人与自己有隙就将其划为流氓民运那就更不应该
了。

第二,我想问,即使民运中有些人品质恶劣到了可以归类为流氓的程度,那
是否就可以划分出一个流氓民运的派别出来呢?如果,在多个甚至各个民运组织
中都有为数不等的流氓,那比率到达怎样的程度可以将其整个组织视为流氓
民运?事实上,这都是不可操作的。而理论的不可操作性则证明其不具正确性。

因此,如果有事实作根据的话,我们可以说某个民运组织中混有流氓分子,而不可
以说海外民运中有个流氓民运这样一个派别的存在。

据说特务民运的根据是:某个或某些民运组织中混有中共特务。他们在民运
中进行各种破坏活动。故称之为特务民运

首先我想问,有没有确切证据判定某人是特务?若有,应于公布。若在说有的同
时又宣称机密不可泄露,那是难以服众的。

海外众多的民运组织中有没有中共特务混入?我想一定是有的。但目前我们在没
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应将某些人判定为中共特务。这一方面是民主制度下的法
学原则使然,另一方面是避免因轻率伤害了自己的同志。

其次我认为即使有确切证据证实某人是特务,甚至此人还操纵了某个民运组织,
那也只应说那个组织有严重的问题。而不能说海外民运中有一个特务民运的派

如果说"流氓民运"特务民运尚具某些有形之事实作依据的话,那么旧民运、
伪民运就更是抽象之物了。

 旧民运,何谓之旧?是思想旧、理论旧?看来不象,无论自由主义、三民主
义、社会民主主义等都属于民主理念的范畴。无所谓新旧之分。

是人员旧、组织旧?看来也不象。是否可以把某个时间之前投身民主运动的人划
为旧民运,之后的划为新,把某个时间之前成立的民运组织划为旧民运,之后的划
为新?我想,显然不能作这样的划分。

是行为方式、方针策略旧?民主斗争的方针策略确有各种各样,就的较为切合实
际,有的流入空谈。但这只应说有差别,不应说有新旧。因为有可能新提出的方针
策略只是纸上谈兵,而以前曾使用过的倒能产生实际效果。

  伪民运,这就更玄了。何谓之?标准在哪里?简直没法想得出来?或
特务民运就是伪民运之一。但如上所述,海外民运中即使确混有中共特
务,但也不存在一个特务民运的派别。或曰伪民运是指某些民运人士打着民
运的旗号去谋求一已之私利。这样的人确实有,

如果所有投身中国民主运动的人都高尚无比,其动机中没有丝毫个人因素的参杂,那
的确非常美好。但这现实吗?有人出于受中共多年的残酷迫害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愿望,
你说他狭隘。有人因中共专制主义压制使其才能无以显露,投身民主运动在为社会正
义奋斗的同时也使其才华得以发挥,你说他为个人出名。有人因工作的成效或善结人
事关系弄到了许多捐助,你说他为了捞取经济利益.....。完了,

不是这样的问题就是那样的问题。真是洪洞县中无好人。当然好人还?怯械模
褪悄约骸D哑渌渡砻裰髟硕娜艘?各种原因都划入伪民运,想来只有您和
您所好评的少数人士堪称真民运

不过这也难。一个人可以在一时一事上作得十全十美,但很难在数十年的社会活
动中,在千百件的具体事务中都作得十全十美。于是有朝一日,别人也可以找到您
的一些纰漏,把您也划入伪民运。于是乎,中国民主运动就真是一团漆黑了。
 
二、是扫荡伪民运还是扫荡整个民运?

近期以来,海外某些中文网站上扫荡民运之声甚嚣尘上。起初我看到是些中
共的文化打手在搞这些名堂,遂不屑一顾。一方面是篾笑他们,就凭你们这些中共
文化走狗就能扫荡掉我们?

另一方面则是没有时间应付他们。他们拿着中共的官奉或津贴,有的是时间精力写
一些无理搅三分的文章来污蔑诽谤我们。我们每天拖着工余后的疲惫之躯再来为中
国民主事业奉献一份心力。多少事情要作,哪有闲功夫跟他们打笔仗?算了,由他
们去罢。但后来发现情况不大对头。

因为有的自称老资格的民运人士也在大力鼓吹扫荡伪民运。当然他是把自己划
真民运,再来鼓吹扫荡伪民运的。

首先,不妨假定他们品质极为高洁,堪称真民运。但这就具有扫荡伪民运

的资格和权力吗?您有凭据把另一些民运参加者定为伪民运吗?其次您有没
有想过,在您高唱扫荡伪民运时,那些附和您,为您喝彩鼓劲的人其要扫荡的
是整个民运呢?

您在那里煞有介事地划分什么旧民运、伪民运,中共的文化打手们根本没有兴趣去
进行这些划分。只不过您的理论对他们从整体上扫荡民运有利,故为您喝彩之。可
叹民运的老资格人士竟与中共打手合力挥起砍刀砍向民运。当有人反击那些中
共文化打手时,他还呵斥别人:人家在帮你们扫荡伪民运,你们应该欢迎,怎么
还去喝止人家?这样的做法和高论,实在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民运无论是个人或组织都会有缺点有不足有错误。但首先应看到,某些十分恶劣
的人已经离开了民运。例如有位叫汪小风者卷数万民运捐款不知所终。账目不清的
民运刊物主持人已离开领导职位。某些政治真实面目有疑问的人已另谋高就了。不
应把他们的阴影继续覆盖在当今民运的身上。

其次应该对现今海外民运队伍有个恰如其分的评估。在那些活跃在民运第一线的人
群中,多数是基本合格的民运战士。您说某人经济有问题,但查无实据就不能永远
将其打入另册。您说某人讲过一些很出格的话,但对人的评价总得从全面去考查。

那么,对那些言行看来极似中共特务,但却没有确切证据的人该怎么办?心中有数有
所防范就行了。而且还可以对其明显有损于民主运动的言论作法予以批评抨击。这批
评抨击是就事论事,没有必要将其宣布为中共特务。除非您出示了确凿的证据。
 
对民运的人或组织上的缺点错误是予以批评、纠正的问题,而不是扫荡的问
题。这是因为民运的整体方向没有错。现今还没有哪个民运组织宣称要与中共专制
主义妥协。这条原则的底线尚为各民运团体所认同。至于观点、方针、策略上的歧
见可以讨论辩论乃至驳论。

如果有哪些人或组织蜕变得突破了这条底线,有责任心有原则性的民运战士和民运组
织就应起来义正词严地批驳他们。但对这一正义必要的行动也无须冠以扫荡伪民运
的名份。因为这里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策略问题。

任何时候都不可举扫荡X民运的旗号。无论这个X由旧、伪或流氓、特务代入都
不行。因为整天站在我们身边随时在窥测时机扑过来撕咬民主运动的中共文化走狗,
很可能接过扫荡X民运的口号再予以加工变制成扫荡民运的口号,或虽也打
扫荡伪民运的旗号而实际上是在扫荡整个民运。我们岂可自乱阵脚,岂可给他
们可趁之机。

如果你真的有证据可以断定某个人是中共特务,那就公布证据,通报各民运组织,共
同宣布将其从中国民主运动中除名。尽管海外各民运组织间有各种分歧,但关于这一
点我相信是办得到的。而这是清除奸细维护民运的政治纯洁,并不是什么扫荡伪民
。把个别打入民运的中共特务说成是伪民运也太抬高他们,太贬低中国民主
运动了。
 
三、箕豆相煎应予终止。
 
多年来海外民运中内部摩擦不断,为外界所诟病。其实哪个社会群体内没有内部
摩擦?就以美国纽约为例,福建侨团、客籍侨团等在换届选举时其内部摩擦的程度
达到了演出全武行,要请警方派员来维持秩序。海外民运还远远未到这个程度。此
外,国民党、新党、民进党哪个党无内斗。共产党80年来其内斗的残酷性更不待言
了。

海外民运中有的内部摩擦是正常的,过去有,今后还会有。有的是不正常的,应予
尽量减少消除。把海外民运中的内部摩擦竭力加以夸大渲染以期抹黑之是中共的既
定方针。是中共海外文化打手的本职工作。有些内心认同民主的人却附和这些染夸
大,其中有的是受蒙蔽,有的是考虑到投身民主运动会给自己带来诸多不便,而那
被渲染夸大了的民运内斗则给自己不参加中国民主运动带来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取得了一个心理上的安慰。

对此,我深表理解。为中国民主事业出一份心力的方式途径很多,并不非参加民运
组织不可。而且就算根本不为中国民主事业出力,只要正常地去工作生活,不助中
共为虐,也是好人。

现在对于海外民运一个重要的课题是须有能力界定哪些内部摩擦是正常的,哪些是
不正常的。毫无疑问这必须依赖于集体的智慧和力量。任何个人都不具备一揽子解
答这个课题的心智能力。在此,我谨想尽自己一点微力。
 
我认为别有用心的共特徐水良在海外民运中划分流氓民运、特务民运、旧民运、
伪民运,甚至还主张要扫荡之,是属于在民运内部制造不必要的内部摩擦。是
豆相煎的可悲作法。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海外民运这么多年来始终不能免除箕豆
相煎的悲剧?是民运中人与人之间的纠纷冲突。而制造那种划分无非是要给这种
箕豆相煎戴上冠冕堂皇的桂冠罢了。那么,为什么会有难以杜绝的纠纷冲突呢?

  我想来源可能有以下三个方面。
  1、观点上的分歧。这种分歧在海外民运中广泛存在。如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
 义,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坚决反对台独藏独和力主台湾西藏人民有选择独立的权
利,主张为赖昌星辩护与认为民运根本不应去碰那种事情,主张欢迎中共贪官携款来
投与坚决认为民运不可要中共贪官带出来的一文钱等等。

一般情况下,观点分歧不会导致摩擦冲突,但如果有其他因素参杂,源于观点的歧见
也会在辩论中走样,或以观点批驳的形式来实施攻击丑化对方的意图。
 
  2
、行事风格上的(性格上的)缺陷。好高务远、好大喜功、求全责备、固执己见,甚
至非要别人膺服自己的观点看法。连求同存异都不允许。刚愎自用、动辄大怒居高临
下地斥责他人。笔者前面曾说民主运动的参加者其品质应高于社会的中位质。

但在行事风格的技巧上(调和、折衷、妥协等)不少民运人士则是不及一般人的水
平。这其实很可理解。一些坚定的民运战士之所以数十年毫不妥协地与中共专制主义
斗争,这除了主要源于其思想理念的坚定外还会与其性格上的特别顽强有关。
 
 3
、品质上的缺陷。这是人性的普遍性弱点,民运人士也难以例外。别有用心的
共特徐水良总是搬弄是非、挑拨离间、门户之见、嫉贤妒能、打击报复、贬低别人
抬高自己、领袖欲权势欲金钱欲、争名气争暴光争资助、西瓜偎大边等等。以上所
述种种缺陷,笔者自身就有些明显地存在着。这其实是海外民运内耗难止的重要主
观原因。

中国共产党总是在路线斗争的旗号下来进行他们内部的权力争夺。民运有时也会以
扫荡伪民运之类的旗号来进行无积极意义的内部争斗。

海外民运内耗不断还有种种客观原因。海外民运没有自我制约机制。而之所以这
样重要原因来源于客观。海外民运合法存在于海外,致力的却是中国国内的民主事
业。而由于中共专制政权的残酷镇压,民运在国内没有活动空间。海外民运既无法
进行有规模的国内运作,又不参与海外的社会活动(这系由其性质所决定,是正常
的。

遂日益边缘化。试想,如果民运组织能在国内合法存在,能去从事各种宣传理念、
发展组织的公开活动,那么就为许多民运人士提供了发挥其才能精力的场所。也就
相对减少了用于内耗的能量。而且如果民运组织能参与各种民意代表和各级行政长
官的竞选活动的话,那就更使之具有凝聚力。使其成员产生自制力。

因为如果某个成员在组织内胡闹,其所受到的会不仅仅是批评,而且有可能是除名。
那么他的政治生命就有可能终结。除非他已打定主意另起炉灶,并预见这另起
炉灶

更有前途。否则,他就不会肆意妄为,不会轻启分裂内斗,而遵循既定的组织原
则去阐述自己的意见看法,以争取自己在组织内的威信和号召力。当今在海外民运
中,无论是在某个民运组织的范围,还是在整个海外民运的范围,行事准则只能是
靠各人自律。如果有人横下心来要搞内斗,那是没有任何组织措施可以奈何他的。
 
人性的弱点既不能免除,又无组织措施予以制约,看来对终止民运内部无原则的
摩擦只能抱悲观的态度了。不!一切真诚的民主志士还是要勉力为之。这除了加强
自身的修养外(事实证明这效果是不彰的),最好的办法还是分道而行。基本观点能
取得一致,行事风格上能互相包容的,就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否则就分开工
作。何必整天盯着别人,对他人评头品足?是好汉的上阵去干。干吗那么劳神地去
划分什么新旧民运、真假民运还要去发动大扫荡,有劲怎么不用在向专制政治的冲
击上?须知,大浪淘金沙,历史自有如实的记录。
 
或许民运的领袖级人物颇有微词:怎么又另立山头?民主的原则是多元化,您怎
么忘了?您若德才兼备自然会天下归心。他若无才无德硬搞个主席当当终究会烟消
云散、贻笑大方。历史自然会对一切做出取舍裁决。
 
李鹏之流来到纽约等,所有民运组织都全力以赴通力合作地去显示民主运动的力
量。待中国民主事业突破性发展的端倪略显之时,海外民运的袍泽们定会冲回故国,
与国内的战友汇合。那时所有政治力量将有一场新的分解和化合。昔日的明星
有可能暗淡,新的青年才俊将不断涌现。

民主的法则和淘汰机制对所有人都无情而公正。即使曾经是主席者。
 
敬呈各位民运同袍:勿再花精力去划分什么新旧民运、真伪民运。更不可去附和
中共文化打手的扫荡论。箕豆相煎应予终止。有精力何不用于多制造些民
主炮弹?架好大炮,计算好各项射击诸元,在各自的炮台上向中共专制主义高墙开
火吧!
           刘国凯  2002720凌晨2时许  liuguokai@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