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作者: 安田
 答樊弓先生:台湾人欠大陆什么!  

答樊弓先生:台湾人欠大陆什么!

知道先生的大名,还缘于芦笛。刚到海船的时候,因为对芦笛先生的文笔比较欣赏(与观点无关),在查看海船的历史档案馆时,发现了先生和芦笛打官司的案子。当时就想,能够和那个大魔头对阵的,一定也是不同凡响的人物。可惜,缘坚(竖心旁跟坚)一面。今日有幸得瞻大作,果然证实了安田对先生的印象。先生文风如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今日之舟,就是台独问题。

先生文章起笔批判了一锅两蛭,在这一点上,我想大多数的人不会反对。因为明明那么大的一口锅,为什么非得只放两只蚂蟥?即使事关社会稳定的家庭,除了一夫一妻制,还有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甚至同性恋等等多重选择。到了台湾问题上,反而除了一个前军委主席的异想天开,就再也没有别的路了吗?真不明白与时俱进的共党为什么独独在这一点上邓规江随。不过,由此也正可以看出,那个小集团真正关心的只是如何千方百计地私有共产,而毫不关心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因为一锅两蛭,正是他们为台湾问题设下的陷阱:进去,当然活不了;不进去,你也没有别的路可以绕行。

共产党这样子做当然有它的原因。因为台湾问题是共产党的死穴。六四一枪,打碎了共党在人民中的虚伪嘴脸,台湾问题成了它的合法性的一个最重要的依据。这也是为什么网上有一种很流行的论调:共党倒台,台湾必独。如果容许我主观猜测的话,台独的死硬分子肯定也是这种理论的拥护者。这也应该是洪哲胜先生每天都要到这个中国人的坛子来的主要原因之一(请洪先生勿怪)。

由此观之,先生的搞不懂,是无论共党还是台独或是普通民众都懂得的一个简单的道理:中华民国在台湾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挑战。这不是由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转移的。台湾人愿意去做也罢,不愿意也好,对于这样的挑战,无关轻重。因为这样挑战的根本是民主对独裁的挑战,是中国人可以实施民主政体的事实对中共否认这个事实的谎言的挑战。

记得老家农村过去有一种风俗,主屋房子一定距离内,不可以有更高的建筑(不吉利)。所以,各家的房子,互相离得远远的,倒也相安无事。从这一点上,恰恰构成了台湾和大陆的关系。台湾的悲情,就在于民主靠独裁太近。

举凡拥护台独的大陆人士,几乎无不是民主的拥护者。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因为台独就是民主的结果。一旦反对它,似乎就走到了民主的另一面。其实不然,民主的本身并不是人云亦云,更不是多数人决定一切。如果那样,民主只会失败。民主的精髓,我以为,就是在规则内各抒己见。台独是民主的结果,反台独也是民主的必然。最后的结果,只得用公投说话。至于樊弓先生质疑:台湾人欠大陆什么?却并不是台独的问题。

台湾想独立,完全没有必要考虑欠债还钱的道义,大陆人虽然穷一点,也绝不会向台湾人讨债。但中华民国政府迁台之际,把整个的国库掏空搬往台湾,却是不争的事实;中华民国政府在内有中共陈兵望海,外有联合国割袍决绝的情况下,把个孤岛台湾从一穷二白的化外夷蛮建设成世界经济几小龙之一。更抛开一党陈规,开党禁报禁,带领台湾走上民主道路,功莫大焉!就是这样的国家,却不容于岛上一些极端分子,一味要改国号,重立国,甚至恨不得回到几十年前的日据时代,台独之毒,又岂止是欠债还钱那么简单?根据中华民国的宪法,和台湾隔海相望的大陆还是沦陷区。而今天,岛人们自己吃饱喝足,六亲不认,只管享受外来政权的经济优惠,而罔顾对岸至今生活在独裁体制下的同胞,台湾人岂止是欠大陆什么?简直是狼心狗肺!

如果真的要追究台湾人欠了大陆什么,那不得不首先提到中华民国。因为两者都是中华民国宪法认定的一部分。但台湾现在公然要更改国号,灭亡中华民国。从法理上来说,它也是要让对岸的大陆人民永远失去回归中华民国的可能性。岛民之毒,孰出其右?既然如此,即使大陆人豁达放台独一条生路,台湾人为了自己独立后的国际脸面着想,也应该清算一下,自己欠了中华民国什么。

根据法理,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土地。台、马、金、澎,无不是中华民国的土地。在中华民国宪法内,享有和中国大陆一样的地位,中华民国公民(包括大陆的十三亿人民)享有和台湾人一样的治理权。这也正是为什么,49年的外省人可以理直气壮地过海建设台湾而没有引起国际抗议的原因。根据中华民国宪法,今天滞留在大陆的人民,应该还继续享有这样的权利。如果,大陆更改国号,皈依一个中国中华民国旗下,海陆空三军当然有履行保护中华民国的领土完整的义务(本人坚决反战!)。

根据中华民国央行的纪录,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钱财。特别严重的是,欠了中华民国台湾以外的几十个行政省的真金白银,比现在北京申办奥运会侵占的其他省市的钱要多得多。这些钱,属于中华民国全体国民所有(大陆和台湾)。政府在困难时期带到台湾,被用于台湾建设,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把台湾建设成反共复国基地。这笔原始基金,是台湾今天成功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既然,台湾独立,不再愿意充当反共复国基地,那么大陆人民有权清算这笔帐。可以考虑把这笔钱以及他的利息转移海外,建立新的民主基地。

从人力资源上,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对人才的投资。毫无疑问,当初去台湾的外省人,绝大多数是因为对中华民国的认同而去的。而在随后的台湾建设中,也正是这些外省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既然台湾人要独立,应该考虑归还这些外省人,连同他们当年带去的钱财;也应该驱逐外省人的后裔,归还其先辈带去台湾的钱财所滋生的利息。既然要独立建国而不再是中华民国,当然应该钱人两清。

从文化上来说,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智慧。汉字是中国人的专用文字,如果中国人高兴,当然可以像法国人那样傻地推行文化殖民主义。但如果中国人不高兴,当然也有权力收回汉字的使用权,特别是对一个拼命否认中国人认同感的国家(还没有成为事实)。至少,那些鼓吹独立的文宣,应该明白地使用台湾字(实在不行,日文也行),而不是中文。一方面,为了显示伟大的独立运动的清白;另一方面,可以凸显台湾文化的优越性。从现在开始普及台湾字(我靠,鸟怎么写?用台湾字),还来得及在建国的时候用台湾字写新宪法。

从政治角度言,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优惠政策。无论是久远前的中国人,荷兰人,还是清朝的中国人,后来的日本人(这样一数,倒是真怀疑,台湾人是否有过被称为台湾人的时候?),都没有给台湾人以民主自由。只有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实行民主制度,开放两禁。而同样是民国一部分的大陆,因为历史的原因,却得不到民国政府的优惠政策,以致走上了不一样的艰辛道路。两相对比,台湾人如果还有一点良心(想一想也不能指望),应该不会否认这笔债。

从私人感情上说,台湾人欠了中华民国的提携之恩。台湾人李某某正是在中华民国前总统的提携下,荣登大宝。可怜当时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大陆精英,虽然无论从整体素质上还是从行政职位占据的比例上,都要比台湾人优势得多。但经国总统顾怜岛人的官本位意识(这一点,由今天民进党的不择手段竞选可以看出),力排众议,提携岛民。否则,哪有台独的今天?

从民族感情上,台湾人还欠了中华民国人的殷切期盼。直到今天,大陆十几亿人还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中华民国台湾省的民主。我敢说,如果他们能够得到这样的民主,别说改个国号,就是弄个岛人做君主立宪的皇帝也会肯。

综上所述,台湾人要另立台湾国的作为,岂止是欠了大陆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什么,简直就是要了大陆的命:灭了大陆流亡政府的国号。当然,一定会有人说:这样讲是割裂历史现实。今天的台独问题,不是一个中华民国的框子就可以解决的。但为什么如此?如果真的想解决问题,有什么框子不可以拿出来用?其实,也不过就是因为横着一个共产党罢了。

但这样一说,台湾的悲情相对于大陆的又何其小矣!如果大陆共党当政者,真的以国家民族为重,一锅一蛭:中华民国,恭迎国民党重返大陆。台岛独夫,何敢狂言?可惜,这又是白日梦一景而已。相对台独,共独更毒亦。不过,是否樊弓(反共)们就一定要拥护台独呢?我看有许多人钻到了这个牛角尖里。

反共的本意,是要在大陆建立民主体制,就像中华民国现在一样。但台独所要求的,恰恰不是民主,而是独裁。何以如此说?如果台独只是一种观念,我们不可以这样讲。但它今天要付诸实施,就可以断言,台独是打着民主旗号的独裁。至少是恨不得独裁。因为很明显,占有国家机器的民进党,利用国家资源为自己一党之私服务。别说中华民国的法理上,还包括了十三亿不愿意台湾独立的大陆民众,即使在台湾岛内,台独的理念也不是主流公投结果为证,如果有人说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什么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么民进党的当政,不更是那么那么造成的吗?,而就是这样情况下,民进党还是一味鼓吹台独,甚至不顾由此可能将中华民国引进战争漩涡的后果,这样的台独,还有什么民主可言?也许有人说,战争是共产党的原因。那么,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公民,绝大多数不希望战争,是不是事实?政府之间的运作,和嫖妓也没什么不同。你是正人君子,这个世界上也有妓女流氓。你不能因为妓女说你阳萎,就一定要在她身上试一试。因为邻居开了妓院,就鼓动自家的孩子公投反对,有个屁用?现在的台湾,执政者自己阳萎,没有本事嫖妓,干嘛把全体人民抓进妓院去?是不是看着妓女折腾他们,自己可以在一旁意淫?

鼓吹台独的民进党,实在是为了权位不择手段的独裁党。如果有了独霸天下的机会,倒是真可以和对岸共独一较高低了。可谓:台独对共独,无赖对流氓。

行文至此,想到茉莉所奇怪的事:到处喊打的台独,偏偏在这个坛子里找到了拥护者。而拥护的偏偏是樊弓先生们。真想问问先生:是不是反共反得头晕,忘了反共最积极的力量恰恰是中华民国?也忘了台独所反对的恰恰也是中华民国?可怜的中华民国,因为共独,丢了大陆;因为台丢,丢了台湾。彷徨的泥,海峡何处是你安息的岸?

哀哉!中华民国!
你曾经的长江黄河,已经成了隔海相望的泪腺;你曾经的泰山昆仑,已经成了独夫民贼封禅大典的天坛;
哀哉!中华民国!
你诞生时的啼哭,葬送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制度;你三民主义的建国精神,却纵容了独夫篡国的野心!
哀哉,哀哉!中华民国!你励心智,兴经济;你开党禁,宽言论。你隔海尤怜中土民,回首舔犊台湾情!到如今,雄心依旧在,回天却无力!日月潭下,可留有你终老的墓穴?

呜呼哀哉!我的中华民国!

愿与樊弓先生共勉。

Mar 2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