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网路文摘

策略研究和应用: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徐水良
2004-7-30日

中国的民主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共产党完蛋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毫无疑问,未来中国人民和中国民主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把共产党广大的普通党员,作为中国民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像这些党员自己说的那样,在中国,一般共产党员,早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他们与全国老百姓一样,都是中国的广义民主力量。未来中国人民和中国民主政府,也将宽容和赦免有犯有一般错误党、政、军、警官员,并且对那些在海内外为民族利益、国家利益而工作的人员,将给予努力保护。

但是,对那些死心塌地投靠中共,严重破坏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和恶警,定当严惩不贷。

一个政治组织,政治团体或政治群体,如果没有自我防护能力和反击能力,没有防止敌对力量不择手段从外部,以及大量钻进内部进行破坏的能力,就必定会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可惜中国的政治反对派,由政治异议人士组成的狭义民运小圈子,恰恰是这样的一个圈子,因此,它的分裂和沦陷,也就毫不奇怪!

特别是对付共产党这样黑社会式的不择手段的专制统治,为了具备自我防护和反击能力,一是要有基本排除敌对力量,纪律严明的组织;二是这样的组织,要有打击敌对力量不择手段钻进内部破坏,并且进行反击的能力。

在目前政治反对派力量有限,四分五裂;而敌对势力钻入内部,并且人多势众的情况下,反对派无法全面整顿和防卫自己的队伍。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护民主事业,采用非常严格、稳妥、准确和适当的方式,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破环中国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以及在背后操纵他们的恶警,对这些邪恶势力造成威慑,应该是中国政治反对派自我防护的一个重要策略和较好的策略选择。

当然,由于对方人多势众,采取这种策略,将会异常艰难。但是,我们没有其他办法战胜中共地下势力。而不能战胜中共地下势力,狭义民运必败无疑。虽然即使狭义民运失败,广义民运仍然将取得胜利,但是,我们的民族将会因此遭受过分巨大的损失,中国和中国人,中国的民主事业将为此付出过分沉重的代价。

记得我刚开始揭露反对正义党时,没有一个人认为会成功,所有要好的朋友,包括那些向我介绍正义党劣行和疑点,给我很大启发帮助的朋友,都劝我不要做,认为没有办法做。有的朋友认为,你只有一个人,被他们稿的很孤立,他们那么多人,怎么是对手?即使到后来与正义党决战时,紧密集结的朋友,也不过十多人。而正义党,公开的和秘密的党员,大约在百数以上,三四百以下,占了海外民运半壁以上的江山。更何况背后还有源源不绝的支持。但最后,崩溃瓦解的是正义党。现在的正义党是原正义党瓦解以后的残余势力。所以人多势众并不可怕。

而且我们面对的,除了正义党以外,还有洪哲胜先生等。洪先生说是支持中国民运,我们当然欢迎,但洪先生几乎自始至终,都站在正义党等激进可疑势力,及伪改良主义温和势力一边,让人感到非常疑惑不解,既矛盾,又难以理解。大家与正义党作战,几乎有一半精力是和洪先生作战。最近王荣清一伙的东西和其他省市一些颠倒黑白的东西,洪先生立刻刊登,而相反的东西,洪先生却往往不愿刊登。这些,都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困难。

由于王荣清一伙制造了这些颠倒黑白的东西,所以我这里顺便对王荣清的情况作一些必要的介绍和澄清。作为选择性揭露、警告和打击恶警和特务的一个例子。

过去许多年中,浙江朋友曾经向我通报过王荣清的许多情况,本人也曾经亲身经历了其中一些重要情况。这里简单介绍如下:

从1980年代起,王荣清长期当中共线人。其家属曾经一再规劝,可是王荣清拒不听从。因此家属向杭州朋友打招呼,常常揭露他在江干区政保科许道财操纵下干的特务勾当。对杭州七九民运的朋友,王荣清当中共线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杭州、宁波、温州等地的朋友,还曾经向各地朋友打过招呼,其中包括向王希哲等一些人打招呼。据杭州朋友介绍,民主党成立时,杭州朋友说公安对王荣清利用作用没有了,公安已经抛弃他,王痛哭流涕,要求大家再给他一个机会,帮民主党做事。但结果,他立即和正义党勾结,对民主党大起破坏作用。我有一次接他电话,一副不认账的口气,似乎他当线人特务,完全是大家的冤枉。

大约1996年,王荣清拖欠别人许多债务,到处躲。但到六四前夕,大约是六四前一两个月,他突然跑到南京,到我家,说贷了30万元,要做生意,到全国跑一圈,向我要各地朋友地址。我问他怎么贷到款,因为当时贷款非常不易。他故作神秘,说他有办法。事后朋友们调查了解,原来是公安帮给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当时他身上发出对讲机一类的声音,我怀疑询问,他推说是传呼机,我要他拿出传呼机回电话,他又说不回。(后来各地如广州何求等朋友都反映有此种情况。)以后,我们到他住的南京白鹭洲宾馆去,碰到与他同来的一个人,我问王荣清他是什么人,王说是一同出来做生意的合伙人。

其后,王带着这个合伙人到青岛,北京,西安。成都,重庆,广州等各地转了一大圈。

大约一个多月后,杭州朋友突然来电话,问王荣清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我回答两个人。杭州朋友就详细询问另外那个人的外貌。我描述了。杭州朋友说:啊呀,那是江干区政保科的许道财!原来,王荣清家属告诉杭州朋友,王带许道财到全国各地转了一大圈,刺探民运情况,尤其是六四动态。杭州几个朋友于是一起约王荣清打牌,侧面询问王荣清,问他几个人出去的。王回答一个人。于是杭州朋友向我,向青岛等各地朋友询问,核实确凿,并向全国一些地方朋友通报。

这个许道财,因为此事立了大功,不久就从江干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一下子破格越级提拔到浙江省公安厅当政保处负责人。在我临出国以前,我一家在南京公安押送下,回浙江老家辞行,(南京和浙江公安坚决不准我们自己单独回老家,并多次将单独回浙江的我们押送回南京。坚持必须由他们陪同回浙江。)浙江公安厅方面出来接洽的就是许道财,所以我又一次见到这个被王荣清称为生意伙伴的人,也算是熟人了,只是行程匆忙,没有谈话。

那么许多证据确凿的事情,王荣清一伙竟然有理由推托,别人是因为林老来杭州被送回西安一事,造成误会!(其实这只是王荣清完成的无数任务之一。)

我们要警告王荣清(并同伙),你死心塌地为中共当特务线人的事实,我们已经记录在案。我们也警告浙江公安厅许道财,你的行为,早已超出完成职业需要的范围,请你们各自好自为之!